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745章 以怨报德(上)

“我是绕云的姜丽质啊,”女声听到陈太忠这么问,才想起来自己还没报过家门,“在高速上我搭过您的车,您忘了?”

“哦,是你啊,”陈太忠的脑中顿时泛起一个清丽的影像,一个风轻云淡到有些纤弱的女孩儿,能让人禁不住生出呵护之心,“你来素波了?”

“厅里派我来参加交流,来好几天了,”姜丽质也感觉出来了,自己的求助有些冒失,说不得就解释一下,“主要是怕您忙,就一直没有打扰您。”

“什么您不您的,都是朋友嘛,”陈太忠笑一笑,又问了两句,知道她现在在交警三大队,于是答应了下来,“好了,我知道了。”

放下电话之后,他琢磨一下,似乎自己不合适派人或者带人过去,在文明办他已经是“妇女之友”了,别人一见这娇滴滴的小姑娘,该怎么想?

甚至他都不合适找赵明博去出面,赵所长对他那便宜妹子可宝贝得很,这万一传到自己的女人堆里,岂不是又凭空添乱?

要是爱国在就好了,他悻悻地感叹一句,不过不管怎么说,上次他在绕云,人家是请他吃过饭的,说不得站起身下楼了。

省委离三大队并不远,开车也就是二十来分钟,陈太忠将车开到门口,出示一下工作证,就进去了——在省会城市,省委的证件非常好用。

将车停好,他下车向办公楼走去,没走两步,就发现姜丽质在楼门口站着呢,这大冷天里,她穿得不多,身上披着一件浅豆色羽绒服,明显是男式的,她的小脸一如既往地苍白,下巴显得越发地尖了。

“你从绕云带车过来了?”他走上前,伸手同对方握一握,开门见山地发问了,见这个女孩第一眼的时候,他有些微微的心动,不过后来才知道,她有一个不圆满的家庭,也就不忍心祸害对方,所以现在直奔主题而去。

“不是带的车,是我师兄的车,”姜丽质一边回答,一边带着他进楼,“交流完了,师兄带我在素波玩两天,结果就撞人了。”

两人一边说,一边就走进了一个房间,屋里有个警察,还有三个人,其中一个戴眼镜的男人皮肤微黑却是气质儒雅的,见姜丽质进来,他笑着点点头。

“这是我师兄林超,”姜丽质冲他介绍一下,又介绍一下他的身份,“我朋友,省委文明办的陈主任。”

“嗯?”那警察本来在那儿漫不经心地喝茶呢,听到这个介绍,抬起头看一眼陈太忠,却也没怎么招呼。

“别说你是省委的,中央来的也没用,”旁边的俩人是一男一女,都是四十多岁的模样,男人冷哼一声,“全责,是你全责……我只要五千块钱!”

“交警判定你全责?”陈太忠看一眼林超。

“是,不过……”林超看起来有点不甘心。

“全责那就不用说了,”说实话,陈太忠一想到这家伙带着姜丽质四处兜风,心里就有点抵触,听说是全责,心说你把我叫过来干什么呢,莫非要改成对方全责?

哥们儿我从来是以德服人的,既然你理亏,也不要指望我帮着你欺负老百姓,而且,钱能解决的问题,那算个问题吗?“五千就五千吧,吃个亏长个教训,钱带得够不?”

“不是那么回事,”姜丽质一听他这么说,就有点着急了,“本来是他全责,我林师兄保险上齐了,不想跟他一般见识,警察同志您说句话啊。”

“这个,”交警听得就在那里苦笑,嘴里冒出一句脏话来,“真他妈的算我多事……”

上午的时候,林超带着师妹去游玩,他也是厅机关的人员,平日里倒是没什么事儿,走到半路的时候,说起有个新开的保龄球馆很不错,姜丽质一听挺有兴趣,就央着他带自己去。

“这得到前面掉头啊,”林超微微地一分神,不成想斜刺里冲过来一辆电动车,咣当一下撞到了副驾驶的车门上,把坐在副驾驶上的姜丽质都吓了一大跳。

林大夫开的是辆富康神龙,算是比较结实的了,结果车门都被撞得凹下去好大一块,连门都打不开了,姜丽质还是手脚并用从驾驶室一侧出来的。

撞车的男人一屁股就坐到了地上,林超问一句,你这要去医院吗?他就是卫生厅的,不怕别人在这方面讹诈。

男人站起身来,说我这撞得有点厉害,骑车真是……只能勉强骑了,这一下林大夫不干了,你倒是想走呢,把我这门撞下好大一块去,你得赔啊。

然后,这警察就来了,看一下现场,是个人就知道这是电动车的责任,人家在机动车道上,你撞上副驾驶的门了,这你要是再讹机动车,也不是回事儿。

不过骑电动车的男人看着穿戴挺砢碜的,交警也有恻隐之心,问一问林超,知道他的车保险上全了,于是他建议——都不容易,那就判你全责,这费用保险公司就出了嘛。

其实啊,他不赔给句话都行,撞了就想走人,这算怎么回事?林超是这么表态的,既然警察同志你这么说,那这个全责我认了,不过……不许撕我的分。

撇开有勾引姜丽质的嫌疑不提,林大夫做事确实还是比较地道的,不过陈太忠听到这里,脸就拉下来了,“然后……他要你赔五千?”

“是啊,上午还说得好好的呢,下午认定书到手就这样了,”林超苦笑着一摊手,“电动车要我赔,还有误工费医药费……说句难听话,我不差这点钱,但是我绝对不出!”

他不想出钱,就想找人摆平这事儿,不过他签字认可全责了,这多少就有点麻烦,姜丽质觉得是自己说话让师兄分心了,想起来自己还认识一个人,好像挺厉害的,就贸然地给陈太忠打个电话——这钱不少,但是她也不缺,关键是这个气受不了。

陈太忠听得恼火不已,说不得看一眼坐在那里的交警,“我说,你就是这么协调的?”

我怎么能想到,遇到这么个东西呢?警察本来也挺郁闷,可听到陈太忠这么说,心里也有点不服气,“这个同志,我这也是想尽快平息事态。”

“责任认定书……改了吧,”陈太忠很随意地一挥手,“你是出于好心,我能理解。”

“你让我改我就改?”这下,警察同志不乐意了,“你可能是领导,但是咱俩责权不同,你让我们领导给我打个电话,我就改。”

“你想让窦明辉给你打电话,还是孙正平给你打?”陈太忠真是有点受不了,一边说一边就摸出了手机,“知道夏大力的号码吗?要不要我给你看一看?”

“行行,我重出一份儿,”警察一听,脑袋登时大好几圈,他本来心里就倾向于同情林超,然后来了个不含糊的,先是说就交钱了,后来又不答应了——照常情分析,这绝对是真正牛逼的主儿,他不想再试探了。

“我不同意,”男人的手死死地捂着口袋,很显然,那里装着责任认定书,“改了认定书,我不会签字的。”

“你爱签不签,不签照样生效,”交警不屑地看他一眼,“我忍你小子很久了,麻痹的这年头好人做不得了。”

“走,咱们回去打官司,”一直不作声的女人一拽男人,“反正咱们拿着一份责任认定书呢,不怕他。”

“你给我走一走试试?”陈太忠眉头一皱,本来他匆匆赶来,就期待着跟姜丽质……嗯,也没期待啥,好久不见了,见一见嘛。

但是小姜同学身边多了一个男人,这让他有点不爽,更加让他不爽的是,这个林超做事还很有章法,不是那种欠揍的人,反倒是可以做个朋友。

此情此景,真是让他……忍不住就要抓一抓精神文明建设。

“你现在敢走,明天我就劳教你,”他冷哼一声。

“你凭什么劳教我爱人呢?”女人一听这话,是真的不干了,她扭过头来,怒目圆睁,“我知道你是领导,领导就可以不分青红皂白地冤枉人?”

“你老公不是领导,就可以不分青红皂白地冤枉人?”陈太忠一拍桌子,冷笑一声,“我不凭啥劳教他,我想劳教他,就能劳教他……跟我玩不讲理?你差得多!”

“咱们走,”女人不信这个邪,伸手去拽自己的老公,陈太忠根本不带看他俩的,直接冲警察一伸手,“来,把这个男人的资料给我……今天晚上我就不让你过安生了!”

陈主任这王霸之气,真的不是盖的,一旦释放出来,是个人就能感觉到,这家伙绝对说得到做得到,男人一看傻眼了,“喂喂,那个啥……这个领导,我们啥都不要求了,这可以了吧?”

“做梦吧你!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抬手一指那警察,“警察都告诉你了,你这么搞,让好人都做不得了,车损……你赔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