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729章 代言(上)

对陈太忠的吩咐,下面的人是无条件服从的,而且说实话,98年就是政府上网年,电脑这个东西在省委也不算新鲜了,也不是第一次强调保密性。

所以大家很干脆地执行了,反正保密制度、组织性纪律性这些东西,本身就是要常抓不懈的,隔不久强调一下,这很正常。

当然,也有些人因为这个吩咐,产生了一些不好的猜测,但是风头上谁敢多问?像罗克敌就怀疑,陈主任可能有针对稽查办的意思——这是新组建的部门,可大家磨合得不算慢,相互之间熟稔了之后,难保言谈中泄露些什么。

所以他就很严肃地强调一下,同时还不忘记侧面暗示李云彤:你去跟陈主任打听一下,看他是不是掌握了什么具体消息?

傻大姐别的不行,就是这点好,别人让她去打听,她就积极地去打听,是稽查办屈指可数的实在人,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,其他人并不怎么在意陈主任对她的宠信。

不多时,她就打听消息回来了,不过这次陈主任没放什么明白话,就说了一句,有则改之无则加勉——以前的事情就不说了,从今天开始强调这个保密制度。

这就是陈太忠驭下的小手段了,可是他这没头没脑的话,搞得秦连成都关注起了此事,下午快下班的时候,让华安把他叫了过去,“听说你又强调保密制度了……不是又打算做什么事儿吧?”

“没有,没这意思,”陈太忠笑着摇摇头,嘴里却是胡说八道,“我只是听人说起来北京的一件泄密事件,才预作打算的……不过说实话,咱们这儿,现在也有些东西是挺要紧的。”

他有意将目标指向京城,就是准备老秦再追问,他就可以表示不好说了,不过秦连成却没有继续这个话题,而是长出一口气,“这样的话,那我就放心了……”

紧接着,秦主任就陷入了沉思里,好半天之后,他才哼一声,低声发话,“太忠,这个劳动法真想认真执行的话……怕是难度不小。”

这话他真的不好意思说,昨天还拍胸脯说没问题呢,今天就要自食其言了,这领导的面子,也确实有点挂不住。

陈太忠一听就明白了,“有人向您施加压力了?”

“倒也算不上压力,”秦连成苦笑一声,“就是工商税务打过来电话跟我叫苦,范晓军直接把电话打到了蔺富贵那儿,说劳动厅关注农民工的合同是好事,但是希望他们把力度限制在一定的范围内,不要因此拖慢了天南经济的发展速度。”

范晓军是天南省常务副省长,分管的就是财税系统,所以他关心这个,算是职责之内的事情,范省长是个比较喜欢乱伸手的主儿,但是这次真的是在他的地盘。

而且他说的话也很重,就差指着蔺富贵的鼻子说,你小子纯粹吃多了撑的,规范劳动法……你们劳动厅爽了,别人被你们害惨了!

“咱文明办牵头的事情,他没跟潘部长联系一下?”陈太忠对范晓军并没有多好的印象,心说你一个常委副省,欺负一个厅长算什么本事?

“他倒是想呢,有那胆子吗?”秦连成不屑地一哼,“撇开部长不说,他敢跟我呲牙,我都敢顶回去他,文明办不抓精神文明建设抓什么……抓物质文明建设?”

秦主任这话说得非常有底气,首先,他抓的这件事是职责范围之内的事儿,其次,范晓军你再牛,宣教部可是潘剑屏的地盘,再加上秦连成背靠许绍辉,手下还有陈太忠这种猛男——不是小看他范晓军,有胆子过来试一试?

“看来蔺厅长要坐蜡了,”陈太忠听得笑了起来,那笑容非常地没心没肺,事实上他确实也不怎么同情蔺富贵——想要得到什么,总躲在幕后指望摘桃子是不行的,“不过,这种局面他都不知道博一下的话,那也真的太让人小看了。”

“你可以小看他,但是他会做官,”秦连成撇一撇嘴,看起来煞是无奈的样子,“然后他给我打电话,说希望跟我一起,去跟范省长解释一下。”

“解释什么呢?”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,“要我是蔺富贵,该怎么干就怎么干,这是国家法律啊,你让我停……可以!给个红头文件,我立马就停,一个电话算什么?”

“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啊?”秦连成苦笑一声,“而且,范省长也没说死,只是要他控制力度,这属于只可意会不可言传……语言的艺术,谁都不缺。”

“那……就只能先建议他听不懂了,”陈太忠笑一笑,这点担当都没有的话,蔺富贵这个厅长,做下去也没什么意思了。

“我就是这么跟他建议的,上面没有明令禁止,那下面该办事也得办事,”秦连成微微一笑,这一套托词是官场通用,陈菜鸟都想得到,秦老鸟哪里会想不到?

事实上他都极度怀疑,蔺富贵并不是被吓坏了,而只是想跟他通个气。

这个时候他要是傻不啦叽跳出来,说那行我跟你去见范省长吧,没准从蔺厅长那里收获到的,只是私下的鄙夷而不是感激——文明办的事情,真要跟范晓军商量,也是潘剑屏出面。

“不过,咱们这一次,确实是触痛了不少人啊,”秦主任的心情,确实不是很好,这是他来文明办之后,张罗的第一件大事,别说失败了,磕磕绊绊地拿下,他的面子都不好看,可眼下看起来,想要漂漂亮亮地拿下,还真的有点难度。

麻痹的,这劳动法可是全国人大通过的,不是地方性的政策法规!想到这个,他心里的火苗子就是腾腾的。

“可是咱们……一直强调的是外来人口啊,”陈太忠这时候,真的有点感慨那个标题起得妙了,“他们这无限引申的,有意思吗?”

秦连成听到这话,很不屑地看他一眼,若是眼神能说话的话,他是清楚地表示出了“大家都是成年人了,你玩这种狡辩,有意思吗?”的意思,不过纠缠这些细节,真的没什么意思,“还好,是老潘帮着递的稿子,看来部长的心里,也是倾向支持咱们的。”

跟陈太忠在一起,连秦主任都学会没大没小了,管潘剑屏叫老潘,当然,这也是自家兄弟不见外的意思,然后……秦主任的兄弟的手机就响了,那厮拿起手机看一下,就站起身走了出去——这真的一点都不见外。

不多时,陈太忠从门外笑眯眯地走了进来,“老主任,老市长说了,他挺支持咱们文明办的行动,还特地为此跟老书记交换了一下意见……章书记也愿意支持。”

“你的‘老’领导,真的不少啊,”秦连成哭笑不得地来了这么一句,老主任是他自己,老市长,那么必然是段卫华了,“他俩都愿意支持?”

“章书记的意思,您很方便了解的,”陈太忠说得很明白,章尧东是许系人马,这个没必要讳疾忌医,“至于段市长,我敢保证,他心里从来都是比较同情弱势群体的。”

“章尧东本来也就不可能成为我的阻力,”秦连成对这一点,确实很有信心,他跟章尧东不对盘,但是大家终是一个阵营的,遇到这种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事儿,必然就是帮亲不帮理了。

紧接着,想到商翠兰也在文明办,天南最大的两个城市,基本上是搞定了,他心里也挺高兴,尤其是,当初段卫华是正厅他是副厅,现在两个人都是正厅了——他的手续没下来但是也快了,所以他就也想见一见故人。

“哪天有空了,跟老市长好好地坐一坐,说实话,他的为政艺术,我一直都特别钦佩,”秦主任的感触颇深,只有真正直面章尧东的人,才会知道章书记的到底有多强势,“而且同时,他还能坚持原则,这种人真的……不多。”

“段市长晚上就邀我吃饭呢,这都五点四十了,”陈太忠看一下手机上的时间,“您要是晚上没有安排……一起过去?”

他这么说,其实隐约有不想让对方过去的意思——“没有安排”的话你可以过去,你要是不想过去?那随便啊。

这种语气的运用,就略微微妙了一点,形象一点比喻的话,就像某甲跟某乙说——X月X日我结婚,你那天没事的话,过来凑个热闹?

这个比喻不是很贴切,但是基本上是体现了邀请者对被邀请者的期望值,邀请者这么说,或者会是出于好意——比如说,被邀请者经济不宽裕,而参加婚礼凑份子又是必须的,咱俩关系很普通,那么,你觉得最近腰包允许的话……那就来吧。

但是对于被邀请者来说,这就是你邀请的诚意不足,不把我当朋友,或者置疑我的经济能力——你这是不希望我去吧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