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664章 断桥(上)

“陈太忠已经打听到人了,”阴京华挂了电话之后,冲黄汉祥苦笑一声,“他锁定了尹杰义,不过没说下一步要干什么。”

他是黄总的贴心人儿,遇到打听或者验证消息的事儿,也是要跑前跑后,黄总不会全依靠他,但起码算一个很重要的补充。

南宫毛毛等人接了陈太忠的电话,本来还犹豫着该不该跟老阴说一声呢,结果他打了电话过去,了解同样的事情,那就是藏也藏不住了。

“姓尹的不是重点,姓雷的才是重点,”黄汉祥叹口气,他嘴里的姓雷的,是外事司的副司长,黄总眼里没有小人物,但是这个雷司长身后的人物,是一点都不简单,他叹一口气,“这是那两家联手试探,看我家对电信拆分的兴趣大不大啊。”

尹院长算是蓝家阵营的人,按说这背景不算小了,不过话说回来,蓝家在信产部的势力,就是小猫小狗三两只,掀不起多大的风浪,倒是黄家在这一行说话有点份量。

当然,蓝家要是铁下心思挺进信产行业,也不是做不到,那么眼下的放纵,或者……会开一个坏头,助长某些人的气焰?

话不是这么说的,信息产业这一行,是不少人都看好的,而且国家有倾斜性的政策支持,盯着这一块的人真的不少,蓝家不付出相当大的代价,是得不到这一块的。

就像那个外事司的雷司长,按说只是一个小小的副厅,但是他背后的人,是黄汉祥都要顾忌的,为什么?因为人家也盯着这一块呢。

自打某些首长去欧洲转了一趟,回来就觉得这邮电太庞大了,所以拆分为了邮政和电信,紧接着,不但成立了联通,又将电信拆分为移动和电信。

一个企业,拆分为两个级别相当的企业,会提供相当的领导岗位——打个比方说,以前三十个正厅的大企业,一拆分就可以提供六十个正厅的岗位。

这仅仅是一方面,另一方面就是,行业一旦拆分,新诞生的单位必然会出现相应的短板,想要补齐这些不足,就得投入大量的人力和物力——是编制和拨款的问题。

有人从这些拆分里看到了甜头,那么就积极地鼓动再次拆分了,移动通信方面,中国移动和联通算得上竞争对手——哪怕双方的实力相当地不平衡,但是固定电话方面……还是电信一家独大。

黄家在信产部,多少有点势力,起码大部长跟黄家就有旧,而常务副井泓更是黄家捧上来的,所以这个拆分,黄家一直没怎么表态,别人心里难免就有点揣测。

雷司长就是代表了某一方觊觎此事的势力,正是因为如此,在黄汉祥眼中,这姓雷的比姓尹的更重要一点——当然,这不是说尹杰义背后的蓝家可以轻慢,主要是说蓝家就算是巨无霸,想踏足这个行业,一时半会儿不太可能。

所以说有人授意西门子暂停代工项目,黄汉祥一开始真的很恼火,但是调查之后,他就反应了过来,这未必是真要抽黄家的脸,更多的是可能要看一看,黄家对信产部的掌握,到了什么样的地步,以决定下一步的行止。

一件事情,涉及多个势力的合作,这种情况黄汉祥也见识过不少,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,有利益的地方就有纠纷,分分合合连横合纵,不过是利益使然。

但是同时,他也很明白,遇到这一对多的情况,找准正主是很有必要的,否则的话不但惹人耻笑,也容易引起那些涉足不深者的强力反击。

“这种情况,那是不能冲动,”阴京华小心地建议,他有自己的想法,但是面对这样的大局面,他的任何想法都是次要的,他所能做的,就是提醒黄总,多考虑一下。

“不冲动我也要搞这个姓雷的,姓尹的都可以放一放,”黄汉祥冷哼一声,此次事情,出头的是姓尹的,但是幕后授意的,则是雷司长,黄家要发出属于自己的声音,必须搞掉姓雷的——同时搞两个人的话,难度有点大,尤其是,九零三的胡睿已经被黄家动了。

“但是太忠现在,更恨的是尹杰义,”阴京华不得不提醒自己的老板,“他这人比较倔,思想工作很难做的。”

“他想扳倒那个家伙,还是要找我的,”黄汉祥胸有成竹地笑一笑,尹杰义是蓝家的外甥女婿,又是搞学问的,小陈想折腾此人,除了找黄家,还真找不到什么人敢下手的,“我先拖一拖他,对了京华,你也帮我做一做工作。”

刚说到这儿,阴京华的手机响了,他低头看一眼,苦笑着接起了电话,“真是说曹操曹操到,太忠,怎么样……你打听清楚是谁干的了吗?”

“正落实呢,”陈太忠的声音,从手机听筒里传出,“我找你是问一件事,那天晚上在我门口转悠的那个家伙,你知道他在哪儿吗?”

“这个,我后来就没注意了,嗯……行,我帮你问一下,”阴京华挂了电话之后,冲黄总一摊手,“这家伙问吴田省路桥那档子事儿呢,看来是要剑走偏锋了。”

“偏锋啊……那走就走吧,”黄汉祥沉吟一下,终于是点点头,这次的事情实在是太恶心人了,他也有点不能忍受,“你告诉他,你是背着我偷偷跟他说的……别在北京折腾……”

韩伟觉得最近自己的运气,是越来越不好了,他原本是乌法省交通规划勘测设计院设计二室的主任,现在却是落得一个停职的下场。

要说起来,他也没做什么坏事,无非就是介绍相熟的施工队,转包了一段高速路,活儿干完了,发包方拖欠着钱不给,施工队就把状告到了他这里——韩主任,您可不能坐视啊。

韩伟帮人介绍活儿,肯定不是白介绍的,他要收取一定的好处才肯开口,眼下人家求上门,他觉得也不能置之不理,于是就找到发包方的总工,说谁谁是我朋友,活儿干的也不错,人家是小本儿买卖,你们就不要拖欠了。

这哪是我一个总工能做得了主的?那边是绝对不答应这事儿,我说老韩,你也是搞技术的,不要瞎操这些闲心好不好?

合着你也知道我是搞技术的?韩伟一听这话,就生气了,王总啊,你们这个路是怎么修的,我也清楚,我朋友施工的时候,工序比你们还要严谨一些,至于说材料嘛,那个……咳咳,有些话你等我说出来,可不就没意思了?

你真的要坚持?当时总工问这句话时,脸上的诡异表情,韩伟至今记忆犹新。

接下来的事儿,那也就不用说了,韩主任被停职了,这年头行家多了,真的不差你一个,倒是敢胡说八道威胁人的,还就是只有你一个。

韩伟也没想到,自己就这么被停职了,然后他闹到省里,又闹到北京,说是要揭穿一些黑幕,不过以蓝家的强势和影响力,谁会理他?

原本,人家都不待理他的,也就是他最近折腾得实在厉害,乌法省派出人来,要将他捉回去,好让他认清事实。

这就已经很倒霉了,不成想躲进一个小区避祸的时候,又被京城另一拨权贵直接拿下,足足问了两天,才将他放出去,而且,人家并不关心发生在乌法省的事情,人家关心的,是他是否别有用心。

“一丘之貉,这个国家没救了,”他愤愤地想着,走进路边一家饺子馆,“一瓶红星二锅头,半斤猪肉大葱的,半斤羊肉胡萝卜的。”

京城的饺子,还是很有名的,他最近也喜欢上了这个,不过,就在服务员端来饺子的时候,腾腾的热气中,对面猛地多出一个人来。

“韩伟?”高大的年轻人笑吟吟地发问了。

“是我,”韩主任也不看对方,夹起一个饺子,慢慢地吹气,饺子很烫,在秋末北京的寒意中热气蒸腾,不过这并不影响他头脑的冷静——来人的口音,似乎不是乌法省的?

“你好像有一点麻烦,”年轻人的笑容不变,“请恕我直言,这件事情你自己有责任,设计人员,他就应该是设计人员,参与施工……这是不合理的。”

“国家干部贪污受贿,以次充好……也是不合理的,”韩伟冷笑一声,将筷子上的饺子在醋酱里一蘸,就丢进了嘴里,一边咀嚼一边咝哈地吸着凉气,“你别跟我说了,大道理我比你懂,等我吃完,咱们再说行不行?”

“不行,你现在就得跟我走,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这里只是个小小的饺子馆,周围还坐了不少人,有些话真的不合适说,“想吃什么饺子,咱们打电话,让他送。”

“我还有可能吃到这样的饺子吗?”韩伟惨笑一声。

“那是当然,我这人一向说话算话,”陈太忠点点头,一脸的郑重,“羊肉饺子是吧?如果你愿意的话,过两天咱们东来顺涮羊肉……但是,我现在找你有事。”

“好像……我又遇到贵人了?”韩伟听得出对方的语气,但是他实在有点不敢相信,“你知道我招惹的是什么人吗?”

“你知道坐在你面前的,是什么人吗?”陈太忠冷笑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