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704章 距离的好处(下)

“只要是我力所能及的,你只管开口,”卓天地重申一遍,抬手咕咚咕咚地将一罐啤酒倒了大半罐进肚,他今天的表现,真算得上是豪放了,也不知道是压抑太久,还是触景生情。

“呵呵,我也不会让你为难,”陈太忠笑一笑,卓天地已经失势,在纪检委的存在感不是很强了,但是他并不在意,存在感再不强,也是做过几年办公室主任的主儿,还能没几个自己人?

“嗯,”卓主任长长地打个酒嗝,他不是一个喜欢多话的人,“好了,时间不早了,就这么散了吧。”

“天地,别啊,我都让人拿酒去了,再喝点嘛,”林海潮盛情挽留,又看一眼陈太忠,“陈主任,你给个面子?”

我跟你很熟吗?陈太忠看他一眼,不过,今天卓天地答应得挺爽快,他也就不好太煞风景,于是笑着努一努嘴巴,“是卓秘书长要走,我得听领导的。”

不成想,他这话刚说完,卓天地就点点头,“唉,林董的面子,这是不给不行,太忠再陪我喝一点吧。”

啧,被忽悠了,陈太忠这会儿可是明白过来了,老卓确定自己确实有事儿要求他,所以就拉着自己再坐一坐,这八成也是老卓拉自己出来的原因之一——切,坐一坐就坐一坐,还怕你们,还怕你们不成?反正林莹也不在。

他正想林莹不在呢,林总就推开门,笑吟吟地走了进来,她身后跟着两个端了托盘的服务员,“听说卓叔叔和陈主任都在,我过来敬两杯酒,有点冒昧,不要笑话我哦。”

“你个女娃娃家的,喝什么酒?”卓天地眼睛一瞪,很是不满意的样子,“帮着倒酒就行了,其实我们不缺服务员……你该干啥干啥去。”

“时间不早了,我得走了,”陈太忠隐隐觉得,这味道越来越不对了,就站起身,冲那两位笑着点点头,昂首走了出去。

“软硬不吃,”看他走得远了,林海潮才叹口气,苦笑着摇摇头。

“他要是那么好对付的,能走到现在这一步吗?”卓天地不以为然地哼一声,他约陈太忠,主要是为了越林一事,海潮集团这边,是顺水人情,当然,随着蔡莉在天南的影响力日渐减弱,以后他仰仗林家的可能性也很大——经济只是一方面,林家在官场上也有势力。

“不是说张州是臧华了吗?”林海潮的消息,真的比一般人强太多了,这种变化都打探得出来,“这家伙跟杜老板不对付吧?”

“要是让杜老板在他和臧华之间选一个的话,杜老板一定会选他,”卓天地面无表情地回答,跟体制外的人说话,他无须掩饰太多,沉默一阵之后,他不无遗憾地叹口气,“不过阵营这东西……选择了,就没得改了。”

最后一句话,他说得异常缓慢,身临其境者,最是能明白其中的无奈。

陈太忠对张州,也不是一点想法都没有,但既然是臧华要入主那里,他还真的是不打算动那里了,所谓公生明廉生威不是没有道理的,对上臧市长这种讲规矩的人,他也头大。

“张州的势力范围,终究是要重新分配了啊,”他叹一口气,其实刚才在高强和盛小薇的酒席上,高总就略略地提到过类似的事情,他想在凤凰买个煤矿,还说陆海最近比较流行讨论这个东西。

若是没有前一阵对张州的关注,陈太忠倒也不怕答应帮他问一问,可是想一想眼下这通乱局,他总觉得自己有什么看不懂的地方,就含含糊糊地应付过去,接着借口还要赶场,站起来拔脚走人了——他现在已经习惯话说一半了。

就在他一边想心事,一边往回赶的时候,接到了丁小宁的电话,说是她喝得有点多了,外面还下着雨,要他过去接一下。

这倒也是常事了,丁总现在的应酬,是真的多,虽然她手底下聚集了几个副手,小人物什么的没资格见她,但是素纺的置换,摊子实在太大了,盯着她的大人物也不少。

而且像材料采购、施工队甄选之类的事情,她也是必须要过问的——丁总倒是不缺钱,可也不能让下面人随便揩油不是?

至于说大规模团购、各个分管部门的沟通,更是需要她应酬,所以她喝得二麻二麻的时候虽然不多,却也不少。

今天吃饭又是金荷花,这里档次不低,陈太忠开着车缓缓地驶上引道的时候,看见丁小宁一手扯着刘望男,正跟一帮人在那里说笑。

她正对着的,是一个二十七、八岁的高大男子,相貌英俊举止儒雅,脸上的笑容矜持而友好,挺有成熟男人的味道,见奥迪车来了,还伸出双手跟她握一握。

陈太忠倒是没在意,可是,就在丁小宁拉开后门上车的时候,男人冲他不满意地哼一声,“我说,你这怎么做司机的,不知道给小宁开车门吗?”

叫得挺亲热的啊,你算个什么东西!陈太忠斜眼瞟他一眼,也不说话,待刘望男也上车之后,一加油门走人了。

上了马路之后,他就有点憋不住了,从后视镜里看一眼丁小宁,“这家伙是干什么的,说话怎么这么呛,你看……你还喝这么多。”

“哈,”刘望男就先笑了起来,她的喝得比丁小宁多得多了,不过她在幻梦城干过大堂,酒量奇大,所以倒还没多少醉意,“行啊小宁,我可是多久没有见过太忠吃醋了。”

一般来说,陈某人对自己的女人,都是挺相信的,尤其对性子火爆的丁小宁,他真的特别放心,不过今天这场景,多少令他有点不舒服——当然,刘大堂跟着丁总呢,按说也不会有什么事儿。

“劳动厅的一个副主任,”丁小宁不屑地撇一撇嘴,“还跟我吹牛,说他老爸以前是厅长……切,我也是看他这个人识趣,给他点面子……”

开个公司不容易,前一阵儿劳动厅的人过来,要查京华房地产的用工合同,这时候劳动法已经颁布了,不过丁总手下四五十个人,有合同的总共也就二十来个——就是专家、副总以及各个部门的管理人员。

这种事情本来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事儿,可要命的是,丁小宁最近招了一批售楼小姐,正培训呢,更是没合同的。

不过丁总也没在意,她的腰板硬,就说这是我们赶工期呢,市里很重视的工程,马上会补合同——给我两天时间行吗?

京华房地产的名气可是不小,劳动厅这边要是说连这点通融都不给,那就是整人的手段——正经是这么大的公司,按规矩讲,他们上门之前都该打招呼的。

事实也证明,劳动厅确实没有找麻烦的意思,大概就是查到这一块了,罚款什么的都没说,转身就走人了,丁小宁用两天时间跟大家签了合同,要他们过来看一下。

这次来的,就是这个李副主任,按说这不是他负责的口儿,不过李主任表示,厅里正在考虑,是不是要在素纺附近买几栋楼。

对丁小宁来说,这就是意外之喜了,当然,这只是个初期意向,一个区区的办公室副主任做不了这种主,不过有意向就可以谈嘛,所以晚上就是宾主尽欢了。

听说是这种因果,陈太忠也就能理解了,可是他能感受到,那个李主任不但有点傲气,对小宁也似乎有点想法,于是笑一笑,“这家伙没准打着人财两得的主意呢。”

“凭他,切,”丁小宁不屑地哼一声,接着她不知道想到了什么,又幽幽地叹口气,“这世界从不缺少这种人,我最见不得这种软骨头。”

“望男,你那个公司,该补的用工合同都补了吧,”陈太忠却是又想起一件事来,“现在《劳动法》实施的力度一步一步加大了,咱还是支持一下的好。”

“我那儿总共才几个人,合同补起来简单,”刘望男笑一笑,“正经是建福公司这种,得完善一下……现在连施工队的用工合同都查呢。”

说着话就到了湖滨小区,今天这个姓李的出现,让陈太忠感觉不太舒服,他就一路关注着后视镜,感受着气机。

发现没什么人跟踪,他从车里摸出两把伞来,和刘望男一左一右地搀着丁小宁往里走——这辆奥迪车进不了小区,只能停在外面的地下停车场。

等进了房间,陈太忠才发现,田甜居然来了,就随口招呼一声,“这大冷天的,又下着雨,你不是不舒服吗,还乱跑?”

“蕾姐在家看孩子呢,张馨一个人害怕,给我打了电话,这屋子也暖和不是?”田主播笑着回答,“你这家伙,去看我爸也不知道跟我说一声。”

看来这是老田派来盯梢的,陈太忠笑一笑,不过这话想一想可以,说出来的话就有点伤人了,“雷蕾不在啊,我还说让她帮我想个稿子呢。”

“一说我爸你就打岔,这个事儿你可得负责到底,”田甜笑着白他一眼。

“嗯嗯,负责,”陈太忠点点头,心里却是暗叹,如此水到渠成的事儿,老田都不放心,果然是江湖越老胆子越小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