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714章 一语天机(下)

相较移民美国或者加拿大,想移民到澳大利亚的人并不算多,所以这个澳成公司的办事处,是负责周边几省的,并不仅仅是天南。

而天南的名单中,厅级干部的家属并不算多,更多的是处级干部及以下的,当然,他了解到的未必是全部,事实上,他在里面发现了一份有趣的文件。

文件显示,要尽量诱导客户提供真实材料,必要时可以向客户暗示,若是干部家属,可以缩短手续时间或者减免部分费用。

这个文件的味道,不太好判断,按澳成公司对客户的解释,那就是说你如果是干部家属,这就是对你支付能力的背书,我们不担心你给不了钱。

但是在陈太忠想来,这个要求,想必还有一些见不得光的目的,他接个西门子手机的代工,都要惊动有关部门,暗战……真的是无处不在的。

所以一般的干部家属填资料,未必会老老实实地填,投资移民总是很简单的事情——各国对投资移民很少问资金出处,我们要的是钱,管你的钱是哪儿来的呢?

像钱诚的儿子填的资料,父亲就是一个教师,若不是陈太忠知道这厮的名字和身份证号,当时也就漏过去了。

可饶是如此,天南省的厅级干部子弟也出现了两个,处级以下的干部家属那就更多了,这个资料一旦公布了,真的是很要命的——这还是澳成公司业务量不大。

所以他虽然复制了所有的文件,但是这些证据真的不好往外放,其实他本来还想跟黄汉祥说一声,有这么个渠道,你盯紧的话,没准能有意外的收获。

不过转念一想,北京搞移民中介的公司多了去啦,老黄不可能不知道这些吧?倒是我窝在天南孤陋寡闻的,有少见多怪的嫌疑。

说白了,他内心深处,还是不想跟有关部门有太多的交集——太麻烦。

钱诚却是又被他的话吓了一跳——你手上都有证据啦?怪不得你能确定我儿子啥时候拿的绿卡呢,“那好吧,我尽快办这个事儿,不过半个月时间……怕是有点紧张,涉及的部门真的太多了。”

“这个不是我要关心的,你干不了,有人能干得了,”陈太忠眯着眼睛看他,事实上他也知道涉及的部门多,所以才给出了半个月的期限,真要是单单的拟一份合同那么简单,他最多给两天——比如说劳动合同的调解、仲裁、法律支持……这些都要落实了才行。

“那好吧,”钱诚这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,只能点点头,事实上,对这个蛮横跋扈的主儿玩小聪明,是他官场生涯中最为严重的败笔之一,面对咄咄逼人的强势,他根本没有抵抗力,“必要的时候,我可以获得文明办的支持吧?”

“如果真的必要,那自然可以,”陈太忠点点头,想一想之后,他又加一句,“不过你最好跟秦主任打个招呼,我早就跟你说了的。”

钱诚听到这话,脑中又生出无数的猜测来,不过最后想一想,决定还是直来直去,“我跟秦主任说过了,他要我联系你。”

“嘿,”陈太忠听得就乐了,他还真不知道有这么一档子事儿,好半天之后,他才缓缓点头,“钱厅长你果然是个聪明人……”

劳动厅这件事,这就算告一段落了,陈某人没什么遗憾的地方,丁小宁的施工队继续启用,而农民工合同的问题,也冠冕堂皇地进入了文明办的视野。

周日一转眼就过去了,周一一开始,陈太忠又陷入了忙碌中,他没有发现,文明办的气氛略略有点诡异,下午的时候,李云彤拐进他的办公室,散布一个小道消息,“陈主任,你听说了没有?好像康主任要去正林挂职锻炼了。”

“康楼电?”陈太忠咂巴一下嘴巴,笑着摇摇头,“这个我还真不知道,能下去锻炼一下,总是好事……你听谁说的?”

“反正有人说了,还有人说……昨天晚上洪主任家倒了好些碎碗碎杯子啥的,”李云彤笑着回答,傻大姐虽然爱八卦,可也有一点好处,她认为不该说的就坚决不说,比如说她很少泄露消息提供者,面对领导也不肯松口。

“啧,”陈太忠听得还真是有那么几分无语,这些眼睛真的太厉害了,简直是无孔不入,连别人家里倒点什么垃圾都一清二楚,从而就能找出蛛丝马迹。

不过,他还是不希望她到处嚷嚷这个消息,于是就岔开了话题,“对了,客运办那边进展怎么样了?”

“条款都完善了,不过这出租车司机的不文明现象也不少,总之,客运办也难办,”说到这里,伶牙俐嘴的李主任犹豫一下,小心地看他一眼,似乎有什么心事儿。

“嘿,你倒是抛开立场了,”陈太忠还记得她那个堂弟,是开出租车的,于是微微一笑,接着又脸色一沉,“还想说什么?说!”

“这个客运办……他们有意上一套录音系统,规范举报电话,”李云彤小心翼翼地看着他,“那个……他们正在四处找供应商招标,我有朋友在北京,认识干这个的。”

啧,陈太忠听得有点无语,这人呐,有点小权就想用一用,傻大姐本来挺单纯的一人,现在居然也学会乱伸手了?

有些钱是不能挣的,你想捞外快,下面人也有这种需求——文明办的人胡乱干涉,客运办的人会有什么反应?

不过做为领导,他也不能无条件地阻止下面人的发财,不该挣的钱不能挣,该挣的钱也不能放过,谁也不是圣人,都是要养家糊口的,也都有提高物质生活的需求。

总算还好,他对这个录音系统也有了解——徐卫东就是做这个的,在张沛林的任上,移动公司定了七八套这个呼叫中心,录音只是其中一种功能,徐总来天南的时候,跟远望公司的袁总商量好了,这个东西的售后,由远望来代维。

陈太忠可以确定,天南是没有做这个业务的厂家,代理公司或者有几家,于是他沉吟一下,“你那朋友认识的公司,在天南有样板吗?”

李云彤眨巴眨巴大眼睛,缓缓地摇一摇头,“好像……没有。”

那你这不是扯淡吗?陈太忠哭笑不得地摇摇头,接着又叹口气,“事情不是你这么办的,这样不行……多大的标的?”

“好像他们打算花十五到三十万,”看得出来,傻大姐对此事还是挺上心的,居然连这些都打听到了。

“这么小的单子,”陈太忠听得摇摇头,人家移动一搞都是上百万的呼叫中心,不过想一想1860这个业务量,似乎也应该是比客运办的投诉电话多很多。

“给你个号码,”他翻一翻手机,找出袁望的电话来,写在一张纸上,“把这个消息告诉他,剩下的事儿你俩谈……你不要在客运办那里出面,听见没有?”

“那您这儿?”李云彤怯生生地看着自家的领导。

“我这儿什么啊,”陈太忠瞪她一眼,心说你当这么小的单子,我还会惦记着咬一口?“人家的东西在天南有样板,你惦记的那些不靠谱。”

“我是说您……”李云彤继续小心翼翼地看着他。

你怎么就这么迷糊呢?我是给你介绍个赚钱的机会!陈太忠是真的无奈了,“你出去吧,再多说我可不给你条子了。”

看着她一脸感激地离开,他叹口气摇摇头,在省委工作听起来好听,可是像文明办这种清水衙门,也真的没什么外财的机会,这么小个单子,搁在凤凰科委,估计随便一个科长都看不上眼,也难怪傻大姐有机会就要动一动脑子了。

倒是外放个处长,这机会就要多了,嗯?想到处长,陈太忠就想到了挂职的市长,心说这个洪涛的情绪不太稳定,我该不该跟秦主任反应一下呢?

啧,还是得反应一下,他拿定了主意之后,不无自嘲地撇一撇嘴:才说李云彤够八卦,结果哥们儿的舌头,一点不比她短啊。

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,秦主任初来乍到,手底下没什么信得过的人,万一这个消息上达不了,也不是好事,老资格副厅闹情绪,保不齐会发生点什么不快——当然,陈某人断断不肯承认,他其实对到底是谁会去挂职,也有强烈的好奇心。

秦连成正在办公室跟华安说话,见他进来之后,一抬手就让华主任出去了,出去之前,华主任的笑容多少有点勉强——有些细节,最能引起心里的失落感。

陈太忠却是没兴趣关心他的情绪,这个人永远都不可能追赶上他的步伐了,他坐下之后,将自己听到的跟秦主任说了一遍,“……洪主任可能最近情绪不好。”

“这事儿是潘部长定的,他最好看清楚点,”秦连成听了之后,不屑地笑一声,“对了,我听说马勉请假的时候,郑泽民推荐洪涛主持工作?”

有这么一句话,就足够说明问题了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