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698章 夜不平静(下)

由于张馨没有背叛自己,陈太忠一直在兴致勃勃地监视,按说以他的手段,想要刘涛在人间蒸发,真的有无数种方式,可是他也知道,“情”之一字,最是容易让人钻入死胡同。

不管怎么说,这姓刘的无故消失的话,对他的处境多少会造成一定的影响,还是那句话,他不怕麻烦,但也不喜欢麻烦,所以他就一直紧紧地跟着,同时还不忘打个电话提醒张馨,刘涛在外面等着呢——当然,他用的是那张不常用“204”神州行。

得了他的提醒,张馨下班就要绕路了,先是打车,然后坐公交,然后再打车,可是偏偏地,这刘涛就是远远地盯住她,死活不肯干休。

这么一来,陈太忠就辛苦了,隐着身在素波到处走动,着急了还得用“缩地成寸”的功夫,一直到晚上七点,张馨进了一家商场,终于摆脱了尾随者。

刘涛望来望去,发现跟丢了目标,正说今天便宜你了,明天我会继续的时候,只觉得身后一震,然后就失去了知觉。

等他再清醒的时候,就不知道自己身在哪里了,反正是身边一片漆黑,远处有街灯的光芒,可影影绰绰的,真的不好辨识。

他晃一晃脑袋,就想往起站,可是一看到周围隐隐约约站了不少人,又有点害怕,正犹豫呢,黑暗中走过来一个满脸横肉的家伙,手里拎着个黑乎乎的长家伙,应该是一支土制猎枪。

“知道犯了什么错吗?”这厮也不多说,上前噼里啪啦就是一顿痛打,结实的枪托一下下抽在身上,直抽得刘涛满地乱滚。

这顿打持续了足足有五分钟,到最后,刘涛都躺在地上动都不动,黑暗里又传来一个声音,“行了,就这吧。”

接着,说话的人走了过来,由于是背光,看不清什么长相,反正也是个粗壮有力的家伙,此人一手揣在兜里,另一只手却是提着一个黑乎乎的袋子。

“啪嗒”一声,来人将袋子往地下一丢,原来是个装面粉的编织袋,“你要三十万,这是五十万,你再敢见不该见的人,直接种荷花……号子里呆了这么久,知道种荷花是啥吧?”

一听三十万什么的,刘涛的脑袋嗡地就大了,原本他就猜测,这些人十有八九是张馨背后的人喊来的,但总还是有些侥幸的心理,猛地听到对方证实了,心里这个恐惧酸楚恨,真是再也不用说了。

他要的是三十万,对方给了五十万,按说做事也上路,但是他心里这股子气不平,前文说了,他跟管志军还不一样,敢在张馨面前耍无赖,可对上外人多少还要讲点形象,也就是说他无耻得还有分寸,对生活没有绝望。

当然,就算有再多的不平之气,他也是不敢发作的,周围站了十几个人,起码有五六个人手里有枪,还有两把明晃晃的砍刀。

“操你妈的,问你话呢,你没长耳朵?”横肉拎着枪走上前,哗啦一声顶上了火,将枪口对准了他的脑门,“放挺算求了,还省五十万呢。”

“老五,给他个机会,”旁边蹿过来两个人,就去拉扯他,不过这动作慢了一点,“轰”地一声闷响,火光一闪。

刘涛本来躺在地上装死呢,见火光闪过,吓得嗷儿地一声尖叫,想要站起来却是来不及了,不过还好,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,有人在他腰间重重地踢了一脚。

感受到脸上被枪子溅起的尘土,刘涛刷地就冒出了一身冷汗,尿道括约肌也禁不住一抽一抽的,耳听得啪嗒一声,那汉子又将子弹上膛,他也不知道是哪儿来的劲儿,蹭地就蹦了起来。

不过还好,满脸横肉的家伙被人拽住了,倒是他这一跳,周围四五支枪的枪口就抬了起来——人家肯定要防着他逃跑。

“送出去的彩礼往回拿还要算利息,麻痹的就没见过你这种恶心男人,”拿钱的粗壮汉子抬手一指他,不屑地哼一声,“我说的话,你听见没有?”

“听……听见了,”刘涛哆里哆嗦地回答,这时候他是真的不敢再玩个性了,要不是刚才有人在他腰间踢了一脚,他现在是死是活都不好说呢,跟死亡擦肩而过的滋味,最能让人明白什么叫“活着真好”。

他在监狱里呆的时间不短,对江湖上的一些手段也略知一二,知道这说不定是对方做了一出戏出来,未必真的敢杀他,但是……他也真的没胆子去赌。

“嗯,我不开玩笑,没有下一次了,”粗壮汉子手一挥,周围十几个人转身就走了,只剩下刘涛一个人站在那里,呆呆地看着地上的编织袋……

哥们儿这出戏,自导自演得还不错!陈太忠睡了别人的老婆,那下杀手之前,总要给人家一次机会,他是讲究人嘛。

不过,在他回小区的路上,天上淅淅沥沥地下起了小雨,想到张馨没开车,差点被这雨阻在半路上,他又禁不住哼一声,刚才应该踢断那小子一根肋骨的。

紧接着,他就又想起,蒙晓艳是最喜欢下雨的,唐亦萱虽然也喜欢下雨,却是更喜欢下雪一点,说不得他摸出手机开机,给蒙校长打个电话——素波下雨了呢,嗯嗯,我很想你吖。

蒙校长立刻就感动到不行了,她可是很清楚,在太忠的众多女人中,自己绝对不算最得宠的,起码她名义上的母亲更得宠一些,想当初太忠根本就是“误入”了一下。

但是自打在任娇之后得了那个戒指,她就发现自己无法抗拒太忠的神奇,再后来她发现唐亦萱也有这样的戒指,心里这危机感不是一般的大。

而眼下,素波下雨太忠能记得她,她心里这份甜蜜,真的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,于是陈某人一路煲着电话粥回到了湖滨小区。

“跟着你的人,都发达了,就小娇还是一个老师,提拔她一下吧?”蒙校长在电话娇滴滴地撒娇,配上她略带一点浑厚的嗓音,倒也别有一番风情。

“老老实实干个老师,不好吗?你看她现在在学校,谁敢惹呢?”陈太忠是考虑过这个问题的,而且他关注过任娇,发现自打搞那个传销之后,她做事儿的兴趣就少了很多,现在她表哥岳阕挂名的建福公司,已经开始盈利了,任老师更是不缺钱花。

再想一想好了,他做出了决定,“呀,要进车库了,不跟你聊了,得空的时候,我问一下田立平吧……唉,关键是还横着个田甜,我也不好乱打招呼。”

开了一整天的空调,别墅里的温度多少是上升了一点,张馨正坐在二楼的客厅,抱着电话聊天,说的也是刘涛的事儿,不知道是在跟谁诉苦,见他回来,赶忙挂了电话问一句。

“找人小小地教训了他一顿,给了他五十万,”陈太忠轻描淡写地回答,这顿教训完全是按正常手段处理的,但是正常手段通常也是最有效的,他要是玩个穿墙啥的,刘涛可能不信,也可能有别的打算——如此一来,他的手上可又不得不沾上血了。

“要不是张总和你两个贵人,我现在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呢,”张馨无奈地叹口气,“他就看到我过得好了,不想一想当年我差点连工作都丢了。”

美貌本身就是原罪,张宁的儿子都被杀了呢,陈太忠无奈地撇一撇嘴,还好,自己能护得她们周全,“如果他脑子没进水的话,应该是不敢再找你了,别想那么多了。”

正说着话呢,陈太忠的手机响了,打电话的是个陌生的男人,普通话里夹杂着一点哪里的口音,“请问是陈主任吧?”

“哦,你好,”陈主任看对方的来电,末尾数三个六,想必是素波哪间酒店的住客,所以也不愿意失了礼数。

“阴京华阴总说,您这儿在高薪聘请对手机研发有了解的专家,我和另一个朋友过来碰一碰运气,”这位说得倒是挺客气,“今天才到,不知道您什么时候方便?”

咦?来得挺快啊,陈太忠撇一撇嘴,“明天上午给我打个电话吧,现在都快九点了,高新区那边应该没啥人了。”

打电话的男人挂了电话之后,叹口气望向窗外,悻悻地哼一声,他的眼睛对着一点遥远的光亮,“明明那边还有人呢,这陈主任也真是……”

“他不参与这个,不知道也是正常的,”另一个随手打开电视,开始调台。

事实上,高新区在建的手机生产线,正是一片忙碌,现在九点了,蒋君蓉和许纯良都还在现场,工期紧任务重,本来许主任懒得来,可是蒋主任对这东西真的不精通,死说活说把他拽过来了,既然来了,就到现在都走不了。

“都是太忠这家伙,”许纯良愤愤地嘀咕一句,那家伙现在肯定在女人的肚皮上快活呢。

就在这时候,蒋君蓉拎着手机走了进来,笑吟吟地发问了,“许主任,你认识殷放吧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