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676章 地头蛇(上)

这曹小宝就是刘望男的姐夫,现在是通德交通局的局长,算是陈太忠的便宜连襟,他是在通玉的王二华事件之后,被徐自强一手提上来的。

这就是徐书记说了,太忠啊,有些话我不合适跟你讲,但是曹小宝没这个忌讳——人在官场,有时候有些形式,是要讲一下的。

曹局长这两天有点小郁闷,眼瞅着就年底了,交通局给县里干的这些活迟迟收不到钱,而包工队和供货商那里催得却是越来越紧。

要说这交通局,还真是比其他行局肥美多了,但是曹小宝本是个司机,新官上任没啥根脚,自然不敢乱来,有那旧时的狐朋狗友也跟他说过,小宝你富贵了,得带挈大家共同致富啊,曹局长只是摇头,表示自己要夹着尾巴做人。

事实上,撇开陈太忠对他的警告不提,刘望男也不止一次地跟自己的姐姐表示:你要缺钱用,尽管跟我说,不过姐夫要是乱来,给太忠丢了面子,到时候后悔就晚了。

所以曹小宝上任以来,很少碰工程这一块,他知道自己的富贵来自于哪里,正经是,他现在正在报名上今年新出来的市委党校业余函授班——王侯将相宁有种乎?咱不能让学历成为上进的绊脚石!

那么他接手交通局之后,就是沿用前局长的那一套,该谁供货谁接着供货,该谁施工,谁接着施工,也就是说——现在催他付款的主儿,都是有来路的,他不能无视。

曹小宝算是徐书记的人,而分管经济的常务副县长算是徐书记在县里的盟友,属于一个阵营的,冯县长不会有意刁难他,但是……财政上确实没钱啊。

政府的财政,啥时候都是紧缺的,关键还是看关系的远近了,曹局长心里清楚,自己要不上钱,跟撵走某个机械工程公司不无联系。

这公司拥有挖机、压路机、推土机、吊车和卡车若干,资产逾千万,老板是冯县长的初中同学,更有人传言说,这公司冯县长是入了好汉股的,不过这真实性,就有待考究了。

该公司财大气粗实力雄厚,眼里未免就没有曹局长这小干部,施工的时候,六点让它赶早来,它八点都到不了,来了以后司机还要吃顿早饭才干活。

曹小宝这下就不答应了,这一把手能镇得住场子,无非就是靠个钱袋子抓个权把子,老子不跟你们抢钱,是图个前程,可不是没这胆子,于是,警告几次未果之后,他直接把这家公司撵走了——滚蛋吧,上杆子想接政府工程的人多了,当老子稀罕吗?

他做了这件事以后,徐自强都让秘书郭亮转述一下意见:小曹你这么做就对了嘛,你好歹是我的人,年纪轻轻地没点血性,那还叫年轻人吗?

当然,徐书记的意思,肯定不仅仅限于此,不过曹局长也体会不出更深的意思了——或者书记是要表现立场讨好陈太忠,更或者徐书记是想敲打冯县长,这谁又说得清楚呢?

反正曹小宝认为,这冯县长不给钱,没准就是涉及到这档子事儿了,可是偏偏地,冯县长笑嘻嘻地表示,说就是财政困难。

这两天,曹局长频频地跟冯县长沟通,今天上午更是去冯县长办公室磨了整整一上午,好不容易才把冯县长请出来,去财政局的定点饭店“通海酒家”吃饭。

几个人才坐下,曹局长的手机就响了,他摸出手机一看,脸色登时就是一变,冲桌上的人点点头,二话不说转身就冲了出去。

冯县长眨巴眨巴眼睛,死活搞不清是什么状况,他有心思拍桌子一走了之,却是又有点奇怪曹小宝接了什么人的电话——万一是个大人物的电话,那这么走了岂不是不好?

事实上,曹小宝接任交通局长之后,虽然外面人众说纷纭,都是鄙薄这司机局长,而曹局长上任之后,也没怎么乱伸手,看着倒也好说话,但是冯县长心里知道,这家伙是有底气的。

合力汽修那次在通玉的折腾,真的是轰动一时,他不可能不知道,而且曹小宝又是徐自强提拔起来的,冯洪虽然是常务副,也不敢对曹小宝掉以轻心。

不多时,曹局长笑眯眯地回来了,冯县长看他这副模样,就要试探一下,“小宝,谁的电话啊,连句话都没有,就出去了?”

“哦,省里来个朋友,现在在市里呢,”曹小宝笑着地回答,“本来想跟冯县长您不醉无归,不过……我得马上走了。”

麻痹你也就是个司机的角色了,看看你都是咋说话呢?冯县长暗自腹诽,脸上也微微一沉,“小宝,你朋友就是我朋友,咱派车接他过来嘛……到底是谁啊?”

搁在平常,冯洪是不会这么说话的,但是今天他能出来吃饭,是给曹小宝面子了——他相信曹小宝也很清楚这一点,这种情况下,这厮还要离开自己去市里,那么那个朋友的身份,就很值得琢磨一下了。

“是省文明办陈主任,”曹小宝不无得意地回答,他知道做人要夹着尾巴,但是此时此刻,他实在有点按捺不住——姓冯的你搞一搞清楚,是陈主任……主动给我打电话的!

通玉县里是个人都知道,他虽然号称是徐书记的人,但是真正的靠山在省里——若没有省里贵人的扶持,徐书记眼里哪里会有个小司机?

事实上,大部分的干部都知道,他就是沾了连襟的光,毕竟上一次合力汽修在通玉折腾得太狠了,不但扳倒了王二华哥俩这地头蛇,更是满大街地秋后算账,市里得到消息了,都不敢吱声。

更有消息灵通者,知道他的连襟是靠着蒙艺的,这种似是而非的消息,在蒙书记走后,多少带给了曹小宝一点困惑,但是大家看到徐书记不但没有因此而轻慢他,反倒将其提拔为交通局长,自是又多了点无端的猜测。

冯洪的消息比别人又要灵通一点,他甚至知道,曹小宝的靠山是陈太忠,陈太忠此人是蒙系铁杆,在蒙艺走后略略地沉寂了一段时间,现在又炙手可热了——有消息说,此人成为了黄家的红人。

不过,陈太忠跟曹小宝的联系,并不是很紧密,而眼下通德又是臧华当道,徐书记也算是臧市长的人,冯县长就觉得,这个人轻慢也就轻慢了。

但是耳听得陈太忠来之后,主动给曹小宝打电话,他心里登时就是一揪,“小宝,咱先吃点,吃完了一块儿去,现在十二点了,你赶到市里也就小两点了,陈主任不能一直等你吧?”

“不用了,我一个人去就行了,就是点私事,”曹小宝笑一笑,心说麻痹的你现在知道后悔了,早干啥去了?“反正这顿饭,我们局买单了,冯县长您可得给我这个面子。”

“你这说的啥话呢?”冯县长不高兴地把嘴一撇,旋即微微一笑,“快去吧,对了……你那个款子,我再给你想一想办法,努力挤出来一点。”

这不是“努力挤一点”的问题,而是常务副表态了,小子你在陈太忠跟前管好你这张嘴,我就给你弄点,你要是敢歪嘴,这事儿可就……嗯,你懂的。

曹小宝也清楚这一点,而且他也不怕冯洪忽悠自己,往日里冯县长是死活不开口,要是开了口敢不给……哼哼,我曹某人也不是没组织的。

不过,曹局长在走出楼之后,得意的同时,也不无感慨:真是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,随便接一个陈太忠的电话,就顶得过他跑十来趟县政府,人生不可一日无权啊……

陈太忠挂了电话之后,也有点发懵,合着这王志君,跟管书记是一路的?

管老书记就是那差点强奸了丁小宁的王家兄弟的后台,以前通德的地委书记,上次被蒙艺一句“我的车牌有两副”,说得掩面而走的那位。

管书记的资格真的老,他经常跟别人说——若是我当年去了省里,最少一个省委常委跑不了,现在绝对正部级待遇离休。

这话不算吹牛,他一手提拔起来的干部,现在都进了省人大做副主任——没错,跟在他屁股后面混的小鬼,现在都副省了。

而王志君能走到现在这一步,靠着的就是省人大的那位副主任,她跟管书记的关系也不差,平日里对老书记也是颇多照顾。

上次陈太忠来折腾了一番走人了,其时蒙艺还在天南,连臧华都不敢说一个字儿,那王志君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老书记受辱——两人关系比较近,却远没近到能硬扛省委书记的地步。

正经是她还想找人搭陈太忠的门路呢,不过那个时候,陈主任在通德是四面树敌,就连现在处得不错的徐自强,当时也是战战兢兢地考虑,怎么才能保住县委书记的位子。

再然后,蒙艺走了,王志君果断地转向支持臧华,由于她乖巧识做又没什么魄力,臧市长也愿意接纳她——不管怎么说,王书记是通德本地人,背后又有庞大的管老书记这一系的人马支持,臧市长也乐于得到本土势力的支持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