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689章 指点江山(上)

来电话的可不是段卫华,而是田立平,若是段市长的话,陈太忠也不会这么含含糊糊地称呼了——傻大姐虽然是自己人,但是真的太好忽悠了,他还是慎重一点好。

田市长也没什么事,就是说好久不见小陈了,今天好不容易从凤凰回来了,在素波呆两天,大家抽个时间小聚一下。

老田这是又要找我办事了,陈太忠一听就明白,一个正厅主动给正处打电话,为的只是坐一坐,谁肯信啊?

只是陈主任也不好推辞,想一想自己明天还想回凤凰,索性就做出了决定,“那就今天吧,不过我还有点应酬,晚一点成不?”

陈太忠的应酬,真的不是一般的多,都是那种推都不好推的,像今天晚上就是——他要陪着徐卫东请省移动的老总聂启明吃饭。

徐总是省移动前老总张沛林的关系,在张总还是张总工的时候,两人就认识了,张沛林去北京活动调到移动公司的事情,就是通过他来操作的,陈太忠都是因为徐卫东,才结识的张沛林,勾搭上了张馨。

张总成了移动的老总之后,就要兑现诺言,从徐卫东那里定了一些设备——这也是当初徐总帮忙的本意,反正你移动买谁的也是买,我的价钱不要太出格不就行了?

徐总在移动这儿做了不少单子,一年多下来,怎么也有三四千万的数目——这数额不算太小,但是平摊到天南的话,也就是一个地市两三百万,算多大点事儿?

不过移动的结算方式,真的很令人吐血,店大欺客客大欺店这本是世间常事,而比移动更大的公司,数遍全国也没有多少,所以他们的结算不是很及时。

徐卫东算是张沛林的铁杆关系,别人也愿意大开方便之门,但是涉及不同的部门和地区,照顾他一次两次没问题,照顾不了他十来八次。

所以天南这边,徐总还有近千万的余款没结算,眼下却是换了领导,聂启明给钱,肯定就不会像张沛林那么痛快了——事实上,下面地市的经理也知道大老板换了,愿意念旧情的,能支付一点,可更多的人,是唯恐划不清界线呢。

徐卫东这就生气了,他有个资深副部的老爹,知道这些人情冷暖,但是,你们不接着定我的东西也就算了,我是跟着张沛林走的嘛,可剩下的钱都不好好地给,那不是欺人太甚?

他要了两回钱,聂启明也不予理睬——张沛林留下的账多了,想要钱?麻烦展示一下你的肌肉吧,不该欠的钱,我自然不会欠。

于是徐卫东就问计于张沛林,说这事儿我该咋办,张总说得很轻松,找见陈太忠,什么都给你摆平了,他要是不行,你再找我。

徐总做事儿讲究,他不找陈太忠,先找上了韦明河——这是两人的纽带,陈太忠得知消息后,问一问情况,知道徐卫东那些单子都没问题,“那让他去要钱吧,就说是我的意思。”

撇开许纯良不算,京城的那帮衙内里,最对他胃口的就是韦明河,徐卫东给他的印象也不算坏,起码是个比较靠谱的主儿。

徐总得了这个承诺,就去找聂启明,说陈太忠是我朋友,大家都不是外人,我这些钱也都是正当款项——聂总您宽裕的时候,就给了吧?

聂启明现在是最听不得“陈太忠”三个字,当然,聂总也不是吓大的,于是就表示,我跟陈主任也好久没见了,大家一起出来坐一坐,这点小钱算个啥事?

这就是聂总开出条件了,徐卫东也只能去找陈太忠,陈太忠他……能不答应吗?

所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,就是这种场面了,无论是成克己还是徐卫东,都不是陈太忠能拒绝的,虽然这俩主儿出现在天南,真的是有点莫名其妙。

“都有些谁呢?”田立平还真不见外,这话都问得出来,等他听说移动的老总也会在,就表示一下参与的欲望,“在他隔壁,咱们再定个包间。”

这是身份相若者交际时的一种方式,两个包间,你玩你的我玩我的,相互串个场子方便,说点私房话也方便,彼此还无须太买账。

陈太忠也明白这点事儿,于是打个电话给徐卫东,要他和聂启明换个地方——韩忠的港湾大酒店就不错,你们来301吧。

徐卫东自然是无所谓,聂总有点不情愿,却也无意反对,他可是知道,最近因为西门子的事儿,九零三的胡睿都被黄家拿下了——他也是通地集团出身,跟胡睿还打过交道呢。

反正这些都是小插曲了,两边落座之后,相互一打听,心里就都有数了,田立平那是一市之长身份尊崇,不过聂启明虽然是企业干部,可这移动公司非同一般的企业,又是中央直属,相互也没有多明显的差距。

徐卫东倒是放下心来了,起码他请动陈太忠了,不但陈主任来了,人家还是带着一个市长来的——陈主任的繁忙不是吹出来的,是真有那么忙,出来应承,随身都要带个市长谈事儿。

聂启明是注定了要害怕陈太忠,不光是他要在天南这一亩三分地儿讨生活,就说信产部那边,陈主任吧嗒一下嘴巴,胡睿就悲剧了——所以他跟徐总表示,移动最近账面的钱确实紧张,不过该付的,都要给你付的,咱坑谁也不能坑了朋友……对不对?

相较这个包间的热闹,陈太忠和田立平的包间,相对就要平静很多,陈主任很关心凤凰的经济发展,而田市长表示,太忠你对凤凰这边,最近少关照了一点啊。

大抵还是因为相互没有戒备,很自然地,两人就谈到了天南眼下的局面,田立平顺口问一句,王志君那边,你能不能放一马?

那不可能,走上程序的事儿了,陈太忠断然拒绝,他很清楚,田立平原本是蔡莉一系的,也就是说立场接近于正林系,毕竟蔡主席是正林的领军人物。

而王志君这一拨人,也是出身于正林系,别的不说,管老书记就是正林系的骨干,资格甚至比蔡莉还要老,不过王志君是混合了通德当地干部的势力,还真的没怎么搭上蔡莉的线儿。

而田立平又不一样,自打他出任了凤凰市长,就算是从蔡莉的正林系里脱离出来了,算搭上了黄系,黄系也是凤凰系的老股东之一,不过界限就没那么明显了。

反正官场里这些派系,就没人能说的明白,眼下田立平问王志君的事儿,也不过就是那么一问,表示自己不忘本就是了。

我绝对不会放过这个泼妇!陈太忠旗帜鲜明地表态,其实他心里也明白,老田找自己坐一坐,恐怕不会是因为这种事儿——王志君离田立平,远着呢。

他心里其实有个猜测,田立平的目标,应该是张州的市委书记,堂堂的凤凰市长,总不可能去惦记正林的常务副或者说通德的党群书记吧?

果不其然,说着说着,就说到江川的位置不稳了——对田立平这种厅级干部来说,江川请求改任非领导职务一事,未必是大家都知道的,但是老田的消息也不是很闭塞,起码他能确定,张州的那位被人惦记上了,朝不保夕了。

“江川要下的话,那位子肯定是杜毅的人去坐,”陈太忠表示,我不明白老田你在琢磨啥,“蒋世方发起的这件事儿,他……或者会有点想法,但是希望不大。”

“太忠,你考虑的没错,但是……未必全面,”田立平提醒他一下,还是那句话,涉及自家进步的路线图,也只有当事人最能明白——这跟智商啥的无关,切身利益使然。

“如果我的消息不错的话,应该是上面早有人看上张州这一块了,”田立平伸手向天花板指一指,“我说得没错吧?”

“嗯,”陈太忠点点头,想起了在黄家遇到的黑脸,那厮似乎姓耿来的,现在跟着蓝家混呢,那边似乎早就惦记上张州了,“不过在天南,他们没市场。”

“敢说他们在天南没市场的,也就只有你了,连杜老板都没这胆子吧?”田立平微微一笑,眼中透露出玩味极深的目光。

“嗯?”陈太忠听得就是一愣,他皱着眉头端起酒杯,放在嘴边慢慢地品着,脑子却是在不停地转动,大概琢磨了差不多五六秒,然后缓缓地点头,“明白了。”

这次他可真是明白了,最先对江川的位置起意的,应该是姓耿的那帮人,那厮身后是蓝家,那么蓝家的目的就很明确了——他们看上张州的煤炭资源了。

这听起来是句废话,实则不然,对蓝家来说此事意义不小,煤焦未来的这一拨行情倒是在其次,关键是他们想整合这个市场,就必须四处出击。

前文说过,蓝家在煤焦出口方面,是独占鳌头的,大约占据了百分之七八十的市场份额,陈太忠去英国联系焦炭出口,就遇到了蓝系人马的低价冲击,那绝对不是仅仅想抢单子那么简单,人家是不希望看到别人插手这个行当。

这也亏得是陈太忠不想被外国人看了笑话去,最终高价拿下了这个合同,如果他也是通过打价格战,吐血拿下这个单子,蓝家估计就不会这么忍气吞声——麻痹的你这是坏整个行业的行情呢。

蓝家人做事,从来就是这么霸道,他们可以坏行情,但是别人……不行!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