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733章 涂阳惊变(上)

钱厅长得了机宜,站起身高兴地走了,陈太忠却是因为这厮居然套出了自己的底牌,很有点不爽,不过,他早已经做出了将此事推动下去的决定,倒也不是很纠结于这个细节。

正经是明天就周末了,得好好琢磨一下,怎么痛痛快快地玩一玩,陈主任最近诸事缠身,除了晚上有点床笫间的娱乐,还真的是很少消遣了。

出去玩一趟吧,他做出了决定,已经是十二月初了,旅游也没什么好的去处了,不过最近蒙岭有点好玩的。

马小雅在那里打了一口深井,原本是要解决度假村的吃水和绿化问题,不成想井里泵上来的水有四十度左右,这就是温泉啦。

泵上来的水真要说泉,是谈不上的,不过所谓旅游圈的卖点,多半还是在炒作上,晚上大家在别墅里叽叽喳喳,说是趁着人少的时候,过去洗澡游泳吧。

“要裸泳,这是最接近大自然的,”陈太忠认真地建议,想到热腾腾的水汽中,有白生生的一大片,他就觉得一阵兴奋。

就在这个时候,一个电话打了过来,来电话的是李云彤,“陈主任,现在忙不?”

忙倒是不忙,但是不能带你玩啊,陈太忠看一看时间,这都九点了,他犹豫一下,“出了什么要紧事了吗?”

“听说涂阳孤儿院在下午,发生了食物中毒事件,受害者包括六十多名孤儿和十来名老人,”李云彤快速地说着,听起来她很是有点愤懑,“现在他们的救治手段跟不上。”

你就不能不这么捕风捉影吗?陈太忠头一个反应就是这个,不过下一刻,他就反应过来了,“这个消息,是刘爱兰跟你说的。”

“是啊,我让她给您打,她说不方便,”傻大姐这回答,还真是……不见外。

你是不是打算跟你家张强离婚了?陈太忠真是有点哭笑不得,你这也真是跟我不见外到一定境界了,不过这话只能想不能说,要不太没有个领导的样子,“这个消息确定属实吗?”

“刘主任说基本属实,但是从正常渠道了解不到详情,”这才是李云彤打电话给陈主任的本意……

按说这个事情跟文明办不沾边,不过前两天,刘爱兰牵头跟民政厅搞个互动,她分管的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处给各地孤儿院下发了文件——大致就是说强调这些孤儿的思想教育、保障未成年人权利什么的。

文件上留下了文明办的电话,结果今天出了这么档子事儿,就有匿名电话打到了这电话上,说是事情很严重,但是孤儿院的财力跟不上去,民政局又想捂盖子,这消息不但没传出来,而且不能得到及时的救治,很多人生命垂危了。

涂阳孤儿院跟素波孤儿院一样,既是儿童福利院,也是社会福利院,一套班子两块牌子,一顿饭吃下来,大部分孩子都上吐下泻,老人们多少还好一点。

消息很快就反应到了刘爱兰那里,刘主任一听是这样的事儿,既然知道了也不能坐视啊,又打几个电话落实情况,旁人说得就隐隐约约的,大致可以肯定的是,孤儿院那边确实出事了,但是出了什么事儿……还真不好说。

这下刘爱兰坐不住了,就托李云彤给陈太忠打个电话,陈主任在涂阳势力大,起码市政府是稳稳买他面子的,“……那些孤儿很多还是智障或者残疾,请他一定关心一下。”

陈主任既然抓了精神文明建设,就不能拒绝这样的要求,不过他拿起电话,首先还不是打给凃阳市长刘东来——这不是他有意拖延时间,而是说这个消息他必须确认之后,才好做出决定,否则就不是稳重的工作态度。

原本他是想给凌洛打一个电话,可是一想这省厅跟市局的关系,也未必能有多密切,要找的话,最好还是找当地人了解情况。

还好,现在的陈主任算不上故旧遍天下,各地也绝对少不了朋友,说不得他一个电话打到省第四监狱,常政委一听是这种事儿,“陈主任你放心,这涂阳有什么风吹草动的,瞒不过我们公检法司,就别说这么大的事了。”

常政委是军人出身,办事利索果断,想当初他在电话里,还跟杜毅的秘书王毅单跳过脚,说出“根子在省委”这样的话,那么他办事的效率也是可以想像的。

仅仅过了十分钟,他的电话就打了回来,确定有这件事,而且确实是在封锁消息,“……除了孤儿就是孤寡老人,也没什么人关注。”

下一刻,陈太忠拨通了刘爱兰的手机,“情况我已经了解清楚了,我也可以帮着协调一下,但是……文明办仅仅坐在素波关注的话,恐怕那边的施救力度不会很够。”

可是现在……也太晚了吧?刘主任听到这话,真的有点头大,她承认陈主任说得确实有道理,人在现场和人不在现场,处理问题那绝对是两种力度。

但是这深更半夜的,她又是女性,也没配车,而且……不怕说句难听的,大周末晚上她为这件事张罗,已经是尽了本心,强行要赶到涂阳,还真的不无多事的嫌疑——涂阳孤儿院跟她没什么必然的联系,“我家里没车,明天一大早过去行吗?”

“那我过去吧,”陈太忠并不介意在能力许可的范围内,帮一帮自己的同事,“你明天上午能赶到就行了,这也是打响咱们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处的一个大好时机,你重视一下。”

刘爱兰听他前半句话,心里才是一咯噔,却又听到了后面的话,于是讪讪地一笑,“那太忠,真的太感谢你了……要不,你带上我一起去吧?”

“算了,你歇着吧,明天早点起就行了,”陈太忠苦笑一声,有些事情已经是越抹越黑了,你就不要跟着凑热闹了,行不?“没事,正好我一个人在素波,也没什么事儿。”

一个人在素波?这话不但没人肯信,而且马小雅等人纷纷表示不满,明明是刘主任的事儿,凭什么咱们要辜负这大好春宵呢?

“什么都不会耽误,”陈太忠笑着跟她们解释一句,又抬手给刘东来打电话,这个时候就九点半了。

“什么?这么多人食物中毒?”刘市长知道,陈太忠这会儿找自己,绝对不会有什么好事,可是耳听到这个消息,还是禁不住瞠目结舌,“消息确实吗?”

“我也觉得匪夷所思,所以通过不同的渠道了解了一下,确实如此,”陈太忠叹口气,“负责未成年人这一块的,是刘爱兰刘主任,她是女性干部,大晚上的不方便,我现在就从素波动身,希望能尽快赶到。”

什么,你还要亲自过来?刘市长的头又大了一圈,“太忠,这大周末的,赶夜路也不安全,你放心,市里绝对会给文明办一个满意的答复。”

“事关大几十条人命,我怎么坐得住?”陈太忠苦笑一声,“您不要劝我了,我是一定要去的,您还是赶紧安排救治工作吧。”

刘市长还待说什么,对方却是已经挂断了,他反手拨回去,那电话已经关机,很显然,陈主任已经拒绝接受劝说,执意赶来了。

“这才真叫倒霉,”看着前面已然在望的素波市的灯光,刘东来叹口气,他正要借这个周末来素波办事呢,不成想遇到这种天大的事情,沉吟一下,他果断地吩咐司机,“掉头,回涂阳。”

一边吩咐,他一边就打通了分管民政的徐副市长的电话,一听说对方也不知道这件事,禁不住冷哼一声,“你不清楚?省委文明办陈主任比较清楚,他正在赶往涂阳!”

这话一出,果不其然,五分钟后徐市长将电话打了回来,说福利院确实是出事了,他正在赶往现场,请市长放心,我一定及时向您汇报处理结果。

“我会亲自过去的,你别让我放心了,还是多考虑一下,怎么跟陈太忠交待吧,”刘市长哼一声,“涂阳本地发生的事情,居然是省里的人通知我的,老徐,我心里真的很不是滋味。”

徐市长压了电话之后,叹一口气站起身来,他身边的女人脸色惨白地看着他,这是一个丰腴的中年妇人,徐娘半老却是风韵犹存,她哆里哆嗦地发问,“很严重吗?”

“嗯,刘东来要去,省委也要来人,”徐市长闷声闷气地发话,不过下一刻,他就直着脖子咆哮了起来,“你家那些乡下亲戚,真的别再给我添乱了……麻痹的连个食堂都搞不好。”

有了刘东来的重视,一系列的行动马上展开,民政局的腾局长手提现金赶到了福利院,与此同时,市医院的急救车又赶来了两辆,比院子里现有的那辆强多了。

福利院本来就有监护室,只不过里面的设备实在不怎么样,就连氧气也只有可怜的、区区的半瓶,不过输液打针的器具,倒还有一些。

钱跟上了,领导的重视跟上了,那些重症病人就可以往市医院送了,市医院的病床太少,那就在走廊里加床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