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679章 极品对对碰(下)

折腾到最后,宣教部长也烦了,也顾不得计较尊卑了,“我说王书记,你要想哭,回你办公室痛痛快快哭去,我这儿是宣教部……是要注意影响的。”

孟部长不愧是搞宣教工作的,脑门子都快气得冒烟了,偏偏还按捺得住,当然,说话间夹枪带棒,那就死在所难免了。

“王书记!”就在此刻,一个年约三十许的女人冲了进来,此女虽然戴了一副眼镜,却是长得黑粗高壮,她怒视着在场的五个男人,“你们都干了什么?”

陈太忠后来才知道,此女是王书记的秘书,一个小秘书能在这种情况下,质问其他领导,倒也算得上忠心护主了。

“小张,这里没你说话的……”孟部长的话才说到一半,就被王志君打断了,她用凄厉的声音尖叫着,“小张,给臧市长打电话,说有人冒充省委领导在市委行凶。”

“为什么一定要给臧市长打电话呢?”一个声音在门外慢悠悠地响起,伴随着这个声音,一个瘦高的中年人背着双手走了进来,此人的身高接近一米九,比陈太忠还高那么一截,他冷冷地扫视一圈现场,“难道我不算市委领导?”

“书记,”孟部长强笑着打个招呼,心说我这里今天还真够热闹的,“没想到把您都惊动了。”

来人正是通德的市委书记李继白,扫视一眼过后,他冷冷地看着还坐在地上的王志君,“小王书记,麻烦你注意点形象。”

“他们打人,”王志君居然还坐着,她一指陈太忠,又一指自己的脸,“你看,我的脸还肿着呢。”

“你们是……”李书记扭头,饶有兴致地看着那四个人——没错,就是饶有兴致,一点愤怒的样子都没有。

“李书记您好,我是省文明办副主任陈太忠,”陈太忠走上前,笑眯眯跟对方握一握手,“总在电视里见您,是我们年轻人敬仰的标杆。”

“你最近在电视里露脸,好像次数比我还多吧?”李继白嘴角扯动一下,看起来是个皮笑肉不笑的表情,“当然,在通德电视台,你不如我……不过现在,你这是唱的哪一出啊?”

“我也不知道,”陈太忠一摊手,脸上挂着无奈的微笑,“我代表省文明办问她几个问题,然后……她就这样了,真是奇怪。”

“你动手打人!”王志君尖叫一声。

“你给我闭嘴!”李继白厉喝一声,他在通德的存在感并不是很强,但好歹是市委书记,“站起来说话,成什么样子!”

这一嗓子下去,王志君登时就噤声了,慢慢地从地上站了起来——凭良心说,李书记一般都是比较和蔼,如此严厉的时候并不多见。

见她这个模样,李书记心里多少舒服了一点,他沉吟一阵,才在一片沉寂中扭头看向陈太忠,“你打她了?”

“没有的事儿,”陈太忠摇摇头,回头看一看自己三个属下,“这不是有证人在呢?你问他们……我打她了?”

这都是你带来的人,怎么可能作证呢?李书记被他弄得哭笑不得,侧头看一眼宣教部长,孟部长的头以极小的幅度微微摇一下——我真没看见。

“你敢这么说?我身上还有你的脚印!”王志君气得再次尖叫,却是再次被李书记一眼瞪了过去,不得不委委屈屈地住嘴。

李继白也是有点恼火,他知道这王志君是个什么货色,媚上欺下,对下面人动辄就是呵斥不已,这还是来了市委多少收敛了一些,据说以前在下面的时候,更是蛮横得厉害。

“脚印?”他又看一眼陈太忠。

“这是她跪着跟我求情,抱我的大腿,我一时冲动,推搡几下,然后就这样了,”陈太忠微笑着胡说八道,就是那句话,陈某人最不怕别人跟他不讲道理了——跟我耍蛮横?你还真是无知者无畏。

一边说,他一边就弯腰拿起一张纸,递给面前的李书记,也不管旁边气得发抖的王志君,“这是我们的谈话记录,请李书记过目。”

李书记接过纸来,细细地看了起来,倒是孟部长识趣,见状悄悄退后两步——不管上面写的是什么,我都绝对不会去看。

看着看着,李继白的眉头就皱了起来,他知道今天省文明办的人来找王志君,至于具体是什么事儿,他不是很清楚,不过上次通玉的事儿,李书记通过陈洁跟陈太忠沟通过,所以他也不是很在乎——双方的沟通渠道很畅通。

事实上,李书记都认为,自己跟小陈是有渊源的,他好歹算是凤凰系的人马,而小陈跟凤凰系的关系也近,跟正林系更是不搭调——那么,就算有点小问题,应该是摆得平的。

正是因为如此,他一开始没露面,但是听说王志君在宣教部发泼了,他马上就赶了过来,一个是因为这种事发生在市委,真的很恶劣,二来就是这个时候他要不来,没准就要开罪陈太忠了。

所以李书记很高调地出现了,而且不加掩饰地偏向陈太忠,他原本就跟王志君不搭调,撇开阵营的问题不谈,姓王的那素质能坐到党群副书记的位置,也真是令他不耻。

等他看完手里的笔录,又低头扫一下桌上的照片,林震眼疾手快,将照片拿起来,双手递过去——李书记的个头太高了,低头很辛苦。

李继白将照片翻两下,随手递还林震,他已经知道陈太忠的目的了,而且,他很敏锐地意识到,也许这只是文明办的第一站,所以人家有意快刀斩乱麻,以起到最大的威慑作用。

至于说省文明办是只查绿卡的问题,还是要查别的问题,李书记没兴趣考虑,他也没兴趣琢磨文明办该不该有这样的职能——他只需要知道,陈太忠存了必得之心就是了。

因为跟陈洁关系密切,他比大多数人都更清楚陈某人的实力,他甚至猜得到臧华今天为什么下去视察了,那么,眼下他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,那就不用说了。

看着李书记若有所思的模样,王志君着急了,她赶忙指一指自己大腿上淡淡的脚印发话,“书记您看,这就是他踹的我!”

李继白无奈地看她一眼,都到这个时候了,人家踹你没有,纠纷的原因……那都不重要了,你居然还想转移大家的注意力——拜托,不要把别人都想得像你那么白痴好不好?

“这个笔录,你认可吗?”他淡淡地发问。

王志君登时就愣住了,她可是做梦都没想到,以往老好人一般的李书记,居然在这个时候表现了立场出来,她气得哆里哆嗦地一指李书记,“好,好,你就是这么管理党委的?有人行凶打人,你就当没看见?”

“够了,”李继白厌恶地皱一皱眉头,又看一眼陈太忠,“陈主任,我就不耽误你的工作了,省里的调查,我是支持的……”

“让她签字,”陈太忠扬一扬下巴,他也不想再呆下去了——手里的牌已经用了,再调查也没内容了,反倒容易被这女人抓住打人的事儿大做文章。

林震拿着记录纸,走向王志君,王书记却是扭头就向外走去,嘴里大声地叫着,“这个字我是绝对不会签的,你们这是屈打成招!”

听着她的声音消失在门外,屋里的男人们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眼中都满是匪夷所思:这个女人疯了吧?

“这种素质的干部……”陈太忠哭笑不得地叹口气,再瞥一眼愣在一边的李继白,“说实话,简直是闻所未闻,真是让我大开眼界。”

你小子的名声,好像也好不到哪里吧?李书记看他一眼,苦笑着叹口气,“下面地市,肯定比不了省里……陈主任,有什么需要我们党委配合的吗?”

“需要您支持的地方多了,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接着皱起眉头叹口气,“不过,发生了这种变数,我得先跟领导汇报一下,再做决定。”

“那好吧,”李继白点点头,转身向门外走去,心说这小子说话做事,倒也不是完全离谱。

他的话说得很客气,但是只要智商够的主儿,就知道现在陈太忠不该跟他谈什么配合,眼下不但气氛尴尬,也有拉人下水的嫌疑——起码臧华听说了就会不舒服。

陈太忠走出宣教部,站在车边就拨通了秦连成的电话,秦主任听他说完之后,好半天才轻声嘀咕一句,“不是吧,市委里还有这么极品的干部?”

“关键是她拒不配合组织调查,”陈太忠叹口气,“工作没办法开展下去了,您看怎么办?”

“啧,”秦连成也头大,他沉吟一下方始做出决定,“你要是能找出她一点其他问题,我全力支持你!”

“我试一试吧,”陈太忠叹口气挂了电话,呆呆地看着车窗外,好久才撇一撇嘴,“这也是副厅?”

林震和李大龙交换一个眼神:您这敢在市委打人,而且才打了就不认账,也不像个正处该做的吧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