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726章 各有算计(下)

陈太忠一边想着,一边慢慢地走回酒桌,不成想觉得有一道目光在盯着自己,抬眼望去,却是郭局长举起了酒杯,冲他微微一笑:我看到你打电话了……这下你知道怎么回事了吧?

对这关注的目光,他微微地笑了一下算是个回应,不知不觉地,他又想起了第一个电话,禁不住暗暗感慨:赵永刚你这家伙,好歹也是个地级市的局长呢,劳动法跟税务系统密切相关,你对这一套的理解,还不如一个民办报纸的小记者,也不知道这局长是怎么当的?

这也是他随便嘀咕一下,在接下来的时间里,他也没什么心思继续交际,陈某人在呲牙咧嘴地反思:为什么哥们儿做的每一件事情,都是这么不合时宜?

这顿饭并没有用了多长时间,原本劳动厅还提供了中午休息的房间,可大多数人都是站起身走人了,都是本地的厅级干部,谁还缺个睡午觉的地方?

秦连成今天的心情不错,也喝了点酒,出来的时候招呼自己的得力部下,“小陈你去哪儿,有地方休息没有?”

“去港湾,我在那儿订房很方便,”陈太忠还在消化自己获得的信息,就很随意地回答了,“主任要不要一块儿过去?”

“韩忠那个地方,你以后少去吧,”秦连成有点酒意,居然有心情劝他一句,“那家伙的名声不行,你自己弄个定点的酒店,什么也都方便。”

“这个倒是,”陈太忠知道老秦这是为自己好,就笑着点点头,“回头在单位附近踅摸一下,看有什么合适的地方没有。”

“要不去单位吧,反正办公室都有床,”秦连成谈性不减,宣教部是老楼,但他好歹是副部长兼文明办一把手,他的办公室里有供休息的套间。

陈太忠的办公室就要差一点,不过以文件柜为屏风,后面也摆了一张一米二宽的床,想在上面搞啥活动的话,可能挤了一点,但是临时休息一下绝对没问题。

“行啊,”陈太忠点点头,“那您上我的车,我开车带您过去吧?”

秦连成正有此意,于是就示意自己的司机将车开走,坐进了陈太忠的奥迪车内,才一上车,他就发现小陈的情绪有点不对,“你这是怎么啦,愁眉苦脸的?”

“听说劳动法在外省,推行时候遇到的阻力很大,”陈太忠叹口气,他以前是没往这方面想,得了刘晓莉的提醒,他就整理出了一些思路,“比如说像今天,工商局的郭局长,好像就有点抵触情绪……内参上也见到过这样的说法。”

说到这里,他的手微微抖了一下,这时候他才想起,前天早上潘剑屏见到这篇稿子的时候,曾经有意无意地点了一句——“多学习兄弟省份的先进经验”。

要不说这领导们说话,真的是字字珠玑,有些字面上再普通不过的话,都是蕴含了玄机,潘部长这么说,摆明是要暗示他:落实这个劳动法,外省可是有教训和经验的。

这是无心的套话吗?陈太忠并不这么认为,事实证明,在官场中你可以小看自己的悟性,却是千万别小看其他人,尤其是,老潘都是省委常委的这种副部了,跟一个小处长说套话——这是吃得多了撑的?

“这个是有争论的,我知道,”秦连成不以为然地点点头,他看问题也有自己的眼光,“但是太忠,这次的话题主要做在农民工身上,就媒体的意义而言,关心弱势群体,从来都是不会错的——立场上,别人挑不出来毛病。”

“而且,受到严重影响的企业,主要是那些看起来强大和规范,实际上却不够规范的公司,压力也主要来自于这一方面,纳税大户才能给政府施加压力,至于说施工队什么的,有没有合同,城市建设都会需要,那个稿子……标题起得好。”

陈太忠的手,猛地又抖了一下,心里真是生出了不尽的佩服,老潘这人,真的是太牛了。

前天那个稿子的标题,是郭建阳或者说秘书处起的——《论完善外来人口、进城务工人口工作合同的必要性》。

他当时觉得,这个标题不是特别大气,因为要完善的是劳动法,针对所有用工人员,但是也没什么错的,毕竟标题里说的这两类人,才是造成社会不稳定的根源。

流动人口的多的地方,短期行为必然多,这已经成为社会的共识了,由于不必顾忌乡里邻居的看法,大多数人,多少都存在一种“干一票就走”的侥幸心理,这种不顾忌别人看法的心理,必然会导致产生一些铤而走险的行为。

而且同时,这两类人多半也都是处于社会底层,算是弱势群体,弱势群体面临着巨大的生存压力,一旦处置不好,就有爆发的可能——就算他们没胆子爆发,酿成一些丑闻,也很影响政府形象。

所以当时,陈太忠就觉得,这个标题没有涵盖了所有人,不过也算得上贴切,但是现在让他手抖的是,当天他拿到潘剑屏面前时,潘部长第一句话就是——标题不错。

这岂不是说,这一切的内涵和变化,都是在老潘的算计之中?想到这里,他真的无法不佩服潘剑屏,这个人真的太牛了——要是现在有人说,潘部长这些话,都是胡乱撞上的,陈某人第一个就不会相信。

“我的政治智慧,远远不够啊,”他低声发出了感慨。

“唉,不要这么说嘛,你的闯劲是很足的,”秦连成只当这厮是巴结领导呢,说不得谦虚一下,“只要有办好事的决心,咱就问心无愧……太忠,你的老主任会帮你把关。”

说话间,两人就到了省委,各自回房间休息去了,陈太忠辗转反侧半天之后,方始眯了一阵,再睁眼的时候,郭建阳已经在屋里冲茶倒水了。

下午四点多的时候,他又接到了一个电话,这个电话居然是那位要求举报有偿的主儿,“陈主任,我手里真的有材料,这样,我放一份目录在省委斜对面国旅大厦门口的垃圾箱里,你去看一下,有兴趣的话,咱们再谈价钱,行不?”

“建阳……”挂了电话之后,陈太忠下意识地想吩咐郭建阳去取一趟资料,不过转念一想,这事儿怎么看怎么觉得有点怪异,心说哥们儿我还是自己去一趟吧。

国旅大厦离省委确实不远,隔着条马路,再走三百来米就到了,他也懒得开车,就那么径自走过去,由于有天眼,他一眼就锁定了一个垃圾箱。

国旅门口的垃圾箱是他们自家做的,上面是白色石子的托盘,下面有个斜口,里面也就有点烟盒、树枝什么的,比较干净,陈太忠走上前,也不管那么多,直接伸手进去,捞出一个硬盒红塔山的烟盒。

走了两步之后,他把烟盒打开,果然里面有一张折叠整齐的白纸,白纸上打印着几行字,好笑的是,第一行就是“省旅游局副局长杨滨之子——杨爱华绿卡资料”。

这是谁在开玩笑?陈太忠有点哭笑不得,这个用得着你再给我?不过看到第二行,他就笑不出来了“永泰县委书记楼宏卿之子——楼朝晖经商资料。”

呀哈?他再往下看,又看到辽原地委副书记之女,还有就是几个处级干部的家属资料,一时他有点疑惑了——这家伙的资料,都是从哪儿搞来的?

他正疑惑呢,手里的手机响了,来电话的依旧是那厮,那位在电话那边开心地笑着,“怎么样,我这些资料,值得你出点钱吧?”

这是谁啊,陈太忠知道,这家伙一定是在周围藏着呢,但是说不得他四下看一看,一边看他一边敷衍着,“这个……我怎么能确定你列出的东西是真的假的?”

“你不用找了,我离你远呢,正拿着望远镜看呢,”男人的笑声有点得意,“还是那句话,验了货之后给钱,一条消息一万,你知道,我这个要求真的不高。”

这傻帽,你要说自己拿着望远镜,那我就好找多了,陈太忠继续四下里看着,嘴里还在敷衍,“我们没有这项开支,不过说实话,你的要求确实不高……为什么你不把这些资料寄给他们本人呢?那样你会得到更多。”

“我很缺钱,但是我不傻,”男人很理所当然地回答,“赚到的钱我想自己花,而不是打点狱警给我好的待遇……也不想拿它去买轮椅。”

找到你小子了!陈太忠还真的找到人了,那家伙藏在斜对面远处的一棵树之后,由于这条街是省委所在地,绿化搞得不错,不仔细看真的找不见人——当然,这家伙手里确实拿着一个望远镜,一边还在打电话。

“你这些资料,哪儿来的?”他不想跟这厮再废话下去了,远远地一道神识打过去,他就将身子转开了,“能告诉我出处吗?”

“那不可能,陈主任,我还是比较信任你,但是这个信任,是有限度的,”男人还真是一个拿得起放得下的主儿,“你考虑一下吧,想通了,就给我这个手机号码发短信……挂了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