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703章 距离的好处(上)

卓天地原本是省纪检委办公室主任,是蔡莉的大管家,许绍辉来了之后把他兼的办公室主任免了,就是一个干干的副秘书长。

不过陈太忠对这个人印象不差,此人在医院里陪过他,后来他还求卓天地帮过忙,两人属于那种不怎么来往,却又彼此认账的主儿——这一点,从卓秘书长的说话中就能体现出来,人家问的是“这两天”有空没有,是那种见面最好预约的关系。

这是卓天地在纪检委呆着不开心,想调动了吗?陈某人第一个反应就是这个,不过下一刻,他就将这个念头甩到了一边,这种事情是赶早不赶晚的,老卓要是真想求我帮忙,就不会现在才联系,应该早早就有招呼了。

再说了,蔡莉好歹还是政协主席,真想安置卓天地,应该也不会太难,所以他犹豫一下,最终还是做出了决定,“就今天好了,事还少点,马上要赶两个场,七点钟十分左右吧……地方你定,成吗?”

“那就鼓楼南街的室雅茶社吧,到时候你联系我就行,就这么说定了啊,”卓天地笑着挂了电话,他是纪检委的干部,没那么多应酬,所以时间好调整。

室雅茶社……那不就是开在海潮大厦门口?陈太忠没去过这个茶社,上次何振魁代林海潮父女邀请他时,请的是另一间茶楼,陈某人埋怨他选的地方离海潮大厦太近,何大嘴巴很委屈地表示,海潮楼下就有茶社呢。

算了,用不着想那么多,陈太忠摇摇头,他见卓天地是一点压力都没有,能答应的事情就答应,不能答应的事情,甚至可以一口回绝——保持距离的好处就在这里了。

晚上的两个应酬,也是不能不去的,一个是团省委搞的一个跟贫困山区“结对子”活动的晚会,陈主任必须要冒个头,还有一个是陆海人高强来看自己的情人盛小薇,盛总是阴平碳素厂的老总,他俩请陈主任来喝两杯。

等他赶到室雅茶社,还真就是七点一刻了,卓秘书长已经在包间里等上他了,陈太忠点了一打蓝带啤酒。

两个人坐在一起,闲扯两句之后,卓天地感慨一声,“文明办在你手里,真的是越来越红火了,太忠,你这是走到哪儿旺到哪儿的大运啊。”

这个道德缺失的年代,文明办可以做的事情太多了,陈太忠嘴巴抽动一下,勉强算是个笑意,他确实是这么想的,但是说出来的话,怕是要被人笑掉大牙。

“王志君的事儿,已经落实了一小部分,想落实大部分也是个时间问题,”卓秘书长终于说明了自己的来意,“她是省人大副主任越林提拔起来的,到她这儿就算了,不要再往上查了吧?”

“越林就是完全无辜的?”陈太忠冷笑一声,都到这个程度了,他自然知道王志君背后是谁,而且说句良心话,越林在通德的名声也没有多好。

当然,他知道越林也是偏正林系的,管老书记的人,跟蔡莉有联系,所以,老卓的说情没出乎他的意料,但是他也不想就那么屈服,“他把这种人提拔为市委副书记,不该负领导责任吗?”

“这年头,总有这样那样的无奈……侯国范也没被李强扯进来不是?”卓天地重重地点一下,省纪检委这点事儿,还是瞒不住他的,“太忠,王志君被拿下,越主任已经是丢人丢到家了……省里的干部,有几个是眼里揉沙子的?你多少给他留块布,行不?”

“嘿,”陈太忠哼一声,心知这就是今天的重点谈话内容了,干部双规这种事,确实是早几天晚几天都一样,不过卓秘书长说的这些也都在理,有些事情,是要控制在一个度上,反正这越林没被处理,也是被万人耻笑了,只差那么一道手续而已。

“秘书长的面子,我肯定得买,”他笑一笑,端起啤酒来喝一口,以斟酌措辞,“不过下一步我们的工作,还得卓秘书长你多多支持啊。”

在收拾郭宁生的事儿上,卓天地帮过忙,但是这个人情,在替凌洛说情的时候用得差不多了,这社会原本就是这样——人情宝贵,用一点少一点。

所以他要摆明态度,这是个交换,我放过越林是必然的,但是你要考虑好了,将来我可能还要用到你——说句良心话,陈太忠觉得,以这样的方式用卓天地,比用许绍辉方便多了。

“帮忙那没问题啊,”卓天地点点头,很是痛快的样子,然而紧接着他就苦笑一声,“不过我现在怎么回事你也知道,能帮到你的地方,真的是……不多啊。”

“哈,”陈太忠听得就笑了,他当然知道,卓天地现在根本就没什么行情,可是他有自己的算计,于是摇摇头,“卓秘书长你太谦虚了,反正……我就当你答应我了啊。”

“没问题,”卓天地很干脆地点点头,这样便宜的人情,真是不卖白不卖,陈太忠不但跟黄家联系紧密,更是跟许书记的公子也有交情,就算有什么事儿,他需要出面,后面也有的是人兜着,他怕个什么?

至此,谈话就告一段落了,陈太忠连蹿两个场合,正经是还没吃饱呢,说不得又要一道客饭,五分钟内塞进了肚子,才又端着啤酒灌了起来。

“天地来了?稀客啊,”就在这个时候,门口一个声音响起,却是海潮大厦的老板出现在了门口,他一脸惊讶地看着屋内,“还有陈主任?这还……真是巧了。”

很巧吗?陈太忠无奈地撇一撇嘴,他不认为这一定是巧合,不过怎么说呢?这个室雅茶社,并不是开在海潮大厦里面,而是在临街的位置。

海潮集团财大气粗,买的这块地着实不小,所以这海潮大厦并不是临街的,二十三层的宽阔大厦,旁边是两栋七八层楼的裙楼,插向街面。

裙楼的侧口,就开在街道上了,登记入住啥的都方便,停车的话,就是在“П”字型的广场里面——那里还有地下停车场。

而这室雅茶社,则是在“П”字型建筑群的下面那一道横杠,临街的三层门面房,那也是两栋小楼,相比里面的建筑寒酸了点,但装修档次一点也不低。

“嘿,是林总啊,”卓天地见到林海潮,就站了起来,面对天南首富,不是每个人都有陈太忠那种底气的,“今天这么有空?”

陈太忠才不相信林海潮这么有空,多半又是老卓玩的花招吧?不过他也懒得点出来,就那么笑嘻嘻地坐在那里,不肯站起身,只是点点头,“林总。”

林海潮挺不见外地走了进来,他身后还跟着四五个人,却是很懂规矩地待在了门口,只有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跟着走进来,站在林海潮背后。

这种跟班性质的主儿,陈太忠见得多了,倒也没怎么在意,只是这个人的年龄,让他情不自禁地想起了凯瑟琳的女管家。

“你最近不是在娄城吗?”卓天地很随意地问一句,看起来两个人的关系真的不错。

“拿一瓶人头马,一打百威,”林海潮吩咐一下身后的中年人,接着才笑着回答,“娄城的活儿早停了,这个……陈主任也知道。”

“嘿,你什么时候认识的陈主任?”卓秘书长笑着问一句,也说不清是真糊涂还是装糊涂,“林总这面子是越来越大了啊。”

“都是大家给面子,混口饭吃,”林海潮笑眯眯地摇摇头,“我们江书记退了,可惜了,挺有魄力的父母官,接下来还不知道是谁去张州呢,我得在素波等着拜码头。”

江川挺有魄力?陈太忠可是知道林家对江川的看法,心说这真是骂人不带脏字,还一脸遗憾的样子,要不说这人生……其实就是一场戏。

不过感慨归感慨,他不喜欢被人牵着话题走——尤其是这两位没准早就算计上自己了,说不得他看一眼卓天地,“卓主任,你居然跟林总这么熟?”

卓天地早就不是主任了,听到这问题,他就知道陈太忠在疑惑什么,说不得苦笑一声,“就算是纪检委的,我也能有俩朋友吧?林董这人挺仗义的。”

“我要是你,就坚决不碰他,”陈太忠不以为然地摇摇头,“天南首富……沾上的话,有些事情不好说清楚。”

这话就很不给面子了,不过,正像他来的时候认为的那样,对上卓天地,他觉得有什么就可以说什么,愿意买账就买了,不给面子也就不给了,至于说林海潮的感受——哥们儿有必要在意你的感受吗?

“我能有什么说不清楚的?反正已经是这样了,太忠你也知道,”卓天地笑着摇摇头,顺手从他面前摸过一罐蓝带啤酒,拽开拉环,咕咚咕咚灌两口之后,才哼一声,“闲人一个,我还用得着在乎什么?”

“那您也不能自暴自弃啊,”陈太忠听得就笑,干部的抱怨,他见得多了,真的不差多这么一个,“我还等着找您帮忙呢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