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731章 过墙梯(上)

“啪嗒”,陈太忠在听到马小雅的话语之后,只觉得脑子里传来一声轻响,似乎是有什么东西……破碎了。

雷蕾听到这话,也呆住了,好半天她才长叹一声,“原来……是这样?太忠,真的是这样吗?”

陈太忠的嘴巴动一动,似乎是想说点什么,但是到最后,他还是没有说话,而是坐在那里,呆呆地发起怔来。

他很不想相信马小雅说的话,这一天以来,他除了强调工作的保密制度,就是在四处了解各地落实劳动法的反应,可以确定的是,大家都异口同声地认为这个法规一旦严格执行起来,必然会对各地的经济产生负面影响——区别只是在于多和少而已。

就算那些最客观的分析,说起来也是强调这个现象不抓是不行的,但是同时也不会忘记捎带一句:可能使地方经济产生一定的波动。

总而言之就是一句话,舆论都不怎么看好这个劳动法的落实,起码大家认为,现阶段搞这个,真的不是最合适的时机。

但是马小雅的话,怎么听怎么都是有道理的,现在的企业,偷税漏税或者说合理避税的手段,海了去啦,少点加班时间,缴纳点社会保险费,这成本……真的也没加多少——更关键的在于,这是公平对待的,不止你一家公司成本上升。

那么政府部门的相关人出于切身利益,代为企业叫苦,那就是很合理的推断了,别的不说,陈太忠就遇到过这样的事儿。

当年天南轴承厂几个相关领导的人在外面开了公司,赚取巨额利润,偏偏注册资金什么的少得可怜,在年检的时候,会计师事务所提出了置疑,好死不死的是,这个事儿是钟韵秋的哥哥钟胤天负责的。

那天,钟胤天被局里领导骂得死去活来,嫌他不懂事儿,开公司的辛经理更是在酒桌上一杯酒泼了过来,两边都打起来了,亏得是他老丈人王启斌和便宜妹夫陈太忠出面,最后狠狠地帮他出了一口恶气。

然而饶是如此,那个公司的注册资金,最后都没改,连王处长都暗示自己的女婿,这里面水太深,能不得罪人,就不要得罪人。

别看政府部门高人一头,里面的小职员,还真不敢惹那些背景深厚的企业,那么,政策法规可能伤害到相关企业时,政府里有人代为出面,不是很正常的吗?

尤其要命的是,劳动厅这边有劳动法做后盾,财税系统也不是没凭仗——这是经济挂帅的年代,一切以发展经济为先,真要严重影响到经济发展了,别说财税系统了,连蒋世方和杜毅都要跳脚!

所以人家叫苦,叫得也是肆无忌惮,更别说外省已经有人开始在引导舆论了。

陈太忠琢磨半天,只觉得心里凉飕飕的,官商勾结……这就是官商勾结,在这些人眼里,草民的权利,真的屁都不算,有些人真的敢因为自己的既得利益,公然裹胁政府对抗法律。

所以他不想说话,他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,好半天之后,他才叹口气,“小雅,你这也有点阴谋论的味道了,你说的可能是存在的,但是……也不会是普遍现象吧?”

“蕾姐和甜儿是干媒体的,我可也是干过媒体的,”马小雅长长地打个哈欠,似乎清醒了一点,“我知道的是……有人就找过于总和苏总,要她们帮忙制造舆论!”

“要不是你一定要抻着那个劳动厅副厅长,你都算京华房地产的既得利益者……未必愿意答应别人这么折腾小宁。”

陈太忠听到这话,真是觉得堵得慌,说不得抬手拎过一瓶啤酒来,咕咚咕咚猛灌几口,长长地打个酒嗝,这才觉得胸口舒坦了一点,“你说的现象,是客观存在的,但是……还是要相信政府,这个社会的主流,是在向前进的。”

“所以你可能得罪人,你的自己人,都可能得罪,”马小雅笑一笑,也不跟他争辩,不过她的脸上,明显地挂着不以为然的神色。

“嘿,”陈太忠被她这个神情刺激到了,他一生气,脑子就转得格外地快,眼睛珠子一转就笑了起来,“这个事儿啊,其实也简单!”

“是吗?”这一下,连丁小宁的好奇心都被勾了起来,最近她搞的房地产项目,跟政府中人打交道特别多,思维也渐渐地宽广了起来,所以她能感觉到此事的难度,于是饶有兴致地发问,“你打算怎么处理?”

“这个嘛,不能说,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不过那笑容里,多少还是有点失落。

“你看他笑得这叫个辛苦,你太忠哥哄你呢,”马小雅醉眼惺忪地发话了。

“我是真有办法,只不过这个现状,让我感觉到有点心寒,”陈太忠又叹一口气,慢慢地拎起啤酒,嘴里却是在轻声地嘟囔着,“钱这么多,哪里挣得完?现在的人,怎么都这样啊……”

第二天就又是周五了,陈太忠到了文明办之后,正在处理手头的事情,就接到了甯瑞远的电话,“太忠,省政府肖劲松让我提供一份材料,关于非公企业规范合同、组建工会的经验和意义,还说你知道这个意思……这是怎么回事?”

看来蒋省长也是支持我的,陈太忠一听,就听出了这话里的意思——起码是老肖支持我,而秘书长跟蒋省长一般都还能保证同步,所以他干笑一声,“让你写你就写嘛,而且你那个甯家工业园区,办得确实相当正规。”

安慰一下探听消息的甯瑞远,陈主任挂掉电话,心里有点欣慰,我和秦主任不是在孤军奋战,总还是有愿意做事的人的,就是……就是不知道老蒋想到了没有,其实在那些反对的呼声里,夹杂了许多私心杂念?

不过就在下一刻,他脑子里又蹦出个念头来:假如甯家的祖籍不是在凤凰,那么这甯家工业园,也未必会心甘情愿地搞得这么正式!

嗯嗯,哥们儿这个心态有点不对了,下一刻,某人就反应了过来,禁不住暗暗地自责,抓精神文明建设要导人向善,做为文明办的领导,我不能有疑邻盗斧这种不健康的心态。

当天下午的时候,陈太忠在走廊上碰到了秦主任,主任大人怔了一下之后,冲他点点头,“来我办公室。”

走进办公室,秦连成示意他带上门,秦主任还是为这个劳动法的事情头疼,“上午杜老板见潘部长了,他问了一句,文明办现在搞的这个完善用工合同的事儿,很多同志不太理解,跟其他省相比,会不会……步子大了一点?”

天南的老大不看好这事儿?陈太忠听得也吓了一跳,他可以顶着压力去干,但是这压力来自天南第一人的话,那基本上等同于泰山压顶了。

尤其要命的是,他还扫过杜老板的面子——而且不止一次,所以就算他背靠黄家,面对杜书记的意愿,也硬气不起来,“潘部长什么意思?”

“他怎么可能跟我明说?”秦连成苦笑一声,两人不但阵营不同,而且共事时间也极短,很多想法根本无法充分交流,“他没说支持,也没说不支持,就是告诉我有这么回事。”

“没反对,那就是好事,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他现在分析这种话,已经是轻车熟路了。

“但是他这么说,那是希望咱们尽快证明这项工作的意义,”这才是秦连成真正想要说的话,“太忠,留给咱们的时间,真的不多了啊。”

“也不是时间不多,咱们要多顶一点压力就是了,”陈太忠笑一笑,昨天他迷茫了半晚上,早就想清楚了,“咱文明办是接受省委和宣教部双重管理的,只要别拖得部长太狠,他还是愿意支持的……稿子可是他递的。”

“这个倒是,”秦连成点点头,心说咱俩能拧成一股绳的话,那么,潘剑屏那儿有个适当的态度,也就足够了,不怕有人拿这件事做文章。

然而,不怕做文章,这只是未虑胜先虑败的底线,秦主任不想放弃自己的处子秀,他还想赢下这一局,不过仅仅过了一晚上,他对这个劳动法执行过程中能遇到的问题,也有了深刻的体会,“对下一步,你有什么设想?”

“这事儿还得着落在蔺富贵身上,”陈太忠心里已经有了定数,所以回答得也异常痛快,“冲锋上阵这些,他得在前面,咱能保证支持力度就不错了……而且,还有像钱诚这种人,他没有回头路可走。”

“哈,”秦主任纵然是心中纠结万分,听到这话,还是禁不住笑了起来,没错,别人有得选择,钱诚是真的没路可走了。

自打对京华签约的三支施工队下了停工整顿的通知之后,钱厅长就没得选择了,丁小宁表示接受解约的通知,那么,他要是抓别的公司用工合同不得力的话——当然,他可以解释他没什么针对性,但那仅仅是他自己的解释,陈太忠不会任由他这么打脸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