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660章 真和假(上)

“嗯?”陈太忠听到这喧闹声,眉头一皱,这里可是所谓的高尚小区,等闲没有什么人喧哗的,说不得侧头看一下,目光所及是墙壁。

黄汉祥的眉头皱一皱,端起酒来咕咚咕咚灌两口,然后打个嗝,笑眯眯地看着他,“完了,这肯定是调查你私生活的人,我嫉恶如仇,不方便帮你。”

“嘿,”陈太忠被他逗得笑了,你也为老不尊了吧?他笑着摇摇头,“无所谓,反正到时候您也跟着没面子。”

就在这时候,阴京华从门外走了进来,快步走上楼来,“外面有个人鬼鬼祟祟的,我喊一声他就跑,现在被抓住了。”

“看,我说什么来着?”黄汉祥又撩拨陈太忠一下,发现这厮稳坐如山,也就懒得再开玩笑了,于是侧头看一眼阴京华,沉声发问,“就在这个屋子门口?”

“嗯,离着不远,”阴总沉着脸点点头,这种事情可大可小,不过以黄汉祥的身份,不弄明白是不可能的,虽然这不是在黄家门口,但是这栋别墅黄总曾经住过。

陈太忠稳坐如山自然有他的道理,因为他隔着墙用天眼看了一下,最要紧的是,那戴眼镜的中年人虽然带着点怨气,但是他能感觉到不是冲这个方向来的。

外面的保卫人员直接将此人制服,拽到了车上,不多时,小区的保安也到了,这边亮了两个证件,又说了几句话,保安们转身就离开了。

又过了差不多五分钟,就有人过来汇报,说是这个中年人不是小区的,据说是下面地市上来反应意见的,结果被市里派来的黑社会追杀,万般无奈之下,悄悄潜入了这个小区避难。

保安过来之后证明,这不是小区的人,又见黄家这边的证件吓人,自然就走了,那位发现捉住自己的人来头奇大,马上竹筒倒豆子一般,将事情全说出来了,异常配合——他还指望着有人帮自己出头呢。

“带回去再问问吧,”阴京华看一眼黄汉祥,发现他没啥反应,就做主了,“把这个人的身份,落实得清楚一点。”

这就是有杀错没放过了,不过在黄汉祥的门前鬼鬼祟祟的,被人喊一嗓子还要撒腿就跑,那也是活该点背。

这个插曲,并没有影响黄总的谈性,他倒是对陈太忠说的在法华人人权保障会有点兴趣,说不得又问两句。

陈太忠也没啥可说的,“荀家那个儿子叫荀德健,不能认祖归宗,他心里有点不服气,我长时间不去巴黎,他就憋不住了,估计……有点小小的政治诉求,我感觉他是争口气的意思大一点。”

“愿意向组织靠拢,咱肯定欢迎嘛,”黄汉祥点点头,又瞥他一眼,“他被别人收买的可能性,大不大?我撮合的事情,可靠性不允许出问题。”

“适当引导一下就行了,”陈太忠才不会帮话痨荀背书,于是就强调一下。

“引导也会泄露国家政策走向的,你以为泄露了机密才叫间谍?”很显然,黄汉祥认为他觉悟有点低,“处级干部看的内参,泄露出去就可以判刑。”

“那就算了,当我没说,”陈太忠不想背书,也不想被人看低觉悟,只能苦笑着摇摇头,“也就是我不在巴黎,我要是在巴黎,别人想插手我都不答应。”

这个倒是,黄汉祥对这一点还是很明白的,小陈在巴黎那一阵,国安、大使馆啦之类的面子统统都不卖,还把法国情报系统的人丢进了烟囱里,让法国人出尽了洋相,更别说还拉拢了黑手党、在法华人之类的,里里外外经营得水泄不通。

想到这些,他情不自禁地感慨一句,“太忠啊,我觉得你的天地在国外,把你羁绊在国内,真的有点浪费了。”

黄汉祥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民族主义者,他从来是先外而后内的,所以才有这样的感慨。

“问题是,精神文明建设不抓也不行了,”陈太忠报之以苦笑,他的小集体主义倾向,比黄家老二还严重呢,“我真的是没办法分身。”

“二叔,”这时候,阴京华捏着手机走了过来,眉头微皱,“刚才那个人交待,他是乌法省的,反应的是一些路桥问题,咱们落实的时候,是不是要小心点?”

看来这乌法省不是黄家的地盘,陈太忠从细微的语气中判断了出来,而且这个省的人——起码路桥系统的,估计跟黄家不对付。

黄汉祥知道的,当然比陈太忠要多,他甚至很明白,小阴的意思并不是问是不是要小心,而是说这个调查要不要搞下去,有没有必要采用一些……非常规的手段。

“嗯,小心点,”他点点头做出了指示,等看到身边只有凯瑟琳一个外人的时候,沉吟一下又发话,“只落实他的身份就行了。”

不够,凯瑟琳在国内这么久,也不是白混日子的,等黄汉祥离去的时候,她才低声跟陈太忠解释一句,“那个乌法省,可是蓝家唯一的地盘……”

蓝家的势力是不小,但终究根基太浅,大部分的力量是在中央,还有某些行业上,地方上的势力就差得太多了,跟蓝家有关的省份不少,不过能牢牢控制的,就是这么个乌法省。

怪不得老黄都说,只落实那个人的身份,陈太忠听得暗暗叹一口气,看来眼镜男人要反应的情况,一时半会儿也没人关心了。

第二天是周六,陈太忠专门陪着一帮女人逛商店,时近寒冬,正是买冬衣的时候,众女逛得兴致勃勃,陈某人觉得万花丛中一点绿,实在张扬了一点,就决定找个人陪自己。

可是这个搭子也不好找,他跟这么多女人出来,肯定得找一个嘴严信得过的,这样的人他在北京认识不少,可这些人多半都是非富即贵——像邵国立、许纯良之类的,肯定不会把他的事儿传出去,但是人家怎么可能陪着他跟女人逛街?

选来选去,他拉来了临铝铁秘书,这人伺候领导的,嘴也严,又有意交好他,范如霜听见是他要人,倒是大大方方地给小铁放假了。

逛到下午的时候,陈太忠接到了阴京华的电话,说是昨天那人的身份已经落实了,确实是乌法省的人,阴总给他打这个电话,倒也没有别的意思,就是告诉他——此人不是针对你去的,所以,今天晚上你想怎么胡闹,就继续吧,不要有心理压力。

每个人的成功,都必牵扯到其独到的一面,阴京华能走到今天这一步,跟他这一份细密周到的心思,不无关系。

这还不算完,他顺便又解释了两句,大致是说此人有点偏执,被领导所恶也是自取其辱,非常合乎情理,一个设计师想插手工程建设——你家祖坟上有那一缕青烟吗?

这只是一个小插曲,陈太忠也没在意,他早就知道昨天那人不是针对自己来的,自然不会在意,非要说有什么感觉的话,那就是——来北京告状的人,真的太多了!

他正经关心的是,周一……周一中纪委的人就要去查九零三的人了,这次不会再出什么纰漏了吧?

与此同时,九零三厂的总经理胡睿正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,目瞪口呆地看着面前三个西装革履的男子,“什么……你们是中纪委的?”

周六本是休息的时候,但是周二有集团公司的老总来厂里视察,胡总来厂里坐镇,督促大家干活——错非如此大事,他是不会在周末出现在厂里的。

中午的时候,他还组织了中层干部会餐了一下,强调了下周二……本周二考察的重要性,要是谁负责的口子出了问题,中层干部就地免职,追究分管领导责任。

胡总喜欢强调责任,这是他执掌一个厂子的法宝,说你有责任,你就是有责任,没责任也有责任——老子说了算。

说完这些,他就回厂办的办公室睡觉去了,醒来之后没多久,厂办主任汇报说,有人来找您了,说是部里下来的。

九零三现在已经跟部里脱离了关系,算是通地的企业了,不过这千丝万缕的联系还保持着,所以外面也不敢拦人,就算胡睿听到,也只能赶紧放人进来,至于说验看证件什么的,那也就不用说了。

不成想,来人一进胡总办公室,直接亮出了中纪委的证件,这怎么能不让他惊骇莫名?

“我们接到了一些关于你的举报材料,”打头的瘦小男子沉声发话,“有些问题,需要你配合调查一下,现在……请你跟我们走。”

一时间,胡睿只觉得全身冰凉,头脑一片空白,甚至连发问的胆子都没有,木呆呆地收拾一下东西,想也不想地就站起身,跟着这三个人走了。

胡总的秘书和司机看着这情况,怎么都觉得有点不对劲,有心上前拦着问一下,却发现领导面如死灰目光呆滞,于是,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辆乳白色的金杯车消失在大门口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