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741章 被监督了(上)

陈太忠收拾了安厦公司之后,就将劳动厅的事儿放到一边了,在他想来,像刘平这样的愣头青不会很多,狠狠地收拾一下,其他的公司老板就知道该怎么做了。

第二天一上班,秦连成就把他叫了过去,关上门之后叹口气,“太忠,我昨天晚上见许书记了,他的意思是,稽查办最近最好低调一点,这个干部家属调查表影响太大了。”

这确实是实情,江川在任上申请改非了,王志君双规了,要说这两条消息原本还没几个人知道,那现在基本上是人尽皆知了——殷放都已经去凤凰当代市长了。

大家都意识到,这文明办已经是不同往昔了,最近给文明办写举报信、打电话的人,是越来越多,多到稽查办真的是忙不过来了,李云彤分管的行动科一共四个人,有三个人是长期泡在李大龙那里了。

而且不少省管干部辗转托人打听,文明办下一步还要做点什么,这个干部家属调查表……真的仅仅是调查吗?

就是凃阳市市长刘东来的感慨,原本文明办只是一个陈太忠嚣张跋扈,现在文明办出来个人就鼻孔朝天,连一个女性副主任,都敢同时面对市长和市委书记,而且不落下风。

这个现象,已经引起了一些微词,在这个经济挂帅的年代里,天南的精神文明建设,委实有点另类了,不过这是X办点过名的,大家也不好说什么,但是……这个干部家属调查表,搞得省管干部们人心惶惶啊。

当然,也没人就敢说,文明办调查这个就不对,毕竟干部家属经商是明令禁止的,而干部家属拥有绿卡或者外国国籍,也是不应该的。

这不但是对国家对政府没信心的表现,更是容易引发底层民众的不平之气——虽说总理级或者省部级干部家属里,这种情况也不少见,但是谁敢这么攀比?

所以大家强调的,就是这个摸底调查表不应该大张旗鼓地宣传,很多干部原本是清白的,但是有些别有用心的人难免会拿这个表做文章,炮制谣言,那么,诸多的同志不免因此提心吊胆,哪里还有心思去做事呢?

随着文明办越来越强势,这种传言也越来越有市场,以许绍辉的了解,省级干部里,也有不少人或多或少地表示,看不惯这个现象。

尤其让许绍辉哭笑不得的是,最近频频有人跟省纪检委打听,是不是文明办那边能受理了举报,省纪检委就一定会配合呢?

这么问的人,有的是想举报别人,有的是怕被人举报,不过不管怎么说,确实是有点人心惶惶,许书记就觉得,文明办的步子……似乎迈得有点大了。

尤其是,在很多人的印象中,文明办的稽查办都快成了省纪检委的下属部门,而且还是效率比较高,口碑也比较好的那种,这个印象,让他有点哭笑不得。

不过,许绍辉跟秦连成谈这个,也没有什么不满的意思,他只是觉得小秦跟我是一回事儿,该提醒的时候我不能不说话。

“……何宗良就多次在不同的场合中表示,精神文明建设,不能成为物质文明建设的绊脚石,两个文明一起抓,不代表只抓一个文明放弃另一个,”秦连成不屑地哼一声,“他也真的敢说,精神文明建设……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强大了?”

这何宗良是省委秘书长,杜毅上来之后提起来的,要说这主儿个头真是不小,虽然目前在省委常委里排名垫底,但那只是资历问题,真要说权力还确实不小。

最关键的是,他虽然也有出处,基本上却是杜毅的人,很多时候他表态,就是代表了杜毅的意思,那么他在不同场合吹风,也确实证明,杜书记有意拉开跟文明办的距离——可是这个证明,目前变得有否定文明办的工作为目的了,这不是好事儿。

“何宗良?”陈太忠听得眉头也是一皱,他当然知道这个人,何秘书长身材中等皮肤白皙,带一副眼镜,说话细声细气的,给人一种阴柔的感觉。

前文说过,省精神文明建设办公室是接受双重领导的,首要就是接受省委宣教部的领导,其次是接受省委的领导——落实到实处,就是接受省委办公厅的领导,也就是说何宗良原本也是文明办的上司之一。

不过,何宗良上来还不到半年,而潘剑屏又是老字号的省委常委了,何秘书长不好在潘部长面前撒野,所以文明办一直牢牢地掌握在潘部长手里——从规矩上讲,文明办也主要归宣教部领导,否则的话,兼任文明办主任的,不会是宣教部副部长,而会是省委副秘书长。

“文明办的业务,他还插不上手,”秦主任一见他这模样,就知道这家伙心里又有什么想法了,说不得微微一笑,“只要部长和我在一天,他就插不上手。”

“别人都是嫌自己下属的部门不够强大和硬气,嫌下面太能做事的,倒是少见,”陈太忠撇一撇嘴,不过这话才出口,心里就不由得一揪,脑子里浮现出一个带着眼镜的国字脸——章尧东也是这么一个人。

难道真的是我太能折腾了?走出主任办公室之后,某人的脑中,不停地转悠着这个疑问,这一世他居然学会反思自己的行为了——上一世他会反思的只跟修炼功法有关,不得不说,这是一个巨大的……那啥。

不过,稽查办的社会影响已经逐渐形成,再说收敛什么的,意思也不是很大了,陈太忠想明白了这个道理,那点芥蒂也就不翼而飞了。

甚至他都没兴趣去稽查办强调一下这个指示——老秦若是看重这个风向,自然会亲自去,那么我这个分管副主任不说话,下面人也就品得出,这事儿并不是很严重。

大约上午十点多的时候,李云彤又悄悄地溜了过来,这次她又带来一个消息,“陈主任,你看今天的《中原都市报》了没有?”

“中原都市报……上面有什么消息?”陈太忠眨巴一下眼睛,这也是一个国内相对有影响的报业集团,当然,比《新华北报》的影响,那是要差上一些。

而且,这个报业的都市报,娱乐性相对强一点,信息也不少,不过由于涉及政治方面的内容不多,平日里他关注得不是很多。

总之,这家报业的影响力也相当不小,不过跟《新华北报》的风格不太一样,新华北报经常在文章里歪曲一些事实,以此误导消费者来塞自家的私货。

而中原都市报的私货相对就少很多,他们的报道相对比较公正,强调事件的实时性和真实性,很少在文章里展示记者的立场——当然,大是大非的新闻面前,他们也抓得住主旋律。

“涂阳的事情,曝光了啊,”李云彤一边低声说着,一边还紧张地看着门口,“被中原都市报曝光了。”

“怎么写的?”陈太忠一听是这样的消息,不得不关注一下。

“这个我还不知道,光知道刚才部里有人看到这篇报道了,”李云彤低声回答,“我这是着急跟您说一声……刘主任那儿不会有事吧?”

“你……先把报纸拿过来行不行?”陈太忠苦笑一声,他倒不是怀疑她说的是假的,但是报纸曝光……这也是要具体情况具体对待的,针对性强不强啥的,都要考虑。

“我觉得针对性不会太强,”难得地,傻大姐也会分析一下事情,事实上,在宣教系统工作多年,她分析的事情,居然能说到点儿上,“刘主任当初能知道这件事,可就是因为有人打了匿名电话,人家能打给咱们,就不能打给省外的媒体?”

“嗯,你说得没错,”陈太忠点点头,要说傻大姐真的傻,其实也不尽然,人的分析能力还是要看信息渠道和信息面,李云彤一开始就插手此事,能把脉络理得清楚了,倒也不奇怪,“不过,这报纸是你去找还是我去找?”

“我现在就去,”李主任一转身就走了。

我还真不合适去,看着她的背影,陈太忠无奈地笑一笑,这件事已经是刘爱兰在抓了,他若是到处去讨要中原都市报的话……嗯,总是不好。

李云彤这一去,就是半个小时之后才回来,这时候郭建阳正在陈太忠的办公室,说的也是这件事——郭科长在宣教部根基太浅,听说这事儿就要晚上很多。

有意思的是,傻大姐在进门的时候,还在一边走一边看报纸,根本不掩饰她的好奇心——这种行为,也就是她这心眼单纯的人才做得出来。

“拿过来吧,”陈太忠哭笑不得地发话了,你这也不知道尊重领导了吧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