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739章 鸿门宴(上)

万豪酒店在素波也算小有名气,档次是一等一的高,名气上不去,主要是营业面积不够大,刘平自然也知道这个地方。

他没想那么多,心说要是能在酒桌上把这个副厅长摆平,他不用再兜屁股求着范玉琦了,所以他晚上虽然有别的安排,那也只能往后推了。

到了万豪的门口,大家停下车来,张队长跟着自家厅长一路走过来,猛地一指一辆奥迪车,“咦,这不是陈主任的车吗?”

“嘿,还真的是啊,”钱诚看一眼,笑着点点头,“这家伙这么早就来吃饭,不好好上班,小张你不要学他。”

张队长笑眯眯地点点头,心里却是暗暗泛酸,我不要学他……我倒是想学他呢,学得来吗?

刘平可不知道这二位说的陈主任是什么人,他已经很努力地在了解天南官场了,但是他终究不是官场中人,想要真的摸清楚所有门道,那也不是一朝一夕能完成的。

反正陈姓是大姓,这主任的称谓,更是烂了大街,刘总看一眼车牌号,发现不是政府序列的车牌,只是个私家车牌,也就没再往心里去。

钱厅长不常来万豪,所以没能力定下顶楼包间,只是在下一层定了房间,刘平一门心思要搞定劳动厅,进了包间就要拿菜单,想要转递给钱厅长,不成想张队长根本不让他出手,“服务员,菜单给我。”

服务员只见过相互谦让点菜的,却是很少见下首位大包大揽的,说不得将菜单递了过来,刘总看着这一幕,心里暗暗纳闷,难道你们想狠宰我一顿吗?这个……厅级干部的眼,不应该这么小吧?

果不其然,张队长点的菜,虽然也有一些价格不菲的,但是主菜也不过是个蛋黄帝王蟹,对他们这个层次的人来说,就是很随意的一顿饭了。

这个状况,刘平就有点搞不懂了,不过他好歹也是号称身家过千万的主儿,这个气还是沉得住的,所以也不着急说正事,就是点评一下,各种菜的做法和吃法——别小看了这个聊天内容,这是非常考校人档次的。

不过这样的话题,都是陌生人接触初始的谈资,接下来,刘总想讲两个半咸不淡的笑话,以图进一步拉近彼此的关系,不成想在这个环节上卡壳了。

“闲话说完,就该说正经的了,”钱厅长对他的笑话,一点都提不起兴致,径直打断了他的话,“小刘你这也是成功的企业家了,不要净搞这些低俗趣味,仓廪实而知礼节,衣食足而知荣辱……你应该追求做一个有社会责任感的企业家,能力越强责任越重。”

“不怕钱厅您笑话,我做梦都想做一个有社会责任感的企业家,真的,”刘平正色回答,卖嘴谁不会?“但是我现在根本算不上成功,也就是比一般老百姓强那么一点点,而我现在,也在竭诚地向社会提供就业机会。”

“但是你的保障,跟不上去,”张队长不屑地笑一笑,在钱厅长面前,他不介意充当开路先锋,“卖嘴谁不会,你能做点实际的吗?”

你这么说话,是什么意思?刘平登时就有点恼了,他才待说什么,冷不丁听到钱厅长轻咳一声,“好了,就是吃顿饭,说那么多干什么……对了,我跟陈主任打个电话,看他在不在,在的话,小张跟我去敬一下。”

一边说,他就一边拿起了手机,拨个号码,“陈主任,在万豪呢?嗯嗯,我看到你的车了……什么?在望山厅陪领导?好的好的,我去敬一杯酒,不碍事吧?”

搁了电话之后,钱厅长站起身来,看一看张队长,又看一看刘平,“我去敬一杯酒,嗯,小刘你也跟着来吧。”

这个局面,刘总不可能说不,于是三人走出房间,向更上一层走去,不成想到了楼梯口,有人挡驾了,“几位先生,这一层不对外营业的,抱歉了。”

“不营业……还有人传菜?”刘平一指不远处,正好一个传菜的服务员托着空托盘走了出来,他的酒风不是很好,喝点酒就什么话都敢说,如若不然也不会给素波台打电话了,“该出多少钱你说个数,我出钱嘛。”

“要预约的,先生,真的抱歉了,”挡驾的是个年轻男人,不过态度真的是不错,他歉然地笑一笑,“你们不能上去。”

“我有朋友在望山厅,”关键时刻,钱厅长站了出来,脸上挂着不卑不亢的微笑,“姓陈,陈先生,我是过来敬他两杯。”

“望山厅啊,”几个服务员轻声嘀咕几句,低头去查簿子,最后还是年轻男人出面发话了,“呵呵,原来是陈老板的朋友,倒是我们多事了。”

这态度,才是真正的大牛啊,以后我做人,也要做到这一步才好,刘平心里暗暗地发誓,就是《史记》里说的那句话:大丈夫活着不能用五只锅煮饭吃,那就要被五只锅煮着吃。

等三人进入望山厅,看得就越发地震撼了,六十多平米的房间,总共就坐了四个人,其中有俩还是背对门口的座位,一看就是随从人员。

再一看上首位那二位,刘平的心里登时就是一个激灵,隐隐觉得有些不妙,年长的那位他见过,不是别人正是省警察厅的老大窦明辉。

门一开,背对门口的那两位就齐齐站了起来,这二位就是窦厅长的司机和秘书了——私人聚会,带着贴心人服侍很正常。

陈太忠一见钱厅长,就站起身笑着打招呼,“嘿,钱厅还真上来了敬酒了,真是不敢当,来,跟您介绍一下……”

“太忠不用介绍了,”钱诚笑得眼睛都快看不见了,满脸的褶子那叫个绽放,“警察厅窦大老板,谁能不认识呢?”

窦明辉听说这位是劳动厅副厅长钱诚,迟疑一下还是站起身,跟对方握一握手,看得出来他这个起身不太热情,是冲着陈太忠的面子罢了。

陈太忠就只介绍了钱诚一个人,那俩被他华丽地无视了,不过这也正常了,人家老窦能冲钱诚点点头,已经很给面子了,其他的阿猫阿狗,他不能再多说了——事实上,他都分不清哪个是张大队长哪个是刘平。

虽然这副厅和正厅的差距,能用鸿沟来形容,不过钱厅长三人还是混了三个座位,敬了三杯酒之后,窦厅长敷衍着问一句,“钱厅长,这俩是谁啊?”

“这是我的监察大队的小张,这是安厦公司的刘总,我们谈一些劳动法的执行问题,”钱诚笑着解释,“对了,安厦公司在你们省厅干着不少工程呢。”

“安厦公司?”陈太忠听得脸就是一沉,盯着刘平缓缓发话,“就是你们公司,拒不执行劳动法?”

“没有,我们正要执行呢,”刘平吓得就是一哆嗦,忙不迭地摇头,不管怎么说,这个场面他绝对不能承认,等撑过这一段,他再找范玉琦什么的,那是后话,“今天我请钱厅长来,就是商量这个执行时间……请问您是?”

“我省文明办陈太忠,听说你的电话都打到素波台了,很有自己的看法嘛,”陈太忠冷笑一声,又侧头看一眼窦明辉,“明辉厅长,这个人……不支持我的工作,您得给我做主。”

“安厦……”窦明辉低声嘀咕一句,冷着脸看刘平一眼,“你们公司在我们厅里,接什么工程?”

“接那个……办公楼加盖,”刘平小心翼翼地回答,“改善广大干警的工作……”

“停了吧,”窦明辉根本不跟他客气,直接三个字就堵住了他的嘴,然后扭头看着陈太忠,笑眯眯地回答,“这是焦保国负责的口儿,我还真不知道。”

同样一张脸,两个截然不同的态度,窦厅长这一番做派,真是给足了陈太忠面子,陈某人故作受宠若惊状,将面前的量酒器拿过来,笑眯眯站起身子,“感谢明辉厅长的支持,小陈我干了这杯,聊表谢意。”

“啧,何必呢?”窦明辉不以为然地撇一撇嘴,话没说完,那装了足有二两多白酒的量酒器,已经被陈太忠一饮而尽。

“好了,钱厅长以后有什么事儿,可以直接跟我联系,”窦明辉架子拿得十足,听起来是挺客气的话,事实上却是送客之意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