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671章 大手笔(下)

井部长的表态非同小可,一般的外国人,未必搞得清楚中国官场的权力结构,但是西门子是最早进入中国的外国公司之一,西门子通信又是一直公关相关部门,自然知道此人身后的背景。

不过饶是如此,西门子的人还是跟普林斯的老总联系了一下,想了解点情况,凯瑟琳倒也没藏着掖着,“井部长是在替天南人说话,何去何从,你们自己选择吧。”

这又是站队了,不过这种情况,不仅仅出现在中国,国外也到处是这样的例子,利益所及之处,争斗是必然的,在非此即彼的情况下,西门子只能选择其中的一方。

那就做呗,德国人心里,也不想丢这个单子,更别说井部长身后有雄厚的背景,那尹杰义再怎么威胁,也不过是个耍嘴皮子的——这就是专家的短板所在,他们有表达意见的权力,但是没有决定权,一旦当权者有了决定,那说再多也是白搭。

所以就在当天上午,蒋君蓉就接到了来自西门子的电话,说是希望下午天南人能来中国公司一趟,敲定一下细节——毕竟是周末了,下午再不行的话,那就得推到下周了。

要是这一周能将一些问题协调好,那么下一周西门子就可以安排人下去考察了,蒋主任自然就答应了下来——事实上,来北京办事一等就是一周多的情况,也不算罕见。

蒋许两位主任盛情邀请陈主任同去,陈太忠哪里肯再背这种糊糊事儿,于是斩钉截铁地拒绝了——哥们儿又不欠你们的,我在北京已经待了俩星期了,知道不?

更何况,下午他也确实有事,上午得到消息之后,他就打电话给阴京华,正好阴总陪了黄总几天之后,又有空闲了,说是要找南宫去转悠,“见面再说吧。”

下午三点,陈太忠赶到的时候,阴总正在牌桌上鏖战,见他来了就站起身,小赌只是怡情用的,大事面前孰重孰轻,那是不用说的。

他一站起来,于总发话了,“南宫来顶阴老板的缺吧。”

咦?陈太忠原本没在意肥羊是哪一只,听到这话,就奇怪地看一眼,这才发现生面孔是个黑肤微胖的家伙,看起来年纪不大,也就是三十出头,不过他身后站着的两个女人,倒是都极为漂亮,难得的是这俩女人个头都极高,一米八还冒头——这也不知道穿了多高的高跟鞋?

见他的目光扫过来,黑肤青年冲他微笑着点点头,陈太忠却是没心思理他,眼皮子微微下垂一下,这就算回应了——这跟傲慢关系不大,关键是来北京办事的主,都是特别缠人的,他可不想莫名其妙地再揽什么事儿。

“这人谁呀?能用得动南宫?”两人大大咧咧地走进南宫的办公室坐下,一边有服务员眼疾手快地给沏上茶,陈太忠这才发问。

“他想包点工程,估计是军方的活儿,先抻一抻他,”阴京华不以为意地笑一笑,“太忠你这是要回了吧?”

“是得回了,”陈太忠点点头,接着他就抛出了自己的来意,“西门子那边已经在谈了,京华老哥,你说我该不该去面谢一下井部长?”

“这个啊,还是等下回吧,我把你的意思带到,”阴京华说南宫的事儿时候,含含糊糊的,说自家事的时候,却是很明白,“他现在也不是很方便见你。”

陈太忠狐疑地看着他,表示不解,阴京华却是想错了,以为小陈怀疑自己从中间卡着,说不得苦笑一声,“其实这次坏事儿的,主要是外事司那姓牛的,还没处理了他呢。”

“嗯?”陈太忠一听就来兴趣了,他在地方上,栽赃、下绊子、抽后腿的事儿干得多了,但是还真有点不明白这机关里该怎么整人,“井部长不分管外事这一块吧?”

“常务副嘛,那就是啥也能管,不过,确实不分管这一块,”阴京华漫不经心地点点头。

“那他怎么能搞掉这个姓牛的?”陈太忠继续发问,以他对办公室政治的了解,井部长想搞掉那个姓牛的,似乎只有一个可能,“无中生有地找点碴儿?”

“你这手段太温和,也太慢了,”阴京华笑一笑,“小辫子揪起来多麻烦,他不犯错误,给他制造点错误不就完了?”

“比如说呢?”陈太忠越听,就越是有兴趣——阴人的点子,哥们儿喜欢。

“比如说他们分管的护照丢失,办公室起火什么的,”阴京华懒洋洋地回答,他对这样的话题实在兴趣不大,“只要井部长撞上了,这就是大事……其实办公室照片流传出去,都可以找碴,泄密嘛,这性质还不是在人说?”

“明白了,怪不得井部长不合适见我,”陈太忠点点头,井泓要跟他接触的话,一旦被人观察到,姓牛的那边就要提高警惕了——虽然井部长不在乎别人提高警惕,但总是多加了一点不方便。

“反正栽赃这种事,你不是也拿手吗?”阴京华笑着看他一眼,“乌法省那边折腾得那么厉害,本来老板想先动姓牛的呢,都得给你让路。”

“京华老哥,熟归熟,你这无中生有,小心我告你诽谤啊,”陈太忠笑着摇头,坚决不肯承认乌法省的事儿是自己搞的,“有些人吃相太贪,老天都看不过眼。”

唉,阴京华心里暗叹一声,他揣摩过了,小陈手里肯定掌握着一些不为人知的力量,而且黄汉祥对这个力量非常感兴趣,只不过黄总不好表示出来罢了——当然,也可能老板都已经试探过了,被人顶了,发现小陈不可能对自家造成什么伤害,就听之任之了。

但是,黄汉祥不说,阴总可以帮他惦记不是?所以他就要冒头试探,果不其然,小陈这家伙……果然是藏得很紧。

意识到这一点,阴京华有点意兴索然,他叹口气,“是啊,人做事不能太过,天狂有雨人狂有祸……”

接下来的那些事情,陈太忠就管不了也没心思管了,周六的时候,他飞回了素波,一下飞机,他自然是先去拜望自家的新老板老主任。

秦连成在自己家里见了他,秦主任住的是团省委家属院,楼也比较老旧,看起来足有十来年,家也不大,倒是三室一厅,不过那个厅比厕所大不了多少,标准的老式结构。

秦主任的妻子长得瘦瘦小小的,倒是挺爱说话,一见陈太忠手里拎着的水果,就是脸一沉,“小陈你这不是见外吗?”

“行了,你做饭去吧,”秦主任把老婆撵到一边,请陈太忠进了一间最大的房间——客厅太小,他就将这里改为了客厅。

“这次北京的事儿……”陈太忠还待解释一下,秦连成笑着摆一摆手,“好了,不说那些了,我跟小良一天好几个电话呢,反正你是辛苦了。”

“关键是老主任上任,我没在场,真是……太不礼貌了,”陈某人坚持道歉,他现在已经搞明白了,当领导说不介意的时候,你一定要介意,这才是端正的态度。

“别跟我说这个,你回来就好,”秦主任不以为然地摇摇头,“我是真没想到,文明办现在居然有这么多事儿,强烈地感觉到人手不够用。”

“那帮副主任……还算听话吧?”陈太忠这话问得,就是相当地不见外了,当然,这还是表示立场。

“还行吧,”说起这个来,秦连成的神色就严肃了许多,语速也慢了下来,“宣教部的人,觉悟还算高,素质比下面地市的人也要强一些,我打算给大家谋点福利。”

“什么福利?”陈太忠讶异地发问了。

“贾主任在视察的时候说了,咱天南的精神文明建设搞得不错,”秦连成口中的贾主任,就是陈太忠故意要躲的中央文明办的贾自明,“不过我觉得这个办公级别有点低,目前还是个副厅……其他省都是正厅了。”

陈太忠嘿然不语,这个级别一提上去,哥们儿岂不是副厅了?这个……升得这么快,多不好意思啊?

秦连成看他不言语,沉吟一下又发话,“我这其实是为大家着想,我个人……嘿,这一提,咱们多了多少处级干部出来?”

“您跟潘部长沟通过了吗?”陈太忠犹豫着发问,他有点奇怪,老秦你跟我说这个,目的是什么呢?

“大致提过一下,他没表态,”秦连成笑一笑,他说这话,当然是有他的目的,“不过,这也要看下面的同志,愿意不愿意大力配合了,工作完成得不好,我也不好操作这个事儿。”

你这……好大的手笔啊!陈太忠心里暗叹,老秦这意思就很明白了,做为外系统来的一把手,他最不好降伏的,就是那两个副厅级的副主任——人家都是宣教部的老人,而且都能直接跟潘剑屏说上话。

所以秦连成要强调一下,他个人的正厅很好解决,我这就是拉文明办大部分人一把,当然,这年头没有活雷锋,那么前提就是:那俩副厅暂且不说,处室的人都搞明白了,我能让你们升半级的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