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685章 闻风而动(下)

第二天是周四,陈太忠才一上班,许纯良就打电话过来,说是下午西门子的舒泽先生要来素波,“接人不用你,但是晚饭你得作陪。”

“有没有搞错?没空!”陈太忠很坚决地拒绝了,“你要是想找我聊天,八点半以后去湖滨小区,西门子就很大吗?”

“我说,你用省纪检委用得很方便嘛,”许纯良气得在那边喊了起来,“你知道不?粮食厅的事儿,都扯出来侯国范了,替你压这点破事儿,容易吗?”

粮食厅办公室主任李强就抖搂出来不少事,查储备粮的问题时,张峰确实是跑了,但是只查王珊琳的善林公司,也查出不少问题来,要说侯国范没有点领导责任,那真是傻瓜都不相信——起码侯大勇就被人提起好多次。

当然,查厅级干部要慎重,可是侯厅长坐得稳稳的,根本不在省纪检委的活动——事实上,这是一个正确的态度,有简泊云作保,陈太忠也表示放过他了,他最好的选择就是尽量低调,再四处求人的话,那是自己找不自在。

许绍辉也能理解这样的心态,毕竟是招呼打到了,但是下面人请示的时候,他还得做出相应的暗示,对许书记来说,这肯定算是送人情嘛。

“不容易也得压,你早答应过我的,”陈太忠哪里肯吃他这一套?君子可以欺之以方,更何况许纯良这厮早就远离了君子,“一个人情你要卖几次?纯良你是越来越不纯良了。”

“是蒋君蓉的意思,”许纯良终于扛不住,说了实话,“她说你要是能露面,开发区就多拨两亩出来,给咱凤凰人拿来办公和住宿用……你看着办吧。”

开发区用于手机生产的土地和配套设施,是早就商量好的,折抵的费用已经是固定数字了,不过开发区位于市郊,多给两亩地也不过就是二十万左右,陈太忠一时气结,“我说纯良,为了二十来万,你就把兄弟卖了?”

“加上配套设施,就是小三十万了,买你个露脸嘛,”许纯良回答得理直气壮,“你总不能看着咱凤凰人租房子住吧?”

“我记得什么玉女派掌门,跟别人吃个饭,要一百多万呢,”陈太忠悻悻地嘀咕一句,“这国家干部的身价,低了点。”

“那是炒作,而且,你早就不清纯了!”许纯良气得啪地一声压了电话。

“素质,素质啊,”陈太忠对着手机,无语地摇摇头,哥们儿不是拿乔,是真的忙,你咋就不知道体谅一下呢?

他确实忙,下一刻他的手机就又响了,来电话的是林业厅厅长李无锋,他热情地寒暄了两句之后,就单刀直入,“我昨天听陈省长说,你去了一趟通德,我想冒昧地问你一句……这个王志君,你打算怎么处理?”

头疼啊,陈太忠一听是他关心此事,真是有点头大,李无锋能上位,跟蒙艺和陈洁的交换有关,不过不管怎么说,帮自己的同学求情也好,是帮忙引见小白也罢,李厅长都是给足了陈某人面子——这固然是看在陈洁的份儿上,但也是老李的人情。

可是,我想扳倒王志君,是获得了李继白支持的,而这李继白跟陈洁关系也好,李无锋你这么问,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呢?

“怎么处理……这我也不好说,反正她欺骗组织了,”陈主任沉吟一下,婉转地表示,“对她的处理,还在讨论中,我一个小正处,左右不了局面。”

“我不会让你为难的,”李无锋笑一笑,说话还真的直接,“你们有决定了之后,你跟我说一声,可以吗?”

“这个没问题,”陈太忠笑一笑,挂了电话之后,脑子又在不住地转悠了,李厅长这个电话打得没头没脑的,又是个什么状况?

官场混得越久,越觉得智商不够啊,陈主任叹口气,捋一捋脑子里的思路,抬手又给罗克敌拨个电话,“老罗,跟省旅游局联系一下,看看他们副局长杨滨什么时候在,说咱文明办有点事情要跟他了解。”

这个杨滨也是被人实名举报的,举报者是外地一家做酒店用品的公司,这公司的人也真是大能,寄来的居然是刻录的光盘——光盘里有几张照片。

其中一张照片,是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,一手持绿卡一手作个“V”的造型,笑得阳光灿烂,身后背景是纽约自由女神像,上面还有时间日期什么的。

举报信上说,这年轻人是杨滨的儿子杨爱华——这有其他照片为证,还说他们手里还有大量的照片,不过想来……这个就够了吧?

绿卡其实很小,但是遗憾的是,这是数码相机拍的,而这机子的像素还不低,局部放大的话,可以隐约看得出,那确实是张绿卡——他也没必要拿个别的东西站在哪里照相不是?

严格地来说,杨滨还不算在那三个“证据充分”的里面,不过排前五是够了,陈太忠得了秦连成的叮嘱,知道自己现在不合适再下去搞风搞雨,但是省旅游局就在素波,问一下总没什么问题吧?

罗克敌欣然地接受了任务,大概是半个小时之后,他过来汇报,“罗局长说,刘局长应该是下午有时间,他会安排的……我能跟您一起去吗?”

这省旅游局是二级局结构,局长罗玉树也不过是个副厅,那杨滨也就是个正处,罗主任面对此人毫无压力,看来是想跟着领导威风一把。

“嗯……行,再让邱主任派个人跟着就行了,”陈太忠点点头,秦连成有指示了,那他索性连林震和李大龙都不带了,“我也就带你们了解几个人,以后的担子,还得你独立承担。”

“我也是这么想的,”罗主任笑眯眯地点点头。

陈主任计划得倒是不错,下午去趟旅游局,晚上接待西门子,不成想就在上午十一点的时候,高云风带着一个男人,走进了他办公室。

杨滨?陈太忠的眼睛登时就是一眯,他没见过杨滨,不过,他手里有照片不是?所以一眼就认出了那个男人,于是不满意地瞪一眼高云风,“你这……挺会大包大揽的啊。”

“太忠,给个面子,”高云风笑一笑,又冲杨滨努一努嘴,杨局长倒是不端架子,轻手轻脚地将门虚掩上。

“这是杨局长吧?”陈太忠冲抬手指一指杨滨,接着不耐烦地叹口气,“我说云风……你知道你在掺乎什么吗?”

杨滨却是没想到,陈主任一眼就认出了自己,他嘴角抽动一下,勉力挤出个笑容,走上前来伸出双手,也顾不得计较对方是坐着的,“陈主任您好,久仰了……一直想拜会您,只不过没找到机会。”

陈太忠伸出一只手,很随意地同对方握一下,然后一指面前的沙发,“坐下说话。”

杨局长倒退着身子,小心地坐到了沙发上,陈主任却是随手拿起一张报纸看了起来,也不理眼前这二位,就这么晾着——这不但是他要表现自己的权威,也是变相地表示不满。

高云风对这一套不熟,心说以咱俩这关系,你这么搞是什么意思,他犹豫一下,身子一动才待说话,不成想杨滨拉他一把,微微摇一下头。

陈主任看报纸看了差不多两分来钟,华安推门进来了,一看这场面,二话不说就退出了房间——我咋总来不对时候呢?

陈太忠足足看了五分钟的报纸,才抬起头来,“杨局长你不是下午才有时间吗?”

“我提前从会场退会啦,”杨滨苦笑一声,“我哪能等着让您上门找我谈话?”

陈太忠也不接口,只是微微地点一下头,要看对方如何说话。

他这么一搞,杨滨可是卡壳了,他实在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说了,又不敢问“您找我要谈什么”,只能苦着脸看一眼高云风。

其实杨局长上午就没事,有个会也是可去可不去的——细说起来,还要从旅游局一把手罗局长那儿说起。

罗玉树是许绍辉在的时候提拔起来的,今天他一听说文明办的人要约见杨滨,心里就有点拿不准——最近文明办的风头很劲,这是要干什么?

不过还好,文明办新任主任秦连成是铁杆许系人马,罗局长跟秦主任不是很熟,但是他跟许书记熟,就打个电话请示一下,老省长你看,省文明办的稽查办要找我的一个副局长谈话,我这边需要怎么配合吗?

啧,许绍辉一听就明白了,于是告诉他,文明办前天去了一趟通德市委,我纪检委这儿就多了点材料,很要命的材料,你……嗯,尽量配合吧。

罗局长得到这个答案,二话不说就先指示办公室,把文明办的约见拖到下午,然后才开始了解事情经过。

通德市委的事儿闹得挺大,不多时他就了解到了情况,心里就明白了——陈太忠不但当场动手,还整了王志君的黑材料,“很要命”的那种。

那么,杨滨你自求多福吧,罗局长跟杨局长关系一般,不过这好歹是他旅游局的人,不管是为了形象还是为了解除隐患,他略略提醒一下总是应该的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