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722章 遗憾

党校的工程,在下午四点左右结束,又临时停电半个小时,将线路割接过来,接下来张局长打电话给陈太忠,要他晚上一起来党校吃饭——算是庆功宴。

陈太忠知道,这是张大良提醒他,要他兑现处理园林局一事呢,不过现在他觉得,没这个必要了,“哎呀,忙得忘记这事儿了,这样,我给陈放天打个电话。”

他有给陈放天打电话的理由,要知道,正是由于他的出面,商翠兰才没有过问此事,否则的话,市建委这次铁定要倒霉了——这也是褚局长识趣,早早地把人撤走了,他才有闲心跟陈主任分说一下这个因果。

陈放天接了这个电话之后,愣了好半天,才干笑一声,“太忠你也真是的,上午那个电话说清楚不就完了?我就帮你处理了。”

“是你的老伙计,不知道你方便不方便,”陈太忠笑一声,领人情和卖人情,这区别可是大了,“既然他有眼色,我也不说啥了,你跟他说一声,让他跟西城供电局把关系修复一下……省得人家再把嘴歪到商翠兰那儿去。”

不可能吧?陈放天差一点就这么问一句,商翠兰一开始不出面,现在供电局把线都架好了,她反倒出面找园林局的麻烦?

两个陈主任的关系真的不错,说话也没太多忌讳,不过想到这话未免有点伤人,他就顿了一顿,紧接着,他就反应过来这话的意思了,禁不住倒吸一口凉气,人家商翠兰是不想跟供电局照面,园林局……还真不够看的。

“明白了,”陈放天苦笑一声,现在供电局只要肯歪嘴,施工拖了这么久的原因,就全部推到园林局身上了,“我让褚主任安排一下吧。”

这件事就算处理好了!陈太忠挂了电话,不成想张局长的电话又打进来了,“陈主任,建委陈主任那儿,是个什么意思?”

“园林局那边,会跟你们接触的,再谈不妥,你直接找陈放天,就这,我还有事,挂了,”陈太忠的电话挂得非常利索,剩下就是张局长和齐书记在那边大眼瞪小眼。

“这陈主任说话,有点不算数啊,”齐书记见局长一脸沉思,就悻悻地说一句。

“什么不算数?”好久,张局长才苦笑一声,“人家根本就没把这事儿放在心上,他说了,谈不妥让咱们直接找陈放天,根本连多说一句的意思都没有……”

齐书记这下沉默了,想起上午还跟园林局的人对峙了一阵,好半天之后,他才叹口气,“这人和人,真的不能比。”

“幸亏昨天不是你去的党校,”张局长看他一眼,就在这时,手机又响了,“啧,看看,这直接就是姓褚的来电话了……嗯,褚局长你好……”

陈太忠也不是有意拿乔,他晚上是真的有事,王浩波邀请他吃饭,“好久没在一起坐一坐了,我把王启斌也喊上了。”

王书记跟王处长是通过陈太忠认识的,但是王书记的侄女儿王思敏跟王启斌的女儿王艳,也是同学,这关系就要近一些,类似的聚会往日里常有,最近还真的少了。

这三人吃饭,随便找个饭店就行了,不过陈太忠赶到饭店的时候,发现果不其然,王浩波身边还带了一个人,有意思的是,王启斌也带了一个人。

“你们这……赖皮,”陈太忠没带人,于是当场指责这二位,“说好咱们三个坐一坐的,你俩怎么能这样呢?”

“素质,素质啊,太忠,”王浩波笑着摆一摆手,介绍他身边那四十出头的黑脸男人,“这是通德沙湖区的区长赵亮,我朋友。”

“通德沙湖区?”陈太忠看赵区长一眼,没再说话,赵区长却是主动走过来,伸出双手跟他握一握,满脸微笑地发话,“久闻陈主任大名了。”

“呵呵,”陈太忠很随意地笑一笑,又侧头看一眼王启斌,“王处也不知道提前通知我一声,我也带个挡酒的来。”

“我比你早进门一步,”王启斌听得就笑,然后介绍自己身边的人,“我是知道我不能喝,怕被你俩灌多,正好王艳的老板连局长过来了,我就把他拽过来挡酒。”

“机关事务管理局?”陈太忠看这男人一眼,他知道王艳调到了市机关事务管理局,不过他来素波之后,跟市政府打交道还真不多,反正有事的话,他就直接找段卫华了。

“连卫红,”连局长的笑容,比赵区长还要热情,这很正常,机关事务管理局就是为各种领导服务的。

四个处级干部,副厅的王书记该坐中间,不过王浩波一定要让陈太忠坐上首,“咱们还说那些?太忠……翻脸了啊。”

于是陈太忠就坐中间了,只是三人聚会,现在成了五个人,这就怎么都有点不自在了,所幸的是那二位也能感觉出,这三个人关系不错,大家信口开河地扯起来,也挺热闹。

一顿酒喝到七点半,赵区长先站起来告辞了,连局长紧跟着也走了,陈太忠这才苦笑一声,“你二位这都是……干啥呢?”

“赵亮找你拜个码头,田立平不是要去通德了吗?”王浩波不以为然地笑一笑,“接着就是市委书记,他想靠上啊。”

“能找到你这门路,也不容易啊,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他来之前就猜到了,王书记八成找自己有点事,“连三大处的处长你都引见了,这得是啥关系?”

“关系不错,”王浩波笑一笑,却是不肯再做解释,这就是说你们别问了。

“沙湖……哎呀,沙湖,我怎么这么耳熟呢?”陈太忠听得一拍桌子,“想起来了,我去通德的时候,王志君在沙湖考察。”

“他就是怕这个误会,”王浩波听得就笑了,“沙湖的区委和区政府在一起,但是王志君是去区委视察的,跟他这个区长没关系。”

赵亮要的,不止是澄清误会吧?陈太忠听得笑一笑,想要澄清误会,王浩波一个电话就够了,正经是想搭上未来的市委书记,顺便歪一歪沙湖区委的嘴。

不过拜码头这种事儿,也是太常见了,他也没在意,而且这才是个初次接触,以后日子长着呢,谁也不能马上就答应下什么,这不现实。

“那这个连局长呢?”他想起来,王启斌也带一个人过来,就扭头看一眼。

“我女儿的老板,带他认识两个人呗,”王处长扬一扬眉毛,这是没办法的事情,“太忠,他早就想见见你了。”

我这是越来越有地下组织部长的味道了,陈太忠心里嘀咕一句,却是又想起一件事来,“王处,听说戴主席要去通德了?”

“是,基本上定了,”王启斌点点头,这三个人在一起,真的是什么都能说,“杜老板连点两将,接下来蒋省长肯定是要多争一争。”

“一个党群书记,老杜也不会放在眼里,”陈太忠笑着摇摇头,他现在眼光不同了,“要是只有一个位子,他可能争一争,这么多位子就无所谓了……倒是臧华起得快,跟着杜老板,那就是不一样。”

“田立平也不慢吧?”王启斌笑眯眯地看他一眼,心中感慨无限,臧华跟上杜毅以后,用了两年就从副市长蹿到了市委书记,可是田立平一年以前,也不过才是个政法委书记……再用不了一年,就是市委书记了。

“哎呀,听得嫉妒死啦,”王浩波叹口气,“太忠,咱们都不是外人,啥时候给帮着弄个市委书记干一干?”

“然后……是省委书记,对吧?”陈太忠哭笑不得地看他一眼,“我得能行呢,好不容易跟上一个省委书记,那位还走了。”

一边信口说着,他一边心里盘算着,照这么说,省里这一拨大轮转,基本上就尘埃落定了,其实……杜毅没得多少分,臧华顶到张州去,未必是多好的事儿。

可是话说回来,张州的市委书记,杜书记也是必须要拿到手里的,否则的话,别人未免会怀疑他连权把子都握不紧了。

许绍辉则是得了一个文明办主任,不过潘部长不算亏本,他为宣教部争取了一个副厅的挂职,可以满意。

正经是蒋世方占大便宜了,一个市长一个党群书记,而且省政府那儿还有个副秘书长的空额在手,可偏偏的,蒋省长心里还别扭——由此可见,这干部任用的得失,也不能一概以位置而论。

“哪天得叨扰戴书记一顿酒喝,”王浩波笑眯眯地发话了,“王处,这事儿就交给你了啊。”

“快别说了,戴主席……唉,”王启斌叹口气,又看一眼陈太忠,“他估计没心思跟大家喝酒,尤其是,他不好意思见太忠。”

“咦?这又是为啥呢?”王浩波是真奇怪了。

“这个……太忠你说吧,”王处长终是厚道人,不好说自己老领导的笑话,只是撇一撇嘴。

“省文明办可能要升正厅了,”陈太忠心说,我正好借这个机会,帮秦主任吹一吹风,“其实,戴主席也没必要那么想,文明办好歹是党委的地盘,杜老板不争这个位子,但是未必会答应他过来。”

“啧啧,正厅的机会啊,”王浩波听得咂巴一下嘴巴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