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682章 被借名

这次通德之行的收获,还真是不小,以陈太忠的想法,退了房连夜往回赶都行,不过想一想,这么搞真的有不体恤下属的嫌疑,终究还是忍住了,只是通知大家早点休息,明早七点准时动身。

李大龙和林震是睡在同一个标间的,记录的那位跟司机睡一个标间——只有陈主任住的是套间,不过陈主任不但级别高,他的外间还兼了会议室的职能,倒也不算太脱离群众。

李主任回房间的时候,整个身子都是轻飘飘的,他很想掩饰自己的兴奋,但是这根本是盖都盖不住的,林主任马上就发现了,“老李,有啥喜事儿啊,美得合不住嘴?”

“没啥,老婆买的股票涨停了,”李大龙随口胡说一句——陈太忠把消息告诉他,基本上是个错误的选择,这家伙的嘴非常严,根本就不可能去跟别人说什么。

“哄谁呢?”林震不屑地哼一声,他比李大龙年轻一点,不过两人级别相当,平时说话也就不需要太注意,“是从你大姨那儿弄到材料了吧?”

“喂喂,这你可是不能乱说,”李大龙一听就着急了,这也是他要隐瞒的事情,不过相较而言,此事保密的程度是要差一点,“王志君心狠手辣,你这话传出去,没准我大姨一家要有麻烦。”

“你放心,我不乱说,”林主任见他这副模样,笑着点点头,我就知道你肯定有收获了,然而,在落实了这个猜测之后,他禁不住又生出点别的想法来——就算你搞到一些资料,也没必要高兴成这样吧?往常你可是很稳重的,难道说陈主任……答应了什么?

接下来就是一宿无话了,第二天早上六点二十,大家起来洗漱收拾衣物,林主任这才惊讶地发现,李主任居然两眼满是红丝,“你这一晚上没睡?”

“我这人睡觉,有时候认床,”李大龙有气无力地笑一笑,顺便还打个哈欠,他真是折腾了一晚上,想到那“正处待遇”,就怎么都睡不着。

收拾齐整之后,就是六点四十了,到食堂,正好赶上刚开始摆放的早饭,十分钟匆匆解决战斗,车出宾馆的时候,不过六点五十五。

然而,陈太忠选择的这个时候,还不是很理想,八点钟车行到半路的时候,自来水公司的王总打来了电话,“陈主任,来通德了也不说一声?”

这位是凤凰自来水公司老总刘彬的关系,当初通德沙湖的水质问题差点被热点访谈曝光,陈太忠帮着活动了一下,算是老交情了,不过上次通玉事件里,老王没帮上忙,这关系算是不尴不尬地放在那儿了。

“最近事儿多,通德市的好多朋友,我都没时间去看,”陈太忠有气无力地回答,你小子还不算我的朋友呢,“现在已经在路上了,再有五十分钟就到素波了。”

“走了?”王总听得就是一惊,听得出来,这是真正的惊讶,“陈主任你这不声不响就走了?”

“那下回我从通德走,跟王总你汇报一声,”陈太忠听得这叫个火大,说不得不阴不阳地顶一句,本来咱俩就不熟,你还欠着我的人情,更别说我不但比你官大,而且我还是省委的——有你这么跟领导说话的吗?

“唉,陈主任,我不是这个意思,”王总再迷糊,也听出陈主任的不满之意了,而且对于深谙尊卑的他来说,自己的话确实说得冒了——两人就没这交情,“我的意思是说,您好歹来一次,我怎么也该尽一尽地主之谊不是?”

“哦,那谢谢了,我还在开车,就这样吧,”陈太忠挂了电话之后,嘴巴撇一撇,嘿,姓王的这个电话,真有这么简单吗?

九点半的时候,两辆车开进了省委宣教部,秦连成接了陈太忠的电话,就在办公室里等着,拿到他汇总的三方面的材料之后,信手翻一翻,轻笑一声,“看起来,没必要去核实王志君女儿的绿卡问题了?”

“我可是查绿卡问题去的,”陈太忠听得笑一笑,“反正让省纪检委看着办吧,他们想怎么处理那随便,我只有一个要求,最后处理结果,要附加上绿卡问题,我就是想让别人看明白,她是因为不配合咱文明办的行动,才倒的霉。”

“这就……俩了,”秦连成笑一笑,伸出右手食中二指,“俩厅级干部了,昨天江川递上来报告了,申请提前改非……他说不知道自己的爱人和女儿入了美国国籍,前一阵调查表填写有误,辜负了组织的信任,有愧张州人民的期待。”

“什么?”陈太忠愕然地张大了嘴巴,好半天才倒吸一口凉气,“老主任,我真的……真的是啥也没做,跟我无关的,别人想怎么收拾他,我无所谓。”

“哈,我当然知道跟你无关了,”秦连成笑了起来,他跟小家伙真的是不见外,所以话说得非常直,“他的麻烦,比王志君多得多了,惦记他的主儿,个头都大着呢……”

“你想啊,就你一个人,单枪匹马就搞定王志君了——起码也是要纪检委调查,双规也是正常的……那他的压力,得有多大?”

但是……他可以病退啊,陈太忠实在想不出,为什么江川在申请改非之前,要整出这么个幺蛾子来,关键是,“这事儿我压根儿就不知道,他就算卖好……也提前通知我一声嘛。”

“这很正常啊,他犯的这些事儿里,就是调查表这个事,他的性质是最轻的,所以他捡这个来说,”秦连成的嘴巴撇一撇,“他总不能捡性质最严重的说吧?”

“可是前一阵,我也没给他留面子,曝光了张州很多事呢,”陈太忠的眉头,皱得越发地紧了——我也是要收拾他的人,他不恨我就不错了,怎么就想起来帮衬我一把呢?

就算这帮衬我一下,能换得我的不追究,可是这“不追究”三字,终是一厢情愿,这厮总该提前跟我说一声,才能落实这个人情……真是古怪啊。

“想不明白?”秦连成笑吟吟地看着他。

“我就是个粗人,不明白的事儿多了,”陈太忠笑了起来,“所以请老主任给我解惑,您一定是明白了,做为领导,那就有指导我的义务。”

“切,不是吧?”秦连成冷哼一声,沉着脸看他,“你一定是想从我这儿听到夸奖。”

“夸……奖?”陈太忠真是一脸的茫然,您是说我……周身洋溢着王霸之气,所以江川在被我曝光之后,就屈膝跪倒纳头便拜,决定做我的小弟了?

“哎呀,你怎么反应不过来呢?”秦连成抬手抹一抹额头,很是无奈的样子,“这第一点,他这么说的话,你是不会再追究他了,对吧?”

“那是,他给我面子了……嗯,错了,是他配合文明办的工作了,我自然不会再追究他了,”某人继续点头。

“其二呢,这个错误不算严重,他不需要引咎辞职,申请一下提前改非就行了……他还是舍不得眼下的待遇啊,”秦连成叹口气,“这第三点,他用这个理由申请,别人想再在他身上做别的文章,就要考虑你肯不肯答应了。”

“什么?”陈太忠愣了好半天,才反应过来,合着哥们成了江川的保护伞啦?

我曝光他半天,反倒成了保护伞,这才是滑天下之大稽。

可是他细细一想,江川这个决定,还真是不错,老秦说我想从他那儿听到夸奖,约莫就是说我在天南也有一定份量了,别人听到我插手什么事儿,想碰撞的话,也要掂量一下合适不合适——这也是,哥们儿是黄家的代言人呢。

那厮要给别人一个“我和黄家已经达成默契”的印象,陈太忠想到这里,心里就有点恼怒,“但是我真没跟他接触过,他这是一厢情愿,我不认!”

“可是,他确实是推动了文明办的工作,你心里也承认,”秦连成苦笑一声,接着又叹口气看向他,“而且,既然是达成默契了……别人认就行了,你认不认的,很重要吗?”

“那是……不太重要,”陈太忠哭笑不得地点点头,官场里讲的就是一个默契,强调的就是心领神会,尤其是有点档次的领导,只相信自己看到的现象,他就算拿个喇叭大声嚷嚷,别人也未必就肯相信,他并没有答应江川任何事。

可是,想到就这么帮江川顶雷了,他心里还是有点不舒服——虽然,江书记确实是配合了他的工作,“这人也真会算计。”

“关键是你不好说话,也是有名的,”秦连成叹口气,指出问题的所在,“他没胆子跟你商量,只能这么先斩后奏了……万一你不答应呢?”

“所以……这就是两个厅级干部了?”陈太忠苦笑一声,“目前因为这个调查表倒霉的?”

“没错,”秦主任微微点头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