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696章 惊变(下)

这玩意儿其实是很虚的东西,但确实是许主任的一份心意,陈太忠明白啊,所以他得领情——他对科委的感情,真的太深了。

不过,坐一坐可以,吃饭就免了吧,陈主任还要赶场,他先冲那雕像模型点点头做出了肯定,然后坐下敬了大家一杯酒,站起身就走人了。

接下来,他赴的是天南商报老总的宴会,陈某人是保了刘晓莉,不过他用天南商报用的也挺顺手,人家老总想见一见他,也是正常的。

再然后,是红星厂的饭局,徐卫东想拿下红星厂新建的综合办公楼的全部弱电和设备,上面的关系似乎有了,但是还差一点本地的人头……

这几顿酒喝下来,就到了九点了,陈太忠拖着疲惫的身子回了别墅,他的酒量没问题,不过喝酒这东西,要看跟谁在一起喝了,不熟的人硬要坐在一起,真的累啊。

他重重地坐在沙发上,张馨见状,拿起一瓶啤酒打开递了过去,“给,”陈太忠笑一笑,接过啤酒之后,顺手轻轻地摸一下她的脸蛋,“呵呵,才九点就换上睡衣了?”

最近有寒潮过境,天南的气温骤降七八度,现在屋里的两台家用中央空调全开着,这气温都不算高,张馨已经穿上了厚厚的棉质睡衣。

“唉,这个空调太费电了,”雷蕾走过来,大喇喇地坐到他身边,抬手也去摸啤酒,“每天开一阵根本不顶用,一直开的话,一个月最少得三千的电费,线路没准也受不了。”

“全开着呗,坏了大不了修,”陈太忠对这种小事毫不在意,“咦,田甜不在?”

“这两天她不舒服,受不了这凉气,回家了,”张馨如此回答,女人不舒服的时候,确实是受不得凉,反正田主播呆在别墅里也做不了什么,而市委大院是有暖气供应的——这一点,就是湖滨生态小区也比不了。

“我还想找她问点事儿呢,”陈太忠轻声嘟囔一句,放开思路随意地想着,也不知道黄家接下来是什么反应?

想着想着,他猛地听到张馨没头没尾地来了一句,“他……出来了。”

“什么?”陈太忠没防住,下意识地问一句,然后侧头看一看,发现她双眼发直,脸上也没什么表情,想一想才问一句,“你前夫出来了?”

“嗯,保外就医……今天他去找我了,”张馨的眉头微皱,脸上却依旧没什么表情。

啧,陈太忠本来看见她穿着睡衣,打算喝两瓶酒制造点气氛,就开始那啥呢,不成想听到这么一个扫兴的话题,他沉吟一下方始发话,“你是什么打算?”

“我……唉,”张馨摇摇头,迟疑一阵又叹口气,“要说跟他一点感情没有,倒也不是……问题是他的表现,真的太让我失望了,居然找到我家去威胁我父母。”

张馨的前夫叫刘涛,父子俩惹了不该惹的人,同时进号子了,不过主要的麻烦是在做老爹的身上,经过长期活动,做儿子的就先保外就医了。

他心里一直就挺舍不得张馨,出来之后,看到家里穷得叮当乱响,本来是没勇气再去找她了,不成想一打听,知道她做了市移动的副总,这心里登时就产生了巨大的落差。

尤其是,别人提起此事,总是若有若无地鄙薄,她不知道是被什么老头子看上了,岔开了大腿,所以才爬到了这一步——要不然,凭她的能力,能在短短的两年升为副处长?

刘涛当然知道,这话绝对是真的,这一下他就不平衡了,我家当初是替你老爸垫了二十万的欠款,才把你娶到手的,结果我和老头子一进去,你就跟我离婚了。

其实当初他同意离婚,也有原因,一个是他不想耽误她,二来就是收拾他家老头子的人里,有人惦记着她——你老婆不错哈,你要是不答应,你老头子会更惨。

只为这口气,刘涛也会答应离婚,不过现在想起来,他就觉得这全是自己的牺牲了,我那么爱你,你就是这么对我的?

说来说去,还是张馨现在春风得意,她要是还在机房里忍气吞声地做个小专工,刘涛也最多约她出来,见个面喝点酒,再聊一聊别情啥的。

人家连车开的都是帕萨特,这一辆车就顶上刘家帮张家的欠款了,于是刘涛一大早就去市移动堵张馨——你前夫我出来了,你现在混得不错嘛。

由于存在着巨大的心里失衡,他说话就是阴阳怪气的,张馨性子其实偏软,又在单位,若是他好好说,她没准要抹不开面子,但是想当年刘家就比张家强势,刘涛也是特要面子的,在家里也是拿主意的,对她就没有好声气。

要不说,恩怨往往就是在一线间,不过,张馨还是不想跟他计较,就说咱们已经离婚了,你要是想接点什么活儿,我可以照顾你一下,行吧?

这话就更刺激刘涛了,你敢用这种施舍的口气跟我说话?结果两个人就这么折腾了起来,到最后张副总实在不堪忍受,把保安叫过来,将他撵走了。

然后刘涛就找到张家去了,我当初为了保护她跟她离婚,你们家就是这么对我的?少跟我扯那些狗屁玩意儿,惹得我火了,我把她背后的那个家伙揪出来。

说来说去,他就是一个意思,张馨已经睡在别人床上了,我也不想缠着她不放,把我家那二十万还回来,加上利息就是三十万,然后移动再给我找点活,咱们这恩怨就算扯平了。

他在张家这么一折腾,张馨心里的那点歉疚真的就没了,接了老妈的电话,她当下就表示,三十万是吧?我还,老妈你别管了,不过接移动的活儿,做梦去吧……我嫁给他的时候,还是大姑娘呢,这账怎么算?

“这个钱不能还!”不成想,她老爹在旁边出主意,不支持她的想法,所谓人老成精,看东西就要看得远一点,“这年头人心没尽,他能跟你张一次嘴,就能跟你张两次嘴。”

“我印象中,他说话还能算话,”张馨真的是想尽快摆平此事,其实她最担心的,就是自己跟陈太忠的私情被刘涛撞到——那家伙发起狠来真的会跟踪。

“他以前就不可能跟你妈说那么难听的话,什么岔开大腿才升上副处的,这是个做女婿该说的吗?”她老爹叹口气,“馨儿啊,人都是会变的。”

所以张馨只能找陈太忠商量这个事儿了,“我自己倒是问题不大,但是太忠你还年轻啊,马主任……那么个好人,可不也栽在这个上面了。”

“切,”雷蕾在旁边不屑地哼一声,马勉在劣质模块的事情上,出头为张馨做过主,可是她跟孙朋朋的不对路,也是因为这个马勉。

“这家伙真的有点缺德,”陈太忠的胳膊肘,一向是往里拐的,原本他还觉得自己睡了别人的老婆,有点不好意思——事实上,他还以为张馨没准有复婚的想法,心里正沉甸甸地纠结着呢。

一听说这货自寻死路,他登时就轻松了起来,“这事儿好说,他再纠缠你,你给韩忠打个电话……算了,还是我自己来吧,再见他的时候,你给我那个204的神州行上发个短信。”

“我主要是怕你白天不方便,”张馨悠悠地叹口气,说实话,她也不想再回到原来那种家和单位的两点一线的生活了——人只能活一生,这么过一辈子也有点单调了。

当然,这是刘涛对她在意的表现,但是人家太忠就敢把她放出去,而且现在他的反应,证明他也很在意自己不是?

陈太忠确实是心情愉快,他舍不得张馨,可是还想以德服人——拦着人家夫妻复婚也不是个事儿,当然,这跟他强烈的占有欲是很有关系的。

第二天刘涛果然又去市移动折腾了,反正这年头的办公室里,人们也都是各种心思,大家基本上都能确定,张馨确实是靠出卖肉体上位的,不过大多数人隐约认为,得手的应该是张沛林,然而,张总已经走了不是?

所以大多数人都是抱着看笑话的心思,冷眼旁观,捣乱的是张总的前夫,大家能怎么样?张馨也干脆,直接请邓总派人把捣乱者撵出去,邓总倒是知道,小张在素波势力极大,就算张沛林离开,也没受到啥影响——聂启明都惹不起呢。

所以他就答应了,而且吩咐门卫,以后都不许放这个人进来,而且这年轻人的行为,确实影响到移动的日常工作了。

“行,张馨,你给我走着瞧,”刘涛狠狠地冲着移动的大门吐一口,他倒不像管志军那种破落户,会在移动门外撒泼打滚——他可以对张馨冷嘲热讽,但是不能对所有人都撒泼……

大约晚上六点半的时候,蒋世方给自己的女儿打个电话,要她帮着联系一下陈太忠在家门口的饭店坐一坐,半路上他会过去看一眼,不成想蒋主任反手打个电话回来,“那家伙关机了。”

“这小子!”蒋世方挂了电话,恶狠狠地骂一句,“怎么在这时候关机?”

“殷放去凤凰,不比去通德好吗?”他的老妻有点不明白,就问他一句,“田立平去通德,带一点发配性质的吧?”

“你知道个什么?”蒋世方不耐烦地看她一眼,犹豫一下叹口气,“通德的市委书记李继白,明年就到点儿了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