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690章 指点江山(下)

张州的煤炭资源对蓝家来说意味着什么,也就不用多说了。

但是偏偏地,那边一动作,蒋世方就品过味来了,再然后就连许家人都知道了,那杜毅肯定早也知道了,这么多地方势力虎视眈眈,蓝家人再想得手,那就是做梦了。

不过,虽然蓝家进不了张州是铁板钉钉了,谁出面去得罪他们,这还是个问题,按说杜毅可以派自己人上任,他是省委书记嘛,但是他一旦这么搞,怕是就把仇恨度吸引到自己身上了,划得来划不来,这就不好说了。

杜书记也是有组织的,而且蒙艺走后,他能以中央候补委员的身份升任省委书记,他身后的人能力不会太差了,不过可以肯定是,他的势力赶不上蓝家,而且蓝家是出名的护短和不讲理,为这么一个小小的正厅的位置发生冲突,真的……值得商榷。

所以就是田立平那句话,也只有黄家人出面,蓝家才会无可奈何,这不光是蓝黄两家势力相当,更是因为天南是黄家的传统地盘——麻痹的你敢伸手进天南,老子就敢剁你的爪子。

这个因果,其实也不是很复杂,但是陈太忠就是没想到,这主要是因为,他自己就觉得,我现在这身板儿,要是不用非常手段的话,能扶上去个厅局的正职就是极限了,市委书记啥的……哥们儿也没那么好高骛远。

所以他根本就没往这方面去考虑,眼下吃田市长这么一点,才恍然大悟,不过再想一想,他还是有点困惑,“可是,这也是考验杜老板的能力和水平的时候啊。”

这话也对,杜毅年纪不算大,现在才五十五岁,十年时间,够他冲到政治局委员那一步,区区这么一个小地方的恩怨,他都处理不好的话,看在上面那些大佬眼里,未免就会有点疑惑:就这么一点政治艺术,这个人值得培养吗?

而且严格来说,张州不算天南的核心区域,甚至有人认为,目前张州的经济跟地北省挂钩得更紧密点,黄家在这里的存在感……嗯,略略要差一点。

“这是肯定了,”田立平笑着点点头,其实他对那个位子,也没有必得之心,因为这真的有点不现实,不过该说的话,他是要点到的,那么下次有类似的机会,他就好争取了,而且这次……未始就没有翻盘的机会。

不过有些话,他是不方便说的,说出来徒乱人意,也显得他蝇营狗苟,没有个市长的样子,反正我女儿跟你不清不楚,儿子的绿卡也被你弄走了,现在我再跟你保持接触,不信有了机会你不帮忙——你小子可是答应了我,退休的时候给个副省的。

所以他索性放下这些,指点起了江山,“其实蒋世方的人也有机会,他毕竟是偏黄家的,杜毅要是让一步,把这个市委书记给了蒋省长的人,也能换来不少东西。”

陈太忠想起,此事最先是蒋世方张罗的,倒也承认这个看法,不过再想一想,还是苦笑着摇摇头,“杜老板好歹是管官帽子的,上一次赵喜才下了,他没拿到素波市长的位子,已经很没面子了,这次应该不会再让了。”

你就不知道考虑一下变通?田立平听得真是有点无语,不过官场上的事情,很多东西都是做得说不得的,再亲密的人也是如此——错非父子这种关系,才可以交心,哪怕近到夫妻这个程度,都不是很可靠。

所以他只能退而求其次,要陈太忠多支持凤凰的经济建设,“别人都是胳膊肘往里拐,你倒好,帮了涂阳帮素波,有个手机项目,你还给弄到素波来。”

“许纯良要这么做,我有什么办法?”陈太忠叹口气,“而且,涂阳那些项目,都是当地特色,咱凤凰既没有卷烟厂,也没有蒙岭。”

“可是咱有童山不是?”田立平不太认可这家伙说的话,不过这种事情,也确实是强求不来的,“最近我琢磨着搞个凤凰黄酒节,你给帮忙宣传一下吧。”

曲阳黄在欧洲那边卖得大火,尤其是主要执行者是金融掮客埃布尔,法国人做别的或者未必行,但是做包装搞贸易,绝对是他们的强项,掮客先生表示,五年之内,保证销量稳步上升,而不是成为短暂的时尚。

五年之后,那就谁也说不好了,但是毫无疑问,如果这个势头能保持十年的话,埃布尔有信心将曲阳黄经营为老字号。

所以,田市长有心思搞一个黄酒节出来,进一步打响曲阳黄的名气,至于说别的地方早有类似的节日,那倒也无所谓,大家各玩各的也就是了。

“我能帮上忙的地方,您尽管指示好了,”陈太忠笑一笑,心说我倒是错怪老田了,他要是真惦记上了张州市委书记的位子,怕是也没心操办这种事儿了吧?

这顿饭并没有吃多久,田立平这也是半个月来第一次回素波,在七点的时候就离开了,陈太忠又跑到隔壁的包间,跟聂启明喝了两杯之后告辞,徐卫东倒是想拽着他饭后嗨皮,不过被某人拒绝了——他还有别的应酬。

第二天是周六,上午的时候,省文明办的稽查办里闹哄哄的,一干人都在忙碌,不过陈主任过来转了一圈,就大摇大摆地回了凤凰——这是领导对同志们的充分信任。

陈太忠回凤凰,倒也没有什么要紧事,关键是他已经一个多月没回来了,尤其是这段时间他事务繁多,连答应唐亦萱每周三来看她的承诺,都没有完成。

所以他下了高速之后,一挥手就将奥迪车收起,下一刻就直接万里闲庭到了三十九号。

小萱萱正在收拾房间,她知道他今天回来,就要把屋里好好拾掇一下,还准备了一些半成品的菜肴,打算亲手做一顿午饭。

她头上包着一块毛巾,正在擦抹电视的时候,猛然间发现身后气流有异,还没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,就感到两只大手娴熟地揽住了自己的腰肢,“不要,我身上有土呢,脏。”

“没事,我不嫌你脏,”陈太忠笑眯眯地探头,轻轻亲吻着她的脖颈,这是小萱萱的敏感部位,很容易动情,“来,让我亲亲。”

小萱萱早就期待着他的到来了,生理机能都被调整到了最佳状态,被他这么一吻,只觉得浑身发软,“别,厨房里还熬着羊汤呢。”

“等不及了,憋了一个多月啦,”某人信口胡说着,将她拦腰抱起,顺手将她手里的抹布扯掉扔下,抱着她昂然走进了卧室……

等两人再出来,就是一个小时之后的事了,这还是唐亦萱操心那一锅羊汤,要不然两人能腻到傍晚去,这也不是没有先例的。

刚得到满足的小萱萱眉目全开,脸上带着微微的红晕,肌肤甚至隐隐透出些光泽来,真正的娇艳如花,陈太忠又在她做饭的时候动手动脚,不住地撩拨,搞得寂静的三十九号风景无限。

跟唐亦萱在一起的时间,总是快乐而短暂的,而且他无需考虑太多凡俗的事情,真正的无忧无虑。

凤凰市基本上是没有陈太忠摆不平的事儿,回来的两天里,也有人登门求助什么的,往往就是他一个电话就能搞定的,也就是杨新刚的事儿,让他略略地费了点心。

杨主任卡在义井街道办主任位子上两年多了,现在杜书记要调走了,而吴言所兼的区委书记已经被免掉,来了新的区委书记,新书记是市委秘书长魏长江的人——魏秘书长也没几年了,所以他提个自己人,算是以后也有人照顾,这个面子章尧东是要给的。

新书记跟杨主任关系就很扯淡了,而且他好不容易到了这个位子,也得安排几个自己人不是?所以这义井街道办书记一职就没打算考虑杨新刚,而吴言也不会因此就打招呼——事实上,街道办的书记和主任,差别也不是很大。

陈主任回来,那就好办了,他也没干别的,就是要杨新刚代自己请朱书记来家里坐一坐,毕竟现在他还住在横山区的宿舍呢,请朱书记代为关照一下,也是正常的。

朱书记一听这话,就乖乖地过来了,没错,他背后站着魏长江,魏长江后面还有章尧东,但是人家陈太忠背后站的……是黄老啊。

新书记在陈主任家吃了一顿午饭,这就算是建立了一点交情,陈太忠也没说别的,就是随便说笑了,反正陪客是杨新刚,厨房里做饭的是杨主任的老婆白洁。

吃完之后,杨新刚陪着书记走了,朱书记默默地走了半天之后,抬手拍一拍杨新刚的肩膀,“新刚,好好干,别辜负了陈主任的信任。”

这种级别的任免,陈太忠办起来真的太简单了,不过就在当天晚上,他就遇到了点无能为力的干部任免,一个“1888”的号码打到了他的手机上,林莹的声音很清亮,“陈主任,张州的书记,定下来是展涛了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