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2655章 权力压制(下)

“百花齐放,这很好啊,”牛司长听女主人介绍他,说不得笑着点点头,“国产手机在这两年的发展,是日新月异,现在能跟西门子这样的国际大品牌合作,我们深感欣慰……”

“但是同时我代表部里,要对在座的诸位提出两点要求,第一点是质量,第二点还是质量,谁要是罔顾质量,影响了中国通信产业的发展,我们是不答应的。”

来势汹汹啊,在座的人都有同样的感觉,牛司长说的是套话,就像某些干部正在台上强调反腐倡廉的重要性,下一刻就被纪检委的冲入会场,以受贿嫌疑带走一样,大家都习惯了——领导们从来不会少说套话。

但是在这样的场合下,牛司长不过是个顾问的角色,还要这么说话,那么这个表态,就颇值得人玩味了。

接下来,就是西门子的舒泽先生致辞了,其中他就提到了大家很关注的那个大牌中年人,“今天能来的,都是中国通信行业的佼佼者和领先者,比如说跟诺基亚有密切合作的天南素凤有限公司,还有政府高度支持的松峰高新区的……”

他一边说,一边抬头辨识人,说到松峰高新区的时候,松峰那边的人摆手示意,意思我们就是了,蒋君蓉看到这里,回头狠狠地瞪陈太忠一眼——小子,合着那是松峰的啊。

不过她这一眼,显然是瞪得有点早了,天南人真正的威胁还在后面呢,在念到天津九零三厂的时候,那边一摆手,牛司长居然很不客气地出言,打断了舒泽的话,“九零三厂现在划进通地集团了吧?”

“是,”九零三厂只来了六个人,扎堆坐在一起,听到他这么问,中间的那家伙就站起来了,“而且我们生产的手机,已经获得了部里的认证,在国内占据了相当的市场份额。”

这就纯粹是胡说八道了,天津的手机企业,现在最火爆的还是摩托罗拉的合资厂,而且在国内手机的市场中,九零三厂生产的手机,前五都排不上。

但是不管怎么说,人家是获得部里认证了,这就是他们最大的倚仗——国内前五的手机生产商,今天一个都没来,不是因为别的,就是信息渠道的问题。

但是人家有证儿,这就是前所未有的优势了,更别说这是通地集团的产业,要知道,通地就是从信息产业部分离出来的,本来算是部属企业的。

牛司长点点头,“你们能获得认证,很不错,但是也不能骄傲。”

这简直就是赤裸裸地偏袒了,但是其他几家见状,也是一句话都不能说——谁说谁倒霉,不知道为什么,陈太忠的心里,生出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。

当初哥们儿代表凤凰科委投标素波公交系统一卡通的时候,交通厅的畅副厅长在投标现场,也做过类似的举动,不成想这样的遭遇,今天落到了我头上啊。

这一刻,他就算明白了,凯瑟琳为什么会认为,天津的厂家最有威胁了,不过,今天的主角不是信产部,而是德国人——应该不会有太大的影响吧?

接下来,那就是跟各家分别谈话了,谈话的那一家去小会议室,其他四家都要在这里等着。

所幸的是,谈话的时间都不是很长,平均一家二十分钟左右,素凤手机是最后一家,也不过十一点四十就出来了。

“我觉得有点不妙,”许纯良低声跟陈太忠嘀咕一句,“天津那个九零三,真的是来势汹汹,别出什么问题吧?”

说来说去,凤凰的手机还没获得部里的认证,批量生产更是早得很,他心里没底,是再正常不过的反应了。

“等一等看吧,”得,别看蒋君蓉是个女人,类似场面她可是经历了不少,什么输啊赢啊的,其实也就是那么一回事,她也不是没有输过,“西门子公司也没说让咱们就这么散了,没准今天就出结果了呢。”

西门子公司居然没通知这些人走?还真是这么回事,别看什么正厅的常务副市长,在跨国的巨无霸、大公司眼里,不值得一提——因为现场很可能就出结果了,所以暂时不通知大家,也是很正常的。

不过,就在十一点五十的时候,普林斯公司过来两个人,给大家一人发个打火机、钢笔和领带夹的小三件礼盒,同时通知大家说,上午是出不了结果了,公司在楼下的酒店里准备了便饭,请大家凭礼盒去用餐。

这时候谁有心思用餐呢?大家都知道,普林斯公司这边发礼物、请吃饭啥的,都是意思一下而已,表示个表面上的尊重。

松峰那帮人站起来就走了——当然,他们走不代表是放弃,也可能是求援去了,接着又走掉一家,去饭店用餐的就是三家。

由于人太多,又正是下班的时候,等了半天才等到电梯,凤凰人进电梯的时候,身后就跟了两个九零三厂的人。

蒋君蓉的傲慢,一向都是写在脸上的,尤其她个子不算低,又穿了高跟鞋,海拔就超过了一米七,她不屑地看一眼身边一个比自己还略低的男人,冷哼一声扬着下巴发话了,“也不知道西门子在搞什么,这单子还可能给了别人吗?”

许纯良看她一眼,也不说话,另一个个头较高的九零三厂的人冷冷地看她一眼,眼中满是敌视的目光。

“你们觉得自己还有希望?”她也不是个怕事的,直接迎上了对方的目光,似笑非笑地发话了——她这样的表情,是个人就受不了,她曾经以此成功地激怒过太多的人,包括陈太忠、许纯良、邵国立等。

“有没有希望,你说了不算,”这位估计在九零三厂也是个人物,淡淡地反驳她一句,接下来,电梯里是死一般的沉寂。

出了电梯,又走出大厅之后,许纯良才皱着眉头轻声抱怨,“我说蒋主任,你就不能安生一点吗,偏要这个时候激化矛盾?”

“不激化矛盾,怎么逼出他们的后手,”蒋君蓉笑了起来,很是得意地样子,然后嘴巴向侧头方努一下,“你没想到,有个家伙已经打算要撒手了?”

许主任再看她一眼,眼睛眨巴两下没再说话,心里却是暗叹:果然,没有几个人的成功是幸致,这蒋主任也确实是个不含糊的主儿,起码这灵活性比大多数的干部都强,确实合适搞招商引资这一套。

他的赞叹不是没有道理的,蒋君蓉的傲慢成功地激起了九零三厂人的怒火,等他们走进餐厅之后,几个九零三的人看天南人的眼神,都不怎么对劲儿。

由于普林斯公司一开始打算的是请五十个人,所以在饭店二楼包了半个厅,提供的也是自助餐——不含酒水的那种。

这种工作餐,干部们也常吃,而且大家在意的是,吃完之后会不会等到结果,所以没人嫌简陋,就连陈太忠都没点酒水,蒋君蓉已经很高调了,哥们儿就不要再那么另类了吧?

没酒的自助餐,吃起来其实很快,差不多十来分钟就有人放下筷子了,就在这个时候,又是一群人走了上来,却是凯瑟琳带着西门子和信产部的人来了,她的身后还跟了不少普林斯的员工,总共差不多有小三十号人。

“我去弄瓶酒来喝,”陈太忠站起身来,却听得旁边的许纯良也发话了,“帮我捎瓶啤酒,”“我要瓶果汁”——这是蒋君蓉。

不止他们要酒,其他人也开始纷纷要酒,为的就是呆在这里看情况,又过一阵,后来的人也吃得差不多了,牛司长和一个秘书模样的家伙站起身,端了酒开始给这三拨人敬酒。

当然,他敬的第一拨人,肯定是九零三厂的,那边站起身跟他碰杯,同时还有人冲天南人的方向说话,牛司长淡淡地扫一眼过来,又收回了目光。

第二拨是另一帮人,第三拨,牛司长才走到天南人这边,这次他连跟大家碰杯的意思都没有,只是小酒盅在桌上顿一下,又淡淡地说一句,“天南的电子工业发展得很快,这很好,但是想做好手机,入网认证这一关很不好过。”

“牛司长你这是在代表信息产业部说话,是吗?”谁都没想到,最先发飙的居然是许纯良,老实人不代表一定好欺负,而且在京城,他也有这个底气——他宁可跟这个副司长怄气,也不想回去面对可能的残破局面,该争的一定要争。

牛司长也没想到,这小年轻会这么冲,他愣了一愣之后,才微微一笑——在京城做官的,最会制怒了,“我本来就是信产部的,而且,通地集团原来就是部属企业。”

这话听起来不无威胁的意思,但事实上,三个年轻的正处已经听出来,此人已经软了——你们也别针对我,九零三厂原本就是部里的!

“是哪个领导指示的,就该前部属企业中标?”陈太忠笑眯眯地一边发问,一边伸手去摸手机,“正好我也认识信产部的领导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