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707章 天干物燥(上)

下午的时候,陈太忠又去开两个会,等回到文明办的时候,就五点半了,郭建阳把稿子拿给他过目,陈主任一看,眉头就是微微一皱,“这个措辞……是不是有点激烈了?”

“那我赶紧追稿子去,”郭科长也顾不得解释,转身就往门外走,“已经送到报社去了,这是副件。”

“算了,都让你负责了,”陈太忠见他连辩解都没有,心里也挺满意,做下属的就该是这么个样子,“跟着宣教部,总是犯错误,咱一点错误不犯,也不是那么回事。”

“哦,”郭建阳听到这话,从门口又走回来,这时候他才笑着回答,“其实就是秘书处的稿子,我就没怎么改,他们写这个东西,还是很拿手的。”

“嗯,谦虚一点是对的,”陈太忠点点头,秘书处可是负责整个文明办的稿子,建阳改罗克敌的稿子正常,改秘书处的稿子就不太合适了,“你从下面才上来,多尊重点老同志。”

说这话的时候,陈主任并没有意识到,这篇稿子刊载的时间,有点微妙。

等到快下班的时候,就像约好的一般,陈太忠的手机在瞬间就忙了起来,张州招商办的主任耿强说,自己跟科委的主任姬俊才到素波了,想跟您坐一坐。

是张州的事儿……陈主任直接推了,这俩都是他在招商办的时候就认识的,按说是老交情了,不过张州现在正是在风口浪尖上,谁知道这两位见他是要干什么呢?

其实,这都是那些信息不够灵通的主儿,确定江川要下了,才来了解后续消息的——江书记要不好的消息早就有了,但是没确定之前,谁敢乱来?

似此情况,陈太忠肯定要婉转表示,哥们儿我最近挺忙的,文明办的工作到了要紧的时候,松懈不得啊。

这消息好像是在瞬间炸开的,紧接着碧涛煤焦油深加工厂的邢建中也打来了电话——他是张州人,说有个同学,现在区委的组织部,想见一见省委文明办陈主任。

依旧的,陈太忠说,自己的工作很忙,碧涛是他亲手引进凤凰的,那是真有感情,但是说到官场这一套,那就是该怎么办怎么办,一码归一码。

接下来,就是那消息灵通的了,青干班的同学、目前在通德挂职的水利厅副处长罗汉,请他出来坐一坐,说是通德张市长想跟他坐一坐。

我完全没有时间,陈太忠这么表示,没错,罗汉是他青干班处得来的同学,又是室友,但是这一拨行情真的太狠了,一不小心就要被卷进漩涡,他已经被卷进去很深了,总不能再深了。

接下来又是通玉县委书记徐自强的电话,老徐跟他多少有点交情了,手里又捏着他连襟曹小宝,所以说话也不藏着掖着。

事实上,上一次得了他的提示,徐书记在蒙艺还没走的时候跟紧了臧华,才有了眼下一手遮天的局面,眼下众说纷纭,说臧市长要走,他必然要求教于陈太忠——陈主任,都说臧华明年就要接李继白的班,现在又有人说臧市长要去张州,您给……指点一下迷津?

你呆着就行了,我哪里有那么多迷津可以指点的?陈太忠有气无力地回答——我就不跟你说破,田立平要去通德,你要是认我,那啥都好说,你要是过于势利……早晚我让曹小宝当你的领导,不知道你信也不信?

这么纷纷扰扰的,一晚上真的是不得安闲,最后还是陈太忠不敌这些电话,拿出了终极的杀手锏——有中央领导下来,我忙着接待呢。

这方法真的很管用,但是却又引起了另一拨人的关注,这个群体的层次就比较高了,比如说潘剑屏的秘书赵丹青就打来了电话,陈主任,有人说你在接待中央领导?

手机厂的那点事儿,陈太忠这么回答,反正涉及有关部门,消息再灵通的人也可能变成聋子和瞎子——他不怕被戳穿。

陈太忠发誓,这个夜晚,绝对是他步入官场之后,最忙乱的一个夜晚,比朱秉松倒台、段卫华离开凤凰,甚至比蒙艺离开天南还要混乱的夜晚,可以与之比肩的,大概……就是黄老发话,甯家掘了黄家祖坟都无所谓的那个晚上了。

这一晚上煞是难熬,不过他做梦也没想到,第二天的日子,更是难熬,第二天一大早,他来到了单位,不等他去排队,赵丹青就一个电话打过来,说潘部长要你过来一趟。

陈太忠一头雾水地走进潘剑屏办公室,发现领导正拿着报纸看,见他进来也不搭理——在潘部长这里,陈某人已经好久没有碰到这种待遇了。

不过,部长大人却也不是有意为之,他细细地看完一个版面之后,又前后翻两翻,这才抬起头看着对方,手指一篇报道,“这个稿子怎么回事?”

陈太忠已经看清楚了,就是那篇“道之以德,齐之以礼”的文章,上面注明文明办供稿,他沉吟一下点点头,“是我让写的。”

副部长窦革命提醒他发稿子,而稿子的校验是郭建阳,这都是他可以解释的或者推脱的,但是陈某人不是那种人,他从来不会逃避责任。

潘部长沉吟片刻,才沉声发话,“措辞……严厉了点吧?”

“略微有一点,”陈太忠点点头,继续承担他该承担的责任,然后他就想起了窦社长的意思,“不过,好久没在报纸上发稿子了,我觉得……嗯,请您批评我吧。”

“批评你……”潘部长扬一扬眉毛,低声地嘀咕一句,又沉吟片刻,“嘿,批评你什么?我是想问你……是不是有人提醒你写这个稿子?”

咦,你这么问是什么意思?陈太忠这下是真的不懂了,他的本意,是真的不想把窦革命扯出来,不过转念一想,刘爱兰和秦连成都知道这是窦社长提醒的,想必也不好瞒得过老潘。

“是窦社长提醒了一下,不过没让我写成这样的措辞,”他点点头,心说我得对得起老窦的心意,那么就大包大揽吧。

“我说嘛,”潘剑屏点点头,冒出这么一句来,接着又挥一挥手,“行了,我就是问你这个,既然你要发系列的稿子,下一篇控制一下措辞。”

陈太忠满头雾水地走了出来,他实在有点搞不清,潘部长把自己叫过来的用意,难道说,老潘真的只是想问一问,是不是窦社长提醒的我?

这个味道,真的是有点搞不懂啊,他一边琢磨,一边慢悠悠地往回走,他有心问一问秦连成吧,觉得有点不合适,想问一问郭建阳,又觉得面子上有点下不来——做领导的还要问计于下属,传出去容易被人笑话。

其实他很确定,自己要问李大龙的话,十有八九能得个答案出来,那家伙的思路宽广得吓人,然而,他可能去问吗?

嗐,静观其变吧,他想像了几种可能性之后,就将此事丢在了身后,既然想不明白,那就不想了,大不了见招拆招。

接下来,他又有一个会,是省林业科学研究所邀请的,关于城市生态环境的研讨,严格地说是省林科所下属的一个苗木公司运作的,以陈太忠的想法,是这个三产公司想插手城市绿化这一块——这勉强跟精神文明建设挂得上钩。

不过不管怎么说,省林科所承担了林木改良、生态系统分析和管理等重任,从可持续性发展的角度上讲,这个单位也不能忽视。

反正陈主任被各种会议所包围——重要的和不重要的,像这个会,就是不甚重要的,所以他在会议中,手机都没有设置成震动,只不过将铃声调低了一点。

大约在十点左右,他的手机响了,来电话的是一个有一阵没联系的主儿,省委党史办主任张晓文——两人同在省委,来往却很少。

张晓文是正厅高配的主任,陈太忠想不出此人为什么这个时候打电话给自己,不过还是走出会场接起了电话,心里却不无猜测:老张不会是想谋实职了吧?

事实证明,他这猜测有点多余,张主任笑吟吟地跟他打个招呼,得知目前他不在省委之后,就单刀直入,“陈主任,今天在报纸上看见一篇文明办的稿子,写得铿锵有力,不错。”

这党史办的性质,前面说过不止一次了,都是些失势了的闲人,正因为是闲人,大家没事就泡杯茶拿份报纸打发时间,所以张晓文能比较早地关注到这篇文章。

你怎么想起来跟我说这个了?陈太忠是非常地不解,不过想一想,张晓文虽然闲得蛋疼,想必也不会没事就撩拨我这个较为红火的处级干部吧?于是他就耐心地哼哼哈哈,“倒也没啥,我们就是觉得,精神文明建设,到了非抓不可的时候了……”

果不其然,几句寒暄之后,张主任单刀直入,“这接下来,文明办又该有点大的动作了吧?嗯……我就是好奇,打听一下。”

明白了,陈太忠顿时就有泪流满面的冲动了,潘部长为什么一大早就把自己叫过去,这就是症结所在啊。

窦部长说得没错,文明办最近的宣传,有点跟不上去,可搁在旁人眼里,这就叫偃旗息鼓,不成想就在今天,啪地一声,又是一篇措辞强硬……咳咳,措辞较为强硬的稿子见报了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