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678章 极品对对碰(上)

王志君个头中等,肤白微胖,尤其是双颊肥嘟嘟的,一看就是那种有“福气相”的女人,看起来也不像五十三岁,说是四十三倒差不多。

见这帮人连座都不知道让一下,王书记沉着脸走到沙发边,慢吞吞地坐下之后,方始开口,也是不怒而威的样子,“问吧。”

“这张干部家属调查表,是你填的吗?”随着陈太忠的发问,林震从包里拿出一张调查表,递给对方——是原件而非复印件。

果然是为了这事儿,王志君接过表格,细细地看了差不多五分钟,又翻过来看看背面,才将表格向茶几上随手一放,“是我填的。”

“是你亲手填的吗?”陈太忠继续发问,“我的每一个问题都很重要,请你仔细考虑之后,再做回答。”

“是我亲手填的,”王志君对这些还是很熟悉的,她就算说是秘书填的,也没有任何意义,而且类似这样的表格,应该是由被调查的干部亲自来填——这是个态度问题。

果不其然,对方马上就跟着确认一下,“也就是说,你对上面所填写的一切东西负责,不存在任何不确定的细节?”

“没错,”王志君点点头,她非常清楚,随着这个点头,战斗终于开始了。

“你确定不需要任何的更正了?”陈太忠继续给她施加压力,他没干过纪检工作,但是被省纪检委审查过,更是看过警察审案,所以不缺这点小技巧。

“我确定,不需要更正了,”王志君眉头一皱,她知道对方的用意,但是自打她从政以来,还没被人这么拎着脖子问过话,一时间真的控制不住心里的怒火,“我说,就是一个家庭情况调查表,这辈子我不知道填了多少了,我家是什么样的,难道我不知道?”

“这是组织调查,请你严肃一点,我是代表组织在问你,”陈太忠的脸也是一沉,“欺骗组织是什么性质的行为,不用我向你这党群书记解释吧?”

“我确定,我填写的信息,没有任何问题,”王志君吃他这么一声喝,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处境,于是强压着怒火回答。

不过她真的很少遇到这种情况,往日这种咄咄逼人的局面,往往都是下面职工挑衅,或者是刁民闹事,所以她下意识地冷哼一声,“原来文明办还负责替组织部核实情况,这个我倒是真的不知道。”

“我就是省委组织部派驻文明办的,”林震憋不住了,直接来了这么一句,他一直想表现得稳重一点,而且初来稽查办的时候,他给大家也确实是这种印象,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,他的跳脱还是被大家关注到了——不过,年轻人嘛,可以理解的。

这话他说得挺解气,说完之后才发现,自己是又抢领导的话了,虽是帮腔却难免冒昧之嫌,说不得不动声色地补充一句,“这个调查活动是五部委共同发起的,王书记不会不清楚这个吧?”

凭良心说,他的表现要远逊于李大龙,都是省委的部门,一个是真稳重一个是伪装的稳重,不过怎么说呢?他今天的表现,也算是单骑救主之意,可以理解的。

他的话音才落,陈太忠随手就拍出了几张照片,这叫有急有缓,过门弹过了,该密集轰炸的时候,就要步步紧逼了,“这就是你说的,你的女儿曹彦,只是在外资公司打工吗?”

他拍出的照片,赫然就是曹彦的绿卡照片——这是那被遗弃的小伙子费尽心机搞到的,当然,小曹同学的警惕也略略差了一点,这很正常。

“嗯?”王志君的眉头猛地一皱,也不知道她是真的惊讶,还是故意的做作,她拿起几张照片来看一下,照片拍得很到位,正反两面都有,怎么看也看不出伪造的痕迹。

“这个……我就不清楚了,她在3C公司上班,也许是为了工作方便?”王书记将照片放下,坦然地看着陈太忠,“她已经过了十八岁,她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,而且……我不能确认,这个照片一定是真的。”

陈太忠眯着眼睛看着眼前大义凛然状的女人,好半天,才微微一笑,“通德市大部分的党员干部、人民群众都过了十八岁,你……也没有权力管他们,这是你的逻辑,对吧?”

“这是我的职责,请陈主任你搞清楚,”王志君冷哼一声,“我管通德人民,是组织赋予我的权力,但是我的女儿已经成人,我管不了她!”

“你放屁!”陈太忠抬手一拍茶几,“你管不了她,她也是你的直系亲属……你凭什么就敢写,她只是在外资企业上班?”

“你给我闭住你那张臭嘴!”王志君也狠狠地一拍茶几,她在通德蛮横惯了,哪里受得了这样的刺激,虽然她这行为,真的配不上这副厅的身份,“老娘就是不知情,你咬我啊?”

“去你妈的,你给谁当老娘?”陈太忠抬手就是一记耳光,狠狠地将她抽到在地上,“刚才谁牛逼哄哄地说,能对自己写的东西负责,我操……李大龙你小子再拽我?”

陈太忠一记耳光将王志君抽在了地上,但是他不解气啊,就要上前再踹两脚,李大龙一见,这也不是个事儿啊,就赶忙上前拽住自家主任,不成想陈主任对着自己都要翻脸了。

“头儿,这这这……这是在市委啊,”李主任苦着脸劝说,“有话您好好说,她素质低下,咱是省委的,不能跟她一般见识,划不来啊。”

“我的字典里,就没有‘划不来’三个字,”陈太忠一侧身子,又狠狠地踹一脚王志君,“麻痹的……吞吃了那么多的民脂民膏,你还敢给我当老娘?我的老娘没这么缺德。”

“杀人啦,”王志君尖叫一声,事实上,她听到陈太忠说自己“吞吃”民脂民膏,已经知道此事不能善了——她最担心的事要发生啦,说不得只能撒泼打滚了,“有人在市委行凶啦。”

可笑吗?一点都不可笑,虽说是体制森严,但是这种奇葩的事情,并不仅仅在一个城市上演过,只不过某仙人不能真正地“杀人”便是了,恼羞成怒之后的图穷匕见,哪里没有呢?

孟部长第一个冲了进来,见到王书记满地打滚,登时也傻眼了,“那个啥……陈主任,咱们有话好好说,行不行?”

屋里四男一女,四个男人全是省委文明办来的,唯一一个女人是本地人,正躺在地上,却是满屋子级别最高的,堂堂的宣教部长真是欲哭无泪:我知道你们是省委的,但是……好歹给我们市里留点面子好不好?

“我们刚才有记录的,”陈太忠一指第四个小伙子,那是稽查办行政科的副科长,稽查办的副主任邱振东,是文明办秘书处提上来的,正经的笔杆子出身,而行政科正是邱主任分管,来的人搞个记录什么的,自然不在话下。

当然,像录音录像之类的手段,有点村俗了,不合适出现在类似的场面,就是笔头子记录了——有本事你别在记录上签字。

“王书记……情绪有点激动,”陈太忠一指王志君,面无表情地发话了,事实上她的反应,让他心里生出点了不屑——这种人真的是扶不上墙。

你要跟我讲官场规矩,我没准还要怵你几分,跟我比撒泼打滚耍无赖——嘿,不怕告诉你,你还真的选错对象了!

“他动手打人,”王志君一见有人进来了,坐在地上大声地喊了起来,“警卫呢?叫警卫来……我怀疑他们是骗子!”

你个老娘们跟谁耍横,也别跟陈太忠耍啊,孟部长都有点欲哭无泪了,他也听说了,王书记发泼起来很有一套,不过那是她在下面的时候,自打进了市委之后,也没见过她这样啊。

“有话好好说,行不行?”他皱一皱眉头,这是在市委呢,王志君你这么撒泼打滚的,以后再怎么指挥别人?领导的面子要不要了?

王志君可不是这么想的,领导的面子都是次要的了,扛不过这一关,那就什么都不是了,还顾得了那么多?

刚才她是没按捺住脾气,不成想姓陈的上来就拳打脚踢,在羞怒之余,她很快就意识到这是个契机,如果借此把事情搞大,没准就能转移了别人的注意力——省里来人在市委殴打副书记,尤其是这副书记还是女性,无论如何,传出去都能让省里被动。

要说政治智慧,王志君并没有多少,但是说起抓把柄要挟人,这可是她的强项,要不然她也不会只用了十五年,就走到眼下这一步。

于是她坐在地上放声大哭了起来,直哭得惊天动地日月无光,有那好事者远远地在走廊边上张头张脑,却是被孟部长安排了两个人,远远地挡开。

“这是个草包,”林震轻声嘀咕一句,脸上满是不屑,这个副厅太让人不耻了,“有本事你跟陈主任对打,我还佩服你几分。”

他的声音不算高,但是陈太忠还是听见了,说不得扭头冷冷看他一眼,“林震你怎么说话呢,你哪只眼我打她了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