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659章 重视程度(下)

接了马小雅等人之后,在去别墅的路上,陈太忠又接到了蒙艺的电话,“小陈,那个西门子的事情,你跟我细说一下,我刚才开会呢。”

这一下,陈太忠可算是逮住诉苦的地方了,哇啦哇啦地说了一路,到最后叹口气,“……要不是阿尔卡特的人有点过分,根本轮不到它西门子接这单子,现在信产部抢这个单子抢得叫个顺手,早知道就不跟素波合作,直接凤凰驻欧办牵线签单子了。”

“嗯,我确认一下……松峰跟你们合作,还有可能吗?”蒙书记也不想放弃这个单子,省委书记的眼里看不上这点东西,但是蚊子再小也是肉。

“这个可能性不大,已经是两家合作了,”陈太忠苦笑一声,“素波操作这事儿的,是蒋世方的女儿,您也知道……上次曼内斯曼的事儿,蒋省长已经训过我了。”

“嗯,那就算了,”蒙书记也是通情达理的,在什么山唱什么歌,陈太忠是天南的干部,他不能提过多不合理要求,“松峰的手机研发,起步也有点晚了。”

“给您打电话的,是叶琳吧?”陈太忠发问了。

“嗯,以前的同事,”蒙书记沉吟一下,方始长吁一声,“唉,总是有点香火情……我也没办法说她。”

“她的动机,很不简单呢,”陈太忠可不想放弃这么个歪嘴的机会,“要给我说啊,她这是用心险恶。”

切,用得着你说吗?蒙艺心里也很不是滋味,叶琳的行为确实让他有些难受,但是怎么说呢,换个角度来理解,也不能说她全是恶意,起码这个单子真落到松峰的话,对松峰电子产业的发展,是很有帮助的。

反正这种低劣的挑拨手段,是不可能瞒得过他的——想必她也不敢那么小看我,说来说去,女人的眼界低了一点,仅此而已,总算是共事一场,他也不愿意深究,以后也没什么打交道的机会了,“一个女人家……你还有事儿吗?”

“我是想收拾政策法规司那个姓牛的,”陈太忠跟叶琳没接触,他最直接的感觉,就是那牛司长太不是玩意儿,“我记得您……中纪委有朋友来的。”

“嘿,”蒙艺登时就没话了,你当中纪委是我家开的?而且为这点小事收拾人,值得吗?“部委里面有些人,确实本位主义太强,你理解一下吧……你先找一找别人,都不方便管的话,我再帮你处理,这可以吧?”

他说的这个“别人”,指的就是黄家,小陈你现在是黄家在天南的政治新星了,你一有事,我凑上去管,这算怎么回事呢?

要是黄家那边不管,我再管那也不迟,别人一了解,也就能知道其实你还有个“前蒙系”的帽子,一来能安抚你这家伙,同时也算对黄家表示点善意。

其实蒙书记现在跟黄家,梁子已经是揭过了,那点香火情没有了,但是也说不上什么仇恨,帮一点小忙是正常的,不帮也是正常的。

还是老蒙痛快,陈太忠挂了电话之后,情不自禁地轻捶一把方向盘,他认识的这些人大人物里,黄汉祥最对他的脾气,但是论起做事来,还是蒙艺最直接。

这不是说黄二伯就不直接,关键还是两个人身处的位置不一样,蒙书记有自己的地位和局面,等闲不开口,说出话来就能做主,他也不怕做主。

而黄总恰巧相反,说话很直接,做事就不一样了,他想做主的时候,就要把方方面面的因素都考虑到,这固然是性格使然,实则算是朝堂中人和封疆大吏的区别。

不过,估计老蒙还是不会用中纪委,想到这个,陈太忠心里有点淡淡的遗憾,没办法,人家要讲香火情——跟女同事有香火情,需要不需要……在尚彩霞面前歪歪嘴?

他没想到的是,过不多久,他还真听到中纪委这个词儿了。

当晚七点半,陈太忠为诸女准备的欢迎晚宴接近尾声的时候,黄汉祥居然提前来了,他一进门,就被一屋子的莺莺燕燕吓了一跳。

对小陈的私生活,他一般很少开口,谁没有年轻过呢?但是想到小阴说,屋里其实就俩外国女人,今天一来,猛地又多出五个来,他就有点无法忍受。

走上二楼,黄汉祥往沙发上一坐,看着匆忙收拾饭局的女人们,他冲陈太忠皱一皱眉,“我好像跟你说过,我晚上要来吧?”

“是啊,这不……我专门把张馨从天南叫过来了?”陈太忠抬手一指正在忙乎的张馨,嬉皮笑脸地回答,“刚下的飞机。”

“她坐火箭也赶不过来,”黄汉祥没好气地瞪他一眼,“我说你也差不多一点,真要让人这个时候把你堵在这个屋里,我都要跟着你丢人。”

黄总在这屋里住过,当然会跟着丢人,不过这大抵也是玩笑话,谁会不长眼来这儿查?陈太忠抬手一指马小雅,“说实话,小雅刚从天南回来,她和凯瑟琳在蒙岭投了五千万开发旅游区,协议签了,钱也要到账了。”

“蒙岭啊,是该开发一下,永泰到那儿的路要能修好,那是最好的,”别说,黄家三兄弟里,就数黄汉祥对天南熟悉,居然连这话都说得出来。

说话间,张馨就拎过来了啤酒,她招呼黄总是很有眼色的,当然,若是素波移动分公司的员工看到,自家的美女副总这样招呼人,怕是要掉一地的眼镜。

“那个事情我了解清楚了,”黄汉祥看到凯瑟琳也不见外地坐了过来,于是抬手一指她,“西门子和沃达丰的合同,是你帮着撮合的吧?”

“小事而已,”凯瑟琳无所谓地耸耸肩,她确实认为这是小事。

“事情是不大,但是咱不受那气,”黄汉祥哼一声,大喇喇地拿起面前的啤酒,抬手咕咚咕咚灌两口,“周一,中纪委下九零三厂调查,你看怎么样?”

“那敢情好,太好了,”陈太忠点点头,“咱天南人很委屈了,从来不截别人的胡,现在他们反倒骑到头上来撒野,这不是欺负人吗?”

“没错,”黄总傲然地哼一声,“咱不欺负别人,不代表咱好欺负,他们断人财路的时候,好歹也打听一下你背后是谁嘛……小井说了,随时准备配合。”

“下午的时候……”陈太忠想说什么来的,不成想黄汉祥直接打断了他的话,“你都找上周瑞了,这层次和力度不一样了,重视的程度当然就不一样。”

这话稍嫌势利,却是事实,下午的时候是阴京华打听的,甚至不是黄总本人问的,井部长当然没必要应承太多,谁知道你打算费多大劲儿办这件事呢?

“这下,我可是连井部长也得罪了,回头得找他道歉,”陈太忠听得就只有苦笑了,这不是变相地向黄家人反应,井泓办事不利吗?同时也有仗势欺人的嫌疑——你用不动我,就把周秘书拽出来了?

“没事,你想得多了,”黄汉祥摇摇头,这种话他一听就明白,“我找的是中纪委,他只是配合,也没让他直接站出来。”

这话很明白,这次不是井部长办事,是黄家人办事,就算别人想怪都怪不到他头上——这种情况你要是不配合的话,不是让黄家人寒心吗?

“您这做事儿,真是霸气,”陈太忠笑眯眯地凑趣,搁在以前,他绝对不会这么肉麻,不过官场呆得久了,自然就会了,而且黄二伯答应的处理方式,让他心里觉得痛快。

“不是霸气,是你争气,咱占理嘛,”黄汉祥摇摇头,却是笑得眼睛都眯成一条缝了,显然是心情异常愉快,一边说,他又拿起啤酒灌几口,打个长长的酒嗝之后,才继续发话,“咱不占理的时候,还不知道想欺负谁呢……切,敢欺负你?”

“那是,他们太不开眼了,”陈太忠点点头,心说估计这是周秘书使上劲儿了,起码也得有老爷子的授权,黄二伯才敢这么发力——还是重视程度的问题,就像井部长一样,不是没能力管,而是不知道该不该发大力去管,“其实明天开始调查就不错,中纪委的人周末休息?”

“啧,”黄汉祥不满意地瞪他一眼,“收集材料也得两天吧?我这人做事,不喜欢罗织罪名,要让他们承认罪有应得。”

罪有应得的人多了!陈太忠笑一笑,现在的官场,没人会认为自己罪有应得,只会认为自己站错了队或者是惹了不该惹的人。

想到这里,他一时有点意兴索然,“下午的时候,接了在法华人人权保障会的一个电话,他们觉得……有些困惑,感觉需要有人引导一下。”

“哦,荀家外面那个儿子吧?”别说,黄汉祥的记性还真好,居然还能对话痨荀德健有印象,“大使馆不顶用?”

“不需要着意引导,大使馆目标太大了,”陈太忠有气无力地回答,他若是还在巴黎,绝对不会主动要求这个的,掰扯还掰扯不清呢,不过,这不是一时半会儿回不去了吗?

“嗯,”黄汉祥若有所思地点点头,才拿起啤酒来要喝,猛地听到门外一阵喧闹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