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688章 各有手段(下)

井泓这收拾人,真的有一套啊,挂了电话之后,陈太忠还在不住地琢磨此事。

井部长跟牛司长不是一块儿的,这谁都知道,陈太忠自问,自己要是处在井泓的位置,收拾牛司长的手段有成千上万种,但是话说回来,能这么不着痕迹,轻轻拿下此人的手段,就未必很多了。

陈某人收拾人,最常用的就是开外挂作弊,其次就是硬顶着上,但是利用规则合理地收拾人,这不是他擅长的——所以他很有兴趣打听此事。

而这件事情,井泓做得确实有值得他借鉴的地方,没错,井部长没有仙力,但是人家有背景不是?直接硬碰硬地拿下牛司长也不是不可以,但是这么搞的话,火药味太重,落了下乘。

其实要说非常规手段,井泓肯定也不缺——起码黄汉祥不缺这种手段,比如说搞个窃听、迎宾车队爆胎之类的,大家都有这能力。

但是在官场里这么搞,是犯忌讳的,大抵这还都属于能理解的非常规手段,跟陈某人随随便便弄塌一座桥,那是不能比的,起码有心人一琢磨就能确定:这他妈的是人为的!

然而官场里斗争,忌讳的就是这种非常规手段,这属于破坏规则的行为,情治机关的那一套,不该随随便便去沾染,这是常识,否则的话不但让情治机关的人被动,也会让所有的干部心生厌恶:这是搞特务政治那一套吗?

有关部门,是为党和政府服务的,不能随随便便地凌驾在组织之上——否则的话,这个官做得还有什么安全感?

所以井泓也没用这一套,当然,他委托人偷了那发言稿,估计也是用了点非常手段,但是这个效果,介于非常和寻常之间——谁敢保证这是有针对性的,谁又敢保证,不是外事司自己不慎遗失的?

坑人坑到让对方无话可说,没有什么烟火气——最多就是有点诡异,这样用常规手段能达到的境界,陈太忠真是想不佩服都难。

再然后,井部长是领导牛司长是下属,略略不讲理一点,做出停职的决定,却也是有充足的理由,外事无小事嘛,谁敢说句不对?

第二天是周五,陈太忠一上班,惯例是去潘剑屏办公室走一趟,原本他还想着再去秦连成那里转一圈呢,不成想才出部长的门,就见到秦主任迎面走来,显然也是来报到的。

两人对视一眼,微微点一下头,就这么擦肩而过,秦主任在经过他的时候,轻声说一句,“王志君双规,办好了。”

回到办公室,陈太忠就给李大龙打个电话,要他了解一下情况,约莫一个小时之后,李主任过来了,“刚才那边刚开了会,认为证据充分,接下来就是调查了,工作组刚刚离开。”

秦连成能早一步知道消息,这是正常的,有关系的人总是在组织做出决定之前就知道结果了,陈太忠琢磨一下,还是有点不确定,“没说双规啥的?”

“程序嘛,一步一步地走,要不对下面地市的党委也不够尊重,”李大龙微微一笑,耐心地跟领导解释,“不过大家都说了,只要能落实部分证据,就足够了。”

“她还想去全国妇联维权呢,”陈太忠嗤地冷笑一声,随意地扬一下下巴,“去吧。”

李主任的身影刚消失在门口,陈太忠就想起一事,也不知道这家伙放风放到什么程度了,这许久也没见人过来跟自己打听,有心喊一嗓子问一下,琢磨一下又摇摇头,算了……着什么的急呢?这进步又没我的份儿。

他不着急,可是有人急不是?临到傍晚了,秦连成把陈主任叫过去,说看起来咱们搞的那个干部调查表,有些人的认识还不是很深刻,你写点书面材料吧。

这就是旅游局的事儿,传到秦主任耳朵里了,他觉得陈太忠能干是能干了,却也不能由着性子乱来,丫核实一个干部,“啪嗒”一下省纪检委派人下去了,又核实一个干部,人家跑到文明办写说明来了。

按说这都是成绩,但是没有章法,小陈又不是那种讲规矩的人,秦连成希望他拿个系统点的东西出来,以后做事就有章可循——起码得有个大框框,否则搞得人人自危,这工作就不好开展了。

有章法可就有漏洞了啊,陈太忠很想这么解释一下,不过老秦这个要求,也不能说就过分,毕竟他自己做事的随意性太大,于是一边琢磨,一边往办公室走,得想个什么法子,应付一下。

快走到办公室的时候,正好李云彤从里面出来,他随口吩咐一句,“你跟稽查办的主任们说一下,过来开个小会,明天可能照常上班。”

在省委里面,不存在加班不加班的问题,领导让你来你就得来,陈太忠的意思就是说,秦主任既然你要我们出个文字性的东西,我们就统一一下认识,同志们加班来搞一下——这起码是个端正的态度。

他是这么想的,但是他从来没有要求过人加班,这个吩咐难免就显得怪异一点,事实上他不并喜欢要求别人加班。

当然,就算他不要求,加班的现象也不少见,比如说林震他们完善数据库的时候,没日没夜地干了两周,可那是自发的,也是对工作负责的体现。

所以李云彤听到这吩咐,登时就是一愣,随即又脚跟脚地跟了进去,压低了声音,“咱们现在……就要开始积极表现啦?”

“嗯?”陈太忠听得煞是纳闷,禁不住看她一眼,“表现……什么?”

“不是说文明办要升格吗?”傻大姐压低了声音,一副心领神会的样子,“我早听说了,不过……不想让您觉得我不稳重,所以就没问。”

“好好,你继续这么做,”陈太忠哭笑不得地点点头,心说你都知道了,那么这消息离传遍文明办也不远了,“嗯,跟你问的事儿,不是一回事,你快去通知他们,这都要到点了。”

事实上,他怀疑现在稽查办的主任们已经都知道了,因为接下来的小会,开得简短而热烈。

陈主任先把秦主任的意思说了一遍,说是干部家属调查表的后续完善工作,有点混乱,希望咱们能出点文字性的东西,说一说以后的设想——老罗你先说两句吧?

罗克敌眨巴眨巴眼睛,看一眼身边的邱振东,“小邱,首先吧,我觉得你们行政科得动起来,深挖一下干部家属调查表的意义。”

罗主任这话一说出来,除了邱主任点头之外,其他人都沉寂了起来。

不过还是林震反应快,下一刻他就出言表示,“调查表上,有大量含糊不清的内容,不能精确量化,报备科辛苦一点不要紧,但是不能真实反映情况,这就……有点对不起组织的信任了,这个书面材料我来负责完成。”

他反应过来了,别人可也都不傻,于是李大龙紧跟着表示,现在收到的举报信、举报电话什么的太多了,他会负责把这个情况汇总一下。

傻大姐看到大家纷纷表态,自己却是没啥可说的,眨巴眨巴大眼睛,终于硬着头皮发话,“我给大家打下手……”

罗克敌见大家都说完了,就扭头看向陈太忠,“陈主任您还有什么指示?”——这是一个很关键的问题。

“嗯,行,大家的工作积极性都挺高的嘛,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“材料尽量丰富一点,然后罗主任你汇总一下,由我转交就行了。”

确实是简短而热烈的会议,接着陈主任就宣布散会,明天照常上班,其他几个人心领神会地走了,傻大姐挺迷糊的,说不得留下来问陈主任一句,“陈主任,这好像……没说下一步的计划吧?”

“为什么要说下一步的计划呢?咱交的是书面材料,”陈太忠看她一眼,“同志们都积极热情地各抒己见了……这还不够吗?”

“原来是应付差事啊,”李云彤恍然大悟地点点头,她可不知道,刚才会议里最关键的就是罗主任那句问话,陈主任的回答,向大家表明了态度:我就是只要资料。

不过大家都在秦主任麾下讨生活,陈太忠再怎么目无领导,这个话实在是没办法说出口的,只能这样含含糊糊地暗示,所幸在座的都是明白人——除了傻大姐。

其实陈主任这么选择,也是不得已,他是把制定框框的权力交给秦连成了——与其我制定了框框让别人钻漏洞,不如你制定框框我来钻漏洞。

他相信秦主任不会制定太严谨的框框。

“我说你怎么说话呢?这叫下情充分上达,也是必要的资料积累,”陈太忠不满意地看她一眼,正好手机响了,他也懒得再说什么,“呵呵,市长您好,有什么指示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