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723章 积极的劳动厅(上)

党校的事情结束之后,又一件事情排上了陈太忠的日程表,那就是劳动厅那里关于规范农民工合同的问题。

对钱诚这个人,他是真没有多大的好感,虽然他也打定主意,若是钱厅长能把这个事情办漂亮了,他会允许补交个说明啥的,但是他还是不想跟此人打交道太多,以免万一事不谐,他反倒成了“被蒙蔽”的领导。

不想打交道太多,可是还想催促一下此事,该怎么办呢?这个难不住他,陈主任背靠天南省最权威、最有影响力的舆论资源——《天南日报》。

于是他把郭建阳喊过来,交待了这个任务,郭科长办事果然利索,第二天一大早,就把稿子拿了过来——《论完善外来人口、进城务工人口工作合同的必要性》。

当然,这个题目这么起,并不是说本地人口的工作就不需要有合同,只是着重指出一些相对不太稳定的群体,其实是包含了所有的人。

至于说内容,那也不用说了,不但论证充分而且内容翔实,从能减少犯罪现象到有利于计划生育工作的开展,从维护社会稳定到争取外来人口的认同感,从而刺激消费云云的,洋洋洒洒写了有两千多字。

稿子是秘书处出的,郭建阳校验,陈太忠对自家秘书的文笔,还是信得过的,好歹干过文化局副局长呢,他扫了两眼之后,正要说给天南日报拿过去吧,猛地反应过来一件事:不行,我得先让老潘过一过眼。

秦连成这边无所谓,对他的支持比马勉在的时候还坚决,他打了一个招呼,秦主任那边就说了,这事儿我知道了,是好事我支持,稿子你自己弄好了,直接投报社不要问我了。

按说有秦主任这个吩咐,陈太忠就可以直接向报社送稿子了,不过,想到自己上次发了稿子之后,被潘剑屏叫过去询问,那这次他就要尊重一下潘部长:干工作时多请示领导,是永远不会错的——除非你的请示带有一些不好的目的。

正好,陈太忠看完稿子也不过才八点二十,心说我去潘部长那儿转一圈,顺便就把稿子拿过去请示了。

潘剑屏一见他拿着一摞纸进来,眉头就不引人注目地皱一皱,等听他说这是新稿子,想请领导把一把关的时候,就点点头,“嗯,拿过来。”

待潘部长看清楚标题之后,就拿着细细地过一遍,最后把稿子往旁边一放,“标题不错,嗯,正好下午我去报社,帮你递了吧。”

你帮我递,这又是个什么说道呢?陈太忠有点听不懂,于是他决定自说自话,“劳动厅也有规范这些用工合同的计划,他们还有意让文明办牵头,把这个事情搞一下。”

“这个……确实有必要抓一抓,”潘剑屏沉吟着点头,“农民工这个弱势群体,值得我们关注,上面也在三令五申地强调执行劳动法的必要性,多学习一下兄弟省份的先进经验。”

陈太忠又说两句之后,站起身走人了,他并没有想到,在他离开之后,潘部长的嘴角,露出了一丝无奈的苦笑,接着又轻叹一声。

陈太忠回去之后,连着接了几个电话,却都是藏头藏尾的主儿,近期他接到类似的电话越来越多,这些人都是表示自己手上握有某某干部子女经商或者绿卡的证据,想知道举报之后,那些干部能不能得到应有的惩罚。

一开始的时候,陈太忠还有心解释一下,说我们这就是个调查,跟惩罚没有什么必然的联系,你有什么情况想向我们反应,那就来函吧,最好是实名,证据最好也充分一点。

他说的是实在话,至于打电话的人肯不肯相信,那就不是他所能左右的了——李大龙那儿匿名的举报信都存了好几个文件柜了,你藏头藏脑给我打个电话,就想得到什么承诺?

事实上,他更怀疑,这些电话是有些干部指示人打来,打听风声的,不过这几天这种电话越来越多,又隐约有点阴谋的影子——文明办的名气,真的有这么响了吗?

不过,刚才一个电话,让他有点哭笑不得,打电话的那位居然问了,“我有几个厅级干部家属经商和绿卡的资料,举报一条,你们给多少钱?”

“谁跟你说,我们要给钱了?”陈太忠这个纳闷,举报一个厅级干部……多少钱,这位子是钱能衡量的吗?

“举报走私车,一辆还两百呢,”得,敢情这位是熟手,而且人家很懂规矩,“我不空口说白话,你们落实了以后,我再拿钱。”

“我们没有设立有偿举报,这只是一个调查,”陈太忠挂了电话,其实他能感觉出来,打这个电话的人,是有点底气的,手里应该掌握了一些线索。

但是……这更像是一个阴谋,为了一点举报费,就去冒得罪厅级干部的风险,这简直太不合理了,明显地投入大于产出,并不符合高风险必然追求高回报的理念。

也许,这个家伙会抱怨说,文明办一点都不平易近人官僚作风严重,陈太忠心里有点无奈,我倒是想平易近人呢,但是兄弟你这电话打得……实在太不讲究了。

他正感叹呢,刘爱兰推门进来了,“陈主任,我最近搞了一个关于孤儿院的调查,想请民政厅的人配合……您能帮着协调一下吗?”

陈主任稳稳地吃定民政厅的厅长凌洛,这个事实在文明办已经不是秘密了,不过,由于凌厅长愿意配合,最近民政厅收回了一些欠了好几年的捐款,这也是事实。

刘主任最近的工作热情很高,抓完少年犯的事儿,就去关心团省委和孤儿院——其实大家的热情都很高,文明办要升格了,她这正处的副主任要升副厅了,自然也要不辜负组织的期待,体现出自身的价值来。

陈太忠翻一翻她拿来的调查表,无非就是对各地市孤儿院的人均支出啦,教育啦技能培养啦什么的调查,于是点一点头,“这个是好事,我支持,一会儿我跟凌厅长说一声……还是刘主任你的工作好啊,有针对性,不像我,眉毛胡子一把抓。”

“你的针对性还不强?”刘爱兰听得就笑,文明办一正四副五个主任,康楼电和洪涛是副厅,他俩都是正处,天生就有一种亲近感,而且她的好友李云彤,现在又是陈主任麾下的人马,两人说起话来没那么斤斤计较,“只说这个干部家属调查表……我都接了不少电话。”

“压力很大吧?”陈太忠一听,就笑了起来,他确实有点欣慰,哥们儿不是唯一倒霉的那一个,“我首当其冲,应该比你的压力大。”

“嘿,他们只知道文明办在操作这个事儿,”刘爱兰很是不忿,事实上她觉得自己有点无辜,“根本不知道谁分管什么……每天我最少得接七八个莫名其妙的电话。”

“那不是比我还惨?”陈太忠听得哈哈大笑了起来。

“你的电话上了号码本没多少时间,”刘爱兰想得很开,倒也不在意,反倒是提出了相应的劝告,“最近这个干部家属调查表的社会反响越来越大了,陈主任你最好统一一下思想,以免谁说错什么。”

她说的统一思想,是针对稽查办而言的,陈太忠听得懂,不过他有点奇怪,“都调查这么久了,社会反响才出来?”

“普通人的消息,肯定要落后咱们很多嘛,”刘爱兰对这个问题不以为然,她在意的是另一点,“消息只会越传越开,提前做好准备是有必要的。”

还是层次决定眼界啊,陈太忠嘿然不语,好半天才微笑着点点头,“这倒也算是好事,老百姓不操心官场动向,证明他们对现在生活的满意度高,这本身就是对政府工作的肯定。”

他这话就有点扯淡了,事实上,陈某人早早就打定主意了,在条件成熟的时候,他会给那些不如实填表的干部们来一记狠的——组织不是那么好欺骗的。

但是刘爱兰说的消息,让他看到了另一个可能,那就是说这个调查表越来越被广大人民群众所知的话,事情或者会向另一个方向发展,他倒是不用来狠的了,有的是人举报,但是这时机,可就未必成熟了……或者会多出一点麻烦来。

意识到这个现状,他就跟李云彤等人了解一下,最近有没有人跟你们谈这种事儿?别说,大家纷纷反应,关心此事的人越来越多。

尤其是郭建阳,说得才有意思,“多少人问我了,这个调查表,啥时候会查县里的干部……不过大家对绿卡什么的不太关心,他们关心的是干部家属经商,下面的干部们做这种事,很肆无忌惮。”

天南的经济在全国的排名,整体上讲是中等靠下的,厅级干部的家属在国外有绿卡的,都多是集中在素波、凤凰和张州三地,下面县处级的干部,肯定就更要少了,郭建阳说的这话,符合实际情况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