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684章 闻风而动(上)

事实证明,陈太忠在通德市委放肆的事儿,真的是不招人待见,李云彤都听说了此事,当然,她不是从稽查办听说的,跟着去的那四位都是守口如瓶——就算人家会私下议论,谁还敢让她听见?

她的消息来自部里,宣教部女人本来就比较多,说起来陈主任在市委里打女人,她们就认为不应该——那女人再怎么不对,你个大老爷们儿怎么能动手呢?

李云彤在部里也有好姐妹,那边传来消息,据说通德的党群书记发话了,要来省里告状,省里不管的话她就要去中央——比如说全国妇联啥的。

“那就是个二货,”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,他有心劝李云彤一句,你不要这么八卦了,可是转念一想,这就是女人的天性,她也是一心为自己好,而做领导的也需要有一定的耳目,于是笑一笑,“你不要理她,过两天她就去省纪检委喝茶了……这话不许跟别人说啊。”

“不该说的,我从来不说,”傻大姐郑重地点点头,当然,这话的真实性,只能留待让历史去考证了,然后她嘴巴动一动,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。

“该说的,你尽管说,”陈太忠无奈地撇撇嘴,自己的阵营里多了这么一个活宝,也真是让人……权当是赏心悦目的代价吧。

“张强的领导,省图的贺馆长,想跟您坐一坐,”李云彤犹豫再三,还是硬着头皮发话了,“嗯,其实我就是传个话。”

“我是让你说‘该说的’,这不该说的你说个啥?”陈太忠听得翻一翻眼皮,张强虽然是李云彤的老公,但是他对此人的印象非常不好,所以就不肯留面子,“省图的馆长……嘿,想见我,自己来宣教部排队。”

“我就是这么跟他说的,”李云彤对自己的老公,也是相当地不满意,见领导回了自己,这心里就更郁闷了,少不得出言辩解,“他非要让我试一试,唉。”

“这种男人……嘿,”陈太忠不以为然地撇一撇嘴,说到坐一坐,他却是猛地想起另一件事来,“洪涛是不是最近总在我这儿晃悠?”

李云彤想一想,最终是摇摇头,“没有吧?”

没有就好,陈太忠叹口气,他最担心的,就是洪涛知道了正林有干部挂职锻炼的机会,来找自己关说——拜托,那是潘部长拍板的事儿,跟我无关。

他对现今干部们的嗅觉,已经佩服到不能再佩服了,洪主任就算路过一下,他也要生出种种警惕的心理。

按下葫芦浮起瓢,陈太忠的事儿实在太多了,下午的时候,他接到了陈洁的电话,大致是说青旺那边有个希望小学落成,是北京容总捐助的五十所小学之一,下周一你去参加一下仪式吧。

这容总就是当初想拐了葛瑞丝和贝拉走的那厮,后来陈太忠出面,逼着疯狗赵晨剁了中间人的手,容总也得了命令,在天南建五十所希望小学才能获得原谅——你可以不建,但是后果自负。

按说容总是没能力在这么短时间内建起希望小学的,但是希望工程的款项从来都结的不利索,有人就说了,你认了这个在建的学校前面的账,那荣誉就归你了。

容迪克本来对此兴趣不大,但是这转让方诚意十足,说你别担心我们坑你,到目前为止,建这个学校我们花了七万五,现在你只需要出七万,这些就全算到你的头上了……我们真的是被拖欠怕了!

可是这七万,还是达不到陈太忠要求的最少十万带图书馆的地步,容总灵机一动,天南的冬天也很冷,我给学校上一套供暖设施吧。

供暖设施……暖气是不可能了,那玩意儿一上,就铁铁地超出预算了,于是容总在每个教室里安个灶台,可以生火取暖,还可以烧个水热热饭啥的。

陈洁说这属于精神文明建设,陈太忠却是坚决不去,“这是教育系统的事儿,我就是引见这么个人过去,真要参加什么仪式……不合适!”

他现在是怕了各种莫名其妙的仪式了,这仪式后面不定藏着什么味道呢,江川能被他“感化”,李大龙能想到罗克敌可能“出事”,这个官场……真的是充满了各种各样的惊喜。

当然,他带给小白的惊喜,应该是实实在在的。

吴言来素波,下午参加一个省里组织的农副产品结构研讨会,半官方性质的,不甚重要,在开完会之后,她甚至不想参加最后的会餐,说自己还有事就要离场。

举办方当然不舍得让这么年轻漂亮的女市长就这么走掉,不过吴市长早已见惯了类似的场面,面无表情地坚持一下就行了,换个别的副市长,对方大概还能再纠缠一下,但是如此美艳的女市长,那还真不方便纠缠了。

她腾出了时间,陈太忠却是没空了,天涯科技厅的人来省科技厅交流,办公室主任成克己也来了,点名要见陈主任,陈某人就算再忙,陪一顿饭总是必须的,饭后他一个电话把田强喊过来,要田公子帮自己招呼好成主任——人在官场,就是这样那样的身不由己。

所以陈太忠见到吴言的时候,就是晚上七点半了,两人坐在宾馆套房里,说起了最近天南的事情,钟秘书在一边端茶倒水,倒也没什么避讳。

小白静静地听他说完之后,就皱着眉头琢磨了起来,好半天才遗憾地叹口气,“啧,也没有我合适去的地方啊。”

“这么多位子,居然你没有看得上眼的?”陈太忠听得真是相当地无语了,连文明办主任你都能看上,现在这是……挑花眼了吧?

吴市长沉吟半天,才干脆地点出了其中的要害,“要是来省里没问题,去别的地方,工作真的不好开展,除非给个常委,要不然……女性干部真的很难。”

她在进入官场之初,是吃过亏的,也就是侥幸被章尧东看中,才开始了她的腾飞之路,到后来得了陈太忠的帮助,那就是如虎添翼了。

进省里的话,她还能得到陈太忠的襄助,陈某人在省里的能量那不是吹的,但是去别的市做个副市长什么的,就不太保险了——尤其是,她还是如此年轻貌美。

说穿了是她也明白,自己这三十二岁的副市长已经是顶天了,想再加个市委常委都得再等那么一两年——去别的地市,若是能给她一个常委会举手的权力,那她就多了一项自保的法门,没有的话真的没意思。

倒是在凤凰市,就算章尧东上进走了,吴市长也无所畏惧,她在这里势力雄厚,而且凤凰还是陈太忠的大本营,谁敢欺负她?

你这进取心……有点不足,陈太忠听得煞是无趣,不过他也承认,她的担心是有道理的,女性干部在官场中,优点和缺点都是相当明显,“看来又让你白高兴一场了。”

“现在我也挺高兴啊,”吴言听得就笑,很开心的那种,“知道你这么能干,连江川都要打你的旗号退居二线,我还有什么不知足的?”

“是啊,”钟韵秋忙完了在旁边坐下,笑着点点头,“太忠,凤凰市大部分干部,哪里看得到吴市长这种笑容?也就是你有这个眼福。”

她听这一番话,也是听得心惊肉跳,倒不是说她惊讶陈太忠的能力,这只是一方面,吴言不想离开凤凰,她是更不想让吴市长走,而且,就算吴市长能带走她,去别的地市,条件也不会比凤凰好——除非那个城市是素波。

“你觉得江川下了的话,谁能上?”其实,吴言对推演这种事儿,也是很感兴趣,尤其是她从陈太忠这儿得到的消息,不但比别人早,而且也全面,她甚至有种感觉,自己是站在蒋世方或者杜毅的角度来看这一盘棋的。

“我可没兴趣琢磨这个,”然而,总是有煞风景的人的,陈太忠探手去拿桌上的茶杯,“十有八九是杜毅的人,蒋世方的可能性,真的很小。”

“要是能从省委下去人,吴市长可以考虑一下那个人的位子吧?”钟韵秋问一句,由于担心犯了常识性错误,她的声音非常地低。

“这个不可能,”陈太忠笑着摇头,“省委要下去人的话,绝对是闫昱坤之类的资深正厅,小白哪里干得了组织部常务副部长?”

“再乱叫,翻脸了啊,”吴言白他一眼,眼神中却满是宜嗔宜喜的风情,“那我可以干个普通副部长不是?”

“想那么多也没用,走一步看一步吧,”陈太忠苦笑一声,他自然听得出,小白不是真的要干组织部副部长,她只是表示,这位子一旦轮转起来,没准就有合适她的角色了,然而——这种变幻连杜毅都不敢计算,他吃多了撑的去琢磨?

不过不管怎么说,今天白市长的情绪不错,居然不肯放他回湖滨小区,缠绵了半宿之后,还要钻在他怀里入睡,“不许走,你个没良心的……多久没有回凤凰了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