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737章 总有刺头(上)

哪些企业?郭局长一听这话,脸就黑了下来,身为工商局副局长,他哪里可能听不出这话的意思?

劳动厅这就是把态度表明了:你就算再跟我们强调困难,我们也要强行推动此事了。

直接面对企业,这个并不重要,劳动厅好歹也是政府机构,不会害怕一般的企业,关键是人家不惜绕过工商局,这就证明了劳动厅推行此事的决心。

当然,这话里也不无杀鸡儆猴的意思,郭局长听得懂,不过他对这个无所谓,既然敢找陈太忠暗示,又敢登劳动厅的门,他心里就有自己的章法。

“企业不理解,这还好说,”他并不正面回答这个问题,“关键是一定会影响到整个天南的经济发展,这个责任……你这儿扛得住吗?”

“扛不住也要扛,”钱诚是真有小聪明的,他淡淡地回答一句之后,话题一转,“听说有些企业表示,真要贯彻劳动法的话,他们就有意撤出天南……我这儿没接触到类似的反应,不知道郭局长你那儿,有没有具体一点的名单?”

郭局长听到这话,就难免有点小小的尴尬,事实上,这个风儿是税务上放出来的。

因为这次文明办和劳动厅来势汹汹,财税系统光表示说可能恶化投资环境,影响别人来投资的话,未免有些主观臆断——没落地的投资,谁说得准呢?

所以他们必然要强调一下,有些已经落地的投资,担心环境恶化有意撤资,这才是比较有说服力的——这也就是陈太忠凶名在外,秦连成和劳动厅也都不是什么善碴,搁给一般弱势一点的部门,财税系统连这个解释都懒得给。

“这个反应,肯定是有的,”郭局长不能自打耳光,现在这个局面,工商和财税是同一阵营的,“不过具体情况,我也不是很清楚,这样吧……我把你们的意见向上面反应一下?”

看着他悻悻地离开,钱诚的嘴角泛起一丝不屑的冷笑,他就知道,自己把这个态度往外一丢,必然是这样的反应,说来说去,为落实劳动法叫苦的,没有多少重量级的企业。

无非就是补交个社会保险费,落实一点加班费,能多出多少钱来?其中的要害,是在于某些企业的隐性账和隐性收入,不得不公布一部分——这些企业还是最怕被人注意到的。

正经叫苦的,就该是那些小公司和血汗工厂什么的,比如说丁小宁雇佣的那些施工队,这些公司处于相对底层的商业圈。

但是真的一视同仁的话,这些人也不会太在乎,这还是公平竞争,至于说撤资走人,这是开什么玩笑?好不容易打下一块地盘来,谁舍得为这点小钱撤走?

事实上,就算有重量级的企业出面,劳动厅也不会很在乎,一旦有些超重量级的企业冒头——陈太忠提出的建议,他会坐视不管吗?

而且,既然是超重量级的企业,会有人在乎这点小钱吗?丢人不丢人的暂且不提,要知道,这抵触的可是国家法律。

说来说去,做事情还就是怕认真两个字,劳动厅和文明办真的叫真了,别人也就拦不住了。

不过这年头,也不缺少刺头,当天晚上,素波电视台播出了一个社会调查,针对现在省里热议的落实劳动法,大家有什么建议和想法?

素波台抓主旋律抓得还是比较准的,节目采访了几个职员和几个企业家,大家纷纷表示,支持这个劳动法,甚至有那脸上打了马赛克的小职员表示,我非常愿意跟老板强调一下这个法律,不过……我要因此丢掉工作的话,希望素波台能帮我做个主。

这些采访播出完毕之后,惯例是要接热线电话,结果有个电话有点不和谐,“你们说的这个事情,非常地不现实,现在员工的流动性非常大,落实劳动法,那是纸上谈兵,让员工以此要挟公司,会降低公司的竞争力。”

这个电话没头没脑的,大约也是顾忌公众的影响,不过这家伙也算是个底气足,居然用的是自己的手机号码,而素波台接这些热线,是有来电显示的。

不多时,来电者的身份就被调查出来了,这是一家叫做“安厦”活动房厂的老板,企业的规模不算小,目前在大力地开发楼房加层业务。

这个楼房加层,在两千年左右是个比较时髦的行业,就是在一般的办公楼上,再加盖一层——如此一来,那个单位就多出了一层办公场所。

搞这个的,多半都是老旧的办公楼、宾馆什么的,原来的房子不够用了,但是又没能力把旧楼推倒盖新楼,于是就加一层,也是临时措施聊胜于无——还有加两层的主儿呢。

不过这个东西也不是随便一个公司就能搞得了的,那些楼房本就老旧了,还要考虑当初地基打了多深,所以加的这一层不是砖混结构,而是用中空的铝合金板材,空隙用泡沫塑料和石棉填充来隔热,还要加一些防火的材料。

这个技术并不难掌握,但是普通人掌握起来也需要个时间,而这个叫刘平的老板,就抓住了这个时机,又在各个老旧楼的地方公关,两年多时间就做得很大了。

关于刘老板的信息,第二天就传到了劳动厅的耳中,这边一调查,发现这个安厦公司雇有大量临时的施工人员——活动房盖起来很快,但是架不住业务多,尤其是工程这东西不讲规律,经常就撞车了,五六个工程同时施工的时候也不是没有,而且还是全省开花。

查!钱诚二话不说就做出了指示,这公司怎么看怎么不正规,有两三千万的资产?切,谁会在乎?

半个小时之后,劳动监察大队的副大队长亲自出马,带了两个工作人员,前往安厦在室内的办公地点——城郊还有安厦的厂房和临时宿舍,不过这是下一步的事儿了。

不过,他们去得快,回来的也不慢,那刘平还真的有办法,一个电话把范晓军的儿子范玉琦叫过来了。

范公子说话倒还算客气,“刘总跟我也算熟悉,我知道他们公司的利润不高,赚的就是个辛苦钱,办公室这些人也都是兼职,都不容易……要不这样,办公室这几个人回头把合同补一下,行吗?”

刘平敢用自己的手机给素波台打电话,是真的有底气的,而且他这摊子起得太快,可是好年景也就这么几年——等大家都会这个了,他就没什么优势了。

所以刘总也表示了歉意,“我们这工程,经常是有一顿没一顿的,昨天我喝多了,看见电视上那么说话,心里烦,才打了个电话。”

大队长相信这话,不是喝得二麻了,谁也不会主动去给自己惹事儿,但是他既然肩负了领导命令来了,那就不能一下缩回去,我们这也是照章办事,刘总你体谅一下,不要为难我们这具体办事的。

堂堂的一个副处级干部,跟一个小老板说出这样的话,那也真是有点无奈了,刘总点头表示理解,“最近在忙警察系统的办公楼加盖,全省的分局都要忙,你们体谅一下,忙完这一阵,人员就相对稳定了,到时候补合同。”

全省一百多个警察分局呢,劳动厅的人就说,这你得忙到什么时候?刘平犹豫一下表示——不可能所有个县局都加盖,大概就是三四十个有需求的。

欺人太甚!副大队长带着一肚子气回来了,原本面对范省长的公子,他就挺有压力了,再听说人家这公司把全省的警察系统都拿下来了,这就是赤裸裸地卖弄和示威了。

从情理上说,劳动厅有必要怕警察厅吗?没必要,但是就算再没必要,那也是最强力的执法机关,谁家敢保证自己的亲友,平日不会偶尔碰到点纠纷啥的?

所以这位回来之后,鼻子不是鼻子,脸不是脸的,“钱厅长,这家伙的气焰真的太嚣张了,两年前他那个破厂子连一百万都值不了,现在号称资产两千万……居然有人说他不挣钱,都像他这么搞,咱们工作怎么开展?”

“啧,第一个就遇到这么大的块头,”钱诚恼火地叹口气,这安厦能拿下全省警察系统的项目,那肯定是在省厅里有人,而且位置不会低了——最少能扯出一个副厅长来。

“块头小的话,他也不会这么嚣张,”张姓的副大队长今天是受辱了,气儿不顺,就要挑唆一下领导,“不管从哪个角度说,这块石头扳不倒,以后的工作,真的就难做了。”

“你好好了解一下这个刘平,”钱厅长沉吟一下,终于做出了决定,“了解得越详细越好,这块石头,我扳他扳定了!”

泥人也有个土性呢,更别说他背靠着陈太忠——这件事处理不好的话,陈主任那关他也过不去,聪明人不代表不会下狠手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