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716章 无奈的要挟(下)

“你说什么?”陈太忠听得又吓一大跳,是我听错了吧,“你是说……市委党校的老干部们,纷纷退党?”

“听起来有点可笑,是吧?”商翠兰撇一撇嘴,不得不说,这个女人没有多少心机,真是有什么说什么,也许……这就是她当巡视员的原因吧?

“我是觉得,有点不可置信,”陈太忠苦笑一声,紧接着,他想到了一个可能性,说不得眉头一皱,“不会是受了什么邪教或者说民运的影响吧?”

“你说的这两种可能性,在市委党校里没有发生过,他们就是觉得……大概是适应不了现在的变化吧,”商翠兰虽然没多少心机,但是措辞也出不了太大问题。

她知道得真的不少,伍海滨做为省委常委、素波市委书记,平时顾不上管市委党校的事情,但是,党校的常务副往伍书记家跑得勤——他要替伍书记看好这个干部的摇篮。

退党……那些老人里,还真有不少人有道德洁癖啊,陈太忠情知不能再问下去了,但是他的好奇心却是被成功地勾了起来。

将车开出省委之后,他抬手给王启斌拨个电话,这种事情他当然要问组工干部了,“王处,我打听个事儿,近些年是不是有很多老干部退党?”

“多嘛……倒也不多,党委口上的多一点,他们看不惯现在的干部作风,”果不其然,王处长对此风向还是很清楚的,“反正都是退休的或者快退休的,退了党也影响不了什么。”

“那就让他们这么退了?”陈太忠觉得此事里面或者会有说法,而他现在正要去市委党校安抚人心,所以他要问清楚一点。

“一个两个的,倒也无所谓,人多了肯定就不行,”王启斌解释得也很到位,他俩是没啥话不能说的,“所以现在就不允许了,有人连党费都不缴了,一心要退党,但是就是不让他退,还承认他是党员……我说,你怎么想起问这个来了?”

“市委党校的老干部闹事儿,听说里面有不少退了党的,我也头大啊,”陈太忠叹口气,“这帮老人不好伺候,所以就找你问一问。”

“市委党校?”王启斌一听也吓一跳,他是素波市的干部,哪里会不知道那里的情况?“哎呀,那帮人你真得小心伺候了,省委党校的老干部都还算好说话,市委的……你尽量客气一点吧,不少人就是因为脾气问题没上来的,敢当面骂娘的都不少。”

我操,怪不得老秦跟我说话,都是吞吞吐吐的,陈太忠挂了电话之后,悻悻地撇一撇嘴,我怎么就不知道,素波市还藏着这么一个马蜂窝?

不过,他自觉自己现在抓精神文明建设,而且是得到了老干部们首肯的,所以倒也没多大的压力,一路开车到了西城区。

要说这市委党校的地理位置,也挺有意思,市委在宝兰区,党校却是在刚开发不久的西城区,建校时应该是郊区,大概也是有意让广大的党员干部们能静心学习吧。

他的车牌号是私家车,虽然车前脸摆了省委通行证,门卫却是拦住不让进,直到他出示了自己的工作证,这边才放行。

将车停在院门口的停车场,他就向正对门口的办公楼走去,楼门口就站着三四个老人,站在那里大声地聊着天。

见他过来,几个人看他一眼,又齐齐地收回了目光,这么年轻的小家伙就能开个奥迪车,的确是少见,不过市委党校的老干部,啥人没见过?自然不会在意。

陈太忠本想进楼去的,可是转念一想,我这进去也未必能起了什么多大用,还不如索性在这儿呆着,听一听他们说些什么。

于是他走上台阶之后,转身面对党校大门,就蹲在了楼门口,一副司机等领导的模样,而且还是挺不讲究的那种司机。

几个老人说的,也是这个换线路的事儿,其中有个老太太,年纪挺大了声音却是还挺高,“这明明就是供电局这帮小子们捣鬼,非要把责任往园林局身上推。”

“你知道个啥?是前两天在西三巷里,供电局修线路,没打招呼砍了树,园林局跟他们下罚单啦,”另一个老头声音也不差,他大声嚷嚷着,“供电局不想给钱。”

“他不给钱无所谓嘛,凭啥让咱们冻着呢?”老太太坚持自己的观点。

陈太忠在旁边听得想笑,要不说这老小孩呢?几个闹事的,自己人都能先吵起来,不过听来听去,他也把事情的起因听了一个差不多。

身为省文明办来的人,他有点搞不清楚自己该以何种角度介入此事,正琢磨呢,说话的人里过来一个老头,老头的手上攥着一个布卷儿,在他旁边把布卷展开,就是个垫子了。

他把垫子往地上一放,自己就颤悠悠坐下去了,然后在台阶上惬意地伸一伸腿,这才侧头看陈太忠一眼,“唉,我是蹲不下来了,你们这年轻人,能蹲的时候,要常蹲一蹲……小伙子你这等人呢?”

常蹲一蹲?陈太忠被他这话逗得哭笑不得,于是点点头,“嗯,等领导的指示呢,老人家您有什么指示?”

“什么指示不指示的,再年轻二十岁,我也是被人指示的,”老人满脸的老年斑,没有八十也绝对七十出头了,二十年前应当说的是他没退休时候了,“你说这个事儿,算供电局不对,还是园林局不对?”

“我觉得吧,是咱党校的老干部科不对,”陈太忠才不想跟一帮老头老太太吵架,所以就顺着他们的口气说话。

“这个矛盾,他们协调不了,”老头儿不以为然地摇摇头,一副很睿智的样子,“这得市里来领导过问,处理程序就应该是这么走的。”

“市里没有领导过问?”陈太忠觉得有点不太可能,你这好歹是市委党校呢,怎么会没领导过问呢?

“有领导过问,但是……力度不够!”老头很激昂地继续指点江山,“电业局这帮小子们,自成一套啊,而园林局死活不肯收回罚单。”

“要是省里有领导关注,或许……会好一点?”陈太忠觉得老头挺能说,说不得就试探一下,“不过这是市委党校,省里伸手的话,又有点过分了。”

“不过分啊,老干部科的小张,着急得都要申请退党了,”老头笑一笑,接着大有深意地看他一眼,“这是组织对党员干部关心不够啊,干部闹情绪呢,省里当然可以介入,比如说……嗯,省文明办。”

合着你早认出我来了?陈太忠被他这一眼看得,登时就乐了,“嘿,老人家你这眼光……很锐利啊。”

“不行,老眼昏花了,电视啊报纸啊啥的,基本也都不看了,”老头很认真地摇头,看得出来,他挺喜欢这种调戏人的感觉,尤其调戏的还是天南省最年轻的正处。

陈太忠被撩拨得哭笑不得,不过看起来这老头儿对他印象不错,所以他沉吟一下发问,“在职职工退党?”

“他老干部科一个小科长,还能有啥前途,再有几年也就退了,”老头摇摇头,肆无忌惮地说着,“会哭的孩子……才有奶吃不是?”

嘿,今天我倒是开眼了,陈太忠觉得,能听到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,今天也算是没白来了,这老干部科确实没啥前途,他认识的人里,干了老干部科还能上来的,也就是凤凰建委副主任李勇生一个人。

没前途,反应的问题又不被重视,那就只能拿退党来要挟组织了,也就是市委党校这儿退党的人真的太多了,上面有压力,所以才好被人重视。

这是前所未见的要挟组织的方式!陈太忠做出了判断,也就是这种边缘化的干部,才能干出这种事儿来,这么想着,他却是笑眯眯地点点头,“嗯嗯,无欲则刚嘛,听起来张科长是愿意办点实事儿的。”

这种要挟方式,会在未来推广开来吗?他开始琢磨这个可能性,然后就觉得……真的很有可能,不管怎么说,一个单位党员的数量不增反减的话,领导的压力也绝对不会小了,甚至容易被人抓住把柄大肆攻击——这是党建工作的退步啊。

“他是被我们这帮老头老太太逼急了,”那大嗓门的老太太插嘴了,“不过老年人怕冷,这也是真的,他得解决问题。”

“你闭嘴吧,没见省委领导正了解情况呢?”老头瞪她一眼,又顶她一句,才侧头看陈太忠,“这其实也是精神文明建设的一部分,我说得对吧?”

“对,没错,不过我不是领导,就是个小家伙,既年轻也不够成熟,”陈太忠笑着点头,他可是少有这么谦虚的时候,不过面对一帮七老八十的主儿,他能摆处级干部的谱儿吗?

而且老头摆明了喜欢调戏年轻人,他真要把自己当回事,被人调戏了,那多没面子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