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718章 简单粗暴(下)

面对陈太忠的发问,张科长默不作声,一脸的苦大仇深,也可以说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——我就这样了,你爱怎么处理怎么处理吧。

冯校长听得却是吓一跳,心说你要是处理了张科长,换个老干部们都不认的主儿上来,我这儿麻烦可就多了,“陈主任,这是张科长的一时气话,关键是看着老干部老领导们就这么忍受寒冷,他也心痛啊……他非常喜爱本职工作。”

“他喜欢不喜欢本职工作,那是他的事儿,他现在做的事的性质,是要挟组织,文明办不能坐视,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伸手重重地一拍桌子,“我想问一句,身为一个党员干部,张科长,你的党性和觉悟……哪里去了?”

“呦喝,年纪轻轻的,就学人摆谱?看来报纸上的东西还真的不能信……”门口有旁听的老干部看不顺眼了,不成想他的话说到一半,就被人捂住了嘴巴。

捂他嘴巴的,是个身材高大的老头,“我说你就从来一根肠子通屁眼,文明办不能坐视……听明白这话的意思了吗?就你这也干过科长呢。”

陈太忠好不容易绷起脸来,好悬没被这话逗乐了,总算是那张科长依旧耷拉着眼角不作声,让他生出点不满来,才强行地压下了这股笑意,“怎么……我说错你了?”

不知道为什么,现在的场景,让他想起了蒙艺出现在太忠库揭牌仪式上对自己的呵斥——“知道吗?你这是在搞个人崇拜!”

一时间,他有点时空错乱的感觉,有些时候真的只有身临其境,你才能切实地体会到当事人的感受——老蒙真的对我不薄,就算我搞个人崇拜他看得不顺眼,但他是肯定我的成绩的,也是想保护我的,就像我现在想保护这个张科长一样。

“你没说错,我……辜负了组织这么多年的培养,”张科长居然硬气了起来,当然,他的回答是有气无力的,“也愧对了老干部们的信任。”

“嘿,你还真的觉得自己有理啊,”陈太忠哼一声,却是做出不屑跟此人计较的模样,转头看向了冯校长,“党校出现这种不健康的思想、不正常的现象,文明办高度重视……现在我想了解一下,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,导致了这种现象的出现?”

事情他早就知道了,接下来,冯校长也不过是将发生过的事情再说一遍罢了,而且,因为面前是省委来人,他还保证了叙事的完整性,连园林局跟供电局的前因都说了。

“线路该改造,就要坚决改造,要不然也是对人民生命财产的不负责任,”陈太忠听完之后点点头,“当年我在凤凰科委,也遇到过类似的事情,给职工造成了相当的损失,也严重影响了周边群众的生活。”

这个事儿已经过去了,他不怕人拿来做文章,所以就敢讲,倒是冯校长一边听,一边亲自动手,帮着把凳子搬过来,“陈主任,您坐下说。”

“我站着说就行,多少老人还冻着呢,”陈太忠摇摇头,说这些话的时候,他有意不看张科长,而是只对冯校长,“供电局西城分局的局长是谁?让他到党校来,马上!”

“这园林局的……要不要也通知一下?”冯校长有些迟疑,此事是两个行局在扯皮,只把供电局的喊来,怕是有点……够呛。

“跟园林局协调,那是他供电局的事情,跟党校有什么关系?”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,他秉持的一向是这种理念,我只针对负责的部门,哪怕你先把事情办了,然后再来叫苦也行。

严格地说,这其实也是一种官本位思维方式,但是陈某人自认是讲究人,只要你确实是办了事儿,你遭遇到的困难,我不会不认,哥们儿是有担当的领导——无视办事人员的具体苦衷,甚至拿下属顶缸的事情,我做不出来。

但是拿这样那样的困难做借口,进而扯皮不作为的话,他是不能忍受的。

“好的,我马上就打,”冯校长点点头,伸手就向桌上的电话抓去。

“等等,”陈太忠制止了他,然后冲着呆在那里不作声的张科长扬一扬下巴,“这个电话,你来打。”

“可是,他的级别……”冯校长刚想说老张级别低了点,体现不出党校的重视来,但是感受到眼前这个年轻人的气势,剩下的话居然硬生生地咽进了肚子里——处级干部他也见过不少,官威这么大的,倒还真是少见。

陈太忠这王霸之气一放,连呆在门口的几个老干部都不说话了,当然,老人们都是见多识广的,倒是未必怕他个毛孩子,但是大家看到这里,心里都有数了——别看小家伙说得很不客气,其实是给小张争取一个改正错误的机会。

更有那脑瓜基本够用的,品出了别的味道,退党这行为,在市委党校不算多大的事儿,上面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但是省委既然来人了,也听到这个风声了,那就不能视而不见——否则的话,这年轻的陈主任都要被动。

小家伙做事,真的有章法!大部分想明白的老人都是这么暗暗评价,这是一个过场,却是不得不走的,接着,这挽救的后手就出来了。

不少人想明白了,所以就不说话了,那些一时想不明白的,多半都是有点糊涂的,发现自己身边的聪明人都不吱声,他们也就不说话了——其实是个人就能感觉到,气氛有点怪异。

张科长面无表情地拿起电话,当着众人的面儿拨通号码,“西城供电局吧?我党校老张,关于线路更换的问题,引起了到访的省委领导的高度重视,领导指示……你们现在就来我办公室解释,否则后果自负。”

不多时外面就匆匆走进三个人来,带头的是个瘦高个儿,一进门就笑嘻嘻地点头,“张科好,冯处好……省委领导呢?”

“怎么是你来了?”张科长眉头一皱,“省委领导来了,你们张局长怎么不过来?这是省文明办陈太忠主任,陈主任……这是西城供电分局的杨副局长。”

“陈主任您好,”杨局长冲陈太忠点头笑一笑,又主动伸出双手同对方握一握,“张局长在市里开会呢……请问,咱文明办有什么指示?”

“你既然能来,就是能做主了吧?”陈太忠不跟他客套,伸出一只手同对方蜻蜓点水般地握一下,直接奔主题,“你知道你们没有及时更换线路,已经造成多么严重的后果了吗?”

这句话,他是一定要问的,他指的可不仅仅是煤气中毒的老太太,而是张科长对组织产生了不信任感——只有这个理由,文明办才能插手此事,名不正则言不顺。

“这个……知道一点,”杨局长勉力地笑一笑,心里却是暗叹,张局聪明地躲起来了,唉,没办法,谁让自己是副手呢?

“你确实知道得不够多,否则你现在笑不出来,”陈太忠点点头,绷着脸沉声发话,“现在,你给我个时间,几个小时能把线路换好?”

“园林局不让砍树啊,”杨局长苦笑着回答,心说年纪轻轻,怎么能这么狠呢?居然按小时跟我算时间……不过,想怎么算也随便你,反正我有苦衷。

“这个你跟园林局商量去,我没兴趣知道,”陈太忠一摆手,真正是拿足了省委处长的架子,“我只想敲定时间……12个小时够吗?”

“不够,”杨局长这下也火了,于是不软不硬地顶一句,“施工是要停电的,还要市局报批,拉12个小时的闸,超出了我们的权限。”

“割接一下,需要十二个小时?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“不要以为我不懂。”

“您知道线路分布吗?知道需要不需要拉闸工作吗?”说起这个,杨局长却是一点都不含糊,“这个工作是需要现场勘测的。”

“明年就要线缆入地了,城市无杆化了,你现在跟我谈线路分布?”陈太忠也冷笑一声,他遇到的事情太多了,根本不是一般人能蒙哄的,“就算是临时线,你也得架,一定要砍树……这是什么逻辑?”

“这个主我做不了,园林局想找我们麻烦,总不会少了理由,”杨局长心说这省委领导已经得罪了,也不怕再说得明白点了,当然,他不会硬顶着上的,“我得回去向张局长汇报一声……他才能做了这个主。”

“那就这么说了,十二个小时,”陈太忠一摆手,他不想跟对方说那么多,“记住了,我叫陈太忠,你可以问问赵如山,我是个什么样的人!”

赵如山就是原凤凰市电力局局长,因为用背面印有文件的纸张打印匿名信举报陈太忠,成为了系统里著名的笑话,夏言冰不得不将他调回省局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