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658章 重视程度(上)

叶琳听说天南人的强势是仗着黄家,那真的是有点不能忍受,于是就把秘书叫进来,让他去了解一下情况。

这个情况指的不是陈太忠的背景什么的,叶部长非常确定,在这一点上,小牛还没胆子敢欺骗自己,那么她要了解的就是,上午西门子谈判的现场,都出现了些什么状况。

这倒也很容易打听,不多时秘书前来汇报,说是现场情况是如此如此的,然后她猛地就发现一个细节——松峰市也派人来了?

叶琳是认识蒙艺的,她不止认识,两人还在能源部共事了一段时间,那时候蒙书记就是叶部长的领导,后来能源部拆分,蒙艺和她就此走向了不同的方向。

凭良心说,她虽然恨黄家恨得牙痒,却也知道那棵大树等闲不要去撼,别的不说,只说人家随便在信产部扶持一个人,都比她还强,那力量的悬殊真的是不言而喻。

但是她的力量太小,不代表她不能借力不是?像松峰市这里,她就能做一做文章——老领导所在的碧空都派人过来了,我再一门心思支持九零三的话,也不合适。

由于认识蒙艺,叶部长一直就比较关注蒙艺的动向,蒙书记猛地从天南跳到碧空,这一步很多人看不懂,但是这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,等尘埃落定之后,就有闲言碎语说,蒙老大这是恶了黄老,不得不从天南走人。

这个说法听起来不太真实,但是叶琳既知道蒙艺的行事风格,又知道他所属的阵营,一分析就觉得,这应该是真相。

她惹不起黄家,但是蒙艺是堂堂的省委书记,背后也有人撑腰,黄家也奈何不了他,所以叶部长就给老领导打个电话,说我听说有这么回事……做为曾经的下属,她表示自己愿意支持碧空省电子产业的发展。

蒙书记一听,嗯,这是好事,手机产业这是个好东西——事实上,未来的十年,绝对会是通信业大发展的十年,碧空的重工业发展得还行,但是电子产业不是特别尽如人意,有点浪费诸多的高校和人才资源了。

但是同时,叶琳这个电话打得也有点蹊跷,虽然是老同事了,此番也有讨好的意思,但终究是好久不联系了,蒙艺琢磨一下,把那帕里叫过来,要他尽快私下了解一下情况——蒙老板知道,小那鬼点子多,相比小那,张沛就是有点刻板。

那帕里都不用等“尽快”,松峰市的常务副已经把情况汇报上来了,而且都传到了他耳朵里——不管怎么说,大家都知道,从普林斯公司引进德国人才,是蒙老板拍板的。

那主任知道这事儿了,给凯瑟琳打个电话之后,他甚至了解到,陈太忠出现在了现场,心说这个消息我就不跟老板说了,有挑拨嫌疑不说,而且说句实际一点的,他不认为,在凯瑟琳面前,老板好意思跟太忠争什么。

这可不是他的臆断——初开始曼内斯曼的顶尖人才,都到了碧空,但是后来的人才都去了天南,虽然品质上可能差一点,可是架不住人多,一拨又一拨的。

不过就算他不想说,老板问起来,那也是不能不说了,蒙艺一听说又是陈太忠搞出来的事儿,沉默了足足十秒钟,才咂巴一下嘴巴,“你跟他了解一下情况……这家伙不是搞精神文明建设去了吗,怎么又抓起物质文明建设了?”

所以,才有了那帕里这个电话。

陈太忠跟那主任说话,也不用遮着掩着,两边将相互了解的消息一交换,陈主任就有点恼了,“这个叶琳做事,还真的够黑的啊,居然想挑拨我和蒙老板斗。”

“原来她是想截你的胡啊,”那帕里听得就在电话那边笑,接着声音一整,“不跟你多说了,这个情况我得赶紧汇报老板。”

“这才是‘是可忍孰不可忍’,”陈太忠挂了电话,低声怒骂一句,底线了,信产部你碰到我的底线了,我没别的选择了。

他跟蒙艺的关系,在现在的天南说起来,是挺犯忌讳的一件事儿,别说老蒙离开天南就是为了躲黄家,只说上次他帮碧空引进人才,蒋世方就非常地不高兴,只差指着他鼻子骂“你小子吃里扒外”了。

这次松峰来人了,来人了不要紧,关键是蒋君蓉还知道了,这个情况下,要是让松峰人把单子抢了,那这日子就真的没法过了。

“那帕里?”这纯良的人,也有操蛋的时候,许纯良又知道某人跟蒙书记的大秘关系好,听见是那老板打来的电话,说不得就当着蒋君蓉问一句。

“你……”陈太忠一指他,真是有股撂挑子就走的冲动,沉默了差不多有五秒钟,才苦着脸叹口气转身走出房间,“我去打电话。”

“我就随口一问嘛,”许纯良嘀咕一句,他这一问多少有点挤兑人的意思,但也是他的性格所致,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了,不成想太忠这么大动静,这才反应过来,自己做得有点差了。

“那么里?”蒋君蓉见状,一时大奇,那处长在天南做蒙书记的秘书时间太短了,要说严自励她知道,哪怕是张沛,她想一想都可能有个影子,不过这个名字,蒋主任就真的很陌生了,也就是许纯良跟高云风是同学,知道那处长的根脚。

“我就知道这家伙是自己吓唬自己,”许纯良不无委屈地低声嘟囔一句,却是不肯回答她的问题——蒋君蓉根本就不知道这人嘛。

陈太忠这次打电话,就是给黄老的秘书周瑞,老人家三番五次地要自己勤汇报一点,那就拿这件事来试一试吧。

电话打通了,周秘书挺客气,听他哇啦哇啦地抱怨完之后,略略沉吟一下,“嗯,他们做得不太合适,你希望我做点什么呢?”

这些人真是个顶个地沉得住气,陈太忠听得有点无奈,不过他也明白,自己虽然去过黄老家多次了,但是跟周瑞打交道的次数不多,人家提防自己夸大其词呢,所以就不肯直接表态——这种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事儿,这种情况也难免。

可是明白归明白,他心里还是有点不太爽,“我千辛万苦协调来的项目,他们招呼都不打就要拿走,还威胁不给我们入网证,我这也是不知道该怎么做了,所以就请示一下……”

“嗯……”周秘书沉吟一下,“我知道了,你等我电话吧。”

好多同事都在这儿等着呢,陈太忠正琢磨着,是不是要催他一催,不成想那边就压了电话,一阵忙音传了过来。

他不知道是,周瑞挂了电话之后,哭笑不得地摇摇头,“真是,这么大点事儿,你这也太不知道珍惜机会了吧?”

对他来说,这确实是小事,一条生产线不过亿,一百多万台低端手机,了不得也才几个亿的销售额。

但是对许纯良和蒋君蓉来说,这就不是小事了,许主任是着急把这个破摊子转变为能赚钱的企业,而蒋主任想的是打响这个牌子之后,还可以做国内,成熟的手机产业,其重要意义再怎么形容都不为过——算是她所接触过的项目里一等一的大事了。

所以这两位见陈主任走进了房间,眼睛齐齐一亮,急匆匆地发问了,“怎么样?”

“尽快处理吧,”陈太忠撇一撇嘴,他也不知道该跟这两位怎么说,办事的是急得不得了,偏偏是被求的人,一个一个都稳重得很。

“看来今天是没什么事儿了,”许纯良懒洋洋地站起身子,“各回各家吧,明天周六了,休息两天,太忠去不去我家转转?”

“今天要来几个朋友,”陈太忠也站起了身子,马小雅今天飞回来,同来的还有张馨、丁小宁、李凯琳和刘望男,周末了嘛,大家来北京转一转。

陈某人这两天净吃西餐了,琢磨也得换一换口味了,众女知情识趣地组团来看望自己,他也不能置之不理不是?

“什么?”蒋君蓉看着这俩,表示不能理解,她工作起来是不分休息时间的——当然,她要是工作时间休息,也没人敢管。

她有点接受不了这两位的惫懒,“我说,咱们得想办法把事情办好,然后再玩……我请客还不行吗?”

这二位交换个眼神,齐齐撇一撇嘴,最后还是陈太忠发话了,“我性子比你还急呢,关键是着急没用,你急,别人不急呀。”

他这话其实说得也不对,就在他驾车驶往机场的路上,接到了黄汉祥的电话,黄总在那边挺不高兴地发话了,“太忠,这屁大一点事儿,你也给周瑞打电话。”

“我已经跟阴总说了,这不是您这儿没反应吗?”陈太忠心说,我这下午就联系不上你,又不想等明天了。

恐怕也只有周秘书出马,才能联系得上你了。

“小阴没跟我在一起,这样,晚上我去五棵松找你,”黄汉祥干脆利落地挂了电话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