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680章 有心人(上)

陈太忠并不发愁自己找不到王志君的把柄,事实上,他都无须找到太翔实的证据,就是大家的那个道理:有能耐生事的人,不需要讲理。

不过,既然秦连成想要他拿证据,而这王书记身后也有势力支持,那他多少要弄点差不多的东西出来,于是他侧头看一眼林震等人,“走,先回宾馆。”

回到宾馆之后,陈主任召集大家在自己的套间开个小会,“秦主任的意思,是速战速决,这个女人的猖狂,你们也都看到了……现在呢,我要求大家动员自己信得过的、在通德的朋友,尽快地发掘出一点线索,要是有物证是最好的,同时,还要注意保密原则。”

那三位面面相觑,好半天,才是行政科负责速记的这位发话了,“可是陈主任……我在通德没熟人,拐弯抹角的朋友,倒是能找两个,这个?”

“那你就歇着,咱宁肯不问人,也不找那不可靠的,”陈太忠毫不犹豫地点点头,“大家也不要有什么压力,咱们只是想……把事情做得完美一点,你们能理解吧?”

“以这个女人的素质,平时应该有很多漏洞的,”林震深以为然地点头附和,他是组织部的,虽然不便结交外藩,但总是认识那么一半个人,而且找几个要好的同事帮忙,也不是难事——比如说花华之类的,“我尽快去问。”

李大龙就悲剧得多了,他们这一行更不便结交外藩,偶有两个相识的,却是一见面恨不得吃了对方的那种,不过还好,他多少也认识一两个人,对这个要求不至于全无章法,“我大姨家就是通德的,等一下我去她家走一趟。”

陈太忠淡淡地看他一眼,笑着点点头,“你现在就去吧,亲戚见面,难免还要聊点家常,晚饭都不用回来……不管干什么,记得开票。”

这就是实报实销的意思了,但是李大龙非但没有高兴,反倒是心里猛地一揪——陈主任这一眼虽然是淡淡的,但是看到他眼里,还真的有点心虚。

事实上,李主任把第一个目标定为王志君,肯定有他的缘故的,收到这么一眼,他只觉得自己的灵魂都被对方看了一个通通透透,无处遁形。

所以,他只能干笑一声,“通德的消费可不高,陈主任您这话要是能晚两天说就好了,过两天我姨夫一家要去素波玩呢。”

“素波就素波,”陈太忠很随意地一挥手,对上聪明人,没必要说得太多,李大龙居然敢得寸进尺地要求报销素波的费用,那绝对不会是在乎这点钱——丫只是想通过这个貌似有点冒失的要求,掩饰或者试探什么。

试探什么?陈主任很清楚——一开始他并没有想到这一点,但是他要求下面报个名单上来,李大龙就规规矩矩地把名单报上来了,王志君排在第一。

你小子能把她排在第一位,肯定是有说法的!陈太忠现在学会以己度人了,所以他终于反应过来了这一点,也正是因为如此,他才临时开了这么个会。

陈主任以前搞风搞雨,都是亲力亲为,现在手底下有人,他开个会集思广益,倒也没觉得如何没面子,不过话说回来,他这个会——百分之八十就是冲着李大龙去的。

李大龙也感觉到了,陈主任猜出了自己的小算盘,所以才这么掩饰一下,见领导如此回答,他就站起身来,“那我走了,争取尽快找到点线索。”

“你都有亲戚在这儿了,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“呵呵,光有线索那就不够了,你得找到证据,这是组织交给你的任务!”

记录员听得云山雾罩的,眨巴眨巴眼睛,看林震一眼——他想不通陈主任为什么这么不通情理,李主任就算在这儿有亲戚……也未必就能找到证据吧?

倒是林震听出了点名堂,看着李大龙站起来离开的背影,眉头微微地皱着,不过他终究是有点怀疑,所以又看自家领导一眼,眼中是浓浓的疑惑:这会是巧合吗?

怎么可能是巧合?陈太忠根本都不希的去看他,知道啥叫无言的默契吗?这就是了!——对方智商够高,我的智商也够高,双方又能充分相信对方,才能有这个效果。

这一刻,他真的有点理解,什么叫搭子磨合了,蒙艺曾经说过,天南省最了解他的就是杜毅,陈某人现在的心里,多少也有点感慨,说不得叹一声,“林震啊,你还要跟大龙多学一学,你有优点,但是大龙……很让人放心。”

当然,李大龙再让人放心,某人也不会死等着这一条线索,他从来就不是一个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的主儿——做为一个领导,这不是一个合格的心态,但是同时,这是一个合理的心态。

遣散了一干人等之后,他打一个电话,就将曹小宝叫了过来——曹局长并没有走远,就在自己的车上歇着呢,他非常明白,自己现在的一切,来自于什么地方。

“想查王志君,真的太简单了,”他听了陈主任的话之后,不屑地笑一笑,“我马上就能给你找出十个以上的证人。”

“你……停一下,”陈太忠实在受不了这样的回答,于是狠狠地咳嗽一声,“我说的不是人证,是要实打实的物证。”

——其实对他来说,只要有人证,证明不是虚妄的就够了,他这么说,无非是觉得曹局长这么说,未免有点这个……不负责任。

“还要啥物证呢?一人一口唾沫,也淹死她了,”曹小宝不屑地哼一声——果然,有些人民群众,法律意识是比较淡薄的。

然而,就在下一刻,曹小宝体现出了一个能与县局局长相匹配的智商,他冷笑一声,“人证物证都是证据,要物证的话也好办,只要上面有人管,什么都不是问题……王志君能横行这么久,就是没人跟她作对……”

“老百姓没资格跟她作对,有能力跟她作对的,又没兴趣为这点事难为她,就是这样。”

这种人,天南还得有多少?陈太忠听了这话,没有如释重负,反倒是觉得……心里沉重异常,他不是不相信这个话,而是因为太相信了,所以才会生出这种无力感来。

错非是此次干部家属调查表引出这么一号人,他也断断不会关注到这里,由此可以想到,老百姓申告无门的现象,确实是存在的——如此极品的干部,他居然压根没有听说过!

他没有听说过也就算了,可是偏偏地,在下面的地市里,这样的干部就能升到半只脚跨入正厅的地步,而大家都熟视无睹……在通德居然都是这个样子,也不知道臧华你眉毛下面长得,那是不是眼睛!

“那这么说,我想扳倒她,就是没问题了?”陈太忠再跟曹小宝确认一下。

“您要收拾她,那还真是一句话的事儿,”曹小宝点点头,当然,他既然来就不是带了一张嘴来的,“缺啥我给您整啥。”

“你这……”陈太忠觉得这话有点夸张,好歹一市委副书记呢,哪里来的那么多把柄给你们抓?也就是小地方的人以讹传讹,拿点小道消息就当宝了——副厅是那么好扳倒的吗?

“我这什么?”曹小宝听得就叫了起来,他起于草莽,最是见不得别人不相信自己的权威,尤其是自己的靠儿不相信自己,那就是危机了,而且,他确实是不服气。

“不就是王志君那点糊糊事儿吗?交给我了,”他不屑地笑一笑,通德不比别处,屁大一点的城市,想知道的话,什么东西知道不了?

有些时候还真是这样,小心谨慎的领导干部,可是张扬跋扈的也不少,不说别人,陈太忠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,多少人都知道这厮私生活糜烂,他的女人里,也有不少资金来历不明的,更别说他老爹还明目张胆承揽了疾风电动车的电机供货。

仅仅这些理由,一般来说是整不倒他,但若是真有大能人物要查他,只凭这些明面上的东西,就足够双开他了。

当然,有能力这么不讲理地整他的主儿,在天南是没有的,只要他没有违背了某些大方向,或者阻挡了某些足够大的利益,那么他就是安全的。

同理,在天南能整了王志君的,也没几个人,所以她才会活得这么张扬和肆无忌惮,错非不得已,陈太忠估计也不会正义感爆棚去找她的麻烦,伤敌一千还自损八百呢——当然,陈太忠不太可能受伤,但是因此欠下的人情……总得还吧?

但是现在,王书记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,她挡路了,成为了陈太忠推行干部家属档案备案政策的绊脚石,这种不进则退的局面下,陈主任想放过她都没有理由。

事实证明,王志君确实不怎么招人待见,大约是下午五点多的时候,李继白亲自给陈太忠打来了电话,“小陈你晚上走不走?”

“走不了,”陈太忠很明确地表态,“如果就这么回去,接下来的工作就没办法干了,怎么也得呆一两天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