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735章 都会暴走了(上)

吃空额的事,跟徐市长无关,不过对福利院的事情,他多少知道一点,他还代表市里来看望过老人和孩子,这里确实是挺穷,下面人动动手脚,他也懒得过问。

不过今天这件事,他还真难辞其咎,徐市长做人不是特别贪,就是有点寡人之疾,在涂阳也是四处撩拨,像福利院管食堂的,就是他的一个女人的远亲,这亲戚实在有点远,他就把人扔到了这里,反正再穷的庙,方丈也穷不了,荒年也饿不死大师傅。

陈太忠不知道他们想着这么多门道,进房间看一看,发现没送到医院的,病情还算稳定,转身走出去,“我去市医院看一看,谁跟我去?”

“我去吧,”徐市长自告奋勇——事实上,他想躲也没法躲了,“东来市长也是累了一晚上,要不找个地方先歇一歇?”

这建议是好心,但是刘东来不干了,这么大的事儿你撇开我,单独接触陈太忠,这是不是有什么想法啊?于是他沉着脸摇摇头,“我已经眯了一会儿,这样,一起去市医院吧……太忠,我上你的车。”

上了车之后,刘市长指指点点,为他指出方向,陈太忠也不作声,就是闷头开车,直到快到市医院的时候,才叹口气,“刘市长,这孤儿院……福利院的设备设施,跟不上啊,刚才去药房看了一眼,里面还有土霉素这淘汰药。”

“唉,这就是维持最低生活水平的地方,”刘东来叹口气,沉吟一下之后,终于横下心点一下,“真给点好东西……也未必是好事。”

“你是说,有人会丧心病狂到在这种事情上偷梁换柱?”陈太忠不动声色地发问。

我是有这么一层意思,但是你说出来就没意思了,刘市长摇摇头,“你说的情况我不是很了解,我是说,福利院除了政府拨款,还有来自民间的捐助,条件太好的话……也容易给潜在的捐助者造成一些错误印象。”

啧,老刘你真有一套啊,陈太忠的心情不算轻松,但是听到这样的解释,还是禁不住有苦笑的冲动,“嗯,不过不管怎么说,现在死了不少人,这是大事儿。”

“有些还在抢救,”刘东来也听到各种口径的死亡人数了,犹豫一下,他叹口气,“陈主任,我们这儿会认真配合的,不过这个事情,能不能先控制一下?”

“嘿,”陈太忠哼一声,控制一下,你想得倒美,“我们不知道也就算了,问题是已经知道了,坐视的话容易被人歪嘴,而且……负责这一块的是刘主任。”

“你可以看我们接下来的表现嘛,”刘东来并不放弃努力,当然,他知道自己首先要做出相当的举动,才能换取一个听起来可能有点飘渺的承诺,然而,他不得不去争取。

“唉,到了,先看一看病人的情况吧,”陈太忠不给出这个承诺,汽车驶进市医院大院,他停下来走出车,“怎么这边没人关照?”

“民政局的局长在,而且,动员了不少职工来帮忙,”刘东来轻声解释,这种死人的现场,你要我们市领导在场,那不是上杆子送小辫子给别人抓吗?“我们在的话,他们难免还要因此而分心。”

“啧,”陈太忠咂一咂嘴巴,没再说什么,又进医院里转一圈,心情沉重地走了出来,刘东来也不作声,就是默默地陪着他走着,倒是有护士和其他人认出了涂阳市长,不过眼下都接近夜里两点了,也折腾不出太大的反响来。

“我很想骂娘啊,刘市长,”走出门诊大楼,陈太忠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来。

“我帮你骂,”刘东来也是心情沉重,他虽然没来市医院,却是一直在关注这里,据他朋友说,如果救治及时的话,起码……有三个人,是有救过来的可能的,“你说吧,该处置的我绝对不姑息……其实我接你电话的时候,已经到了素波的外环。”

“民政局局长、福利院院长、食堂负责人,必须追究责任,”陈太忠点点头,“民事责任和刑事责任,还有……谁做出决定,封锁消息的?老刘,你涂阳的市长,信息还不如我灵通!”

“没问题……这些,都没问题,”刘东来深吸一口气,点点头,这确实是耻辱了,陈太忠不提,他也要计较的。

“其他的,你们跟刘主任商量吧,”陈太忠无力地苦笑一声,不知道为什么,这一刻他突然想起了刘勇电脑里的那些举报资料,心里居然生出了莫名其妙的庆幸,幸亏我没去动那些资料——这年头,有些事情,真的是不知道比知道要好。

接下来,大家就是在医院里等着了,刘市长终究是年纪大了,岁月不饶人,医院里安排了一个高级病房,让刘市长进去休息。

那么,陪着陈太忠的,就是徐市长和市政府秘书长这些人了,看到陈主任绷着脸一言不发地站在那里,民政局的腾局长甚至连凑过来的胆子都没有。

对省委陈主任的问询,医生们异口同声地指出,这个病虽然是急性的,但是从发病到危及生命,还是有一定的时间——患者还是送治得晚了,错过了最佳治疗时机。

民政局的一干人等就站在这里,但是医生们不怕这么说,本来大家都回家休息了,结果哗啦啦一下来了这么多病人,又将住得近的人都叫了过来,谁心里没气?

更别说,现在已经有人抢救不过来死了,医院肯定不能说原因在自己救护不力上,那么把责任推出去也是刚性需求。

撑到两点,陈太忠也进自己的车里睡去了,医院想给他安置房间,被他拒绝了,“有空的房间,让病人住进去……都在走廊上算怎么回事?”

他这么搞,也不是作秀,起码通过这个姿态,能表现出省文明办对此事的重视和不满——你们对这些孤儿和老人,重视还是不够啊。

到早晨六点多陈太忠醒了过来,随手拽住个小护士问一问,才知道到现在为止,已经有四具尸体进了太平间,还有五个也是……尽人事罢了——这个病毒有点太厉害了。

真闹心啊,他心里这个不是滋味,也就别提了,就在这个时候,过来一个小年轻,印象里是市政府的人,他手里端了一保温瓶的清汤云吞,“陈主任,辛苦一晚上了,垫垫肚子吧。”

“去去去,别烦我,”陈太忠下意识地一摆手,态度极其恶劣,不过下一刻,他也意识到自己冲下面办事的人发火,有点不太合适,于是皱着眉头叹口气,“我怎么吃的下去?”

这份腻歪的心情,一直持续到八点多,这其间市里又陆陆续续来了不少干部和领导,只是陈主任就是冷着一张脸,谁也不搭理,总算是接近九点的时候,刘爱兰带着两个人赶了过来。

“换班了,再憋下去我要揍人了,”陈太忠苦笑一声,冲刘主任点点头,“我先走了……孩子们,挺惨的。”

凭良心说,陈太忠不认为自己是个好人,那些智障啦、残疾儿童啥的,如果没什么特长,将来长大了对社会也是一种负担,给个最低生活标准,这真的是无可厚非。

而大众食堂这个东西,从来就不是美食的代名词,他上次参加同学聚会的时候,大家纷纷抱怨大学里的食堂难吃,沙子虫子啥的是常见——连大学的食堂都这样,福利院……你能指望它好到什么程度?

不过食物中毒……这就有点夸张了,最最让人忍受不了的,是中毒之后,福利院这种漠视中毒者生死的态度——最低生活标准,也有生存的权利。

两个小时之后,他回了素波,原本他是计划着,自己从涂阳市区出发,马小雅等人从素波出发,大家去蒙岭汇合,然后……充分享受大自然的,但是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,他实在没心情了,于是很霸道地打个电话,通知大家今天的旅行中止。

“……总算还好,这件事不用我再监督下去,”回到湖滨小区,他不忘记跟大家解释一下,“我刚离开,这会儿去蒙岭也太扎眼。”

“这件事,刘爱兰撑不住吧?”雷蕾对事态的发展,还是很关心的,她有个孩子,所以同情心极强,“你不该这么早回来。”

“我提出了要求,要处置三个环节的责任人……”陈太忠叹口气,把自己的表态说了一遍,“再多我也没能力要求了,官场呆得越久,无力感就越强……当然,他们要是连这点要求都做不到,哼,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。”

“这件事情,最终是要捂盖子吗?”雷蕾沉吟一下又问,事实上,做为省党报记者,她对这个素材很感兴趣,不过这素材太大个儿了,她一个人拿不下来。

“看刘爱兰的意思吧,”陈太忠也只能苦笑了,现在的文明办,已经太扎眼了,他没办法再折腾这事儿了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