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674章 再下通德(上)

没有人的成功是幸致的!听到李云彤的问话,陈太忠禁不住再次感叹,他发现自己再次把领导们想得简单了——潘剑屏未必是“仓促”地选中了秦连成,人家也许只是想让别人这么认为罢了。

再想一想李大龙,不过是一个副处待遇的科级干部,就能惦记通过他陈某人,攀上秦连成,然后再迂回到许绍辉那里,也真是敢想——要是搁在省纪检委,许书记绝对连瞄此人一眼的兴趣都没有。

但是李主任偏偏就抓住了这个机会,搁给别人看,从陈太忠到秦连成再到许绍辉,这个圈子绕得实在太远了,但是真正知道他们关系的人,却是知道这个圈子……其实绕得不远。

陈太忠倒是没感慨李大龙的心机,再愚笨的人,一旦设计起自己的前途来,那也是旁人不能及的,他只是感慨:这官场还真是一张大网,繁复到你绞尽脑汁,都未必能算到所有的变化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算计,每个人都是一个变数!

对这张网认识得越深刻,无力感也就越强,陈太忠现在就有这种感觉,他真的无法想像,连李大龙这种小卒子,都有欲望积极地参与他的布局。

不过不管怎么说,这是一件好事,下一刻,他就将这份纠结丢在了脑后,本质上讲,他不是一个多愁善感的人,事态还在他的掌控之中,他多的什么心?

所以,他就意识到了另一个问题,于是侧头看一眼李云彤,“你少打听一点领导的八卦,把心思多用在工作上不行吗?”

“我是说……”李云彤张口就要说话,不过看他横眉冷对的样子,终于是悻悻地撇撇嘴,“我又不是帮我问的,算了,不问就不问吧。”

“你这……”陈太忠见她撇嘴的样子,看起来煞是委屈,心里顿时又有点不忍,反正傻大姐就是这样一个人,跟她计较也没啥意思,好歹也算自己人来的不是?“那你是帮谁问的?”

“我……我是判断一下,怎么对待秦主任的指示嘛,”李云彤眼珠子转一转,“大家都说那是您的老主任,可是您今天上班,我也没见他跟您接触。”

你这也真是……陈太忠再度地无语了,他有心不理吧,想一想回头还要帮秦连成放风,那么,也不能让别人乱猜自己跟秦主任的关系,说不得笑一笑,淡淡地解释,“我前天就去他家了……需要在外人面前表现的亲密,那算真的亲密吗?”

“这样啊,”李云彤点点头,表示明白了,紧接着她就来一句,“我其实是看建阳挺可怜,休息的时间,都用在路上了,要是能调过来就好了。”

你这也真是缺弦儿,陈太忠终于按捺不住了,他冷冷地一哼,“是郭建阳让你问的?”

“没有啊,是我自己想的,”李云彤当然明白这个问题的份量,赶忙声明,“我就是看他一个人租房子,周末还要往永泰赶,挺辛苦的。”

“你俩……没啥吧?”陈太忠听到这里,就停下了脚步,狐疑地看她一眼,傻大姐风韵犹存,郭建阳也是白面书生气质不错,一个身在外地一个家庭不睦,别给我整点幺蛾子出来,“要给我丢人,小心我翻脸!”

“我俩能有啥?”李云彤登时脸就涨得通红,“他要找资料,还是我让张强帮忙的呢……我的意思是说,秦主任要是能一来就解决了建阳的关系,那别人不也就明白你俩的关系了?秦主任的工作也就好展开了。”

这个……似乎有点道理,陈太忠沉吟一下,不得不说,李云彤虽然说话很少经大脑,但是直率人也能提出来好点子,“建阳要也有这个想法,让他自己来跟我说。”

事实上,他也有帮郭建阳解决关系的想法,不过此人是他一手带进来的,万一有什么不好的习惯,他脸上可挂不住,所以他打算观察一段时间再做决定,不过傻大姐的建议,也真的有道理,那么就这么处理吧。

下午的时候,郭建阳果真过来,吞吞吐吐地表示,我真的想进文明办——其实也是想跟着陈主任,跟着您办事……痛快!

“跟着我办事,不许掉链子,拿不准的事就多请示,”陈太忠少不得又要叮嘱一遍,他这种婆婆妈妈的行为,不但不符合他的性格,在领导里也算是比较罕见的。

不过这也没办法,陈某人一向以爱护短著称,不管谁要欺负他的人,他都不肯答应,这名声逐渐已经形成了口碑,那么他就要强调一下自律问题——我给你们充当保护伞,但是你们不能给我掉链子,要不然用不着别人收拾你,我就收拾你了!

“您放心,我这人其实正义感特强,”郭建阳嬉皮笑脸地回答,他对主任的了解,远比主任对他的了解要多,知道领导把面子看得比天还大,自然能理解这个吩咐。

看着他如释重负地离开,陈太忠心里也禁不住暗暗地感慨,权力的魅力就在这里了,虽然他不过是个正处,但是他脑中一个念头,足以影响一个正科的命运——若不是李云彤的求情,他就想不起来去帮郭建阳解决关系……起码现在不可能。

而现在他帮郭建阳解决了关系的话,没准郭科长还能赶上文明办升级,那么就能再往上走半级——人和人的运气,就差这么多,赶对了点儿的话,那就是天壤之别。

秦连成也确实给陈太忠面子,下午下班之前,陈主任去秦主任办公室转一趟,邀请新领导跟稽查办的同志们坐一坐,秦主任当即表示没问题——未来一段时间内,稽查办的工作,会是文明办的重中之重,我肯定要支持!

临出办公室的时候,秦连成不忘表示一句,“太忠你昨天的建议不错,上午我见部长了,他也表示,宣教部的同志理论基础是有了,但确实是缺乏实践经验,应该多争取一些挂职锻炼的机会。”

他开始说私房话,陈太忠自然就跟着说起来了,“老主任,我有个通讯员,永泰借调过来的,你看能不能把他的关系办一下?别人一看,也知道是马主任没办了的事情……您帮着办了!”

“嗯?”秦连成听得先是一愣,接着就笑了起来,“你说的是那个小郭吧?”

“嗯,就是他,”陈太忠点点头,心说我不能说得再明白了,你帮我,其实就是在帮你自己,你要连这一点都拎不清,那我也就不说什么了。

“帮你就是帮我嘛,这个没问题,”得,秦主任不但拎得清,甚至都毫不犹豫地点出来,也真是不见外了,“他是借调吧?嗯……给他个实职?”

有一点,两人心里都清楚,却是都没说——秦连成在惦记着将文明办升为正厅级单位,可偏偏地没办法把陈太忠提成副厅,这一点上,秦主任有愧于陈主任。

基于这一点,陈太忠提个要求,秦连成不可能拒绝,这种微妙的感觉,两人心里都有,但是说出来就没意思了,有些事情……大家心里有数就好了。

更别说陈太忠这个要求,那就是彰显两人的关系好于以前的马陈搭档,有助于秦连成快速融入文明办,他怎么会不答应呢?

“有个实职当然好了,等回头单位级别上去了,他又能上进半步,”陈太忠听得就笑,然而,宣教部虽然是个混级别的地方,但是这里的干部委实太多了一点,他也不想让老主任为难,“不过这一个萝卜一个坑的,也不容易,您看机会吧……多观察一下小郭也好。”

饭桌上,稽查办来的也就是一正四副五个主任,大家一见陈主任一回来就把秦主任请出来了,心里就明白,陈主任跟秦主任的关系,还真的是传说中的那么好。

有新主任在场,大家就略略地拘束了一点,陈太忠见状,索性就说起了大家短会上讨论的内容,“……对于这种恶意欺瞒组织的行为,同志们都认为,应该严惩。”

“你们这个想法我支持,”秦连成很干脆地表示,“只是搞一个调查,他们应该积极响应,这点觉悟都没有,一旦传出去,咱们受蒙蔽被人笑话倒不要紧,可是别人会怎么看咱们天南的干部?”

“那明天开始,我们就张罗这件事了,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“有秦主任的支持,大家胆气更壮了,信心也就更足了……就是李玉和去赴鸠山的宴,有这碗酒垫底,那是什么都不怕了。”

这个玩笑在下面开,那是无所谓的,在省委这样的机关,就有点不太稳重,秦连成笑一笑,不介意地摇摇头,“没想到你这个年纪,还知道《红灯记》……我是支持,但同时要强调合理性,程序要正确证据要充分。”

陈太忠看李大龙一眼,犹豫一下,终于还是发话了,“目前嫌疑极大的有三人,等明天上班……我给您把资料拿过去,秦主任您帮着甄选一下?”

这就是下面人对领导的尊重了,第一个被查的,肯定是倒霉蛋儿,所以把这个决定交到领导手里,是应该的——不过他没打招呼这么做,李大龙心里,估计多少会有点不好受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