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743章 福兮祸兮(上)

刘爱兰管陈太忠叫“陈太忠副主任”,这也是迎合杜毅平日里的说法,杜书记不喜欢别人省去副职里的“副”字,而何宗良又是省委秘书长。

面对这个回答,何秘书长也有点愕然,他略略迟疑一下,方始扭头看向潘剑屏,“潘部长,这就是……两个经手人了?”

“刘爱兰是主要负责人,”潘部长面无表情地回答,而且他只说了这么一句就沉默了,或者……他还有些没说出的东西,但是这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他已经表态了。

陈太忠自然也不会计较,他甚至有些奇怪,刘爱兰怎么会当着何宗良提起自己的名字——刘主任,我对那家伙真的没什么好感,你就不要再把我扯进去了。

“哦,还是小刘,”何秘书长点点头,却是看也不看陈太忠,他刚才发言的时候,说话是滔滔不绝,现在展开讨论了,却是惜字如金,这种强烈的对比造成的反差极大,但是奇怪的是,由他做出来,偏偏给人一种“省委秘书长就应该是这样的”感觉。

看来你也对我有意见啊,陈太忠感受到了何宗良的态度,不过他不会在乎,相反地,他心里有点微微的得意,你再对文明办有意见,可是我们终究是做了实事,压力之下,你还得承认我们的工作——抱歉了,这并不以你的意志为转移。

这个会议开了没有多长时间,在会议结束的时候,潘部长才简单地说了两句,“省委高度肯定文明办在近期的工作,大家要戒骄戒躁,把这份积极进取的精神发扬光大,要注意同兄弟单位的配合,但也不要固步自封。”

话虽然简短,可隐隐有逼宫的意思——那些看不惯文明办的人,不要只想着没事的时候歪嘴,有事了才用上是正常行为,我们的职能也有扩张的需求。

何秘书长面带微笑,听到这话之后,脸上的笑容没有丝毫的变化,而且还伸手鼓掌,看起来是没听懂的模样——不过显然,在座的任何一个人,都不会这么认为。

这个会开得很仓促,但是确实很解气,文明办最近的风头有点劲,外面的闲言碎语难免有点多,这次何宗良居然亲自来文明办统一口径,大家心里的痛快,真的是可想而知。

四点半会议结束,大家将两位领导送走之后,秦主任扫视一眼众人,冲陈太忠扬一下下巴,“小陈你来我办公室。”

这宠信也太重了一点吧?一边的几个人看得有点心红眼热,不过若是他们知道秦主任的本意的话,恐怕就未必会羡慕了。

陈太忠才关上房门,秦连成就笑眯眯地发问了,“太忠,这个中原都市报的事情,是不是你搞出来的?”

“不是,”陈太忠果断地摇头,心说工作我都移交给刘爱兰了,还掺乎这些干啥?不过,看到领导表情,他隐隐地想到了点东西,于是马上叹口气苦笑一声,“您太高估我了,我年纪轻轻,能布下这么高明的布局吗?”

这件事到现在为止,被动的是省委,得益的是文明办——起码看起来是这样的,秦主任知道我能力比较强,所以就以为是我挑唆中原都市报曝光,然后文明办借此获益……就像早晨的时候,哥们儿怀疑刘爱兰一样。

能通过这样手段实现目的的,基本上就是“状诸葛之多智而近妖”的主儿了,陈太忠不是个妄自菲薄的人,却也自忖没到了这一步,人心,本来就是世界上最难算计的——就算我撺掇着中都报报道了此事,可哪里敢保证,何宗良会拉下面皮来文明办服软?

“不管怎么说,这是一个好现象,”秦连成沉吟一阵,方始点点头,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相信了他的话。

“我……其实不怎么想找刘东来的麻烦,这个人对精神文明建设的支持,力度还是很大的,”陈太忠趁机敲一下边鼓,因为蒙岭能发生“李桧故里”这种荒诞事,他对刘市长没有本质上的认同,但是从工作的角度上讲,刘东来也当得起他的这话。

“反正杜毅现在想说文明办的不是,也要掂量一下的,”秦连成嘴角露出一丝微笑……

杜毅现在,确实没在说文明办的不是,他只是皱着眉头寻思——涂阳这个事情,真的让人头疼啊。

其实对他这个级别的领导来说,不会轻易地被这种小事干扰,食物中毒死了十个人,一省的书记,眼角未必会扫到此事,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好了;很典型的案例——没错,是很典型,那又怎么样呢?

就算中原都市报报道了,他也不是很在意,但是问题的关键是,上面有人注意到这个事儿了,觉得这个性质……有损国家形象,容易被国外或者己方的对手拿来做文章,要他积极地消弭影响,那么,他就不得不注意了。

原本他想着实在不行,就从涂阳拎个副市长或者市长做替罪羊算了,不成想一了解才知道,合着就在事发当天,省委文明办已经下去人了——这就是说,本省的宣教部门是知情的。

这肯定是好事,按说一个省委书记,弄掉个把两个厅级干部,真的不算什么,但是最近地方上掉的厅级干部不算少了,又来了一波调整,马上再来一波的话,未免有点不好看。

当然,事实的关键是,自行调整和被媒体逼得调整,那性质是截然不同的,给人一种屈从于压力才整顿的感觉,更别说这曝光的媒体也不是中央级主流媒体——什么时候中原报业也能对天南的事儿指手画脚了?

所以文明办能及时出现,确实让杜毅不那么坐蜡了,省委一直在关注呢,你们瞎曝光不好,而且下一步真要做出调整,省委也没那么多耻辱感,他头一次发现,文明办居然还真有点存在的必要,但是同时,他还有点不甘心……为什么又是那家伙呢?

不过杜书记经过了解,主抓此事的是文明办另一个副主任,这一下他心里就没什么芥蒂了,就将此事丢给了何宗良处理。

何秘书长自然知道领导想的是什么,所以他去文明办不认陈太忠,那也是必然的,事实上他在去文明办之前,还不忘跟杜书记抱怨一声,说是这个宣教部的下属部门,是折腾得越来越厉害了。

那你就帮省委多看着点好了,杜毅还记得自己开了句玩笑,不过他相信,何宗良不会对这句话认真——何秘书长在机关工作多年,性格嘛……谨慎得很呢。

当然,何宗良要真是跟潘剑屏争夺文明办的管理权,杜书记也乐于见到,而且有这句玩笑,他不会在何宗良陷入困境的时候不管——不过也仅仅是在陷入困境的时候。

杜毅相信,做为一个聪明人,何秘书长是不会去帮自己火中取栗的——文明办除了名正言顺的主管领导潘剑屏,还有秦连成和陈太忠,这个阵营是搁给谁都要头疼。

但是他不会因此对何宗良失望,关于秘书长权责的定义,他有很清晰的认识,秘书长是省委常委这个不假,可终究只是一个承上启下的润滑环节,是省委事务的大管家,而不是用来冲锋陷阵当打手的。

陈太忠从秦连成办公室出来,正见到刘爱兰走下楼梯,想起她要去跟凌洛协调涂阳的事情,他猛地反应了过来,为什么刚才刘主任一定要扯上自己了。

何宗良表示出了对她的赏识——虽然这只是形式上的,但是她第一时间就反应了过来,这不是什么好事,她端的是潘老板的饭碗,眼下又是升副厅在望,这个时候跟省委秘书长勾勾搭搭,实在殊为不智,看一下洪涛的失落就知道了,那是活生生的例子。

那么,哥们儿做为挡箭牌,就被她拉出来表明一下立场!还能跟我示好,陈太忠想到这些,心里禁不住暗暗感慨:连一个女人都能奇快地算计到这些,官场里真的没几个简单的。

不管怎么说,下午这个会在很短的时间,就在文明办传开了,一时间真是人人面带喜色,这是咱们的工作得到肯定了啊。

自打马勉把陈太忠要过来,文明办就脱离开了那种边缘的处境,逐渐地风生水起了,走到外面大家也能挺直点腰板了,尤其是最近搞的这些干部家属调查表之类的,更是有人千方百计地托人打探,跟半年前的行情确实不可同日而语。

但是在荣耀的同时,大家心里也都非常清楚一点,省委书记杜老板对文明办,是相当地不感冒,也就是说脱离边缘了,但是尚未得到最主流、最权威的承认,而且这个承认很可能遥遥无期。

这就是扬眉吐气之余,隐隐横在众人心里的一根刺,别看现在好生兴旺,没准眨眼间又被打回原形了,在这样的单位工作,多少还是有点不踏实,遇到事情也不太好做出取舍。

所以对大家来说,杜老板的大管家何宗良来了,是来肯定文明办的成绩的,这真的是个太好的消息了——至于说何秘书长肯定的是刘主任还是陈主任,这一点对大多数人来说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单位的成绩被肯定了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