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700章 底线和人情(下)

说句良心话,许绍辉猜得一点都不错,田立平去通德,真的是杜毅一番人情,根本就没跟黄家沟通。

这个张州的市委书记,杜毅是一定要拿下来的,上次素波便宜了段卫华,凤凰给了田立平,这次最大个儿位置再让的话,那这个省委书记也真有点窝囊了。

为此,他甚至放弃了把臧华就地扶正的念头,李继白终究是明年才到点,他有意要让大家看一看,跟着我杜某人,进步就是这么简单。

正如蒋世方想的那样,他的决心非常大,甚至不惜拿展涛来打马虎眼,这个马虎眼除了蒋省长想的那些功能,杜书记还在琢磨一点——大家看好了,我要推荐人了啊。

一个不是特别合适的人选,往往会勾出一些惦记这块肉的鲨鱼,这么一来,杜毅就能知道有些什么人在盯着。

别说,展涛这个风声,还真的引来了一些人的招呼,不过级别都不是很够,力度也就是那么回事——尤其是,黄家人根本没有出声。

那么,杜毅果断地将臧华加了进去,你们说展涛能力不行,臧华的能力总不差吧?而且,整个天南谁不知道臧华是我麾下的大将?

按说,他提名了第一个,通德市长就该让蒋世方提名了,可是杜书记不愿意让他这么舒服地提名,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,嘴张得太顺利的话,你不知道珍惜啊。

事实上,挑动这点小小的摩擦,杜毅还有个忌惮,那就是说他得带着黄家玩,黄家对张州没表态,这是尊重他这个省委书记算是好事,但是同时……蓝家那边说不定要有点不舒服。

所以省委组织部出现了严重的泄密——邓健东做这种事很放心,王启斌是老组工了,传消息是一定的,但是他绝对不会乱传消息,所以这也不能说是泄密。

蒋省长那边,杜书记也打招呼了,于是他这就相当于是丢了一个位子出来,你蒋世方和黄家人商量吧,谁来当这个通德市长。

蒋世方也不想弱了自家威风,犹豫一下就表示,我看好殷放,杜毅听得有点迷糊,赶紧了解一下殷放跟黄家的关系——调查结果显示,这人跟黄家不怎么搭界。

这是什么意思啊?我有点不懂了,这一刻,杜书记就觉得自己把风放给陈太忠是做对了,安生地等黄家的意思吧。

黄家跟杜毅的沟通手段,真的是太多了,省里这种级别的任命不算太高,黄家未必会关注,不过那些遗憾或者肯定的风声,多少会传进杜书记耳朵里一点。

杜毅等了一天多,没等到这种风声,心说陈太忠就算政治敏感性再差,总不可能忽略了这样的事情,那么,这就是黄家不作声——放风之后的沟通,对时间要求比较严,尤其是在干部任用这一方面,反射弧太长并不是好事,这可能意味着你主动放弃。

这事儿就有点不妙,杜毅品出来不好的味道了,所谓角力,就是说你出招对方有回招,这才是正道,一拳打在空空的地方,还真的不好受。

黄家采用的可能是“静观其变”的招数,这一点杜书记感受到了,但是感受到了不代表有办法解决,尤其是再一想,对臧华的任命,他很可能成为黄家和蓝家冲突的排头兵。

黄家收拾人,真的很有一套,也很有底气,在这种庞然大物面前,就算他是省委书记,也只有哀叹“官太小”的份儿。

臧华的提名还没有上会,但是杜毅再想收回,那就是颜面扫地了,他绝对不能容忍,但是对殷放的提名,黄家无动于衷,杜书记就觉得自己的脑瓜有点不够用了。

于是他心里,下意识又冒出一个念头来,我若是蒙艺的话,面对这种局面,应该怎么做?

想到蒙艺坚持底线不提拔夏言冰,随即又远遁碧空,杜书记就觉得,自己一定要坚持什么,但是适当的妥协也是有必要的,在天南不能太不尊重黄家人。

所以他选择了田立平,这一选择也摆明了态度,这个市长就是个过渡,终极目标是通德市委书记,而这么做,也能打击蒋世方的气焰,让他吃个哑巴亏,可表面上还挺给他面子——给了你一个大市的市长哦。

他甚至能想像得到蒋世方吐血的表情——这个凤凰市的市长,可不是那么好当的,你的人还得跟许绍辉的人掐……你俩不是最近联系得挺紧吗?

第二天,天色还是阴沉着,不过这小雨是时有时无的,陈太忠开车来到了单位,惯例去潘部长那儿走了一遭,又来秦主任这儿报到。

本来是表现个态度应付差事的,不成想秦连成跟他说几句之后,话题一转,“太忠,听说田立平要去通德?”

“什么?”陈太忠还真没想到,老主任会问出这么一个问题来,他愣了好一阵儿,才茫然地摇摇头,“这个我真不知道。”

“哦,”秦连成点点头,心说果不其然,许书记猜的一点都不错,连小陈都不知道田立平要去通德,看到还真是杜毅自己干的,当然,这样的话,他是不会说给陈太忠的。

“今天有什么安排没有?”既然已经达到了目标,他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,也不想听对方说,有些话是再亲近的人也不合适说的。

“上午要去中院做个证,还是王从的那个案子,”陈太忠脑子里也在转悠,是不是该问一问谁,这个人情——得卖出去啊。

“那你去吧,”秦连成摆一下手。

从秦主任办公室里出来,他回到自己的办公室,又是有这样那样的人过来办事——陈主任也就是这种时候,能在宣教部,大家自然要抓紧时间。

接下来就是中院作证了,又是那一套,没用了多长时间,最高法在关注的案子,基本上没啥变动了。

从法院出来,陈太忠才想起来,自己应该打个电话给阴京华,问一问那俩的来路,顺便就问一问田立平去通德,这是个怎么意思。

事实上,他已经大致想到了,田市长去通德,这种非正常调动,剑指的就是李继白走了之后的位子——不过他还得落实一下,万一不是的话,那跟老田说话的时候,就不能乱讲,以免影响了翁婿之情。

不成想一开机,阴京华的电话就打了进来,“太忠你倒是坐得住,凤凰的田立平要去通德任市委书记了吧?”

“我还纳闷呢,这事儿没人跟我说啊,今天早晨才听到风声,正要问你呢,”陈太忠撇一撇嘴,“刚才是参加王从的案子,就是交通肇事故意来回碾压,导致受害者死亡,黄老高度重视的案子,指示说这是故意杀人,要形成司法解释的。”

“有啥可问的,这是杜毅搞的,”阴京华就在电话那边笑,“那人也挺有意思啊,说实话,现在像他这么明白的人,不多了。”

“那我怎么觉得,你打这个电话给我,是要让我干点啥呢?”陈太忠沉吟一下,心说哥们儿领了杜毅一个人情啊——也是黄家领的人情。

“没必要,”阴京华听得又笑,笑了两声之后,他沉吟一下发话,“我个人觉得吧,回头你让田立平专门去面谢一下杜毅,一个是个礼数,二来也是敲定明年这个书记的位子。”

“这倒也是,”陈太忠笑着回答,田市长去通德任市长,搁给脑瓜不太够用的,没准会认为这是发配——真要钻到一根筋里,保不齐厅级干部都得想错了。

而田立平坦坦荡荡地去表示谢意,一来表示服从组织调动,二来是来谢正主——我知道我的位子怎么来的,三来就是略带一点警告的性质了,我是表示感谢了,明年通德市委书记的位子被别人抢去的话,就算我无可奈何,有那被打脸的主儿不答应。

可是我怎么觉得,哪里有点不对劲儿呢?陈太忠琢磨一下,一时想不通,也就不再想了,“京华老哥,有两个搞手机的打着你的旗号找我来了。”

“哦,他们肯定是打我的旗号,打别人的旗号不合适,”阴京华笑了起来,人家还能打黄总的旗号不成?“算一算日子也该到了,你把这件事安排好啊。”

挂了电话之后不久,“666”的电话打了进来,那是那位普通话说得怪怪的男人,“陈主任,刚才您一直关机……什么时候有空?”

“你们在哪儿?我去找你们,”陈太忠问明白地方之后,开车上路,开了好一阵之后,他才猛地一捶方向盘,“啧,明白了,估计他们根本就不打算出面!”

他嘴里这个“他们”,指的就是黄家人,折腾到现在,黄汉祥那边也没什么话说,那么黄家就是冷眼看这场大调整了。

这个猜测对不对呢?陈太忠没命地琢磨半天,最后决定放弃——哥们儿这点信息量,琢磨不出来太多东西,算了,反正老田是要市委书记了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