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727章 保密意识(上)

若是搁在陈太忠刚进官场那一阵,他接下来就是要弄住这家伙,把所有事情弄个清楚,但是现在,他满脑门子转的,都是——这家伙的资料哪儿来的?

他已经不是那个初出茅庐的愣头青了,所以这正义感和好奇心就淡薄了很多,他很明白,不管对方提供的资料是真是假,这些东西不是他轻易能碰的。

尤其是这个男人,出现有点太诡异了,陈太忠当然要考虑里面有什么陷阱没有,四年的官场生涯令他眼界大增,知道有些人阴人的法子,实在是防不胜防。

所以他首先要考虑的,是这家伙从哪儿弄到的这些资料,若是假的话,那也就算了,若都是真的,他首先要考虑的,是必须查出这个资料的来源——陈某人一点都不想让自己的性福生活也被曝光,被人举报出去……一万一条的这种。

然而令他苦恼的是,他还不想拿到那些资料验证真假,这不是舍不得那点钱,而是有些事他可以不去知道,一旦知道了,想收手……就难了。

这是一个矛盾的局面,不过还是那句话,陈太忠现在的心态已经不复以往了,他没必要急吼吼地马上做出决定,当干部的,谁还能不会拖字诀?

等这家伙再打电话的时候,再说吧,反正这厮也跑不了,他收起手机,又摸出个打火机,光天化日之下将那张纸点燃,等到灰烬纷纷洒洒地落到地面的时候,他转身走人了。

果不其然,那位也是个沉得住气的主儿,居然不再打电话了,陈主任就这么背着双手,慢慢悠悠地晃回了省委。

他表面上是不怎么在意,但是心里还是有点瘙痒难耐,进了办公室之后,抬手就想给杨滨打个电话,呵斥对方一顿——你堂堂的旅游局副局长,把柄还不是被一个人抓住了,我说……你丢人不?

不过转念一想,他又放弃了这个打算,谁能确定,这就不是一个人干的呢?更别说高云风一直还惦记着从他这儿挖出准确信息,到底是谁举报的杨滨。

下一刻,他还是打个电话,把郭建阳叫了过来,“建阳,你对楼宏卿的儿子楼朝晖,熟悉不熟悉?”

“这个人我知道,但是不能说熟,”郭建阳皱着眉头琢磨一下,方始发话,“小楼在永泰县旅游规划开发公司做经理,那个地方权力不小。”

“有关于他个人经商的传言吗?”陈太忠一听就知道,这是国营公司的经理,跟干部家属经商不搭界,“我要听实话。”

“有这个传言,但是没证据,”郭建阳苦笑一声,“永泰是帮我解决了正科编制,但是闲置不用我的,也是永泰,我感谢的是您,不会是他们。”

嗯,这还差不多,陈太忠微微点头,犹豫一下又发问,“那以你的感觉,这些传言……是真的还是假的?”

“我觉得……真的可能性比较大,”郭建阳犹豫一下,还是实话实说,“跟我说这事儿的人里,有些人是不随便开口的,而且……楼书记在乡里干了九年,那时候正是他孩子塑造性格的年纪,听说小楼从小就不是个乖孩子。”

“那你听说楼朝晖经手的买卖,都有哪些呢?”既然话都问到这个地步了,陈太忠不介意再多了解一点。

“像永泰山的电瓶车,就是他和别人合伙搞的,那是独家买卖……还有小煤窑什么的,”郭建阳的额头开始冒汗了,“我说的这些,都是比较可靠的,对了,还有这么一件事……”

“楼朝晖自己的名下,就有三辆车,有一辆面包车好久不用,有人想高价买了这车,也是想借此巴结楼宏卿,不成想来试车的时候,有人见副驾驶的座位上有一件脏衬衣随便扔在那里,随手一拽,衬衣下露出了捆扎整齐的十万块钱……您猜楼朝晖怎么说?”

“他怎么说?”陈主任听八卦,听得也是兴致盎然。

“他说,‘咦,这儿我还放了点钱?最后一次开这车……是几月份啊?’,十万的现金,他说忘就忘了,”郭建阳苦笑一声,“这可能是传言,但是我可以确定,他真的很有钱。”

“这么来说,他真可能是在私下经商,”陈太忠听得点点头,不管你再牛逼的部门,如果不是自己的钱,忘性再大的主儿,也不能十万块钱说忘就忘了——你不关心,别人还要走账呢。

“说句不负责任的话,我也觉得他在经商,”郭建阳一摊手,坦坦荡荡地看着自家领导,“不过我手头没证据,贸然说出自己的判断,那可能会误导您的思路。”

“嗯,”陈太忠点点头,心里却是更好奇了,掌握资料的那个家伙,到底是什么人呢?看起来那张纸上的消息,真实性不算太低。

于是,他打发走郭建阳之后,又将那张纸掣出来,仔细研究一番,这样的纸,他刚才烧掉一张,但那是他要表示态度给举报者看,意为我不是很稀罕——陈某人现在做表面文章,已经是很有一套了,明前狮峰龙井、大熊猫他都能量产,复制一张纸算多大的事儿?

辽原地委副书记的女儿……毁了自己情敌的容?陈太忠开始逐条地琢磨,他跟辽原地区没什么交集,硬要在熟人里凑的话,那就是省委党史办主任张晓文了——张主任是前辽原地区的行署副专员。

但是这个事儿,不合适问张晓文,他不想为这点事情领人情,而且同是辽原地区的,可能是知根知底,也可能是一脉相承,他这么随便地发问,未免会显得有些不够稳重。

他正纠结此事呢,好死不死的,高云风打过来了电话,“太忠,张州电视台的胡台长,约我跟你坐一坐,你定个时间。”

“跟你坐一坐,我有空,胡台长……我认识他是谁啊?”陈太忠哼一声,“这时间永远没有……不带他的话,今天晚上我请你。”

“那就这么说定了,你小子总是这么忙,”电话那边,传来了高云风得意的笑声……不过,到底是谁算计谁,还真的不好说。

那么,陈太忠晚上,就是跟高云风在一起了,有意思的是,他白天还想着这杨滨是怎么回事呢,晚上杨局长就出现在了包间内。

不过这也正常了,陈太忠答应放他一马,但是他不能这么生受了,近期内殷勤一点,倒也是必然的了,尤其是……杨局长是干旅游的,这天南的酒店,都归他管。

像今天晚上的酒宴,大家就是在凯利大酒店吃的,这酒店老板是蒋世方的关系,还被陈太忠收拾过,不过,杨局长过来,那是一路绿灯,别人一个劲儿地“杨会长”叫个不停。

陈太忠看得有点纳闷,想当初凯利一个的大堂经理,都敢跟自己呲牙咧嘴呢,“老杨,这凯利的于总,好像跟蒋省长有点关系,咋这么买你账呢?”

“他们干酒店,我们搞旅游,他不能只接待高端客人,”杨滨回答得挺含蓄,当然,他在陈太忠面前,想装逼也装不起来,“我们这旅游协会,可以向各地的旅行社,推荐咱天南的宾馆,凯利也是入了会的。”

“老杨是旅游协会的会长,太忠你不知道吧?”高云风笑着介绍,“他凯利再牛,也要靠着老杨吃饭,旅游协会鉴定他个卫生‘一般’,他就得损失多少客人呢……关键是,没有旅游协会,多少人都不知道有这么个地方。”

“我总觉得,协会这东西不是很靠谱,”陈太忠这是实话实说,起码他在欧洲搞的米兰时装周之类的,中国服装协会,那纯粹就是个摆设,“服装协会还从我这儿拿米兰时装周的入场券呢,感觉他们没啥权力。”

“是,都没啥权力,但是国内和国外不一样,”高云风承认这一点,但是他并不认可陈太忠的说法,“你带着服装协会走出国门,那是你牛逼,但是国内干酒店这一行,谁也不能忽视旅游协会,很多人……没有引进来的路子——除非你牛逼到天南宾馆那个地步。”

“陈主任这个话,说得也没错,”杨局长看他俩争得厉害,就在一边和稀泥,“我们这个协会,本来也就是样子货,也就是酒店评级的时候,能说两句,其他时候真的很一般。”

他这话说得真是客观公正,旅游协会也就是能在这种小事上做文章,大事上也最多就是给人下个绊子的水平,但是高云风觉得,这话有点扫自己的面子了——他老爹就是管旅游的。

“听话的孩子才有饭吃,”高公子笑一声,“老杨随便介绍点产品啥的,这些酒店也不能不买账,只不过……”

“诶,对了,”陈太忠听到这里,猛地想起实名举报杨滨的,就是一家外省的酒店用品公司,“你能不能帮着介绍酒店用品,比如说小六件小五件的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