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656章 针尖麦芒(上)

这帮人都是什么玩意儿啊,牛司长一听陈太忠这话,登时就恼了。

刚才选拔的时候,他对天南人还是有点印象的,最起码他记得带队的两个,一个是最先发难的这位,另一个就是那个美女——两个年轻得一塌糊涂的领队。

所以对许纯良的质问,他回答得很有分寸,牛司长虽然是在信产部工作,但是京城别的不多,就是官多,虽然对下面省份来的人,他可以怠慢一点,但是同时,他也知道有不少人是跑到下面镀金的——这个年轻人气势汹汹的,没准就是这么一号人。

不成想,他对这个人客气,居然就又惹出来一个更凶的,尤其令人生气的是,这家伙不但不是带队的,比那个还要年轻一些,这也真的让他恼怒不已。

瞧你说话那点水平吧,“正好我也认识信产部的领导”——小地方就是小地方的,在中央部委里你要敢这么说话,真是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。

牛司长生气了,不过这种场合下,他还是要注意自己的言行,他不能把自己的档次压低到对方那种水平上——你一个小屁孩不怕丢人,我还要形象呢。

于是他狐疑地看对方一眼,又笑一笑,眼中满是不屑,“你是干什么的?”

这简简单单一句问话,搞得陈太忠就挺难受的,他总不能说自己是天南文明办的,而且今天上午自打来了普林斯公司,他一直是低调地扮演绿叶的。

不过许纯良的反应很快,事实上,许主任纯良归纯良,在很多方面,他的素质还是非常高的,“他是我的搭子,搭班子一起干活的。”

这话就是帮陈太忠撑门面了,按说两人分别是科委的正副主任,这不能叫搭子而应该叫副手,平级才叫搭子——比如说县长和县委书记。

然而,就算是搭子,牛司长也不在意,他已经注意到了那张年轻的脸上一闪而过的窘迫——事实上,没可能一个单位一把手是太子党,二把手也是太子党的,撇开一山能不能容二虎的问题不谈,只说……当地人能答应吗?

当然,司长的还击依旧是含而不露绵里藏针,“你这个年轻人很莫名其妙,我从没有说有领导授意我这么做,年纪轻轻的疑心这么重,对你将来的发展……并没有好处。”

“哈,都是明白人,玩这种文字游戏,真的很没必要,”陈太忠笑着摇摇头,接着脸一绷,“我将来的发展,你说了不算,倒是你的发展……你姓牛,是吧?”

我操,这碴子不是一般地硬啊,牛司长真的有点出离愤怒了,忍住,一定要忍住,他冷冷地一笑,“你是在威胁我吗,小伙子?”

“我从没有威胁过你,都年纪这么大了,疑心还这么重,”陈太忠笑着摇摇头,非常灿烂的笑容,“我确定,这对你将来的发展……并没有好处。”

这就是赤裸裸地挑衅了,直接原话还击,出人意料的是,牛司长沉吟一下,居然冷静了下来,他面无表情地看着眼前的年轻人,“请问贵姓。”

“陈,”陈太忠下巴微扬,淡淡地吐出了一个字。

“哦,”牛司长不动声色地点点头,转身走了,走得非常自然,但是很显然,这并不是说他没有在意,恰恰相反,他非常地在意:司长甚至没举起酒杯——小子,我记住你了!

“牛司长似乎没有一视同仁的意思,”蒋君蓉清亮的声音响起,她刚才真的是不敢贸然接话,她非常清楚,在京城里,许纯良可以不怕一个副司长,陈太忠也可以不怕,但是她就要考虑一下,当然,这二位都出声的话,她就不怕再加上一句了。

她这一嗓子够高的,尤其她本人还是一个等闲难得一见的美女,正在吃饭的人里,起码有三四十个人听到了这句话,大厅里登时寂静了下来。

这突然间出现的寂静煞是诡异,搞得正在跟凯瑟琳说话的舒泽都看了过来:这是发生什么事儿了?

“黑哨不仅仅出现在足球界,”陈太忠的声音又响了起来,他招呼一下同桌的人,“大家坐吧,再站一下午,牛司长也不会放过咱们了。”

混蛋,当着这么多人你这么说话,是什么意思?牛司长真的有扭头质问他的冲动,但最终还是硬生生地忍住了——我不跟你一般见识,咱们看谁会笑在最后。

陈太忠也不想这么不成体统,但是在他看来,这个姓牛的实在太欺负人了,要不是哥们儿帮忙,西门子能不能拿下沃达丰的单子都是两说,你们不想着饮水思源,参与进来彰显部属企业的霸道,明显有断人财路的嫌疑——以后都像你们这么搞,下面省市还会引进项目?

断人财路也就罢了,还要过来拿入网证的事儿相威胁,逼迫我们放弃这次竞争,这就是欺人太甚了,将权把子利用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,见过欺负人的,没见过这么欺负人的。

不光是他这么认为,许纯良和蒋君蓉也都是这么看的,这两位都知道这个项目的来历,那是太忠的面子加凯瑟琳的能力——要不然人家西门子吃傻逼了,跑到普林斯公司来谈?

“太他妈的过分了,”蒋君蓉最先响应陈太忠的号召,坐了下来,而且还轻声嘀咕了一句,里面夹杂了脏字,很影响形象的那种。

这可是如了你的愿了,许纯良坐下来看她一眼,心里对这家伙的佩服又多了一点,如果不是她激怒了九零三的人,这牛司长也未必会这么赤裸裸地偏袒。

而这一偏袒,又成功地把太忠拉下水了,官场里从不提倡这样当面锣对面鼓的短兵相接,但是这炸弹在将来发作的话,估计就不好得到太忠的力助了。

与其在不久的将来承受种种算计和刁难,倒还不如撕下脸皮,直接拼个你死我活——许某人事情多,些许隐患,直接扼杀在摇篮里吧。

“这么做事很让人讨厌,”他点点头,也低声嘀咕一句,“这样的人,应该给一点教训。”

“咱们三个,换个地方坐一坐?”蒋君蓉看看他,又瞥一眼陈太忠,微笑着出声建议,欺负一个副司长,她还是有胆子的,但是这个副司长后面明显还有人授意,那么……就得拉上这俩了,“好好商量一下这事儿?”

不过就在同时,她还是下意识地表现出了一贯的傲慢,蒋某人认为,能跟她坐在一起谈事的,只有许纯良和陈太忠——虽然这个认识是没有错的。

“那咱们走吧,”陈太忠率先站起身,其他人见状,纷纷跟着站起来,也不跟主人打招呼,就那么扬长而去了。

哼,先由你们狂着,他们的走,自然惊动了别人,那两家没来吃饭的也就算了,来吃饭居然敢不等领导先走,真的是狂妄至极,不过,牛司长已经顾不得计较这点小事了,他只是在心里暗暗地记了一笔。

记了一笔之后,那就要算账了,吃完饭回家略略休息片刻,下午一上班,他就来到了单位——普林斯公司那边,他确实不好置喙,正像凤凰人认为的那样,他只是个顾问罢了,所以后面的事儿跟他无关。

在办公室里批了两个文件,又审了几份稿件,想到今天是周五了,他才说要准备一下下班前的学习会议,却猛地想起了中午的受辱。

这件事不能就这么算了!他打算去见一下副部长叶琳,反应一下情况,九零三厂是叶部长蹲过两年点的地方,后来九零三厂有些班组长直接来部里,叶部长也热情接待——毕竟,她的青春曾经在那里挥洒,每个人都会有类似的情怀,多与少而已。

当然,在反应情况之前,他要了解一下,那三个年轻人到底是什么来路。

这道工作是他早先不甚重视的,不过这个疏忽,在一定意义上是可以理解的,允不允许生产手机,完全是信产部说了算的,而他是为了叶部长出头,那么,他需要了解那么多吗?

政策法规司真的很忙很忙的,不是每一件事情,都有必要打听个水落石出再做决定,那样的话,他一分为三都忙不过来。

然而,了解的结果,让牛司长冒出了一头冷汗,合着带队的那俩,都有一个省部级的老爸,姓陈的年轻人倒是没那么凶悍的老爹,但是人家……跟凤凰黄关系密切。

派出这样的组合,拿这么小个一个单子,这也……太凶残了一点吧?司长觉得眼角有点发酸,他能理解那三位为什么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了。

但是今天中午,他在酒店里丢的面子有点太大了,所以心里下意识地排斥“就此收手”这个想法——我的面子无所谓,可信产部的面子丢不起,下面省市都不把信产部放在眼里的话,那么下一步的工作怎么开展?

而且,姑且不论他是帮叶部长出头,只说自己是在帮曾经的部属企业争单子,也不能说就错在什么地方了,有好事不照顾自己人,难道照顾外人不成?

他正琢磨着呢,就接到了叶部长打来的电话,“小牛,听说你今天去了一家外企,帮西门子的招标甄选厂家?”

“我正要跟您汇报这事儿呢,”牛司长叹口气,“现在地方上的年轻干部,眼里太没有组织性和纪律性了,您现在有时间吗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