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724章 积极的劳动厅(下)

“哎呀,这还真得统一一下认识了,”陈太忠做出了决定,文明办主要关注的,是干部家属的绿卡问题,查干部家属经商,那是组织部和纪检委的事儿,而且这干部家属经商,也不是能完全禁止的,关键是要看有没有权力寻租的嫌疑——像郭建阳的爱人便是活生生的例子。

不管怎么说,这个分界一定要搞清楚,否则的话,搞得人人自危,文明办的工作就没办法再开展下去了,而且眼下时机不成熟,就这个绿卡,也仅仅是调查而已。

他将这个想法汇报给了秦连成,秦主任表示很支持——这个调查表给他造成的压力也不小,所以就说你组织稽查办开个会,到时候我也过去说两句。

这一天剩下的时间里,陈太忠就忙这个事情了,强调说咱稽查办不是要找人麻烦,就是完善干部档案——其实这是老调重弹,但是不重弹不行啊,有些事情必须得一而再再而三地强调,否则的话,下面人未必会当真。

第二天是周四,陈太忠一上班就拿了《天南日报》来看,发现老潘没忽悠自己,关于完善农民工合同的稿子登到上面了,不过略略有些缩水,细细数一数,不到两千字了。

不过虽然是缩水了,这稿子还是引起了有关人等的关注,上午秦连成去卫生厅检查精神文明建设工作,下午一上班,他就将陈太忠喊了过来,“太忠,咱们这个稿子,劳动厅的蔺富贵厅长表示高度重视,他给我打电话了。”

“这是好事儿,”陈太忠笑着点头,心说蔺厅长总算出马了,有老蔺顶在前面的话,钱诚的存在感就弱了很多,而且这种事情,大厅长不点头,那根本就是纸上谈兵。

“他想明天搞个座谈,咱文明办牵头,”看得出来,秦主任对“牵头”比较感兴趣,协调厅局一级的单位做事,还是很有成就感的,普通的市委书记都没这权力,“你合理安排一下时间,到时候跟我一起去。”

“还有哪些单位呢?”陈太忠的好奇心上来了,反正他也不怕问。

“还有……工商局、地税局、省民委,可能还有司法厅,”秦主任显然已经做了一定的沟通,“时间紧,他们来的就不一定是正职了,不过,咱们也只需要他们做个配合。”

秦主任话是这么说的,但是很显然,他还是希望各单位都能来正职,不过这不现实,文明办到现在也不过是个副厅级单位,想请这么多厅局级的正职齐聚一堂开个座谈会,那起码得提前一周预约,人家还未必买账。

陈太忠若是非常明白事理的话,就该表示说,我帮您请一两个正职过来,不过在拍马屁这一方面,他的天分实在太糟糕了,所以他只是很惊讶地问一句,“还有民委?”

民委就是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,就是宗教局,秦连成听他这么问,只是笑一笑,“那合同工里也有少数民族嘛,有些宗教习俗,像民族食堂、礼拜日不工作什么的,你以为完善合同……就是上嘴皮碰碰下嘴皮那么简单?”

这属于细节问题,以后补都行的吧?陈太忠笑一笑,心说老主任不愧是厅级干部,这思维比我缜密多了,“嗯,我安排一下,到时候腾出时间,这个座谈会在哪里谈?”

“在劳动厅谈,他们是流程的主要完善者,其他部门,起的是辅助作用,”秦连成的回答,印证了他的猜想,不过这话也对,劳动厅是主管部门,像工商局或者地税局都很强势,但是他们出席会议,只是一个表态——不认真执行劳动法的公司看好了,我们也在啊!

正经是真的要是在省委谈的话,不信那几个厅局敢一个正职都不来,除了工商税务,司法厅也是很强势的部门——但是在省委开会,大家都要掂量一下份量。

“要是能在省委谈就好了,”陈太忠发出了感慨。

“蔺富贵这态度,已经算端正了,”秦连成哭笑不得地看他一眼,不过对这种灭自家威风的话题,他也不想多说,反倒是很好奇地问一句,“我一直想问你一句,太忠你怎么想起来搞这个了呢?”

“我……有朋友的公司,被劳动厅查了,”陈太忠犹豫一下,还是实话实说,“要不然我也想不到张罗这件事。”

秦连成奇怪地看他一眼,沉吟好半天之后,方始缓缓地点一点头,他想起了点什么,却是不知道该如何说,最后才嘀咕一句,“那个姓钱的厅长?”

陈太忠被这一句话问得有些羞愧难当,秦主任的本意不好说是什么,但是这多少有点嫌他太大公无私的意思,“嗯,他本来是针对我来的,但是……这是好事儿。”

“啧,”秦连成被这个回答也弄得有点挠头了,想起钱诚那个古怪电话,他已经猜到了大致过程,好半天他才叹口气,“要收拾他的话,你跟我说一声。”

“其实就是他儿子有绿卡,那家伙没填上去,”陈太忠苦笑一声,这事儿他不怕跟秦主任说,“登了《道之以德,齐之以礼》那篇之后,他就先下手为强……”

“嗯?”秦连成一听就明白是什么意思了,他先是咂一咂嘴,然后哭笑不得地摇一摇头,“心思都用在这上面,怎么搞得好工作?后来呢?”

“后来他主动帮我朋友的施工队完善合同……其实我的意思是跟施工队解约,他非要帮着完善,找人跟我说了好几遍,我就让朋友给他个机会。”

“嗯,做得不错,”秦连成点点头,他对小陈这种公私分明的态度,还是很赞赏的,当然,小家伙能跟他说这样的事情,证明两人关系确实紧密,这也是好事。

“这个座谈会的媒体……该怎么组织?”陈太忠提示一下领导。

“我跟部长说一声,先看他是什么意思吧,”秦连成做事不知道比他稳重多少,何须他做出这种提醒?

下午晚些时候,劳动厅那边就协调好了时间,由于第二天是周五,下午有的单位有会议或者学习,就定在了上午十点。

座谈会是在劳动厅宾馆的厅长会议室举行的,不出所料的是,其他厅局来的还真都是副职,只有宗教局是大局长过来了,不过这是二级局,也就是个副厅。

长圆桌上首,被秦连成和蔺富贵分了,然后就是各厅局的副职,以及劳动厅的副职,再然后就是劳动厅的一些处室一把手,长长的圆桌,坐了十五六个人。

秦主任的本意,是让陈太忠也上桌,不过陈太忠觉得自己上桌,位置未免有点尴尬——他总不能坐在那些副厅的前面吧?所以索性坐在墙边沙发的随员处,旁听领导们发言。

这个会议室不小,足有一百多平米,是劳动厅的厅长们议事、甚至接待上级领导的地方,六米长的圆桌在会议室都不显得碍眼,周围的空间很大。

不过这空间,现在也是被充分利用上了,一旁有记者摄影、拍照,还有劳动厅负责影音资料部门的人,也在忙碌着。

说是个座谈会,其实是吹风会,秦主任首先做出指示,劳动厅这个完善劳动合同的建议,涉及到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,是个很好的建议,有着充分的、积极的现实意义……省文明办愿意大力支持。

他说了两句就完了,然后就是劳动厅厅长蔺富贵讲话,由于分管副厅长钱诚在先期已经做了不少工作,他说起来也是头头是道。

再然后就是各厅局来人表态了,其实这个表态很扯淡,劳动法是国家制定的法律,谁会表示反对呢?正经是要看具体落实的时候,执行的力度罢了。

不过,还是有个别人敢发表一些的意见,比如说宗教局的刘局长强调,一定要多考虑员工的民族和宗教的问题的时候,工商局郭副局长笑嘻嘻举手发言,“个别人的情况,也不具备普遍意义,到时候具体问题具体对待就行了。”

这个话针对性有点强,这宗教局是受照顾的厅局,也没啥油水,跟在座的厅局根本没法比的,不过蔺厅长似乎很在意会场气氛,马上就笑着岔开了话题。

陈太忠在一边看着,他认为郭局长这个立场没啥问题,让他有点搞不清的是,这样的座谈会上,郭局长这么说话就有点活跃了。

总之,这个会开得虽然仓促了一点,劳动厅这边的准备还是很充分的,与会人员都能感觉出来,这劳动厅的领导们,对完善用工合同很有兴趣。

陈太忠虽然没上桌,但是在桌上的诸位,时不时有人瞟一眼他所在的沙发处,由此可见这文明办的第一悍将,不少人心里有数的。

会后就是会餐了,陈太忠排不到第一桌去,他在第二桌随便捡个位置坐下就不动了,这种场合不能说什么体己话,但却是很合适交际——这是在工作之余,顺理成章地拓展人脉,不属于拉帮结伙。

所以有领导愿意的话,也可以串桌子,像郭局长就跑到第二桌来敬酒了,轮到他敬陈太忠的时候,他低声嘀咕一句,“唉,太忠,你这可是让我们被动了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