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692章 艰难推动(下)

陈太忠翻看一下,感觉还好,三个副主任每个都交上了洋洋洒洒几千字的稿子,罗主任自己也写了一篇序言,题目却是大得吓人——《论在新的历史时期,干部自制自律的必要性》。

反正也是应付差事的东西,陈主任挑报备科的来看一眼,里面除了叫苦,就是一些空泛却又令人无可指摘的文字,粗粗看上去,这一篇怕不有八九千字之多,但是看完琢磨一下,发现里面根本没什么内容。

要说一点内容没有,那也是冤枉人,起码里面显示出报备科的工作很繁重,但是同志们有信心在领导的关怀下,坚决完成上级下达的任务,要不说宣教部是笔杆子扎堆的地方呢?搞这种文章,真的是太轻松了。

陈太忠看着稿子,脑子里情不自禁地冒出“党八股”三个字来,不过这样的稿子,正是他想要的,于是笑着点点头,“同志们辛苦了啊,这样……加班的同志,每人发一张洗车卡。”

陈主任现在手里这种类似的优惠卡,实在太多了,多到他都懒得去拿,这洗车卡就是其中之一,前两天有洗车行找到张馨,说是你们移动的人有钱,私车挺多的,我给你们提供洗车服务吧?

天南现在洗车的行情就是十块一次,这位拿出价值一百的卡来,说是负责洗十次车,我跟您四十结算就行了——不过,这卡只能洗车。

四块洗一次车,就不算亏本,起码水费电费税金和人工回来了,但是也不赚钱,车行琢磨的是在打蜡抛光之类的附加服务上面赚钱,先维系住客户才是道理。

张馨说好啊,她虽然不富裕,眼里也没这点小钱,我跟你一百结算,不过超出的部分,你得买了IP充值卡,这也是双赢不是?

说来说去,这是针对高消费群体的服务,多少私车老板,都是自己拎个水桶洗车呢,陈太忠当时就觉得这个卡不错,你说它值一百吧,确实值一百,但是细算起来,也可以说一分钱不值,车主自己辛苦一点,不就省下了?

这种福利发出去,别人不会歪嘴,认为得福利者确实是得了一百块钱,陈主任最看重的是这个,在省委里办公,你想给下面弄点福利笼络人心,是一定要注意影响的。

稽查办里不是人人都有车,没车的或者有车不敢开的,占了大多数,不过这卡拿出去送人情,不也挺不错?起码名义上也值一百块钱。

总之,在文明办搞福利,不比在凤凰招商办,是需要慎之又慎的,可供选择的内容也不是很多,所以陈太忠才会记住这个洗车卡。

罗克敌笑眯眯地走了,陈太忠拿着资料直奔主任办公室,秦连成信手翻一翻资料,嘴角就抽动了一下:我说,你小子咋就能这么欺负领导呢?

不过,陈太忠想的是糊弄领导,秦主任想的也是这样,他甚至没有制定框框的兴趣:小陈最近有点活跃,那么我必须说一说他,但是他弄上来这么个东西,潘剑屏甚至是杜毅问起来,我也有交待了——此事我过问了,下面是这样反应的。

“这个东西,有点空,”秦主任清一清嗓子,他必须表示出,自己不是一个好糊弄的领导,不过同时,他无意追究太多,于是将材料向桌上一放,若有所思地盯着年轻的副主任,“回头……要把内容充实一下。”

还充实啊?陈太忠心里暗叹,写成这样已经是水漫金山不知所云了,再充实的话,那玩意儿……还能看吗?

还好,这是下面办事人该头疼的问题,下一刻,他就将这一份纠结丢到了脑后,笔杆子可不就该这么用的吗?于是他笑着点点头,“好的,我回去就让他们完善。”

“嘿,”秦连成无奈地抬手指一指他,接着面色一整,就陷入了沉思里,好半天才清一清嗓子,“对了,关于文明办可能升格的事情,要大家不要乱传。”

“什么?”陈太忠没想到是这样的一个指示,禁不住眉毛微微一扬,心说我好不容易找了一个相对可靠的人放风出去了,你现在居然……朝令夕改?

“啧,”秦连成遗憾地咂一咂嘴巴,接着又一摊手,“刚才我去见部长了,部长很随便地跟我提了一句,说是……文明办要是人手不够的话,优先从宣教部里考虑。”

啧,陈太忠也一咂巴嘴巴,明白了,合着经过这个周末,消息都传到潘剑屏耳朵里了,由于此事是秦连成推动的,潘部长不好多问,所以就给出这么个暗示,一来算是变相地表示支持,二来也是说……文明办升格,干部们跟着水涨船高,要优先考虑自己人。

不得不说,潘部长这个吩咐还是有道理的,毕竟有了X办的夸奖和中央文明办的考察,这个文明办升格看起来是挡不住的,要是没人琢磨也就罢了,只要秦连成愿意,真是顺水推舟的事情。

而干部们熬级别,真的太难了,现在稽查办里还有组织部和纪检委派驻过来的干部,其他部门若是得了这个消息,没准就要琢磨往里面塞人,潘部长就要强调一下——山头主义,谁没有一点儿呢?

“我估计……组织部或者纪检委那里,已经有人知道了,”陈太忠撇一撇嘴,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,“反正咱们主要是想做好事情,老主任你说是吧?”

是啊,我也没想着跟他潘剑屏争人事权啊,秦连成深以为然地点点头,“你尽量表现出控制的态度,也就是了,反正玩这一手……你很熟练。”

这就是秦主任顺便敲打他了,我让你小子弄一份文字性的材料,你就大张旗鼓地加班,然后给我弄出……这么一份乱七八糟的玩意儿。

“嘿,”陈太忠笑一笑,也没把领导的批评当回事儿,又聊两句之后站起身走人,心说亏得我没让傻大姐去放风,要不然估计会出点问题。

所以说在这省委机关里办事,真的是不能行差踏错半步,陈某人自得之余,也有点悻悻,这次还真是侥幸——怎么我就没反应过来,这消息一旦放出去,就会招来其他部门的关注呢?眼光还是有欠锻炼啊。

时近中午的时候,李大龙敲开了陈主任的办公室,“已经做出决定了,正式对王志君实施双规措施,现在估计已经传达到通德了。”

李主任其实也是有心人,知道领导在注意这件事情,就着意打听,按说这种级别的消息要严密封锁,不可能及时地传到他这种科级干部的耳中,不过他是纪检委派驻文明办的,此事的线索是文明办提供的,又是高度关注的,他倒也有资格打听。

“嗯,”陈太忠点点头,又顺口吩咐他一句,“关于咱们这个文明办升格的事情,要大家都低调一点,盯的人多了,没准要多出什么阻力来。”

“好的,”李大龙点点头,不苟言笑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,“这个我一开始就想到了,您放心好了。”

惭愧啊,看着李大龙离开的背影,陈太忠真是有点不好受,啧,看看,人家一个小科长都考虑到的事情,我居然就没在意,果然……果然是太忙了一点。

交待了此事之后,他又忙起了别的,可是不知道为什么,他总觉得有什么事情没办,翻一翻记事本——他现在已经开始使用记事本了,没办法,应酬太多,万一不小心就不知道招惹谁了,这种千头万绪的局面,神仙也难免有遗漏。

好像没有啊……陈太忠在本子上看不到内容,这心里就存了点疙瘩,终于在十一点半的时候,他想起来了:啧,是件不合适记在本子上的事情!

这么想着,他拎起电话就给林业厅李无锋拨了过去,“李厅长,是这样的,省里已经决定了,王志君今天……双规!”

“啧,”李厅长听得咂巴一下嘴巴,“嗯,这样吧太忠,晚上有时间没有,咱们一起坐一坐,我想跟你了解点事儿。”

“呀,晚上是不行,”陈太忠刚翻了小本,记得很清楚,晚上韦明河要来,这厮过来陪徐卫东玩两天,还要他介绍两个实权人物认识一下,“中午吧,行不行?”

“那就……中午吧,”李无锋沉吟一下,答应了下来,“你能来林业宾馆吧?”

陈太忠放下电话,琢磨一下之后,给高云风拨个电话,要他陪自己一起去林业宾馆——他真是不想驳了李厅长的面子,但是老李居然不肯在电话上,这事儿就不会太简单了。

那么,他就需要找个人陪着自己,万一有什么尴尬的地方,他也好借着还有朋友要招待的名义,比较婉转地拔脚走人。

高云风一听这话,自然是应承下来了,李无锋好歹是厅局正职,比他老爹差一点,但是人家手上抓着一个实实在在的厅局。

李厅长眼里可是没什么高公子,也就是不失礼貌地招呼一下,就扯着陈太忠到一边说事儿去了,“太忠,我问你一下……你们现在搞的这个干部家属调查表,要是有人填写不实,发现之后一定会严惩吗?”

“啧,”陈太忠听得就叹口气,真是怕什么来什么,不过还好,他可以断定的是,李厅长是代人打听此事,那么他的压力多少要小一点,当然,他不会吃多了撑的,去问这个人是谁。

这倒是个解释文明办初衷的好机会!他沉吟半天,觉得自己这个想法没什么错的,于是沉声发话,“我们只管调查,王志君被双规……是省纪检委决定的,她的问题多啦。”

他说得很明白了,但是李无锋是老派人,就一定要问得更明白一点,“我有个朋友,填写的资料不是很实在,问题大不大?”

捅不出来就不是问题!陈太忠很想这么说一句,但是一想自己这么说,又要增加某些人的侥幸心理,说不得组织一下措辞,“这个……得看他人缘好不好了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