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717章 简单粗暴(上)

知道了蹲在台阶边上的年轻人,居然就是近日里风头极其劲爆的省文明办陈太忠,四五个老人登时就围了过来,兴致勃勃地围观他。

大嗓门老太太率先指责他,“小陈,你这好歹也是个处级干部了,怎么能就这么蹲在台阶上呢?多少考虑点影响,注意党员形象。”

“别,你就蹲着,”陈太忠才待站起来,旁边的老头伸手一拉他,不让他动,接着又冲老太太不屑地哼一声,“贴近群众的干部,就该是这样,坐办公桌后面的处长,我见得多了,就看见他蹲着顺眼。”

要不说这人要是看见谁顺眼,那就怎么都好说,这老头对陈太忠的印象是真的好,就要处处维护他,甚至连他年纪轻轻成了正处,都是优点了。

“年轻就怎么啦?肖华十七岁就是少共国际师的政委了,地师级干部呢……不过小陈,你也要戒骄戒躁,年轻人走得太顺的话,一定要注意加强自身品德和素质的修养。”

明白了,这就是一帮很悠闲的老人啊,陈太忠被他们围观得有点受不了啦,主动站起身来,“事情我大概听明白了,诸位大爷大妈说吧,我能做点什么?”

“跟供电局说,省文明办高度重视此事,”那个爱抬杠的老太太又出来了,她微笑着,“‘文明办高度重视’,这几个字最近很有威慑力……没想到居然把你惊动了。”

“惊动个啥啊?伍校长的爱人就在文明办呢,肯定是商翠兰喊过来的嘛,”另一个老头嘀咕了一句,却是一语道破了真相。

“我先去老干部科问一问,”陈太忠笑眯眯地转身进楼,说实话,他对张科长印象不算坏,起码这么多老干部骂干部科的时候,同时也不忘维护这个小张。

不过再转念想一想,这也就是发生在党校了,要是发生在普通居民区,这扯皮就指不定什么时候才能结束了——你好歹还有个党员身份,可以要挟一下组织,那些普通老百姓,可是连这个要挟的资格都不具备。

就这么胡思乱想着,他就走到了一楼拐角的老干部科,赫然发现这角落挤了差不多三十来号人,他正说自己这该怎么过去,后面跟来的老头老太太嚷嚷了起来,“大家让一让,省委领导来了……”“文明办的陈太忠主任来啦……”

人群顿时让开一条缝儿,陈太忠也没做什么姿态,就直接走过去,他这么做似乎是有点失礼,不过某老头马上喊一声,“看见没有,这才叫心系群众,根本不说那些废话,直接就进去了,这叫不做、不做……”

“这叫一不做二不休,你敢斗地主,我就给你个春天,”旁边的老太太继续跟他抬杠。

“这叫不作……秀!”老头终于想起这个时髦词儿了,他恶狠狠地瞪一眼老太太,“不是我笑话你,李老太……知道啥叫作秀吗?”

这外面闹哄哄的,陈太忠走进老干部科科长室,发现里面或坐或站着四五个人,然后门外传来“省委领导来了”啥啥的传言,面对面坐着的那二位齐齐站了起来,“文明办来领导了?”

“不是领导,是商主任派我来了解一下情况,”陈太忠面无表情地发话了,经过这一阵的了解,他基本上已经确定,自己是被商翠兰忽悠过来的——这件事伍海滨确实不方便插手。

首先,商翠兰说得确实没有错,伍海滨确实不合适为这点小事出面,他出面的话是大炮打蚊子,而且他一旦出面,哪怕只是为了维护这个省委常委的形象,也必须给老干部们承诺一个期限。

但是这个期限,该怎么承诺呢?期限长了还不够丢人的——他是堂堂的素波市委书记,期限短的话,又未必能成事,到时候也要留下个笑话。

要说这电力系统,还真是让人头疼,不怎么买地方的账,按说伍书记的级别,真的不低了,他不但是副省,还是省委常委,比省电力局局长夏言冰都高出不止一个小境界。

可是话说回来,伍海滨还真没胆子跟夏局长拍桌子瞪眼,他可以蔑视此人,也可以无视此人,却绝对不能仗势欺压此人——上一个跟夏局长拍桌子瞪眼的省委领导,已经去了碧空。

夏言冰跟黄家走得很近,这是省里的高层都知道的,上次蒙艺狠狠地按了此人一把,虽然不得不走人,但是夏局长的副省之路也就绝了,没了念想的人,就无所畏惧了——就像市委党校的张科长一样,无欲则刚,退党都无所谓了。

那么,这个人就不好对付了,而且,这次人家也不是一点理都不占,是园林局不让我们砍树,这活儿没法干,不是我们不肯干。

饶是如此,伍海滨若是肯下大力气的话,这点事应该也不难解决,但是……这样的事情,值得伍书记去下大功夫吗?更别说除此之外,他还得给寒冷难耐的老干部们一个期限。

但是同时,做为党校校长,他不能任由这件事情发展下去——在职的干部要退党了,还是市委党校的干部,这消息传出去,就算别人不做文章,他面子上也下不来。

省里不吃夏言冰这一套的干部不少,但是敢公开对着干的,真的没几个,而哥们儿就是其中之一——陈太忠从来不是一个妄自菲薄的主儿。

那么这次来市委党校,他就觉得是被商翠兰摆了一道,伍海滨不便出头,所以要我来处理,虽然他跟那些老干部们谈得不错,但是见到党校的负责人,心里还是没什么好气。

这两位面对面坐着的,一个是张科长,一个分管后勤工作的冯校长,两人被一帮老干部折腾得焦头烂额欲仙欲死,猛地听说省委来人了,真是长出一口气。

看到来的是这么一个小年轻,冯校长心里也难免有点失望,不过,既然是省委来人了,他身上的担子就要轻一些,“几位老领导,大家出去等一等好不好?我们跟省里来的领导,商量一下这个事儿。”

“不好!”一个瘦小的老头子一拍桌子,就站了起来,“都是共产党员,事无不可对人言……我倒要看看,你跟这个省委领导,能商量出个什么事儿,我老伴可是还在医院躺着呢!”

“行了老人家,你少说两句,”陈太忠不耐烦地看他一眼,“你这是有组织的,没组织的老人,比你可怜的多着呢……别阻碍我们解决问题行不行?”

“嘿,小子,你敢跟我这么说话?”老头登时就不干了,“你谁家的孩子,混进省委了,信不信我说你两句难听话,你这辈子就这样了?”

“我是工人家的孩子,还就进了省委了,”陈太忠眉头一皱,沉着脸发话,他也有点恼火,不过听起来,这老头的老伴,就是煤气中毒那位,所以他也不好生太大的气,“我是来解决问题的,你不肯配合的话……我这辈子怎么样,随便你了。”

他知道老头这话不假,出于能力和地位问题,有些人说好话,推荐人上进,未必会顶用,但是歪嘴是很简单的事情,关键时刻挡你一下,这辈子就没指望了——败事容易成事难。

不过老头不算最讨厌的,这威胁的话当面就说出来了,虽然不无欺人之嫌,却也是赤裸裸地摆开车马,正经的老派人的做法——陈太忠也喜欢这种当面锣对面鼓的态度。

“你是……文明办的陈忠?”人老成精,老头的涵养也是有弹性的,他没再生气,而是眨巴眨巴眼睛,居然也认出了来人。

“我是文明办的陈……太忠,”陈太忠干咳一声做出了纠正,他从来没觉得,自己的名字有这么难听,简直就是“臣太忠”的谐音嘛,尤其是在这种场合下,这让他觉得自己的名字……有点趋炎附势的味道。

“既然是你,那我就放心了,”老头的反应,真的是太给他面子了,居然站起身就那么走了,临走还把旁边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拽走了。

这个……有点夸张吧?陈太忠可没因为老头走了而轻松,相反地,他心情倒是更沉重了,看来商翠兰说的我在党校的名声不错,真的一点不假,哥们儿这压力,还真的有点大。

咦,怎么我就答应了是来“解决问题”的?下一刻他就是一愣,原本他是打着了解情况的幌子来的,对张科长和冯校长也是这么说的,现在跟这小老头抬两句杠,居然莫名其妙地就把事情揽到身上了?

说白了,他只是对商翠兰忽悠自己有点不满,并不是真的不打算管,正经是心里有数了,所以说话就不怎么注意了,而且一帮老干部挤在这里讨说法,看着也确实让人揪心——谁没有老去的那一天呢?

“原来是陈主任啊,那可太好了,”冯校长脸上泛起了极其夸张的喜色。

陈主任的大名,在天南还算不上无人不知,但是他跟伍书记的爱人是一个单位的,所以在市委党校的名头,还是比较响亮,而且党校这个地方,本来也是抓党员思想教育、培养干部素质的,跟文明办靠得比较紧。

陈太忠没兴趣理会他,而是转头看向另一位,沉着脸发话了,“你就是老干部科的张科长吧,听说……你要申请退党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