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672章 磨刀霍霍(上)

秦连成这话听起来有点夸大,但是陈太忠知道,这件事还真不是那么难办,秦主任倚仗的都不是身后的许绍辉,他是要借中央文明办的势。

在这个大势面前,连杜毅都没法拦——换个副厅来操作,或者杜书记还能上下其手一下,而秦主任背靠许书记,不缺通天的途径。

唯一能给秦连成造成点困惑的,就是一个潘剑屏,宣教部毕竟是文明办的主管部门,潘部长要是觉得主弱副强而有意阻挠的话,这道坎就有点难迈。

然而话说回来,潘部长就算想阻挠,也不好放到明面上,这涉及了太多干部的级别提拔,影响甚至不仅仅限于省文明办——省文明办升格为正厅级了,下面地市的文明办,自然就可以升为正处级。

所以,老潘就算想阻拦,都要偷偷摸摸的,然而以陈太忠对潘剑屏的了解,他觉得老潘不应该是那么一个人——潘部长做事,或者比较黏糊比较稳重,但是跟卑鄙应该不沾边。

而且秦连成也跟潘剑屏提过了,老潘没表态,这也很正常,起码人家没明确表示反对,秦主任当然就可以琢磨操作此事,他总不能指望潘部长双手支持。

文明办没有在马勉的任上完成升格,却是在许绍辉的人手上实现了这一步,对潘剑屏来说,实在不是什么值得大书特书的事情,那么,反应平淡才是常态。

想了十来秒,陈太忠终于捋清了头绪,于是干咳一声,“这可是天大的好事,能极大程度地调动大家的积极性,秦主任您打算什么时候跟大家说一声?还是……已经说了?”

这个小滑头,秦连成一听就知道,这厮打的是什么算盘,不过,他可由不得他坐视,少不得笑一笑,“这个风,我不着急放,就是跟你通个气……当然,你信得过的人,也能说一说。”

还是要让我帮你吹风啊?陈太忠听得暗暗叹气,这个风,秦连成不着急放是有道理的,放得急了,就太强势了,也太着痕迹落了下乘,背后的味道很不好——你们要跟我秦某人不一条心的话,我吃撑着了,去帮你们提级别,领导的面子要不要了?

秦主任打的主意就是“听话的孩子有糖吃”,但是他又不合适去放风,所以就要找个人去放风,而他陈某人还就正合适。

他不但是秦主任的老部下,在文明办也有影响力了,尤其是他脑门上还顶着“黄系”二字,那么在这种大事面前,他放风的权威性,比旁人高出不止一点半点。

那么秦连成说的,“信得过的人能说一说”,就是很明显的提示,每个人都有基本信得过的人——说来说去,无非就是吹风的时候,注意故作神秘就行了。

“您的工作,我肯定会支持的,”陈太忠点点头,想一想自己即将副厅了,他的工作热情真的很高,这个风不但要吹……还要狠狠地吹。

“嗯……”秦连成看出他的情绪了,于是鼻子里发个长音,若有所思地看着他,却是久久地不肯说话,似乎是遇到了什么难题,难以启齿。

陈太忠狐疑地回望,眼中满是疑问,不过,他也不出声,只是他的眼神已经表明了态度:老主任您有话直说,咱俩是谁跟谁?

秦连成确实有点头大,有个问题,原本他是要忽略不提的,但是见到小陈这么兴高采烈,他就猛地反应过来:小陈对这个副厅,很有期待啊。

他真的不想谈这个问题,因为谈这个可能会影响到小陈的积极性,可是眼下不谈,将来有尴尬事发生的话,那麻烦可就大了——他有误导之嫌。

对一个正厅来说,误导一个正处不是什么大事,但是像陈太忠这样的正处——好吧,谁敢真的把这厮当作一个正处来看待?

所以,他沉吟半天之后,终于把原本要推后说明的事情,提前点了出来,“不过这个……太忠我给你提前招呼一声,难听话说在前面,就算升格了,你的级别可不好动,要知道,你是挂职干部。”

“什么?”陈太忠一听这话,眼皮子就连跳好几下,好半天他才勉力一笑,“我就是配合秦主任您工作呢,我的级别……哈,我真没想那么多。”

老主任都变成秦主任了,你还说“没想那么多”?秦连成心里明白啊,但是他敢琢磨把文明办升为正厅级单位,却是不敢答应陈太忠这一点——这个提拔可是要杜毅点头才行的。

所以,他只能苦笑一声,“太忠,我跟你说句明白话,学历、年龄、资历啥的,都不是问题,但是有些规矩是要讲的,你知道张汇吧?你狠狠收拾过的那家伙。”

“知道,前省委副秘书长,”陈太忠点点头,他跟杜毅原本井水不犯河水,就是因为张汇,他狠狠地给杜老板来了一下,导致两人关系恶化——老杜肯定也记得这档子事儿呢。

“他是省政府调到省委的,在他调动之前,省政府办公厅已经升为副省级了,但是张汇做为副秘书长,只是副厅,他的级别,是在调到省委之后才提起来的。”

秦连成不厌其烦地解释,那意思很明显,因为资历尚浅,杜毅的体己人儿想要破格提拔,都不可能,你……还琢磨啥呢?不是我不忙你,是天下事都要讲个规矩。

这个例子可是新鲜热辣,也令人服气,尤其是陈太忠也明白,他确实是过来挂职的,这个级别真的不是那么好提的,目前他算省里关注的市管干部,提为副厅的话,那就是彻头彻尾的省管干部了,其间还要通过不少手续。

不过,想到文明办就算升格为正厅级单位,自己这个副主任还得是正处,他心里就有点……那啥,“那我这职务后面,就得打个括号啦……说实话,感觉有点没面子。”

“这是你正处第一站,”秦连成听到这厮连没面子这话都说出来了,就知道大家可以畅所欲言地沟通了,“升得太快对你不好,你现在机关工作的经验是有了,但是将来,总还要独挡一面,才能再往上走,你现在缺乏的……是要沉得下去。”

我这个年纪,哪可能独当一面?陈太忠听得暗暗撇嘴,不过他对官场的起起落落,原本就兴趣不大,老主任既然能提前把话说明白,那他就不会计较。

所以他微微一笑,“沉也不好沉下去,我这年纪和级别,也只能藏在省委里,放出去要吓坏人的,您放心,这个风儿我会帮您放的。”

秦连成仔细看他半天,也没觉察出什么异样来,于是点点头,“反正是委屈你了,太忠,嗯,不过咱们来日方长。”

“呵呵,”陈太忠笑一笑,心说我就挂职一年,然后就回去了,一时升不了副厅,那估计很久都够呛了,不过现在他也不想纠缠这个细节,留给别人一个官迷的印象就没意思了,“老主任您对下一步的工作有什么想法?”

“想法什么的,还没理清呢,我正林的工作都还没来得及移交,”秦连成微微一笑,他火急火燎地来文明办上任,是为了配合副部级的贾主任的检查工作,仓促一点在所难免。

所以他就要强调一下,“我是真想为文明办办点好事,说良心话,我是真心希望大家好好配合,精神文明建设,可抓的东西实在太多了……我不想把精力浪费在办公室里。”

“我也一样,”陈太忠笑着点点头,老秦这人也有小毛病,不过总的来说,还是个愿意干工作的主儿,“在老主任的领导下,我有信心把精神文明建设工作做得更好。”

“行了,你都知道是老主任,就别唱那些高调了,”秦连成笑着摇摇头,“康楼电和洪涛这两个,都是什么性格?”

“这俩啊……”陈太忠沉吟一下,心说我来文明办也不过比您早三四个月,他俩什么性格,我还真的没摸透,要说张勇敢或者刘爱兰,我倒是能跟您嚼谷一下。

不过他一点不回答也不合适——尤其是在知道他升不了副厅的时候,这沉默未免有点撂挑子的意思,还好,下一刻他脑中灵光一闪,“正林的常务副定下来了没有?”

“没有呢,常务副肯定要优先照顾本地干部,空降的可能性不太大,”秦连成随口回答一句,接着眼睛一亮,“你是说……扔一个下去做副市长?”

“没错,”陈太忠点点头,心说这帮厅级干部,真是个顶个的人精啊,我提个头,他就想到后面了,“康主任和洪主任在省委工作这么久,也该接触一下下面了,潘部长争取一个挂职锻炼的机会……应该不难吧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