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673章 磨刀霍霍(下)

这个建议太好了!秦连成马上就反应过来了,丢个挂职名额出去,不但体现出了他对那俩副厅的善意,也能造成那俩的竞争——万一能留在正林本地,实打实地往上走,可不是比在省委呆着强多了?

如此一来,他讨好了潘部长,同时也分化瓦解了洪涛和康楼电,有个人能下去的话,剩下的那个也不敢跟他炸刺了——谁能下去这是潘剑屏说了算的,剩下的这个,你要是对我不满意,那就是对潘部长的安排不满意了。

这里,就要说一下挂职锻炼的意义了,丰富任职经历那些都是不用再解释了,要解释的是,陈太忠在省委党校青干班的同学,大部分都是担心下去回不来,而到了正处以上的级别,那就是担心下去之后还得回来。

青干班的同学都年轻,能成为年轻干部中的佼佼者,都是在本系统内有根脚的,回不来的话,在下面可能就蹉跎了——在自家的系统内,刷经验涨级别多方便?

但是到了正处以上,那所图就又不一样了,这个时候,经验已经刷不动了,上进也不容易了,大家追求的就都是独当一面,下去回不来那是好事儿,基层工作经验,那也是有附魔效果的,上面再有人的话,这就是青云路了。

不过遗憾的是,这种级别的挂职干部,期满后一般都会被撵回来,这种档次的位子实在是太少了,你占了,别人就上不来了。

当然,真要有办法的,下去之后就赖着不走,也是正常现象。

秦连成觉得陈太忠这个建议确实太好了,以前他没往这里想,是因为……他真的不敢这么想,事实上,他现在还是有些许的困惑,“潘部长的工作好做,不过,其他省委的干部,未必会答应吧?”

这是给潘部长长脸的事儿,工作自然好做,但是一个副市长的挂职锻炼名额,是一个区区的宣教部该琢磨、敢琢磨的吗?其他省委领导会买账吗?

“反正许书记肯定会支持的,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却是又提起了另一段公案,“对了,老主任,现在张州那边,是个什么情况?”

“张州……”秦连成犹豫一下,他原本要隐瞒情况不想直说,可是想一想这家伙跟许家关系也不是一般的近,终于还是直说了,“江川必须走了,要不然他想走都走不了啦。”

“这不就结了?”陈太忠扬一下眉毛,又笑一声,“那是市委书记呢,不比一个小小的挂职锻炼的副市长值钱多了?”

“嗯,”秦连成沉吟一下,不动声色地点点头,既是官场中人,谁还能不谙交换之道?以前他不过是没往这方面琢磨罢了,下一刻,他猛地发现,自己这个喜怒不形于色的态度,有点见外了。

于是秦主任站起身,去另一个房间噼里啪啦地翻腾半天,再过来的时候,手里多了两瓶酒,“今天就喝这个了,八二年的汾酒……”

秦主任的爱人,做的菜倒是挺香,虽然所有的菜都加糖,这让陈太忠有点不适应,不过两人喝酒的重点,是在谈工作上,饭菜什么的倒也在其次了……

周一的时候,陈太忠出现在文明办,郭建阳和李云彤第一时间赶过来,向领导汇报这两周发生的事情。

这里面最重要的,自然是贾自明的考察了,不过贾主任下来,象征意义远大于实际意义,接触的也是潘剑屏、郑泽民或者秦连成这样的干部,下面人离得还是有点远。

其他也没多大的事情,李云彤汇报了一下张州之行的结果,现在张州的官场上,基本上所有的人都知道江川的位子不稳了,这一点文明办是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——在省报上连篇累牍地报导张州的不文明现象,居然没什么人表示不满。

好笑的是,甚至有人到李云彤这里来打听情况,了解张州官场未来的走向,江川是要走了,但是谁会来任书记呢?或者是只走一个江川,还是要再捎带两个干部?

李主任性子是直,却是没直率到傻瓜那一步,她当然不会回答这样的问题——事实上她也就不知道,“反正张州现在人心惶惶的。”

他们人心惶惶,关咱们什么事儿?陈太忠对这个实在兴趣不大,江川下了,要上的十有八九是杜毅的人,这个他没必要关心,“那个干部家属调查,罗克敌开始搞分级体系了吗?”

“才整理个差不多,”李云彤叹口气,这次收到的表,涉及的人数实在太多了,其间又有贾主任的考察,据说林震和报备科的一干人累得差点吐血,才勉强把数据库建好了,“不过我听李大龙的意思,他是想先把资料过一遍,不提倡马上建立二级体系。”

“嗯?”陈太忠听得眉头一皱,冲旁边的郭建阳一努嘴,“去叫一下罗克敌过来。”

郭建阳走了,李云彤才说她自己的分析,李大龙是纪检委派驻过来的副主任,本来是沉默寡言的一个人,不过最近接的举报信实在太多了,其中有实名举报并且言之有物的,还有些明显有问题的。

以傻大姐的眼光来看,这就是李大龙也有点不甘寂寞,打算发出点声音了,当然,她认为这是好事——毕竟这也是想把稽查办的工作抓上去不是?

两人说着话,罗克敌敲一敲门进来了,“陈主任您找我?”

“是想了解一下,干部家属调查结果出来了,下一步你们有些什么想法?”陈太忠沉声发话,现在的他,已经有点领导风范了。

罗克敌看一眼李云彤,就将情况说了一遍,他倾向于支持李大龙的建议,“我觉得分级体系先放一下的好,既然有群众举报,查实了之后,再搞这个分级,要不然这个报备制度……恐怕要煮成夹生饭。”

他的意思很明显,省文明办调查之后,不追究某些干部欺骗组织的行为的话,那市文明办就更不要指望了,这年头,你上梁要是敢不正,下梁就敢歪到姥姥家去,“当然,这只是我们的建议,具体下一步的工作,还是要请陈主任您指示。”

陈太忠听得就沉吟了起来,以他一开始的想法,搞这个干部家属调查,只是形成一个报备制度,就算查出来有谁的家属入籍国外,他也没想着就要大做文章——就是登记一下嘛。

而且事实的发展,也确实如他所想的那样,有将近百分之五的干部家属,以各种名义在国外,这人数实在太多,他计较不过来——陈某人一想到“众怒”二字,就有点头大。

但是眼下表已经都收上来了,他要执意找个把人的后账,那也不是不可以——做领导的,就有权力出尔反尔。

不过陈主任自命讲究人,他还是没打算这么搞,直到听罗克敌说起来,他才发现,不计较都不行了——我没打算对付你们,但是你们拿假资料来骗我,那我操持的这个制度,岂不是成了一个笑话?

“恶意欺瞒组织……哼,”陈太忠马上就为自己的想法找到了借口,还是很强大的那种,你们不给我面子,那就不要怪我不给你们里子了,“克敌,我支持你们核实资料……不过你和李大龙都要做好准备,准备面对各种压力。”

“有您的支持,我们不怕压力!”罗克敌正色回答,这可不是马屁,这是大大的实话,没陈太忠的支持,再给他和李大龙十个胆子,他也不敢这么搞。

“只要你们做事能出于公心,严格讲程序,我支持你们到底!”陈太忠一拍桌子,站了起来,“走,去你那儿开个短会,统一一下认识。”

陈主任开会,确实很短,五分钟就讲完了他要说的,临走还把李大龙叫走了,“你确认了的、有问题的调查表,有几份?”

“三份,”李大龙的回答,是相当保守的,“可能有问题的,有十几份。”

陈太忠坐在办公桌后面,盯着李主任不出声,直盯得对方有些发毛的时候,他才沉声发问,“你怎么忽然想起来坚持核实了?”

“这本来就是我应该做的,”李大龙的回答,那是相当地标准,不过,看到领导还是盯着自己不言语,于是沉吟一下,又补充一句,“前两天纪检委在调查一个干部的时候,粮食厅有个处长潜逃出国了,这证明搞这个报备制度,很有必要。”

“张峰是吧?你们那儿还来人找我了解过情况,”陈太忠点点头,心说本来哥们儿想借这个势的,不成想李大龙你先惦记上了,不过这也好,省得事事都要我来出头。

既然了解李大龙变化的根源,他就不再琢磨了,至于说此人怎么能从省纪检委得知这个消息,身后是不是有什么背景,他也懒得考虑——只要你好好干不胡来,我不管你是谁的人。

当然,必要的戒备心理,他还是生出了一点,这家伙身为一个科级干部,能得知这样的消息,估计不会太简单了。

事实证明,他还是少算了一点,时近中午要吃饭的时候,李云彤又撞上了他,看看左右没人,她就低声问一句,“陈主任,听说您跟秦主任关系很好?”

秦连成是许绍辉的人嘛,陈太忠终于明白李大龙为什么敢胆上生毛了,合着人家李主任真的是有恃无恐!

不过这对他来说,并不是坏事,正经是秦许的这一层关系,会给文明办带来极大的帮助……潘部长能选择秦连成,应该也是想到这一层了吧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