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708章 天干物燥(下)

陈太忠觉得稿子没什么,郭建阳也不过就是觉得措辞强硬了一点,但是看在别人眼里,可不是这么回事,现在文明办的稿子,约等于风向标,有例子在那儿摆着呢——连篇累牍地报导了些张州的事情,然后张州市委书记江川就掉下来了。

今天又一篇重量级的稿子,怪不得人人自危。

这么来说,潘剑屏的问题就很好理解了,潘部长要搞清楚,写这个稿子,是陈太忠的本意还是被人授意的,被人授意的,那真的不要紧,但若真的是陈太忠的本意——想必在接下来的时间里,老潘就要问他下一步打算干什么了。

陈太忠不知道的是,潘部长其实也认为,小陈是得了别人的授意,原因很简单,这种措辞的稿子真的是严厉了一点,就算文明办送过去,窦革命那边肯不肯买账也是一说,老窦那人死板得很——这就是行家的眼光,都是老宣教干部了,谁不知道这点东西?

小陈淫威再盛,窦革命不认可的话,也是会顶住的,至不济,老窦会跟宣教部打个招呼——这个稿子我拿不准该不该发,潘部长你指示一下吧?

然而话说回来,潘剑屏确实是这么猜测的,可他还真的不敢这么认定,原因无他,小陈这家伙的折腾劲儿真的太大了,别的不说,一个处级干部在报纸上发几篇文章,一个省委委员就无地自容地申请离岗了——谁见过这么牛逼的处级干部?

所以,潘部长对待这篇稿子的态度,是没有错的,他必定要第一时间搞清楚其中因果。

陈太忠在短短的时间里,就想明白了这些,那么接下来他的回答,自然就是含含糊糊的了,“呵呵,也不会有太大的动作,就是宣传一下精神文明建设的必要性。”

官场里最常见的,就是这种含糊其辞的回答,但是同时,它也是最可怕的,至于其间味道,只能是当事人自己慢慢咀嚼了。

张晓文那边听出了什么,陈太忠并不想关心,挂了电话之后,他也没心思马上回会场,只是一个人静静地思索:也不知道有多少人会注意到这篇文章,然后……想歪?

事实证明,会看报纸的人非常地多,张晓文不过是第一时间注意到了——或者说别人第一时间注意到了,要他帮着问一问,张主任是没了念想的人物,也不怕出头问。

林科所的会,本来还是要管午饭的,不过在陈某人的眼里,也就是林业厅的老大李无锋,能让他不得不留下来陪着吃饭,其他人嘛……还真的不怎么够条件。

所以他很客气地半路离场了,林科所的所长还想挽留他,被他笑眯眯地一句“部里领导找我有事”回绝了——这也是在官场上推掉不熟悉人宴请的不二法门。

回到文明办之后,郭建阳跟领导汇报了一下——事情还真像陈太忠想的那样,这篇稿子引起了点轰动,甚至罗克敌都专门找陈主任的通讯员问一声:针对这篇稿子,我们稽查办能做点什么不?

接下来,甚至涂阳的刘东来市长都将电话打了过来,夸奖说这篇文章写得不错,在物欲横流的今天,刊登这么一篇文章很有意义,有若晨钟暮鼓,又似当头棒喝,是难得的佳作。

哥们儿也就是因为满足了你们涂阳的投资需求,你才肯认我的啊,陈太忠听得也只有苦笑了,当然,他也知道,刘市长打这个电话,肯定不是专程来夸奖文明办秘书处的功底的。

于是陈主任很滑溜地回答,刘市长您说得很对,精神文明建设实在是到了非抓不可的地步了,不过凃阳市在这一方面的努力,我们是看到了,也比较肯定您这儿的成绩。

刘东来当然也想了解一下,这文明办是不是又要搞什么,所以他对这个答案不能说满意,不过听说没有针对涂阳的意思,反倒隐隐许了点帮忙开脱的意思,他也不能要求再多了。

我应该借这个势做点什么,陈太忠心说这机会不用白不用,可是琢磨一下,手上也没什么大文章可做,于是打个电话吩咐李大龙一声,要他再把手上的举报信过一遍。

李大龙登时就发愁了,就在这一周内,他接到的举报信,是以几何级数的方式增加的——好吧,其实没有那么夸张,但是真的很多。

这还是因为江川请辞王志君被双规造成的影响,田立平和杨滨的事儿,倒是没几个人知道,可王志君是堂堂的市委副书记,说掉就掉下来了,更恐怖的是省委委员江川,在改非申请上填写的原因,也是因为“干部家属调查表”填写不实。

没错,天南的厅级干部是很多,但是这种扎扎实实的厅级干部,那是真的没多少,连着掉下俩来,谁能注意不到?

对举报信的威力,很多人也比较清楚,尤其是体制内的主儿,更是知道这东西不过是样子货,关键是看上面有没有人想追究——起码,纪检委那儿对举报信是这样的一种态度。

所以一见到文明办手起刀落,两个厅级干部下马,就算对举报信没信心的主儿,也琢磨着——能不能借着这个风儿,举报一下呢?

就像李大龙身为省纪检委的干部,情知王志君屁股不干净,都死死地不敢动一样,举报了没结果,自己没准就要倒霉了,这是大多数人的典型心态。

那么现在,稽查办收到的举报信猛增,就很正常了,李主任觉得自己的人手有点不够用了,“陈主任,这筛选工作量太大了,又要谨慎……能不能从行动科借几个人?”

行动科是李云彤分管的,傻大姐不但是陈主任的嫡系人马,而且最近行动科相对地没什么事情,他提这个要求挺正常。

这可以啊,陈太忠就想同意,不过转念一想,他又觉得有些地方需要强调一下,“借过去的人,你要跟他们强调一下组织纪律性,还有保密制度。”

“这个是一定的,”李大龙难得地笑一下,事实上,他身为纪检干部,怎么可能考虑不到这个因素?“比较翔实的举报信,还是我这边来处理。”

啧,李主任做事,确实比较让人放心,陈太忠决定结束这次谈话,“那我跟李云彤说一声,让她过去找你。”

他可没想到,自己这么吩咐,又引出了多大动静,按说这个行动科没几个人——稽查办正在完善中,总共也没几个人,行动科就算人多的了,也不过一正两副三个科长和一个科员。

但是就这几个人,由于是暂时借用的,大家虽然知道,整理举报信是一件很秘密的事情,可终究是借过去的人,不是长期的。

在省委的干部,谁还没有仨瓜俩枣的朋友,他们倒也未必是主动想说,但是架不住别人要问——你最近忙什么呢?

这么一来,文明办在大力整理举报信的消息,在当天下午就传出去了,省委大院里,根本就不存在真正的秘密。

陈太忠并不知道消息已经传出去了,就算知道了也不会太在乎,分管行政科的可是李云彤,就那傻大姐的样儿,保不齐她自己不小心就走嘴了。

眼瞅着就又是周末了,陈主任正琢磨着,本周需要不需要再加一次班的时候,下午五点多,丁小宁给他打来了电话——上班时间,丁总给他打电话,这是比较罕见的现象。

京华房地产的工程,出问题了,问题不在公司身上,而是在施工队身上,上次劳动厅的人来查用工合同,查完京华公司,接着还查了施工队。

施工队的用工合同,那就真的很扯淡了,想一想就知道,连京华房地产这样的公司,执行劳动法都不是很严格,还是在被人查住之后才补的——两千年初,大部分公司都是这样的风气。

尤其那些对公司不是很要紧的员工,本身稳定性也差,隔三差五地就跳槽了,所以对合同,真的不是很重视。

施工队用的,大部分都是农民工,别说农民工,就算那些熟练技术工人——简称大工的,也不可能有合同。

上一次劳动厅就查出问题了,要施工队赶紧补合同,这边想着这个要求很扯淡啊,不过,谁也没胆子当面说出来,就说我们慢慢补吧。

结果今天上午,劳动厅的人又来了,施工队只当是京华玩得很大,根本没把这当回事,甚至一份合同都拿不出来——上次李主任可不是说,还要买房子的吗?

这时候劳动厅的人,脸色就有点不好看了,不过还是没说什么,只是在下午的时候,有人打过来电话通知丁小宁:你那几个施工队缺少用工合同,我们打算整顿,京华公司不要再用他们了,我们可以出具证明,不是你违约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