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742章 被监督了(下)

《中原都市报》的报道在第四版上,这就是普通的社会新闻,文章也不大,约莫七八百字,写得是……一如既往地客观。

但是这个客观就很要命了,文章作者是这个报业集团驻天南记者站的人,他接到群众爆料之后,及时地赶到现场,然后就遭遇到了传说中的地方政府捂盖子。

不过,既然是相对公正的媒体,措辞也就不会有太强的偏向性和煽动性,记者在文章中写的,就是“凃阳市有关部门的工作人员表示,事件正在调查中,不便发表相关意见,并且强烈要求记者本人自律,不要捕风捉影道听途说。”

遗憾的是,这记者还是不够自律,他最终还是八卦了一下,确定了有“几十个儿童和老人”中毒,并且由于经费不足,救治得较晚,可以确定的是,最少已经有“三人”不治身亡,还有多人尚未脱离危险。

中都报的可爱之处,就在这里了,虽然他们也曝光,但轻易不臆测某些事情,并且会明确地写出福利院“资金紧张”这样的理由,而且还会埋下伏笔——多人尚未脱离危险。

当然,也正是因为这种不温不火的风格,在吸引眼球方面,他们要远远不如新华北报,但是毫无疑问的是,他们也在起着舆论监督的作用——这一篇报道,就是一个很好的例证。

该记者还偷偷地溜进福利院看了看,对里面设施的简陋深表惊讶,而且他表示,看到了一把“儿童时曾经看到过,祖父撑过的那种黄色油布伞,木制的伞柄可以拿来当拐棍用,上面的油漆已经剥落得没几片了——福利事业,已经到了不得不重视的时候。”

“这有影射咱们政府不作为的嫌疑,”陈太忠细细看完之后,将报纸往桌上一丢,郭建阳走上前就去抓报纸,中原都市报在省委里并不常见,宣教部相对多一点,但也没几份。

“我还没看完呢,”李云彤不满意地看他一眼之后,才转头问领导,“陈主任,刘爱兰那儿,不会有什么麻烦吧?”

“这关她什么事儿?又不可能是她干的,”陈太忠摇摇头,刚要笑话她瞎操心,下一刻心里又是微微地一动:真的不会是她干的吗?

在他想来,刘主任是老宣教工作者了,总不至于犯这种极其幼稚的错误,舆论总是掌握在自己手里才是最有威力的,不过,想一想刘主任对民政系统的怨念,他又有点不敢确定了——想当年,哥们儿也找热点访谈的人来天南曝过光的。

总之,他还是相信刘爱兰不会干出这种事儿来,但是做为知根知底的同事,他都能生出这种荒谬的猜测,由此可见这官场里也太考验人和人之间的信任感了。

这个消息在很短的时间就传遍了宣教部,文明办里更是关注此事,因为不少人都知道,刘爱兰主任在事发后就赶到了涂阳——回到单位后,刘主任也没有有意遮掩自己在当地的表现,以至于多数人都不知道,最先赶到涂阳的是陈主任。

所以,在临近十二点的时候,刘爱兰被潘剑屏点名叫走了——还是秦连成代为通知的。

“这件事情,会很严重吗?”中午时分,稽查办的领导小规模地吃工作餐,参加的人除了五个主任,还有陈太忠和郭建阳,饭桌上林震问起了此事。

“这个难说,”罗克敌在宣教部资格最老,见识的类似的事情也真的不少,“主要看上面的反应了,不过中都报的影响,不能低估……而且他们旗下的媒体有十几家。”

“问题的关键不仅仅是死人,这个案例也太有代表性了,”邱振东也是资深宣教干部,又是笔杆子出身,眼光毒辣得很,他叹一口气,“涂阳那边,怕是要倒霉了。”

“不过这跟咱们文明办关系不大,”陈太忠好奇归好奇,也会不忘记稳定军心,“第一时间,我就受刘主任委托,凌晨一点赶到了现场……她是女同志嘛,对于此事,咱们一直在重视。”

“陈主任的工作态度,是我们大家学习的榜样,”罗克敌点点头,“不过这个报道中都报能发出来,接下来其他报纸转发,也是必然的了。”

中都报不但是大报,可信度也很高,这么典型的案例,其他媒体肯定会转发,郭建阳听到这里,情不自禁地插一句嘴,“那么……去涂阳采访的人,也不会少了。”

他这句话一说,大家就没了再谈此事的兴趣,再谈就要谈到本省宣教部的机制了,大家虽然相处得还算和谐,这话题却是不能再深入下去。

与此同时,潘剑屏在跟刘爱兰一起吃饭,对刘主任来说,这是一个莫大的荣幸,当然,关键还是潘部长想了解此事的详情,既然撞到这个时间了,也就叫她一起吃饭。

潘部长的午餐,也是很简单的,两荤两素一个汤一个煲,二十分钟就吃完了,“小刘你是说,在你去之前,陈太忠还没见到王波?”

“应该没有,他挺生气的,但是一直在医院里关心患者的病情,”刘爱兰猜得到部长为什么这么问,他是有点怀疑,中都报背后有某人的授意,但是她感觉得到,小陈气归气,似乎没有接手这个工作的意思,“我去的时候听说,刘东来市长,一在陪着他。”

“刘东来……涂阳本来算精神文明建设抓得不错的地方呢,”潘剑屏的眉头微皱,显然也是有点头疼此事,“对了,你有没有信心,把楼电的工作接过来?”

康楼电要去正林上任了,但是手上工作尚未移交,他分管的协调处和洪涛分管的调研处,原本是文明办最忙碌的两个处室——当然,现在已经不是了。

“我……我很想接过来,”刘爱兰犹豫一下,方始回答,分管两个处肯定比管一个处强,“但是最近一段时间我才发现,要是沉得下来的话,光现在这个未成年人的工作,能做的事情就太多了,我担心会辜负了您的信任。”

这就是欲迎还拒的意思了,当然,刘爱兰真想拒绝这副担子,这么说也不会惹恼领导——反正领导要给就给了,不给也就不给了,这并不以她的意志为转移,她要做的就是强调领导的信任。

“嗯,”潘剑屏点点头,不再说话,倒是搞得文明办唯一的女副主任心痒难耐——您这是给,还是不给啊?

不过,不管给还是不给,她已经知道了,领导对洪涛的不满还在持续,否则的话,康楼电的工作,应该由洪涛接手才对——陈太忠是文明办第一忙人,还分管秘书处和稽查办,肯定不该考虑,而她最近也忙,更别说相对而言,副厅的洪主任比她的资格老多了。

下午上班的时候,她看到了神情萎顿的洪涛,心里却是又无端地多了一种猜测,同为副厅的副主任,康楼电挂职去了,洪涛没去成,这种情况,把康主任的工作移交给洪主任,似乎……也不是特别妥当。

不过,相对下午发生的其他事情,她的感慨就不那么重要了,三点半左右的时候,省委秘书长何宗良来到了文明办。

何秘书长不是直接来的,他是先找了潘剑屏,两人一起来到了文明办,召集文明办的领导们开会,陈太忠原本是在省政府,向陈洁省长汇报工作呢,所幸的是刚刚汇报完,忙不迭地赶回省委开会。

何宗良开的是个吹风会,说的还就是中都报上报道的这篇新闻,在会上,何秘书长高度地评价了刘爱兰在此事中的责任心,认为文明办最近的工作卓有成效,宣教部功不可没。

说白了,就是这篇报道让天南省被动了,死了十个人,被省外的报纸捅出来了,此事原本可大可小,但就是邱振东中午的那句话——这个事情,真的是太典型了。

“杜毅书记和省委班子,高度重视此事,但是省委要强调一点,这件事情在第一时间里,我们就授权省文明办协调并且督办此事,有些省外的媒体不了解真相,报道得不够客观,那么,我们有要改变他们的认识,让他们正确地发挥舆论监督的作用。”

何秘书长侃侃而谈,潘部长坐在那里,面无表情地缓缓点头——姓何的是代表杜毅来的,他不能说什么,无非就是一个统一口径的会议,就以省委的精神为主了。

潘部长都不说话,那秦连成等人就更不说话了,就是何宗良细声细气地在那里发言了,也亏得何秘书长基本功深厚,滔滔不绝地讲了半个小时,一点都不打磕绊。

不过大家脸上虽然没什么表情,心里却是觉得解气,尤其是潘剑屏和秦连成,更觉得心情舒畅,前一阵你们还认为我们文明办伸手太长呢,现在遇到事儿了,就知道文明办的监督作用“很有必要”了?

接下来,何秘书长表示,希望刘爱兰副主任能提供一份书面材料,证明当时文明办第一时间就关注到了涂阳的事情,并且有相应的表态。

这就是转被动为主动的关键了,天南省不是不知道这个事情,而是省委早早地就大力介入了,至于说结果一时没出来,这就很正常了……有些调查需要落实,有些认识需要统一。

刘爱兰面对何宗良的要求,也是有些为难,她犹豫半天方始发话,“这件事情……其实第一个赶到现场的,是陈太忠副主任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