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662章 意外(上)

正牌中纪委的人办事,跟假的绝对不是一回事,来人不但请来了集团公司的副总,而且也没说当下就要把人带走。

他们只是简单地问了几件事,然后通知胡睿,说你准备一下,下午——最迟不能晚于明天这个时候,去某个地方报到,到时候我们会进行更深一步的调查了解。

看看,人家通知对方,都是给你机会反抗的,在这段时间内,你可以安排一下,不但可以向后台求助,更是可以毁灭一些证据,当然,有胆子的话,你也可以跑路。

黄家人做事,就是这么牛逼,在绝对的实力面前,那些不入流的伎俩,就显得不是那么重要了。

当然,必要的技巧还是要有的,比如说胡睿就很清楚,对方问自己的几件事,虽然是那种看起来有点问题的——事实上也有点问题,但是显然,这只是一个引子,人家盯着的绝对不会是这点小事,原因很简单,这点事情就引不来中纪委的关注。

倒是没问的问题,很可能是比较致命的,凭良心说,有些事情胡总并未得利,只不过是知情,但是一个知情就足以令他陷入万丈深渊了——中纪委找上门,就绝对不会有简单事儿。

至于说跑路?那真不可能,先别说跑得了跑不了,胡睿还不知道自己到底触及了什么事儿,怎么可能会跑?

不过他也有猜测——前天被那些骗子带走,他在不知情的时候,就仔细琢磨过,中纪委盯上我,到底是为什么呢?

涉及争西门子手机代工项目的可能,他是想到了,当天就是他带的队,后来普林斯传出话,说定不下来,先请大家吃工作餐,胡总这才离开,去找领导谈别的事儿。

然而,吃饭的时候他虽然不在现场,却听说了天南人的嚣张,人家那么嚣张,自然是有人家的底气的。

会是因为这件事吗?胡睿不能断定,不过他总觉得可能性不是很大,当然也不能说完全不可能——说实话,类似这种拿不准的事情,他心里不知道装了多少,所以面对中纪委的人,他一头雾水也是必然的。

我的时间不够!胡总知道自己应该多争取点时间,起码要在打听清楚缘由之后,才能找人说情,于是他吞吞吐吐地表示,明天厂里要来领导视察,我能不能晚一点再去你们说的这个地方?

“不能!”对方斩钉截铁地回答,真没听说过,接受调查的人,还敢跟中纪委讨价还价,“你可以指定分管的副总来负责……还有别的要求吗?”

就算还有,你们也不可能答应啊,胡睿将庞总等人送到门口,回来之后找个相对安全的电话,开始疯狂地打电话——甚至,他的午饭只是点了一碗面条,一边吃还在一边打。

大概在下午三点钟的时候,他基本上能确定,自己是因为什么事情栽了——牛司长很明确地告诉他,西门子的事情,我已经尽力了,你根本想不到对方来头有多大。

又花了一个小时的时间,胡总搞清楚了天南人的来头,禁不住倒吸一口凉气,我操,合着那俩领队都是衙内级别的,团队里更藏着黄家人赏识的年轻干部?

他倒是没后悔自己来争这个项目,公平竞争嘛,做为曾经的部属企业,他见过太多为了争取拨款,不择手段抢项目的例子了。

然而同时,他也承认,自己这次是做差了,起码是在抢项目之前,没有了解清对手的来历,就匆忙地出手,这是不可原谅的错误——要是别的势力也就算了,黄家……可是国内政坛顶尖的势力,真真正正的巨无霸。

只能找叶部长帮忙了,胡睿拿定主意之后,马上拨个电话给叶琳,将自己的分析和判断说一下,“……就是个代工单子,唉,就搞成这样了。”

其实,说这话的时候,胡总还不是很清楚,此事是不是天南人发动的,他只是猜测而已,但是叶琳已经能确定,此事绝对是黄家所为了。

叶部长这两天也没闲着,她为了狠抽井部长一下,不但拉蒙艺来做同盟,而且更是找到西门子通信的中国公司,跟他们了解整个事件的前前后后。

她这个要求,德国人不得不满足,什么“一等洋人二等官”之类的民谚,并不是特别精确,在绝对的权力面前,洋人也知道该做什么样的选择——信产部的领导,可就管着通讯口呢,想赚钱就不要迷信这民谚。

于是叶琳就知道,此事原本就是天南人发起的,心里这个恨就没办法说了,而且,她也非常清楚黄家的强势,不过事情发展到这一步,她已经没有退路了。

一听胡睿说的话,她就明白这是来自黄家的反击,黄家人蛮横惯了,等闲就不肯吃亏,更别说被人抢了单子——人家这是直接暴力报复了。

“你要是没有问题的话,就不要担心,”叶部长做出了指示,中纪委只是要你配合调查,你慌里慌张的搞什么?“这是共产党的天下,不是家族企业。”

所谓的羞刀难入鞘,就是指叶琳现在的心情了,事情已经发生了,想再说什么后悔的话也晚了,所以她只能给对方打气,“你要是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情,我就不好帮你说话了。”

说白了,她只是希望胡睿挺住,所谓的做了不该做的事情,其实是指你最好不要说不该说的话——这年头的干部,谁还没做过那么一两件不该做的事儿?

再正直的人,身处这么一个环境中,想要独善其身,也是非常难的,个人的道德修养再高,总是抵不过大环境——不能融入其中,那必然是要遭到排斥。

就在这个时候,天南的三个正处正坐在天南省驻京办喝茶,蒋君蓉的情绪不是很高,她终于能确定,信产部那边不打算买自己老爹的账了,“信产部还真的很牛嘛。”

正说着呢,许纯良接了一个电话,放下电话之后,他很讶异地看了陈太忠一眼,“最新消息,中纪委带着通地的一个副总,去九零三厂了,太忠……这是你干的?”

“有些人是不能随便欺负的,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也不做正面回答,“我脾气好,但总是有人脾气不好……人间自有正义在啊。”

蒋君蓉听得目瞪口呆,好半天才叹一口气,“还是你厉害啊,”这次她是真的口服心服了,凭良心说,她不认为中纪委的人有多难请,但是能这么快地请动人,并且雷霆一般地出手,那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——更别说,他们很可能并没有掌握什么证据。

蒋主任不是一个妄自菲薄的主儿,但是在绝对的实力面前,再保持那份做作的雍容,未免就有点可笑了,不过她还是不想太助长这家伙的气焰,于是话题一转,“你们说,我现在给西门子的人打个电话,催一下好不好?咱们关心结果嘛。”

“好呀,”陈太忠还没来得及说话,许纯良先点头了,“说实话,来北京时间不短了,凤凰那边还一大摊子事儿呢,蒋主任,展现你个人魅力的时候到了。”

“是个人能力,”蒋君蓉狠狠地瞪他一眼,状若不满实则是暗喜,接着她就拿起了桌上的手机,当着这二位直接拨打电话。

事实上,大家都已经很清楚结果了,眼下打个电话,无非就是在形式上走一下,敲定的话就可以冠冕堂皇地进入下一步了。

电话从接线生一直到舒泽先生,经过了好几道关卡,最后传来的是意料之中的好消息,“经过临时会议的表决,我们决定同贵公司合作……哦,这个抱歉,下午草签意向是不可能的,最快也得是明天上午了。”

蒋君蓉自然要解释一下说,我们是外地来的,单位里事情也很多,而且为了表示诚意,我们的一把手和二把手全来了,反正……你们尽快吧。

对西门子这种大公司来说,这要求稍嫌过分,不过也算合理,于是舒泽先生解释说,我只是副总裁,这种事情必须得霍夫曼总裁出面,而总裁今天的行程都安排满了,我只能说尽量帮你们争取明天上午签意向——你们等我的通知吧。

事实上,陈太忠三人并不是很在意西门子这边的反应,对他们来说,这个渠道早就顺畅了,他们更在意的是,信产部不要从中阻挠,否则的话,接下单子交不了货,那可就太闹心了。

然而这年头的事情,还就是这么怪,偏偏是大家觉得万无一失的环节,出现了纰漏,下午四点多的时候,舒泽给蒋君蓉打来了电话,说是霍夫曼总裁最近会很忙,嗯,非常忙的那种……三五个月之内,是抽不出来时间谈这个事儿了。

总算还好,蒋君蓉一直在搞招商引资工作,见识过不少临阵变卦的事情——事实上,在干部任命的时候,这种现象也屡见不鲜。

所以她也没有着恼,只是淡淡地问一句,“能告诉我为什么吗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