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694章 马虎眼(下)

茶社就是在市区了,要个包间大家坐下,段市长扯了陈太忠到一边说话,“江川被你逼得申请提前二线去了?”

“哪儿是我逼的他?”陈太忠苦笑一声,自打老段要请大家喝茶,他就对这个话题有所准备了,“自作孽不可活,那是他自找的。”

“哦,”段卫华若有所思地点点头,沉吟了好半天之后,才轻声问一句,“那……谁会接他的班呢?”

陈太忠认识的人里,最有资格惦记这个位子的,非段卫华莫属,多年的正厅,干过凤凰和素波的市长,所以这个问题让他很是头大,不过老段都问出来了,他也不能回避,犹豫一下终于发话,“听说展涛的可能性比较大。”

陈某人的嘴巴,还是比较严的,按说不该这么泄密,可是他要是不说,老段再提一点要求,那可就麻烦大了——卫华市长,上面已经定下人了,我真的无能为力。

“呵呵,展涛?”段卫华微微一笑,想了半天之后,他摇摇头,“奇怪,不应该啊。”

为什么不应该?陈太忠听得煞是好奇,不过他却是不敢开口发问,这一问,老段一解释,没准麻烦就又来了。

段卫华见他不作声,也知道小家伙在忌惮什么,于是那“一切尽在掌握”的笑容又浮现了出来,“我对那儿兴趣不大,太乱了……不过我敢说一句,不会是展涛,回头太忠你看老市长的眼光吧。”

此时此刻,蒋世方的家里,也在谈论这个话题,蒋省长的身边,一个中年人笔直地坐在那里,这是省政府副秘书长殷放,“您觉得展涛会去张州吗?”

殷秘书长也蒋世方手下干过,又是别人招呼过的,目前正琢磨着外放,听到这个问题,蒋省长瞥他一眼,“怎么……觉得吉庆太穷?”

“我怎么会那么想呢?”殷放干笑一声,说实话,谁都是嫌贫爱富,某种意义上讲,去吉庆这种穷地方主政,还真就是熬资历去了,不过他怎么敢说出来?“我是还想多听您的教诲呢。”

蒋世方沉默不语,其实殷秘书长并不是他的嫡系,也就是他主政天南之后,靠他靠得比较紧,当然,这个人的能力还是有的。

好半天之后,他才出声发话,“展涛……可能性太小,你还是多了解一下通德吧。”

“会是臧华?”殷放这一惊可是不小,两年前,臧华只是素波一个普通的副市长,杜毅硬生生地把他捧为通德市长,就这两年,又要升市委书记了?

当然,杜老板管的就是官帽子,想刻意提拔谁,那也就是一句话的事儿。

“总不可能是李继白,”蒋世方淡淡地回答,经过这段时间的磨合,他已经比较清楚杜毅的为人处事方式了。

在他看来,杜书记的魄力不是很足——蒋省长当年可是被人称作黑脸书记的,所以他有资格这么认为,但是同时呢,老杜这人认死理有底线,办什么事儿不会轻易放弃。

杜书记有意展涛这个风放出来,蒋世方根本就不信,展涛算个什么玩意儿?只说能力,把他搁到张州,张州经济估计都得受到影响。

当然,干部任免过程中,能力是较为靠后的一个指标,关键还是看领导的信任了,杜书记对臧华信赖有加,而臧市长这两年在通德干的也确实有声有色。

尤其是这两天,陈太忠一出手,通德的党群书记掉下马了,这里面臧华有没有责任?搁给不明真相的人,容易产生一些不好的猜测——越是这个时候,杜毅绝对越是会支持臧华。

什么叫支持?大力提拔就叫支持,同时还把臧市长调离了通德,别人就算想嚼舌头,都找不到对象!

以上这些,都算是比较捕风捉影的猜测,事实上,蒋世方这么认为,还有一个真正的理由——上次赵喜才下马,杜毅推荐的素波市长就是臧华!

当然,那次杜书记不是真的要把臧华放上来,他只是在向他蒋某人打招呼:你看好了,这个人我是要大力提拔的,下次有机会就是他了。

段卫华上任素波市长之后,在接下来的日子里,臧市长在杜书记的眼里,恩宠并没有减少,那这次十有八九就是臧华去张州了——老杜可是个认死理的主儿。

既然想捧一个人,那就绝对要捧到底,如若不然,省委书记的威信何在?而且,杜毅将自己的铁杆嫡系放在张州,那张州就是姓杜了——展涛可不算杜书记的嫡系。

那么,为什么会有展涛这个风声传出来呢?蒋世方有点猜测,杜毅这是跟我打马虎眼呢,等组织提名的时候,应该是臧华也在上面。

这个马虎眼打不打无所谓,不过这么做一来可以保护臧华,二来的话,蒋世方答应了杜毅的提名,那么调走那位的位子,就该留给蒋省长的人了——按规矩来说是如此。

蒋世方你看,你的人要当市长了,你愿意他是做通德的市长,还是愿意去做吉庆地区的行署专员呢?

大概就是这样了,蒋省长认为自己猜的没错,事实也证明,臧华现在低调得离谱——这就是要蓄劲儿冲那么一下呢。

杜毅为了扶持臧华,也真是不遗余力了,堂堂的省委书记,居然会先找个展涛来打马虎眼,蒋省长由衷地感慨,当然,这估计跟某个姓陈的捣蛋鬼的存在,也不无关系。

当然,干部任免过程中,各种人为影响和意外因素实在太多了,蒋世方也不能断定,张州的新书记一定就是臧华,但是他基本上可以这么确定。

第二天,陈太忠就知道了臧华的动向,下午的时候,他接到了王启斌的电话,“太忠你在不在部里?我有点事儿想跟你说。”

“我刚开了个会,现在正往部里赶呢,一刻钟以后吧,”陈太忠挂了电话,现在郭建阳在办理工作关系,办公室里连个招呼的人都没有。

不过,能让王启斌亲自过来说的事儿,恐怕建阳在也不顶用吧?宣教部倒是跟组织部是挨着的,但是错非不得已,哪里会有重量级干部四处串门的?省委里最不缺的就是各种犀利的眼光了。

陈太忠坐进办公室还不到五分钟,王启斌就过来了,虽然没有关门,却是将椅子拉到了陈太忠旁边,给人的感觉就是,屋里的领导正在促膝谈心。

“啥事儿啊?”陈太忠见他这副模样,也有点吃惊,心说老王你遇到什么大事了?

“刚才……部长点名叫我上去,”王处长警惕地看着门外,小声地嘀咕,他说的部长,自然就是邓健东了。

邓健东虽然是组织部的部长,但是日常工作,多是由闫昱坤来操办的,像王启斌号称三大处的处长,跟邓老板的接触也不会很多。

可是他去了邓部长屋外,部长的秘书却是安排他去个小房间等着,王处长这心里纳闷:我为什么不在大房间等着,要进小房间呢?

大房间里等着的人多,人来人往也杂,小房间是清净,但是以往王启斌没受到这待遇啊,心里惶恐得很,坐下之后才发现,面前的茶几上,很随意地摆着一份文件。

江湖越老胆子越小,按说王处长是没胆子翻这个文件的,不过这文件就是一张纸,连封皮都没有,就在桌子上搁着,他就算想不看都难。

想到领导今天的古怪安排,他心里就有点猜测了,于是壮着胆子看一眼,却是猛地发现,原来是组织部对张州市委书记的提名:名单里有展涛、臧华和另一个正厅干部。

接下来,邓书记喊他进去,随便说了两句之后,就让他走人了,若是没有小房间里那份文件,王启斌绝对会好好地琢磨一下,领导这到底是啥意思。

但是有了这个文件,那就不用说了,邓老板是让他传话呢——至于说传给谁?那肯定是陈太忠嘛,王处长身上虽然打着的是戴复的烙印,属于蒋省长一系的,但是邓健东通知蒋世方,自然还有其他途径,这个话就是要传给小陈。

陈太忠一听也明白了,这三个人里,要说臧华的条件并不比别人强,但是杜毅肯定是推荐要推荐臧华的,“王处,我觉得他要是有心推荐别人,这个文件就不该让你看见。”

“这……也未必吧?”王启斌是被这份幸运吓傻了,市委书记的候选名单被他看到了,他的脑瓜简直都不会转了,“没准杜老大担心张州那边的布局,让你帮着问一下上面?”

一边说,他一边抬手指一指天花板,意思说张州那边,要考虑黄家的意见。

陈太忠琢磨一下,还是摇摇头,不过这个头摇得不太坚定,“那不太可能,杜老板要是想跟上面联系,哪里……哪里用得到咱俩?”

他这话说得有点客气,事实上他是想说,就算老杜没啥好途径,也不可能在你身上绕个弯,直接找我不就行了?只是这么直说,未免会有伤人的可能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