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687章 各有手段(上)

果然是那话儿!陈太忠一听就明白了。

要有值得介绍的专家,黄汉祥早就介绍了,而且以老黄的性子,就算临时找到俩专家,直接一个电话打过来,不比什么强?

黄二伯是怕我干脆地在电话里推了,所以才直接让人找上门,陈太忠很明白这因果,可是他真的有点不舒服,“为什么是我呢?手机生产又不归我管!”

“那还不是因为你面子大?”王司长笑一笑,很直接地回答,“你介绍的人,别人不会随便开除。”

陈太忠听得眉头就是一皱,通讯产品领域出现这类事情,他是真的能理解,更别说是给国外运营商做的定制机了,不过对方的坦率,让他有点无法忍受,“你说的这是专家呢,还是来祸害人的?”

“外聘人员,存在朝不保夕的可能性,”王司长还在笑,“外聘人员”四个字他说得极慢,那寓意就很明显了,“所以要找一个强力一点的靠山,你放心,他们不会祸害自己的老板,更可能是……什么都不做。”

事实上,还有些理由,是他没打算说的,那就是眼前这个年轻人和他的朋友,不但跟西门子有合作,更是跟沃达丰有些渊源,那么就算万一出点纰漏,那两家发现“专家”引荐人是他的话,应该会相对地好说话一点。

陈太忠没想到,还有人这么算计他,不过他还是意识到了类似的隐忧,“这个万一……这俩专家徒有虚表,技术不过关,可能会给天南的手机产业带来巨大的损失,这是我不能容忍的。”

你要是想在手机上装后门,我无所谓,但是你这后门技术若不过关,被人发现的话,别说出口创汇了,没准都要遭索赔呢……到时候这算谁的?

风险从来都是跟收益成正比的,没有牺牲哪来的胜利?王司长不以为然地腹诽着,却是笑着微微点头,“你的顾虑有道理,但是我保证不会出现这种情况。”

两人聊了半天,其实都没有明白地说内容,不过既然都是明白人,也就没必要说得那么赤裸,然而,听到这话之后,陈太忠不干了,“王司长你能保证,那当然好了,您的地位也配得上这个保证,可是,万一出事,赔偿找您要吗?”

他不是没有大局感,也不是不懂国家安全的重要性,可是大家都知道,陈某人是个小集体主义情结很浓的家伙,想到天南的手机产业可能受到影响,GDP可能受到影响,这他就不肯答应了。

事实上,他是不能容忍事情砸在自己手里,没错,国家安全很重要,那么你们完全可以去找蒋君蓉谈,去找许纯良谈,为什么一定要让我出面呢?将来有什么问题,耻辱柱上的名字可是“陈太忠”!

还有一点,也很重要,那就是陈某人不太放心有关部门的办事能力,论专业性的话,他可能远不如对方,但是做同样的事情,他敢保证自己绝对敬业,而别人能不能像他一般百分之百地投入,费尽心机维护这个局面,那就很难讲了。

在这个社会里生存,把希望寄托在别人的敬业身上,是不现实的,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,主动权还是掌握在自己手里的好。

“你想得多了,我们首先要做的,是搞清楚核心技术,而且优先寻找的是隐患,”王司长终于开始正面回答问题。

但是他的脸上,却是带着淡淡的笑意,正是一副宾主言谈正欢的模样,“国内国际做通信产品的企业多了,你听说过国际上出现大量类似的负面新闻吗?都是有规矩和默契的。”

陈太忠却是不被他的话所动,甚至,他很敏锐地指出,你在回避正面回答,“那么我就直说了,你的要求我答应了,万一产生相关损失,我是会找你的。”

看到对方笑而不答,一脸雍容的模样,少不得他再强调一下,“我这人一向说到做到,说找你就一定找你,不找别人。”

你这么搞就没意思了吧?王司长也有点恼火了,话我都给你解释得明明白白的了,你非要针对我个人,这是组织上的意思,你当我闲得没事干,喜欢听一百多万部手机的墙根儿?

你小子怪不得名声挺臭呢,他知道面前这厮在欧洲的时候,就不怎么买类似的账,所以虽是愤怒,却也能理解,“反正要变更设计的时候,你还有机会提出异议,对吧?我只是告诉你,那真的是专家,你想请都请不到的专家,对你的手机生产只有好处。”

陈太忠被他后面强调的话说动了,于是点点头,“行,我就认王司长你了。”

无聊不无聊啊你?王司长听到这话里还隐隐有威胁的意思,真是有点无奈,不过对他来说,装聋作哑也是强项了,于是笑一笑,“其实我的主业,还是部里的工作,有些东西不过是帮着联系一下罢了。”

这个话,陈太忠还真的愿意相信,好歹也是副厅的干部了,有关部门的厅级干部再多,也不能到处乱铺吧?没错,信产部外事司是很敏感的地方,但是……你占一个位子,别人就少一个位子不是?

然而,想一想这中央部委的副厅,就相当于是省里的副处——甚至还不如,他这心里又有点动摇。

不过已经谈到了这个地步,再计较也没啥意思了,正经是有些东西,不知道要比知道了好,于是他话题一转,“对了,牛司长最近怎么样啊?”

我都跟你说了,这跟我无关的,王司长心里有点腻歪,可是他还得回答这个问题,以表示信产部才是他的主业,“他被停职了……在一个他负责的接待会上,井部长跟他要发言稿,他居然说稿子找不见了,然后就……”

“嘿,”陈太忠笑了起来,一时间好奇心大起,“怎么回事?王司长您给讲讲?”

王司长很无奈地看他一眼,我说你这都是什么心态啊?当然,按说这个要求不过分,毕竟一在部委一在地方,嚼谷两句八卦无所谓,可是咱俩没那份交情吧?

怪不得你能跟黄老二搞到一块呢,都是这副德行,他笑着摇摇头,“出来时间不短了,我要回去了,要不然就……有点失礼了。”

失礼事小,引起些无端的猜测才划不来,陈太忠知道这道理,笑着点点头,等人走了,自己又随便拨打两个电话,才施施然回去。

八点钟的时候他告辞离开,车在半路就拨通了黄汉祥的手机,“黄二伯,听说您给手机项目找了俩专家,有没有这回事?”

“嗯,天南是我老家,又是涉外项目,我很重视,支援家乡建设我义不容辞,”黄汉祥打着官腔回答,听得出来,他现在又喝得差不多了。

你现在就不避讳,就想起来天南是你老家了?陈太忠听得颇有一点无语,不过老黄用这种态度说话,他还真没什么好的应对手段,“不会搞砸了吧?”

“我介绍的人,怎么可能砸了?嗯……砸了也有你嘛,”黄汉祥满不在乎地回答,“没准他们过不了苦日子,很快就走了呢,还有事儿吗?”

“那索性不来不就完了?”陈太忠悻悻地嘀咕一句,不过他也知道这抱怨没啥道理,“二伯,其实这一摊儿不归我管的。”

“所以才找你嘛,”黄汉祥哼一声,理直气壮地回答,“你知道不,天津九零三的老总胡睿要下了,乌法省秦阳市的市委书记也被双规了……这面子我给得你够大了吧?”

不归我管所以才找我,这倒……符合有关部门的行事风格,陈太忠沉吟一下,“对了,听说外事司那个牛司长……丢了一份稿子?”

“你跟小阴说吧,”黄汉祥也不是真喝多了,他知道对付这小家伙,不能讲道理,要不然这家伙的歪理能气死人,耳听得对方扯起别的事儿了,警惕心一起,索性直接将电话给了阴京华。

阴总跟陈太忠白活两句,听他是真的想知道信产部的事儿,说不得就跟他嚼谷两句,“其实也没啥,就是一般来说,井泓有人帮他写稿子……”

井部长是堂堂的常务副,手底下自然不缺笔杆子,不过部委的事情实在太多了,不但对下面省份、同级兄弟部门,还要对国外,没有谁就敢说什么都懂,所以有些会议的发言稿,就是要相关的下属部门来负责准备。

井泓有准备发言稿的时候,有脱稿口述的时候,也有现场拿着别人的稿子念的时候,不过大致来说,还是他自己准备稿子的时候居多。

牛司长也知道井部长的习惯,尤其是他所处的阵营跟井泓不怎么对付,所以类似场面,井部长根本不希的跟他要稿子,没稿子宁可脱稿说两句了。

不过饶是如此,他还是为井部长准备了发言稿,领导的事儿就没小事,不过由于这稿子从来都是备而不用,他也就没怎么在意。

这个没在意可是坏了,井部长过来之后,眼瞅着要发言了,就让自己的秘书去外事司要稿子,牛司长赶紧翻包包,然后发现……给井部长准备的稿子不翼而飞了!

井泓肯定很生气,上去脱稿演说几句之后下来,说姓牛的你这也是副司局级的干部了,这点事情都考虑不到?还是说……眼里压根儿没领导啊?

停职吧——一切就这么简单,要不说做领导的,想收拾下面一个小干部,真的太容易了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